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双面法医[平装]
  • 共2个商家     11.10元~19.90
  • 作者:杰夫·林德塞(JEFFLINDSAY)(作者)
  • 出版社:陕西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408733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全美百万销量畅销书、电视台连续热播剧集——《双面法医》(第一部)目前《双面法医》已经有了英国、意大利、法国、德国、荷兰、日本、西班牙、葡萄牙、瑞典、以色列、冰岛、俄罗斯、芬兰、希腊、泰国、塞尔维亚、土耳其、保加利亚近20个不同国家的版本,而且这个队伍还在不断扩大。
    另外,根据该书改编而成的同名电视剧在美国热播,并且成为SHOWTIME电视台成立以来第一个收视人数超过一百万的电视剧,其中最高时达140万人,与此同时CBS电视台也将引进《双面法医》,显然公共电视台会让此剧的受众提升一个数量级。同时,这部电视剧还获得了今年的艾美奖和金球奖的提名。
    1、首次发行便荣登《纽约时报》最畅销书籍之名单。
    2、在“图书感觉精装书”名单上排名第一
    3、第八次印刷
    4、被“月读俱乐部”评选为最佳悬疑小说
    5、获得2005年度“图书感觉年度最佳图书”之提名
    〈br〉〈img src=“http://images。joyo。com/b/button_game_061027。gif”〉〈a href=“mms://media。joyo。com/B001NPDSL4。wmv” class=“style2”〉在线视听〈/a〉
    〈OBJECT height=240 width=320 classid=CLSID:6BF52A52-394A-11d3-B153-00C04F79FAA6〉〈PARAM NAME=“URL” VALUE=“mms://media。joyo。com/B001NPDSL4。wmv”〉〈PARAM NAME=“rate” VALUE=“1”〉〈PARAM NAME=“balance” VALUE=“0”〉〈PARAM NAME=“currentPosition” VALUE=“0”〉〈PARAM NAME=“defaultFrame” VALUE=“”〉〈PARAM NAME=“playCount” VALUE=“1”〉〈PARAM NAME=“autoStart” VALUE=“-1”〉〈PARAM NAME=“currentMarker” VALUE=“0”〉〈PARAM NAME=“invokeURLs” VALUE=“-1”〉〈PARAM NAME=“baseURL” VALUE=“”〉〈PARAM NAME=“volume” VALUE=“50”〉〈PARAM NAME=“mute” VALUE=“0”〉〈PARAM NAME=“uiMode” VALUE=“full”〉〈PARAM NAME=“stretchToFit” VALUE=“0”〉〈PARAM NAME=“windowlessVideo” VALUE=“0”〉〈PARAM NAME=“enabled” VALUE=“-1”〉〈PARAM NAME=“enableContextMenu” VALUE=“-1”〉〈PARAM NAME=“fullScreen” VALUE=“0”〉〈PARAM NAME=“SAMIStyle” VALUE=“”〉〈PARAM NAME=“SAMILang” VALUE=“”〉〈PARAM NAME=“SAMIFilename” VALUE=“”〉〈PARAM NAME=“captioningID” VALUE=“”〉〈PARAM NAME=“enableErrorDialogs” VALUE=“0”〉〈PARAM NAME=“_cx” VALUE=“8467”〉〈PARAM NAME=“_cy” VALUE=“6350”〉〈embed width=“320” height=“240” type=“application/x-mplayer2” src=“mms://media。joyo。com/B001NPDSL4。wmv”〉〈/embed〉〈/OBJECT〉
