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官场人红粉[平装]
  • 共1个商家     17.90元~17.90
  • 作者:托如珍(作者)
  • 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重庆出版社;第1版(2008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900263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权色交易?权钱交易?钱色交易?还是物欲交易?还是世界里的假戏真情?
    《官场人红粉》这部小说为你提供官场生存守则,(搜网热帖精华评论)
    ◎迟德瑞的那只手不知什么时候从项链上移到了她的胸前,很温柔地伸到了乳罩里面。她的呼吸急促起来,身子没了力气,快要站不住了。他宽阔的大嘴盖在她的红唇上,她晕头转向。到了床上,在孔武而温情的爱抚中。她想,她已经成了他的情人了么?
    ◎林之玉说:人生百味。苦辣酸甜都是享受。
    白玫说:忍受苦辣酸,只是为了等待甜。能耐能耐,就是要能够忍耐。
    ◎爱是什么呢?在金钱的面前,是纯情女孩的童活?与权势地位比起来,爱情算什么?什么也不是。是想扔就扔的垃圾,是想要就要的便宜货。
    ◎现在她管着人事、财务、党办、团委和妇联,手中有五个账户,她把五支签字笔都攥在自己手里,五个公章也部拿在手中,不管是准,不管大事小情,都要经她批准,她手中的权力高度集中。
    ◎她对刘同说:“男欢女爱,人之常情,作为一个女人,把自己的前途命运寄托在一个甚至是几个男人的身上,无论她有多大的收获,心里依然是空虚的,是可悲可怜的,得不到真正的心灵宁静。”

    目录

    1 我们有一个看不见的敌人
    2 三年前,你已经狠狠地报复过我了
    3 不能再让这种情况存在下去了
    4 她已经成了他的情人了么
    5 他要到商战中去历练一番
    6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你去吧
    7 谁叫咱俩是好朋友呢
    8 找到了精神的家园,
    9 朱志宇要大刀阔斧地干革命了
    10 人人都在伪装着身份,却不伪装自己的需求
    11 和她恋爱前,朱志宇已经有了心上人
    12 不要把虚名看得这么重
    13 这件事很让朱志宇伤脑筋
    14 迟德瑞真是个“雏儿”
    15 只靠工资,我们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的
    16 白雅萍打扮得花枝招展地跟随她姑姑去相亲
    17 终于又为自己找到一个有力的靠山
    18 白玫忽然有点恨迟德瑞
    19 人在官场,最看重的是权
    20 灰蝴蝶在火焰中涅檗
    21 我踏踏实实地和狗过日子
    22 迟德瑞这次捡了大便宜
    23 结婚是我们自己的事
    24 效颦莫笑东村女,头白溪边尚浣纱
    25 想让别人服你,要先做到什么
    26 这眼神一下子震颤了朱志宇的心
    27 妈一辈子不容易
    28 白玫不敢再提雅萍结婚的事
    29 这件事捅了白玫的肺
    30 妈,别来你那一套行不行
    31 机会总是人创造的
    32 冷战从新婚之夜开始
    33 万一姑姑知道了,怎么办呢
    34 不能让他闲着
    35 在白玫家,他不能有任何思想
    36 能耐能耐,就是要能够忍耐
    37 又让白玫耍了
    38 我需要结婚,你能嫁给我吗
    39 白玫成了局里真正说了算的人
    40 是谁写了匿名信
    41 吴霞看到了她这一生最不愿意看到的镜头
    42 他的口号是:要把农民吸引在土地上
    43 你还记得阿玫
    44 今天,与平时有些不同
    45 爱情是神经末梢

    文摘

    灯光陡地亮了一下,是电压不稳,白玫眨了眨眼睛,神情更加魅惑。
    二十九岁的女人,是盛开的花朵,成熟到了极致,白玫相信,在迟德瑞眼里,自己美不胜收。
    企业局长迟德瑞俯下他英俊的脸,目光深情,瞬间溶化了怀抱中的少妇。白玫没有躲避他的眼神,把下巴往上抬了抬,迟德瑞顺势把嘴巴凑了上去。
    两人正在缠绵,迟德瑞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什么事?说吧。”迟德瑞放开白玫,他从来不敢耽误工作,即使八小时之外。
    “拿上所有的东西,快到对门去。”迟德瑞神色稍显慌乱,白玫不敢多问,急忙拿上自己所有的东西,跟在迟德瑞身后走出了房间。
