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流沙河诗话[平装]
  • 共2个商家     25.70元~27.00
  • 作者:流沙河(作者)
  •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第1版(2012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330468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流沙河诗话》编辑推荐:流沙河先生一生习诗读诗心得一册在手别无他求,画+说=诗,一语道破诗歌意境真谛;十二象,诗家万千变换皆出于此;情意智三柱,论诗及人;论台湾现代诗名篇,条分缕析,细致入微。旁征博引,兴味十足,可做中国诗鉴赏入门,亦是写诗者登堂入室之宝典。

    媒体推荐

    诗是一头很可爱的大象。可惜今之诗家,没有一个堪称巨人,连侏儒也算不上。他们太小,只是一群极微渺的虱子,分散寄居在大象全身各处皮层的皱褶里。不但缺乏自知之明,反而炫耀一隅风光,藉以傲世,且自封为大象专家。
      ——流沙河

    作者简介

    流沙河先生,汉族,蒙古裔,诗人,编辑,学者。原名余勋坦,四川金堂人,生于一九三一年,幼习古文,做文言文,十七岁发表新文学作品。毕业于四川大学农业化学系,在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中,因《草木篇》被毛泽东点名而落草,“劳动改造”二十年。一九七九年调回四川省文联,任《星星》诗刊编辑。一九八五年起专职写作,先后出版了《窗》《锯齿啮痕录》《十二象》《庄子现代版》《文字侦探》《Y语录》等著作多种。

    目录

    隔海说诗
    3我读台湾现代诗
    29形式不重要吗
    37回头遥看现在
    43不说凄凉更凄凉
    51短短的叙事诗
    57情诗总要趣味高尚
    67溶哀愁于物象
    75一首诗的讨论
    83小小情趣五女图
    91玄到尽头成笑话
    103两类反讽
    111气氛是宾不是主
    117伞之趣
    127诡怪的意象
    131多情往往入迷

    诗中有画
    141画+说=诗
    143《离骚》以画结尾
    147枚乘拍电影
    151《敕勒歌》全是画
    155画月夜
    159白雪好像梨花
    161画超现实的幻声
    165画女性的意态美
    167意象派与李白
    169再说画女性
    171宫娥团扇摇秋风
    173李白杜甫画杨妃
    175白居易演幻术
    177寂寞红与伤心碧
    179《长恨歌》有电影
    183音响兑换画面
    185画面的音响效果
    187夜半钟与满楼风
    189树上悬挂一颖心
    191魂入诗不可入画
    193出现全是画的诗
    195两首《登鹤雀楼》
    197画中又藏着说
    199《春晓》是盲诗吗
    201画家写的诗
    203王维取景
    205误听与幻听
    207无理的幻听

    十二象
    211《易》之象
    219象征
    227兴象
    239喻象
    247拟象
    257隐象
    271典象
    283赋象
    293意象
    303意象派一例
    313客观对应物象
    325象外之象
    337【附录】艺术的象征

    三柱论
    359三柱论(The tripillar)

    序言

    诗是一头很司爱的大象。
    可惜今之诗家,没有一个堪称巨人,连侏儒也算不上。他们太小,只是一群极微渺的虱子,分散寄居在大象全身各处皮层的皱褶里。不但缺乏自知之明,反而炫耀一隅风光,藉以傲世,且自封为大象专家。
    这些寄居在嘴角的、下颌的、耳根的、颈项的、腋窝的、腹胁的、胯间的、前胫的、后腿的、趾缝的,以及肛门周围的,某年爬聚到一起来,探讨大象本体形状是何模样。他们各据一隅之见识,各表一己之心得。所描述的大象轮廓彼此迥异,真是言虱虱殊。最终仍然弄不清楚大象是何模样。他们各执一词,互诋互骂。不欢而散。
    其中一只瘦虱,散会回家路上,适逢大象就着树桩蹭痒,遂被擦落草问,回不去了。哀哀无助,踽踽爬行,爬到空旷之处,恋恋回头,借草问的露珠作望远镜,遥看大象胯间的老家。老家找不着,却意外见到了大象的轮廓,朦朦胧胧,横空蔽日,如山、如岳、如壁立之涨海、如垂天之大云,浩浩茫茫,莫可名状,仍然是“不可知”。瘦虱转悲为喜,当即写出一系列观察心得。也算敝帚自珍,放置多年以后,拿去重新出书,便是这本.《流沙河诗话》。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于成都大慈寺路

    文摘

    版权页:



    什么“现代”都没有了,只有狂嗥。老太爷喝醉了,乱扔酒瓶,瞎吹牛皮,仪容失态,形象欠雅。二十二年之后,纪弦不但没有“打回来”,倒被别人挤出去了。据说彼岛有人检举他抗战时候在上海写过颂扬日伪统治的汉奸诗,使他大丢其脸,只得离台赴美,到加州投靠三公子,度他寂寥的晚年去了。
    谁都能读懂的《饮酒诗》比他那些很难读懂的坏诗更坏,算什么诗哟!一代宗师尚且如此,其余竖子岂可观乎?我合上这本书,不想再读下去,便去浏览《郑愁予诗选集》和高准的《葵心集》。这两本书给我留下良好印象:郑的婉约,高的豪放;郑的宋词味,高的白话风。在复刘君信中,我写了这一点印象式的看法,表明我拜读了,以期不负刘君的雅意。想不到那刘君也太认真,竞将鄙见刊载出来,还说这也算是海峡两岸文化交流。我看这是小题大做了。
    刘君多次来信说到台湾诗人有一个余光中,在海外名声甚响,意思要我拜读此人的诗。我深知刘君擅长编故事,不是写诗的,恐怕未必有诗之鉴赏力。所以,他言之谆谆,我听之藐藐。我不相信台湾那样的“资本主义罪恶环境”能孕育大手笔。一九五六年组织“现代派”诗社并任社长的老太爷纪弦又给我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尤其是他的那个“乒乓劈啪哒哒哒哒轰隆隆”,一想起便忍不住笑。我把那三本书锁入桌柜,待他年有空了再来读吧。现在太忙,忙于编辑忙于写,忙于应酬忙于玩。一自一九七九年十二月调回成都以来,日子快乐,光阴易过,蚕已三眠,忙于作茧自缚,不复有可贵的饥饿感,不再去看哪里有桑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