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哥特建筑与英国哥特小说互文性研究(1764-1820)[平装]
  • 共1个商家     20.30元~20.30
  • 作者:刘怡(作者)
  • 出版社:四川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145244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哥特建筑与英国哥特小说互文性研究(1764-1820)》:四川大学“2011工程”项目,中国区域历史与文化区域文化的交流与互动。

    媒体推荐

    该论著运用互文性理论与方法对哥特小说进行跨学科研究,使文学文本与非文学文本相互指涉、互为阐发,在一个更为宏阔的层面提示哥特现象的文化内涵。论文立论明确,论述清晰,征引广博,展示了论者扎实的文本解读基础和较强的思辨能力,是一篇优秀的博士论文。
      ——董洪川 四川外语学院教授
    该论文的选题具有很强的跨学科综合研究的学术眼光,既展现了深厚的传统研究的根基,又展现了一种灵活与开拓的学术研究新理路。
      ——胡强 湘潭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论文中心突出,结构合理,论据充分,行文流畅。作者认真研究了国内外相关研究成果,仔细阅读哥特小说中的代表作品,运用互文性理论与研究方法对哥特和英国哥特小说之间的互文性进行了深入系统的研究,并提出许多很好的见解。
      ——肖明翰 湖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四川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
    20世纪80年代以来,哥特文化研究在西方再度兴起,但在国内外国文学研究领域,对哥特文化现象的研究还非常薄弱。该论文1764-1820年之间英国哥特小说为题,从跨学科的互文性入手,把哥特小说置于整个哥特文化语境中进行考察,梳理哥特文化概念在西方的兴衰与演变,并重点论述了哥特小说与建筑之间的互动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填补国内研究空白意义。
      ——王逢振 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作者简介

    刘怡,女,汉族,四川大学外国语学院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硕士,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文学博士;现任教于四川大学外国语学院;主要研究方向为英美文学与比较文学。

    目录

    代序哥特艺术语境下的文字编码
    绪论
    一、研究对象的界定
    二、互文性研究的合理性
    三、国内外研究现状

    第一章 “哥特”与哥特文化
    第一节 作为概念的“哥特”
    一、意大利文艺复兴的传统:哥特与野蛮
    二、英国民族主义的源头:哥特与民主自由
    三、趣味与审美标准之转变:哥特美学价值重审
    四、哥特复兴:时尚与时代精神
    五、余波:哥特概念的抽象与泛化
    第二节 哥特艺术与当代哥特文化
    一、哥特建筑
    二、哥特雕塑
    三、哥特绘画
    四、哥特小说
    五、当代哥特文化

    第二章 “哥特”在英国
    第一节 哥特建筑的复兴
    一、关注建筑
    二、选择哥特
    第二节 哥特小说的兴起
    一、《关于骑士制度与传奇的信札》
    二、传奇与小说
    三、超自然与恐怖
    四、感伤小说与墓园诗歌
    第三节 建筑师与小说家
    一、沃波尔与草莓山庄
    二、草莓山庄与《奥特朗托城堡》
    三、贝克福特的方特希尔寺与《瓦塞克》

    第三章 文学中的“哥特”空间
    第一节 城堡
    一、城堡与哥特小说的流行
    二、城堡在哥特小说中的表征
    三、城堡的多重隐喻
    第二节 修道院与教堂
    一、18世纪文化语境中的修道院
    二、文学语境中的修道院
    三、地理空间与天主教他者
    第一节“哥特”空间的文学功能
    一、“哥特”空间与叙事
    二、“哥特”空间与人物

    第四章 建筑与文学的“哥特”对话
    第一节 “哥特”的浪漫之本
    ……
    结语
    附录 世界知名哥特教学图示
    参考文献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哥特小说概念的无限扩张体现了哥特形式所蕴含的强大生命力,这种发展的动力来自哥特形式本身所具有的批判性与革命性。我们看到无论是建筑、雕刻还是绘画,哥特形式都背离了先前的古典主义艺术目的与范式。在18世纪,“哥特”概念被赋予了更为强烈的批评色彩,它代表了与新古典主义、理性主义、启蒙思想相对立的价值体系与美学取向。在与这些占主流地位的意识形态的对立冲突中,哥特一开始便具有一种叛逆性和颠覆性。
    哥特小说作为哥特形式在文学中的表达,秉承了哥特的夸张与怪诞并进一步放大了它的“恐怖”。哥特小说通过“恐惧”以及对制造恐惧的文化机制的剖析来揭示隐蔽在光明视像下的阴暗与罪恶。恐惧来自深层的文化焦虑,在哥特小说中恐怖被具象化,以形形色色的幽灵鬼怪、超自然力量以及独特的空间形式出现,尤其是18世纪末哥特小说中反复出现的城堡与修道院。这些阴暗、恐怖、神秘的中世纪建筑构成了哥特小说的黑暗心脏,而它们所象征的政治、宗教与性别上的专制与压迫乃是这一时代的恐惧之源。幽灵城堡在文学中的泛滥不可避免地使其成为嘲讽与戏谑的对象,简·奥斯丁(JaneAusten)的《诺桑觉寺》(Northanger Abbey)(1817)便是对以安·拉德克利夫作品为代表的哥特小说的极大讽刺。19世纪初,玛丽·雪莱的《弗兰肯斯坦》为哥特小说注入了新的活力。小说中没有废弃城堡,没有妖魔鬼怪,取而代之的是异化的实验室与科学怪胎。玛丽·雪莱为哥特小说引入了科学怪人这一人物原型,并深化了哥特小说对人物内心世界的探索,小说突出表现了主人公内心的痛苦挣扎、负罪、偏执、自我分裂以及妄想的破灭。《弗兰肯斯坦》的发表也标志着传统意义上的哥特小说时代的结束,它对科技文明高度发展所带来的伦理问题的探讨,开启了科幻小说这一新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