    作为人事科长,她习惯服从局长的命令。
    对面的客房已经敞开了门,服务员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两个走进去,关了门,服务员迅速走进刚才他们待过的808房间,把屋子恢复成没有人住过的样子。
    迟德瑞从门镜里看到,服务员不到半分钟就走出房间把门锁好了。然后,他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他小声对不明所以的白玫说:“林立来了。”
    站在迟德瑞身后的白玫正纳闷迟局长何故如此神秘兮兮,听到这样一句话,惊得向后退了几步,两腿同时失去力气,瘫软在客房宽大的床上。
    妻子和上司在宾馆偷情,丈夫找上门来捉奸,要是让他抓住了,林家还能不能容纳自己?以后自己还怎么见人?这么多年苦心经营的一切岂不是瞬息烟灭?白玫头脑中一时空白,没有了一点主意。
    第二天,八点刚过,白玫就推开了迟德瑞办公室的门。屋里只有迟德瑞一个人,白玫举起右手,向他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迟德瑞知道,昨晚一切风平浪静。
    “金江大厦以后不能再去住了,那里太不安全了。”迟德瑞示意白玫坐在沙发上,他自己也过来挨着她坐。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害怕的是林立知道了这件事,虽然昨天没有抓住我们,但是,他不会就此罢休,而且,他还和我公公一起来的。你知道,我公公过去是我的老领导,咱们这个局的老局长。”白玫说起公爹来,表情里多了些敬重。
    “我知道,你公公是我前任的前任,林子峰局长,是个很不错的领导,如果,他不是赶上'一刀切'内退了,现在,这里还是他在当局长。这个位子,这张桌子,这间屋子,全是他的,还有昨天咱们待过的金江大厦808房间。”
    “嗯,你坐了他的位子,占了他的桌子,住了他的房子,还欺负了他的儿子。”白玫半嗔半笑地把手指头点到迟德瑞的鼻子上,白嫩的小手带过去一股细细的甜香。
    “我不是欺负他儿子,我是爱上他儿媳妇。谁叫他儿媳妇人见人爱呢。”迟德瑞喜欢白玫对她撒娇,这个女人比她妻子会撒娇。迟德瑞觉得,会撒娇的女人格外可爱。第一部分三年前,你已经狠狠地报复过我了作者:托如珍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白科长,越来越漂亮了。”楼道里光线有点暗,白玫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从迟德瑞的办公室出来,听声音知道是朱志宇。
    “我知道你这不是心里话,可是,我爱听。”白玫笑了,笑得有点顽皮,腰也扭得很顽皮,说着,与朱志宇擦肩而过。
    朱志宇注意到,白玫进迟德瑞的房间没有敲门。
    “呸。”财务科门口有个人小声地啐了一口。朱志宇知道,这是他的好朋友,财务科长高小志,他冲那个半身隐在门里的人点了点头,示意他回屋。
    白玫的确是越来越漂亮了,朱志宇说的是心里话。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心里有点酸。
    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和白玫的关系变得不可调和了呢?从他被提为副科长的时候,或者是在他数次冲刺正科的时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与这个女人的恩恩怨怨恐怕说也说不清楚了。
    朱志宇觉得,他这一生,大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当官,当大官,越大越好,别的,都是次要的。在他当官的路上,有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的妻子姜云,另一个,就是永远不让他清静的白玫。
    淮阴侯韩信“生死一知己,存亡两妇人”,朱志宇笑自己,在升迁的过程中,总也离不开这两个女人,至于一知己,他自认为朋友很多,真正算得上知己的,一个也没有,关系比较铁的倒是有两个,一个是崇拜他的高小志,一个是他妻子的姐夫陈云德。
    想起陈云德,就想起和他有关的那些事情,那些与白玫之间解不开的结就蹦出来,搅得朱志宇心里像吃了头发一样扎得难受。
    朱志宇把头枕在沙发背上,想起六年前,一九八九年,那些对他人生很重要的事。
    “小朱子,”陈云德和朱志宇在一个小酒馆里坐下来,两个人很快喝了半瓶白酒,陈云德脸红耳热,压低了声音凑到朱志宇面前,“咱们办公室的李副主任,很快就要退了,正好局里又要提拔一批人,我有意向局长推荐你,你以后要多注意自己的形象。”
