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权力:执行局长[平装]
  • 共3个商家     11.76元~18.80
  • 作者:吴问银(作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9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3411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权力:执行局长》编辑推荐:盛大文学鼎力推荐,起点中文网出版频道2009年最受欢迎官场小说。
    著名官场小说作家:刘胜财、于勇、野狐、关中上著;著名作家:张恩超、韩浩月、王小山、叶倾城、王小枪;著名网络人气作家:百世纪纶、怒马照云、刘小备联合推荐。
    “权力”系列简介:
    权力形成于自然法则,又掺杂了人为法则。权力天生具有强制性和不平等性,当权力的正当性失去后,往往会蜕变成赤裸裸的暴力。
    权力是神圣的,它会助你达到事业的顶峰。权力是危险的,也会将你抛到无底的深渊。
    权力是一根魔杖,充满了诱惑和危机。

    媒体推荐

    《权力》:官场中人入仕、晋升、守卫、洁身必读小说。
      ——刘胜财
    此套书不仅仅讲述了官场的人、官场的事,更重要的是揭露了官场的特殊文化,那种骨子里带着的“官气”,那种官阶思想浓重的习气,那种隐藏在权力背后的腐败。全方位展现了最深层次的官场生态图。
      ——野狐
    一套官场现实主义力作,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性格鲜明,栩栩如生。其中官场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让我震惊,这才是最真实的官场生活!
      ——叶倾城
    一套波澜壮阔的关于官场百态的史诗式巨著,其中描写的官场百态图,官场异文化,官场中盘根错节的关系,让人震撼,让人沉思。
      ——韩浩月

    作者简介

    吴问银,桐城市作家协会会员,在全国各类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2007年开始创作长篇小说,出版长篇小说《救赎》。

    目录

    第一章 双规
    第二章 谣言
    第三章 联想 
    第四章 底牌
    第五章 爬虫 
    第六章 漏风
    第七章 风光
    第八章 级别
    第九章 炸弹
    第十章 饭局 
    第十一章 面孔
    第十二章 逃命 
    第十三章 站队 
    第十四章 权力
    第十五章 经验
    第十六章 情人
    第十七章 筹码
    第十八章 举报