    问:我代表陕西人民出版社向你提几个关于德克斯特系列小说的问题。首先,请谈谈你写这套书的初衷。
    答:每个作家之所以写故事都是因为他们有写作的欲望,不然就是浪费生命。另外我必须养家糊口,我有个上大学的女儿,需要很多钱。我太太喜欢买一些电动工具修房子用,也很贵。至于为什么我写出了双面法医,我想大概是我心里有些愤怒需要发泄吧,我也不知道。反正就写了,写出来一看,还挺有意思,大家也爱看。就这样。
    问:你以前谈及出席了一次商业会议,看到一些虚伪无聊的场面,觉得世上有杀手未必是件坏事,所以后来开始写杀手的故事。这也是最初让你写这个故事的动力吗?
    答:是这样。
    问:你痛恨虚伪?
    答:我恨虚伪,但不具体恨哪个人。
    问:在创作的过程中有没有好玩、有趣甚至可怕的什么故事,比如当时有什么类似的案件发生吗?
    答:我并没直接体验,犯罪现场之类的描述都是从书里看的。我的经历也没比别人凄惨多少。我小时候不得不搬了几次家,那对一个孩子来说挺不容易,不过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挫折。
    问:书中的人物有您或者您周围人身上的影子吗?
    答:德克斯特不是脱胎于真人。我是把一系列的形象和细节综合起来,凑起来,看看还不错。但没有原型。
    问:中文版的第三部很快就要出版了,您想对中国读者说些什么呢?
    答:请提心吊胆吧!把心提到嗓子眼儿期待吧!。
    问:德克斯特和DOAKES之间的关系从第一部到第三部矛盾日益激化,关系也变得越来越有趣,设计这个环节的时候您是怎么想的呢?
    答:在相当一段时间内,DOAKES还会存在在书里的,他可以让德克斯特不那么骄傲和目中无人。我觉得这样很好。你看,德克斯特混迹于警察队伍中,没人能看出他的本相,除了DOAKES,我喜欢这种安排,这样很好玩。我会一直让DOAKES存在着,直到我厌倦为止。
    问:很多读者都想知道德克斯特的结局,他会被绳之以法吗?在您心中这样的人应该是个什么结局呢?
    答:我写第三部时很费劲。我曾设想让谁从背后给德克斯特一砖头,然后让考迪接班,幸亏我的编辑劝我改了主意。至于结果,我会就这么一直写下去,直到大家不爱看了为止。不过我倒是没法想象德克斯特变成老头,坐在摇椅上。
    问:你喜欢用月亮做你每本书的开场白,你怎么理解的月亮呢?
    答:我跟医生护士和警察们聊过之后,我相信这个月亮真的跟古老的说法一样,能让人变得有些不正常。那些具备发疯的潜质的人们在月圆之夜就尤其容易变得如此。英语里管疯子叫lunatic,这个词根luna就是从月亮lunar来的,好像是拉丁语吧。我就把月亮作为德克斯特行为变化的一个因素;就好比是跟心理诱因,月亮一圆,他就蠢蠢欲动。
    问:其实对月亮的这个作用,在全世界的理解大概都是一样的。尤其是对中国人,我们的传统节气都是照着月亮的周期建立的,而不是太阳。所以叫做阴历,就是月亮的历法,直到今天还在用着。
    问:再来个关于德克斯特的爱情生活的问题吧。他爱丽塔吗?
    答:嘿嘿,你以前就问过我这个,你不愿意让德克斯特不爱丽塔,我想你大概对丽塔太感同身受了。总的说来,德克斯特不知道什么叫爱,他喜欢享受丽塔的烹饪,喜欢丽塔给他带来的方便,尤其是作为他的人类伪装的一个主要部分。不过他是个爱无能的人。
    问:我都没看见他们有性生活,这对他那个年纪的小伙子来说不大真实。丽塔又怎么可能接受这个?
    答:对德克斯特来说,杀人就是在过性生活了,他的满足感都是从杀人中来。至于丽塔,她都有俩,啊,现在都有三个娃了。她以前跟男人的经历总体上也并不愉快,你知道,所以,她就接受了这个现实。真实生活不就是这样吗,你在一段关系里很久之后,白天上一天班挺累,回家之后,得照顾小孩,帮他们作功课,这就是现实;到了某一天,你发现,不得不把性生活的频率减少到一礼拜五到六次。人慢慢就习惯了。好在,那个还没发生在我身上呢。

