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纪委在行动[平装]
  • 共2个商家     10.40元~16.10
  • 作者:易卓奇(作者)
  • 出版社:北方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8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172314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纪委在行动》被誉为是“苍天在上”兄弟篇。市委书记白锦明前去辖县考察农业结构调整情况,路上突然刹车失灵,小车坠落十多米的山下,车身爆炸,当场死亡。离奇车祸,背负千万贿赂;欲盖弥彰,引发连环杀戮;权力遭遇钱色腐蚀,撑起肮脏的保护伞,纸醉金迷之际,纷纷温柔中计。灭绝人性的阴谋接二连三,满城腥风血雨中,正义之师沉着应战,斗智斗勇,令人拍案叫绝!
    值得注意的是,《纪委在行动》一书曾在郑州书会作为王牌畅销书籍宣传,当时就引起各方高度关注。《纪委在行动》曾获公安部金盾文学奖和长沙公安局等多项文学大奖,各方好评如潮,且情节紧凑、环环相扣,语言通俗平实、可读性强。扣人心弦的情节描写和个性鲜明的人物刻画,引得无数读者“追杀”式一口气读到底。
    书中仍有多处伏笔,使得整个小说结构紧促,不失为一部深思熟虑的佳作。

    作者简介

    易卓奇,著名作家。现供职于长沙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任支队纪委副书记兼监察室主任,一级警督。主要作品有:电视剧《净土》(编剧,1993年在中央电视台播出);专著《保护你自己》;长篇小说《无须喝彩》(2003年获公安部第七届金盾文学奖);长篇小说《纪委在行动》(2005年获公安部第八届金盾文学奖);长篇小说《纪委调查》(2007年获公安部第九届金盾文学奖);另有中篇小说《天牛事件》、《后悔破案》、《为了孩子》、《绑架》等先后在《芙蓉》、《湖南文学》等杂志发表;二十集电视连续剧《无须喝彩》(编剧)已由潇湘电影制片厂拍摄完毕,不久将与观众见面。

    目录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
    四十二

    文摘

    江峰到外地出差才回。人没到家,也没回队里,局长就把他叫到靶场。
    举枪射击的是个二十三四岁端庄秀丽的姑娘,叫王静茹,公安大学的研究生。刚开始分到市警察学校教书,她不愿意,找局长说要换单位。局长本来想要训斥她几句:你凭什么挑三拣四,把你分到警察学校就不错了,多少人进公安局都分到了派出所,甚至到了乡下。你留在学校一天也就是几节课,总不要晚晚加晚班吧,总不要天天搞案子吧,你还不满足?老局长话到了嘴边还是没说。一是对方毕竟是研究生,市公安局到现在还就这一个,是人才,应该尊重;另一方面,王静茹好像有些来头,人还没来市长就打来电话说这个人要好好安排,老局长虽然憎恶这种做法,可也无奈,他不想因为一个人的安排不当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他问她:“你想到哪里?在公安局内你到哪里都行,就我老头子一句话。”
    局长作好了准备,哪怕再热门的警种、待遇再好的部门,只要她提出,他都安排。
    她却说她要到刑侦队,要当个刑警。
    刘局长说:“你还是别去吧,那地方不适合你,你也不适合那地方。”
    王静茹说:“为什么?就因为我是个女的?”
    刘局长没有解释,一两句话解释不清,也没必要过多的解释。
    王静茹说:“那好,既然你们不能满足我最起码的要求,我明天就把档案拿到省厅。”
    她不是说的假话,还没毕业省厅就去公安大学要她,还答应她优厚的条件,住房、车子,还有职位,她没留下。她说她不想呆在机关,她想到基层,到实战单位去锻炼锻炼。
    刑侦队就是她理想的地方。
    既然她不能进想进的地方她当然只有马上离去。
    刘百川活了大半辈子还没屈服过任何威胁,眼下却在这个在他看来的黄毛丫头面前屈服了。他知道这个研究生不是开玩笑的,说把档案拿走就真的会拿走,他希望把真正的人才留下,所以他最终采取了妥协。
    正在姑娘举枪瞄准射击的时候,江峰匆匆忙忙走进了靶场。本来他是要问局长他岳父、前市委副书记白锦明车祸的事情,局长却跟他做了个手势叫他什么也别说,江峰只好一句话也没说,老老实实看着姑娘在射击。
    “啪啪!”两声枪响,一个弹孔,正中靶心。
    “好,好枪法!”刘百川和江峰几乎同时叫好。
    刘局长彼此介绍道:“局长助理、刑侦队长江峰;王静茹,公安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学犯罪心理学的,刚分来,我把她交给你了。”
    江峰有些意外地:“什么?局长,你怎么……”
    “怎么把个女的分给你了?”
    “刑侦队的情况您是知道的,这合适吗?”
    “什么不合适?刚才还夸人家枪法好,怎么现在就……重男轻女!没什么好说的,就这么定了,这人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这是命令!”
    “局长……”
    江峰匆匆赶回家里,妻子白洁像盼到了救星一样,一下扑到他的怀里哭成一个泪人。
    了解的结果非常简单:就在江峰出差的第三天,父亲和秘书、司机前去所辖的长宁县考察农业结构调整的情况,路上突然刹车失灵,小车坠落到十多米的山下,车身爆炸,父亲和司机当场死亡,秘书张志刚虽然跳车幸免一死,却很快成了罪犯。
    江峰是侦查员,破案的老手,自然会提出许多别人想象不到的问题,诸如岳父的车子为什么会突然刹车失灵而以前从来没有失灵过?为什么偏偏就在那个坡道上失灵?为什么秘书能跳车逃命可岳父和司机却死守在车里?有谁知道市委副书记会在那个时候经过那个坡道?车祸前有哪些人跟岳父联系过而出事后又有哪些人举止反常?交警队是怎么鉴定?等等,等等。
    白洁和她的母亲知道的实在太少太少,几乎不能回答江峰的任何一个为什么。
    有一点白洁一直疑惑不解,那就是父亲出事的前一天还说要去北京。说是到北京有急事找在中央党校学习的省委林书记,还说要去中纪委。机票还是白洁买的,举止神秘,她说不要告诉任何人,可人还没去就出车祸了。
    “你没问他的秘书或司机?”
    “问了,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出了车祸张秘书就进了监狱,根本见不到他人。也不知怎么回事?魏市长亲自抓这个案子,控制得特严,谁也别想见到爸的秘书张志刚。”
    “哦?”
    “这里面肯定有鬼!江峰,你回来了就好,你一定要查查,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你放心,白洁,这事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江峰虽然很想留在家里多陪陪妻子,多陪陪岳母,她们受到的伤害太大,她们需要抚慰,可他没有。他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除了妻子肚子里未出世的婴儿,他又是刑侦队长,于公于私他都得立即弄清市委副书记车祸的真相。
    “我想见见张志刚,找他好好谈谈。他是我们知道的车祸的唯一见证人,只有他能说明事情的真相。”江峰找了刘局长说。
    “什么时候?”刘局长问。
    “现在。”江峰说。
    刘局长没有急于回答,来回地踱着方步。他很清楚,要见到张志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能惊动市里专案组,不能告诉任何人他们在调查车祸的事情,只有他和江峰悄悄进行,否则将会一无所获,甚至还会弄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来。
    刘白川走到桌边,拿起笔在一张纸上“刷刷刷”写上几句交给江峰,说:“去看守所,他会跟你安排的,马上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