    文摘

    第一章 双规
    东山市华中路上有一处建筑风格独特,矗立着四根高大的大理石柱,外面幕墙的颜色是深灰的,这就是东山市人民法院。
    李高亭今年四十五岁,矮胖身材,圆脸,见人笑呵呵的,在单位很得人缘。他是执行局长,整个大楼的一楼都是他的地盘。
    大门口停着一辆检察院的车,两个着检察制服的人正朝大楼方向张望。
    李高亭知道这很正常,盖法院大楼的时候还没有考虑设计地下车库,每天各式各样的车子在法院门前停满了,有政法口的警车,还有当事人的、律师的、法官的,不一而足,五花八门。
    李高亭的家离法院不远,走个十来分钟就到了,他坚持不买车,一来没有什么实用价值,二来自己的体型需要“运动运动”。其实他每次想“运动”的时候就是没有机会,一出法院大门口,总会有车迎上前来,吃饭、按摩之后再将他送回家。
    “李局长,你好,我们找你有点事。”一个中年模样的人凑过来说。
    李高亭顿时眉开眼笑起来:“好说,好说,找个地方慢慢谈。”
    “李局长果然爽快,那咱们上车吧。”中年男人拉开车门,待李高亭坐上车,便与另一个人一道上了车,将李高亭夹在中间。
    李高亭心中很不痛快,心想这人怎么这么办事,放着副驾驶的位置不坐,非要和自己挤在一起。他心想,到时候自己一定要刁难一下,谁叫他们这样慢待自己呢。
    车子飞驰着向城外驶去,李高亭心中的不快愈甚,平常别人请客会让自己拿意见定酒店,现在这两个人一声不吭,那个中年人看上去有点面熟,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毕竟自己和检察院打交道不是太多,看来必须问清楚。
    “我们这是去哪里呀?”
    “一个好地方。”中年人不冷不热地答道。
    “好地方?”李高亭想不出东山市还有叫这个名字的酒店,难道是另有寓意?他伸头看了看窗外,发现车子正向落凤山而去,这落风山里有许多野味饭馆,一些官员白天不敢来吃,晚上趁夜幕作掩护来尝鲜,这在当地已司空见惯。或许这就是他说的“好地方”,还真不假。李高亭一颗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
    “我们应该在一起吃过饭,你是胡主任?”
    “差不多吧,不过我不姓胡,我叫黄明,这位是我局的小江。”中年人转过脸来看着李高亭说。
    “哦,黄局长,看我这记性,您有什么事让我帮忙吗?”李高亭想着别人求他办事,说话也就拿腔拿调的。
    “到时再慢慢谈吧,我们有的是时间。”黄明捋了捋头发,笑容可掬地说。
    车子在一幢两层小楼前停了下来,门口没有招牌:
    “到了,下车吧。”黄明冲李高亭说。
    “这个地方还真没来过。”李高亭一边嘀咕,一边打量着这里。这是一幢老式的房子,进到里面,是一个院子,里面还有一幢紧贴着山坡的两层小楼。这里三面靠山,一侧临路。
    “没来过就对了,进去吧,咱们不是要好好谈谈么?”黄明挽着李高亭的手臂说。
    “这里怎么没有服务员?好像不是做生意的地方。”李高亭心中大惑不解。
    “你说得对,这里本来就不是做生意的地方。”黄明冷笑道。
    李高亭心中一凛,腿有些发软。他毕竟见过世面,立即镇定下来,厉声说:“你们是什么人?我可是法院的执行局长,你们别搞错了!”
    黄明停下脚步,盯着他的脸说:“我们是瑶海市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的,知道你是东山法院的执行局长,找的也正是你,没有弄错,你放心。”
    李高亭闻听此言,心中又是一惊。瑶海市人民检察院是上一级院,李高亭怪自己太粗心了,上车的时候怎么没有看他们的车牌、了解他们的身份,现在是自己送上门来,成了待宰的羔羊。
    这时,门口又开来一辆警车,从车上下来三个人,朝李高亭他们走来。李高亭注意到这辆车刚才一直跟在后面,看来他们是有所准备的,自己这回有点凶多吉少了。此刻他思绪乱如麻,这几年来自己顺风顺水,今天还真是遇到棘手的问题了。
    “请吧,”黄明加重了“请”的语调,意思不言自明。
    “我们都是政法口的,你们要找我了解什么问题可以到我办公室谈,这样搞,不好吧?”李高亭心里有点虚,嘴上并没有服软。他想自己这几年无非是收点烟酒、吃点喝点、逢年过节的时候收点购物券之类的,犯不着上纲上线。这几年检察院搞这类案件就是一惊一乍的,意志薄弱点的就被“诈”进去了。这年头“靠山吃山”的事情多着呢,“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单纯靠那千把元的工资,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去。
    “这不是在你办公室谈就能解决了的事。”那个叫小江的年轻人语带讥讽地说。
    李高亭被这年轻人抢白一顿,心里大不以为然,生气地说:“你算老几,老子工作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呢。”
    “小江,对李局长要尊重一点。”黄明向小江递了个眼色,这个年轻人噘着嘴走开了。
    李高亭感激地望了黄明一眼,跟随他走进里问那幢两层小楼。屋内的光线有些暗,黄明打开灯,室内顿时亮堂起来。这是一间大房间,靠中间的位置放着一张大条桌,两边摆放着一些简易的塑料凳子。里面还有一个小套间,套间没有门,里外都有床铺,陈设极其简陋。
    这时,李高亭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准备接听。斜刺里冲出一个年轻人一把夺下他的手机,放在条桌上。
    李高亭气愤地说:“你们这是搞什么,难道我连接电话的权利都没有?”一边说一边过去拿手机,那个年轻人挡在他面前,不让他够着。
    “李高亭同志,我们都是办案的,请理解并配合我们的工作。”黄明正色道。
    “李高亭同志?”现在这年头说这话都像是对犯错误的人说的,口头上还称同志,心里面却把你当敌人。“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李高亭瞄了瞄手机上的号码,是刘燕打来的,这个骚娘们最近老是缠着他,要他往她的小酒店里带客人。古语说得好:“寡妇门前是非多”,现在是和平年代,年轻的寡妇少了,但离了婚的年轻女人更多。这些女人也沾不得,就拿刘燕来说吧,她根本不是打理酒店,而是把酒店作为一个平台,结交一些“闻腥而动”的官员、商人,菜贵得离谱,但总是有人愿意上门挨“宰”。李高亭后悔那晚酒多,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刘燕正睡在他身边,他以为这娘们会提出什么条件,哪知她什么也没说,就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后来李高亭又去过几次,刘燕把他服侍得像个皇帝,弄得李高亭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起这位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遇上当事人请吃,刘燕那儿几乎成了李高亭的钦定地点。最近,刘燕常打电话抱怨说生意不好,语气中有些埋怨,意思是李高亭肯定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把她忘了。李高亭先是发了一顿誓,然后安慰说今晚带人过去,让她洗干净了等自己。现在,自己身处这样的境地真是“爱莫能助”,只可惜浪费了那白白嫩嫩的身子。他被手机里那段“狼爱上羊”的曲子弄得心浮气躁,央求说:“既然不让我接听,那就关了吧。”
    黄明关掉手机,指了指条桌边的凳子,示意李高亭坐下来。
    李高亭犹豫了一下,坐了下来,说:“咱们还是别浪费时间了,有什么问题就请问吧,问完我还要回家呢。”
    黄明刚才还有一丝笑容的脸上顿时变得严肃起来,说:“李高亭同志,根据举报材料,反映你收受巨额贿赂,请你如实向组织上交待,我们的政策你是清楚的。”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请你拿出证据来。”
    “到时我们肯定会拿出来的,现在请你如实坦白。当然,我们可以给你时间,今晚,你就住在这里,我们的人会陪你的,什么时候交待清楚什么时候回家。”
    “我抗议,你们这是搞非法拘禁,我要打电话给你们领导,你们这样做是要后悔的……”李高亭情绪激动起来,伸手去抓桌上的电话。
    两个年轻人紧紧地按住了他。
    “你这样做是徒劳无益的,还是考虑交待问题吧。”黄明一边说一边走了出去。
    此刻,李高亭的家里,他的妻子玉莲正卧病在床。
    最近几天,东山市遭遇了一场倒春寒。感冒的人挤满了医院,玉莲是护士,也被传染了。发烧伴着咳嗽,她浑身酸软,晚上没吃饭,早早就躺在了床上。
    自从儿子上大学后,这个家显得更空旷了。李高亭平时应酬多,很少在家呆,更多的时候是玉莲一个人守着这么一幢大房子。房子是四室两厅两卫,面积有一百八十平方米,是李高亭的一个初中同学赵海水开发的,买的时候每平方米照顾一百元,当时还欠了点房款,两三年后才付清。
    玉莲出身贫寒,生性善良。有人说女人有两种命运,一种是自身奋斗成就事业,另一种是嫁得好。玉莲就属于后一种,跟周围的同事相比,自己算是打着灯笼找着了,嫁了个当官的。每每想到这一点,想到自己所住的大房子和拥有的一切,玉莲便把李高亭当做明星一样崇拜,当做国宝一样珍视,对丈夫的话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从不说半个“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