    名人推荐

    我真的觉得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类型的作品!把一个如此诡异之人居然描写得如此现实……就像自己的邻居一样……
    ——网友

    一个用自己的法则去惩处逃脱了法律制裁的黑暗天使,在逃避警察追捕的同时还要探寻自身的意义。面对日益沉重的精神负担,我们的法医将会有怎样的归属。
    ——网友

    德克斯特是一个活在痛苦中急需要别人安慰的男人,而正是这点让他如此性感。
    ——网友

    当初第一次看到这部作品时简直有一种惊艳的感觉,环环相扣,步步逼人。
    ——网友

    他会像狼一样狩猎,但他从来不杀羊羔,他的目标是那些破坏草原的老鼠和黄羊。同时,他非常狡猾而顽强,往往利用一切手段把猎物逼入预先设好的陷阱内就范。
    ——网友

    《双面法医》并没有停留在伸张正义的简单套路之上,而是巧妙地引入了德克斯特的成长线。在德克斯特白天处理案件和晚上进行法外制裁之间,加入了他的童年回忆线索。观众们可以看到童年的德克斯特是如何焦虑地面对自己的嗜血症……
    ——网友

    媒体推荐

    这本书有趣、富有吸引力而且才华横溢。杰夫?林德塞把我们带到连环杀手——德克斯特(和他的暗夜行者)的身边,德克斯特是你所能遇到的最新奇、最可怕的人。
    ——《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罗伯特?克莱斯

    一本关于德克斯特?摩根的阴暗而又扭曲的小说,这个连环杀手是有人情味的……林德塞的故事大胆却又不失幽默。
    ——《今日美国》
    恐怖之旅……主人公精力充沛,并且很有头脑。
    ——《纽约时报》

    人类的种种感情,包括自怜自哀,使德克斯特变得鲜活,使林德塞的小说变得有趣。
    ——《芝加哥论坛报》

    血腥暴力的场面融合了大量黑色幽默。如果哪位作家让读者喜欢上了一个连环杀手,那他一定是做对了什么。
    ——《今日美国》

    引人入胜的系列小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了那个无情而有魅力的杀手。德克斯特用他自己的方式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太阳先驱报》

    第一个让人情不自禁爱上的连环杀手。
    ——《娱乐周刊》

    绝对令人毛骨悚然……比以往的小说更强。
    ——《俄勒冈人报》

    如果你能在成堆的犯罪小说中呼吸到一点新鲜空气,那就是德克斯特。
    ——《丹佛邮报》

    魔鬼名单里多了一个可爱、卑怯的新手。
    ——珍妮特?马塞林,《纽约时报》

    2004年夏季之必读书目。
    ——《时代》周刊

    德克斯特?摩尔根是一位近代惊悚文学中最可爱的义务治安连环杀人犯。
    ——《纽约人》

    一本引人入胜、有趣的反传统小说,宣告着一位才华横溢的新秀的横空出世。
    ——《出版者周刊》

    嗜爱魔鬼小说的人肯定抵不住其所带来的犯罪快感。
    ——《科克斯书评》

    作者简介

    杰夫·林德塞(JEFF LINDSAY),凭借“双面法医”系列一举成名,该系列已出版的另外两本书分别是 Dearly Devoted Dexter和 Dexter in the Dark。 杰夫和妻子孩子住在佛罗里达州。

    目录

    1.神甫之死(黑夜里的窥视者)
    2.胡同里的碎尸案
    3.美丽性感的LaGuerta探长
    4.杀手之忌——情感
    5.血迹追凶
    6.幽灵再现
    7.杀手的较量
    8.寻找目击者
    9.凶杀正在进行时
    10.镜子之谜
    11.有人认罪了
    12.谁是真凶
    13.杀手愤怒了
    14.被肢解的芭比娃娃
    15.该死的看门人
    16.第一次杀人
    17.侥幸逃脱
    18.LaGuerta探长上当了
    19.三个人头和一个芭比娃娃
    20.斗狠
    21.杀手的心有灵犀
    22.他拍下了杀手的照片
    23.杀手另有其人
    24.警察被绑架
    25.被跟踪了
    26.杀手面对面
    27.杀手,兄弟