    突如其来的好事,朱志宇有些激动,过去对陈云德的不满瞬间消逝。
    “还有一件事,不忙答复,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爱人对你印象不错,想给你介绍个对象,也不是外人,我小姨子,姜云,你见过,长相还不错吧,人品也好,高中毕业,在咱们金江大厦上班,是会计。”
    “来,陈主任,我敬您一杯。”朱志宇不想讨论这个问题。
    “你知道,我只是个办公室主任,提拔的事,我说了不算,我只能到局长那里说你好话,我老丈人可是咱们的前任局长姜长水,咱们现在的局长林子峰是我老丈人一手提拔起来的,我老丈人的话,林局长还是很愿意听的。”
    朱志宇愣在那里,难道这就是提拔副主任的交换条件?答应了这个条件,提拔一定顺利得多,如果不答应,陈云德去林局长那里说自己几个不好,正所谓“做糖不甜做醋酸”,提拔的事一定会成为泡影。第一部分不能再让这种情况存在下去了作者:托如珍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林立最近是很苦恼的。父亲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下来后,他失去了父亲的庇护。经济生活不再富足。因为住的是企业局分给父亲林子峰的房子,周围邻居,过去对他都是恭敬有加,如今也不见了往日恭维的笑脸,他想向白玫发泄他的不满,后来想到,自己已经不是局长的儿子了,不再具备在家里发号施令的资本,他的苦闷就只好化成了自怨自叹。
    前天晚上,刚吃过饭在家看电视的林立,正觉得无聊。BP机上“嘀嘀嘀”发过来几个字:“快去金江大厦808房间,否则你的绿帽子就摘不掉了。”看到这个,他的头立刻就大了。突然遇到这种情况,他一时手足无措,出门打的去了他妈家。
    林子峰正在看电视,老伴儿张三妹出去和一群老人跳扇子舞去了。
    听了林立的话,林子峰的怒火也不由地窜上来,大男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给自己戴顶绿帽子了。先不管这事是真是假,去看看再说。父子俩打的很快到了金江大厦。
    在车上父子两人就合计好了,林子峰是做公爹的,不好干涉儿媳妇的事,再者,金江大厦的人,谁不认识他这个老局长呢,父子俩决定,林立拿上林子峰的手机先去楼上,父亲拿上儿子的BP机在外面等,一旦有情况,林立立刻传呼他爸,林子峰就采取行动。
    下了出租车,林立风风火火地坐电梯赶到808房间,门拍得山响,但是房间里没有人。他不甘心,又到总台去问,总台的服务员告诉他说808房间今晚并没有住客人。
    林子峰觉得,他这两年真的是老了,不只是记忆力衰退,连自己过去住的房间都不记得了,而且,在这么大的事情上,采取了这样一种轻举妄动的做法,实在是老糊涂了。这件事不管是真是假都摆明了是整白玫的,他们父子两人这是让人家当猴耍了。
    林子峰这样想的时候,林立还没有出来,他又不方便进去,只好去找公用电话给他儿子打电话,赶巧,林立垂头丧气地出来了。说是没有找到。
    “没找到,好。这是好事啊,你难道还希望找到啊?咱们这是让人给耍了。走吧,回家。记住,在白玫面前不要提起这事,以后也要多长个心眼。”林子峰严肃地命令着儿子。
    林立回到家,白玫正在卫生间沐浴呢。
    心情复杂的林立回到家,见妻子早就回来了,他什么也没有说,他还没想明白这件事是有人存心捉弄他呢,还是有好心人在为他打抱不平。
    这天,金江大厦的总经理于占海宴请迟德瑞,特意说明有道特别适合女性的菜是新开发出来的,请白科长务必赏光一起过来。
    于占海最近很失落,林立闹过金江大厦之后,迟局长没有再来他这里住宿,在企业局四十多家企业中,他是最受局长器重的总经理,现在,他的地位岌岌可危,他恨透了那个告密的人,可他又查不出来这个祸害他的缺德鬼到底是谁。他急于修补他和局长的关系。却找不到合适的方法。有时候他甚至想如果他是个女人该有多好啊,那样,他就亲自去陪迟局长上床,反正他也没有什么贞操观。这些天,他除了常常请迟局长打麻将外,还没敢请他来吃过一次饭。
    今天,机会终于来了。局里新来了穆副局长,主管人事,是迟德瑞的同学,当然是迟德瑞的嫡系。于占海专门设了这个欢迎宴,这也算是对穆副局长格外尊重了,那几位得不到一把手青睐的副局长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酒宴的气氛很好。迟德瑞喝了不少酒,他的话有些跑题。
    “企业局最大的缺点就是宿舍少,不要说企业,就是局机关也有好多人没有房子,你比如说白科长,当了正科长了,还住在公公名下的房子里,这种情况在别的机关是不多见的。”
    “咱们也不能再让这种情况存在下去了。”于占海也醉了,拍着胸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