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国家干部(套装上下册)[平装]
  • 共2个商家     32.50元~37.50
  • 作者:张平(作者)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2007223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国家干部(套装上下册)》为中国当代作家张平系列丛书之一。

    目录

    《国家干部(上册)》
    《国家干部(下册)》

    序言

    从长篇小说《国家干部》出版到现在,已有四年之久。从那以后,我一直没有新的作品问世,当这套丛书即将出版时,不禁有恍如隔世之感。不过,近年虽然没能将新的作品奉献给读者,却一直在不断地思考、不断地揣摩。我不会放弃创作,因为我曾说过,放弃写作,就等于放弃了生命。
    近四年,看了、写了、思考了太多的似乎与文学无关的东西,说了、做了、努力了太多似乎与文学无关的事情。但当这套丛书出版时,却突然觉得有那么多东西需要写,应该写,值得写。很多很多新的感触和冲动,很多很多新的认识和理念。同以往相比,很多很多都是截然不同的,很多很多甚至是颠覆性的。静下心来细细地一想,很多很多确实都变了。
    当然也有永远不变的,那就是作家的眼光、作家的思维、作家的处事原则和做人底线。这些正是这套丛书留给我的最可宝贵的财富。
    从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到现在,几乎横贯了改革开放的每个阶段,也几乎容纳了面对这些年代的所有认知和情感。
    这些作品验证着我的创作方式,也体现着我写作与生命的价值。
    如何评价自己,如何评价自己的作品,这其实很难。评价都是别人做的,评价自己大都言不由衷。

    文摘

    嶝江市委常务副书记汪思继在新城宾馆等了两个多小时了,仍然没有等到从昊州市委组织部下来的干部考察组。嶝江市是县级市,隶属于昊州。上一级组织部下来的考察组,作为主管组织的市委副书记,无论如何也应是最主要的配合者和接待者,何况他还是常务副书记。
    但汪思继今天一天没露面,对别人说他开会去了,其实他是不想露面。这次吴州市委组织部下来的考察组来得特别突然,作为主管组织的副书记,对这次干部考察,汪思继事先居然毫不知晓,没有任何人给他打过招呼,更没有任何人给他透露过内情。尽管汪思继并不是不清楚,组织部下来考察干部,从组织纪律上讲,事先是不会也不应该给任何人打招呼透露内情的。一般情况下,在考察组派下去之前,只需通知一下考察对象所在的单位就行了。当通知到单位时,其实也就人人皆知了。人人皆知了,还要他这个主管书记干什么?主管书记和看大门的同时得到消息,那主管书记还有什么权威性可言,脸面又往哪儿搁?前天接电话的干部处刘处长告诉他时,见他一脸的茫然,甚至还像不相信似的问了他一句,怎么,汪书记,这次考察连你也不知道?汪思继当时就感到脸上火辣辣的,不只特别没面子,而且一肚子的闷气无处撒。不知道就不知道嘛,为何还非要加重语气,连你也不知道?你干部处长也清楚的,这很正常嘛,偏还要这么问。
    不过这也怨不得下边,问题是如今的事情,正常的其实不大正常,不大正常的反倒显得很正常。像如此事关重大的考察,在如今的政界,又如何能保得住密。何况如今不管什么人,上通下达,都各有各的渠道,条条大道通罗马,哪还有什么秘密可保?常常是领导还在不断地严厉要求保守秘密时,其实早已是满城皆知了。这个,汪思继当然清楚。
    然而这一次的考察太突然了,突然得让汪思继茫然无措。而且也太事关重大了,这种事关重大的严峻性,几乎让汪思继毫无任何思想准备。汪思继今年五十三岁,如果这一届出了问题,那他这辈子可就几乎没有任何希望了。市委副书记、副处,退居二线时,象征性地给个正处,也就到顶了。当领导当到这步田地,连自己也不抱什么希望了。谁都清楚,处级干部在五十五岁之前还得不到提升,就只能靠边站,再也没什么升的可能了。
    然而这次考察组的考察对象却是夏中民!
    汪思继真的做梦也没想到,竟然会是夏中民!
    半年多前,吴州市委曾考察过一次嶝江市委市政府的班子,事后汪思继才知道,严格地说,那一次不仅仅是一次考察,而且还是一次全方位多层次的对嶝江市委市政府班子的全面考核。那次被考察的对象里面,据汪思继了解,并不止夏中民一个人,至少还有他汪思继。在此之前,汪思继曾当过两年乡镇干部,三年组织部副部长,四年人事局局长,六年市委秘书长(第二年被提升为市委常委),五年组织部部长、常委,七年主管组织的市委副书记。虽然是考核,但当时以考察组的规模和层次来看,这绝不是一般的考核。说实话,当时的感觉还可以,不能说感觉良好,但至少还比较自信。无论从哪头看,他觉得自己应该没什么问题,至少没大问题。夏中民虽然在年龄上比他有优势,但汪思继的优势是口碑好,没什么大的争议。尤其还有一点夏中民根本无法同他相比的是,那就是他的“处龄”特别长。虽然他和夏中民都是嶝江市委副书记,而且夏中民一直排在他的前面,然而汪思继被任命为处级干部的时间,也就是在这个副处级的位置上,已经苦撑了将近二十年!这在整个地区,甚至在整个省里,也可以说是闻所未闻,极为罕见。夏中民尽管在副处和副书记的位置上时间不算短,但满打满算也就十年多,几乎只是他的一半。
    汪思继所在的嶝江市,是一个独立性较强,工业化程度较高,交通相对比较发达,地位比较特殊的县级市,全市人口一百七十多万,划分为两区二十八个乡镇,所以在这儿任职的干部级别同一般的县级市相比,要略高一些。比如嶝江市市委书记,一般都是昊州市委常委,级别为副厅。相比之下,就比别的县市略高那么半格。但高也就只高这么一点,除了市委书记,其他的规格同别的县级市基本上就没什么两样了。市长是正处,副书记、副市长都只能是副处。除非你提前退居二线,才有可能在这个位置上再给你升半格。比如几年前上上一任退下来的市长马宏,就给了个副厅,但前一任市长梁金泉,直到六十岁被免掉时,都一直是正处。除此而外,在嶝江市的历史上,还有市委书记的级别为正厅,也有在职的副市长、副书记的级别是正处。不过这都属于个别较为特殊的例外,不能一概而论。当然,这种职务和级别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变通方法,还是那句话,就看你如何运作,又会是什么样的运气了。这种级别看似简单平常,但实质上则等级森严,且大有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