    文摘

    第一段:
    “一件小事,德博拉。一个细节。谁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德克斯特,如果你不说谁也不知道。”
    “好像……死尸没有任何血迹。一滴血都没有。”
    德博拉沉默了片刻,专心思考着。她不像我那样闭嘴是为了肃静。她是在考虑问题。“好吧,”过了好大一阵子她才说。“我放弃了。凶手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呢?”
    “现在还很难说,”我说。
    “那你认为凶手的这种做法是有意思的。”
    那意味着某种奇怪的愚蠢和轻浮。那意味着我心里痒痒的,希望能找到有关凶手的更多线索。那意味着黑夜行者赞赏的笑声,而他在神甫死后是本应该保持沉默的。可这很难向德博拉解释清楚,是吗?于是我只是简单地说,“很可能啊,德博拉。谁知道呢?”
    她狠狠地盯了我半秒钟,然后耸了耸肩。“好吧,”她说。“还有别的吗?”
    “哦,多的去了,”我说。“刀法纯熟。切口的技术接近于外科手术。谁也别想在旅馆里找到什么线索,如果找不到的话,那么凶手作案的地点是别的地方,然后才把尸体扔到这里来的。”
    “别的什么地方?”
    “问得好。侦破工作的一半就是问出这样正确的问题。”
    “另一半在回答,”她告诉我说。
    “唔。现在还没有人知道在什么地方。而我也还没有掌握全部的法医数据——”
    “可你对这个案子已经开始有感觉了,”她说。
    我望了她一眼。她回望了我一眼。以前我具有某种凭直觉判断的能力,而且在局里还小有名气。因为我的直觉往往是对的。怎么能不对呢?我常常知道凶手是怎么想的。我自己就是那样想的。当然我的直觉也有走火的时候。有时候离谱离得很远。如果我的直觉总是对的,也就不那么神了。而我也不愿意让警方把每一个连环杀手都逮住。要不然我拿什么当业余爱好啊?可这个凶手嘛——对付这个有趣的恶作剧我该走哪一步棋呢?
    “告诉我,德克斯特,”德博拉催促我说。“你对这个案子已经一些看法了,对吗?”
    “可能吧,”我说。“但还早了点儿。”
    “哎,摩根,”拉戈塔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我们俩同时转过身来。“看得出你的穿着完全是出于警察工作的考虑。”
    拉戈塔的话里有话,就好像是给人一记耳光似的。德博拉声音僵硬。“探长,”她说。“你找到什么了吗?”她那腔调纯粹是明知故问。
    这是随意的一击,但是没有击中目标。拉戈塔轻轻地挥了挥手。“都是一些妓女,”她说着,狠狠地看了一眼德博拉胸前衣服上的乳沟,德博拉冒充妓女所穿的便衣上的乳沟特别显眼。“都是一些妓女。眼下关键是不要让媒体把这件事炒得沸沸扬扬的。”她慢慢地晃了晃脑袋,仿佛是不相信似地抬起头来。考虑到你办事一向严肃认真,那样的事是不会很费劲的。”她朝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漫步朝隔离区的边缘走去。马修斯局长正在那里严肃地跟第七频道的 杰里?贡扎雷兹谈话。
    “婊子,”德博拉说。
    “对不起,德博拉。你是想让我说‘咱们让她瞧瞧’呢,还是想让我说,‘我告诉过你’?”
    她睁大眼睛注视着我。“德克斯特,真见鬼,”她说。“我真想亲手逮住这个凶手。”
    而这时我脑子里想的是尸体没有血迹——
    跟我的手法相似。我也真想会会他。
    第二段:
    是一辆冷藏卡车。
    我自言自语地说,这没什么。是晚上运送酸奶的;要不就是给早餐店运送猪肉香肠的。这样可以确保新鲜。是一辆朝北边或者机场方向去的运送石斑鱼的货车。在迈阿密一天到晚都有冷藏卡车来来往往,即使是现在,即使是在夜深人静的半夜时分也是如此——就这么回事,没别的。
    但是我的脚还是踩下了油门。我从车群中穿插过去,离那辆被包围住的劳斯莱斯车只隔三辆车的距离了。这时交通已经堵塞。我朝前面的货车望去。只见它穿过一连串的红绿灯,径直朝比斯坎大道驶去。如果我掉得太后就跟不上了。突然之间我很想跟踪它。
    我等到车群中间出现了一个空档,立刻迅速钻到前面的车道上,绕过那辆劳斯莱斯之后我加快速度,追赶前面的冷藏卡车。我极力不把车子开得过快,以免招人注意,但是又慢慢地缩小与那辆货车的距离。它就在我前面,离我有三个红绿灯的距离;接着只有两个红绿灯的距离了。
    这时那辆货车前面亮起了红灯,我正幸灾乐祸地准备迎头赶上,忽然我前面也亮起了红灯。我把车停了下来。我惊讶地意识到自己在咬着嘴唇。我,德克斯特,这个冷静得像小冰块似的伙计,居然紧张起来了。我感觉到了正常人的焦虑、绝望和情感上的忧郁。我很想追上这辆冷藏车,亲眼瞧一瞧,哦,我多么希望能把手放在那卡车上,打开车箱门,朝里头瞅一瞅——
    然后怎么办?单枪匹马地去逮捕他?揪住他,把他上交给拉戈塔探长?瞧,我逮住什么人了?我能制服他吗?这样的可能性只有一半;另一半的可能性是他会制服我。他正处于打猎的兴奋状态,而我却像一个不受欢迎的小弟弟在他后面盯梢。我干吗要盯他的梢啊?难道我只是想向自个儿证明:就是他,在这里闲逛,而我并没有精神失常?如果说我没有精神失常——那我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我的大脑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也许精神失常是一个更令人愉快的解答。
    一个老头儿慢吞吞地横穿马路,他过街的步伐十分缓慢,显出痛苦不堪的样子。我注视了他片刻,真不知道等你老到走路如此缓慢的地步,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然后我瞥了一眼前面的那辆冷藏车。
    他前头已经是绿灯了,可我这里的绿灯还没有亮起。
    那辆车在加速,以允许的最高速度朝北行驶,它的尾灯在我眼前变得越来越小,而我还在等着前面的绿灯。
    可是绿灯迟迟不亮。我咬牙切齿——稳住,德克斯特!——我开始闯红灯,差一点没撞着那个老头。他没有抬头看,也没有加快步伐。
    比斯坎大道这一段的限速为每小时五十公里。在迈阿密这就意味着如果你的车速在八十公里以下,别人就要把你撵出去。我把车速提高到一百公里,一溜烟超过稀稀拉拉的车辆,玩命儿地缩小与前面那辆冷藏车的距离。冷藏车在绕一个弯道时尾灯闪烁几下之后全熄了——要不他拐了弯?我把速度提到一百二十公里,呼啸着驶过75号大街与人行道交叉的十字路口,绕过大众市场的弯道,进入直道后我焦急地寻找那辆货车。
    看到了。在那儿——我的前头——
    冷藏车迎面朝我驶了过来。
    这个王八蛋掉了头。难道他感觉到了我在盯梢?要不就是闻到了我的汽车尾气?不管怎样吧——反正就是他,就是那辆冷藏车,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从他身边驶过,他却把车拐进了堤道。
    我嘎吱一声把车停在一个超市的停车场里。减慢速度,掉过头来,然后加速行驶在比斯坎大道上,现在我是掉头朝南开了。走了不到一个街区我把车也拐进堤道。在前面很远很远的地方,差不多在第一座吊桥那儿,我看见微笑的红灯在朝我眨着眼,嘲笑着我。我猛地一踩油门,玩命朝前冲去。
    他正在爬上桥的那个坡,加快了速度以保持与我的距离。这就意味着他一定知道、一定意识到了有人在跟踪他。我再次加速,一点一点地离他越来越近。
    随后冷藏车越过桥顶上的减速路障之后从桥的那一边下坡,飞快地钻到北湾村去,不见了踪影。这是一个巡警密集的区域。在这里如果他超速行驶就会被巡警发现,巡警就会强制他把车驶到路边去。然后——
    我到了桥顶,越过那个减速路障,而我的下面——
    什么也没有。
    空空的路面。
    我减慢速度,在桥顶这个制高点上四处张望。一辆小汽车朝我驶过来——不是冷藏车,而是一辆水星侯爵牌小轿车,这辆车的挡泥板都已经破了。我把车开下桥去。
    在桥底下的北湾村,道路分叉通往两个住宅区。左边那个加油站的后面是一排排的分户式产权公寓和普通公寓,呈圆弧状排列。右边是住宅区;住宅区里的房子很小,但档次很高。两边都没有任何动静。没有灯光,没有动静,没有车辆,没有行人。
    我慢慢地穿过这个村庄。里面空荡荡的。这个家伙不见了。在一个只有一条直通街的小岛上他把我甩了。这是怎么搞的呢?
    我又绕回来,在路肩上停下车来,闭上眼睛。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我还存有一线希望,想看到什么蛛丝马迹。结果什么也没有看到。只有一片漆黑。一团团小小的光亮在我的眼睑里面跳舞。我太累了。傻乎乎的。是的,是我,傻丫头似的德克斯特却玩命儿要当一个男神童,使用我巨大的心理力量去追踪一个精明的妖怪。超速驾驶着我那辆打击犯罪的车子追踪他。很可能此人只不过是一个运送货物的小伙子,铆足了劲要充一充好汉,跟路上唯一的另一个司机玩智力游戏。这种事情在迈阿密天天都有,人人都能遇上。追我可以,但你永远也别想逮住我。然后竖起一个指头,比划出手枪的样子一挥,嗬哼一声,干自个儿的活去喽。
    充其量只不过是一辆冷藏卡车,此刻正飞快地越过迈阿密海滩,收音机里重金属摇滚乐电台的节目主持人正在粗声粗气地说话。不是这个杀手,也不是某种神秘的约束力把我从床上拖起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满城乱窜。这种假设太愚不可及了,是一般人都难以启齿的,更不是头脑清醒、冷酷无情的德克斯特会去干的。
    我的脑袋耷拉在方向盘上。这是一种真正的人的体验,经历这种体验真是太奇妙了。现在我明白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是什么样的感觉。我能听到不远处吊桥上的铃声在告诉大家:桥马上就要拉起来了。叮叮叮。吊桥拉起来时提醒大家的铃声对我已经停止运转的大脑发出了警告。我打了个哈欠。是回家的时候了,回家睡觉去。
    我的后面有发动机启动的响声。我朝后瞥了一眼。
    桥墩下面的加油站背后那辆冷藏车绕了一个小圈之后冲了出来。它摆动车尾超到我的前面,继续加速,驾驶室的车窗里隐约一动,一个模糊的东西旋转着朝我飞来,又快又狠。我急忙躲闪。不知是什么东西砸在了我的车身上,只听见哐的一声响,车身一定给砸了一个坑,得花一大笔修理费。我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等待了片刻,然后抬起头来看。那卡车飞驰而去。撞断了吊桥上一个木头栏杆,就在吊桥开始上升的时候,它猛地加速跃了过去,一下子窜到了桥的另一边。看守吊桥的人探出身子,尖声叫嚷。但那辆卡车已经到了桥的那一边,回到迈阿密市区去了,这时桥已经升得很高。不见了,我没戏了,彻底地不见了踪影,仿佛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我永远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我追寻的那个杀手呢,还是迈阿密一个普通的怪人。
    我下车来察看汽车被砸的地方。只见车身给砸了一个很大的凹坑。我环顾四周看那个家伙扔的是什么东西。
    那玩意儿已经滚到了三到五米之外,停在了街道的中央。即使隔着这么远,我也看得很清楚。这时迎面驶来一辆车,车灯把那个东西照得一清二楚,我再也没有任何疑惑了。那辆车突然转向,一下子撞上了护栏,喇叭还在响个不停。司机发出阵阵尖叫声。我走近那个东西,想看得更清楚一点。
    是的,没错。就是这个东西。
    一个女人的脑袋。
    我弯下腰去看个仔细。只见这个人头是被齐刷刷地切割下来的,刀法十分娴熟。切口的边缘几乎没有血迹。
    “谢天谢地,”我说着,忽然意识到自己笑了——干吗不笑哇?
    这不是太妙了吗?毕竟我没有精神失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