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抒情传统与中国现代性:在北大的八堂课[平装]
  • 共1个商家     29.90元~29.90
  • 作者:王德威(作者)
  •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第1版(2010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803462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抒情传统与中国现代性:在北大的八堂课》精选一批有特色的选修课专题课与有影响的演讲以课堂录音为底本,整理成书时秉持实录精神,不避口语色彩保留即兴发挥成分力求原汁原味的现场氛围。希望借此促进校园与社会的互动让课堂走出大学围墙使普通读者也能感知并进而关注当代校园知识思想与学术的进展动态和前沿问题。

    媒体推荐

    这次在北大讲课身临其境,得到学生们热烈的反响和挑战,让我受益极大。参与座谈的刘东教授、吴晓东教授、许子东教授等各从不同面向对当代文学和汉学研究提出批评,使我们的讨论真正成为一个“众声喧哗”的场合。
      ——王德威

    作者简介

    王德威,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校区比较文学博士。曾任教于台湾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现任美国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学系Edward C.Henderson讲座教授。著有:《从刘鹗到王祯和:中国现代写实小说散论》、《众声喧哗:三十与八十年代的中国小说》、《小说中国:晚清到当代的中文小说》、《想像中国的方法:历史、小说·叙事》、《如何现代,怎样文学:十九、二十世纪中文小说新论》、《被压抑的现代性:晚清小说散论》、《历史与怪兽:历史、暴力、叙事》、Fictionl Realism in Twentieth-century China: Mao Dun, Lao She , Shen Congwen, Fin-de-siecle Splendor: Repressed Modernities of Late Oing Fiction, 1849-1911, The Monster That Is History :History ,Violence, and Fictional Writing in Twentieth-century China等。

    目录

    前言
    序论
    “有情”的历史:抒情传统与中国文学现代性
    1.“有情”的历史
    2.“抒情”与“史诗”的辩证:比较文学的观点
    3.“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4.现代性下的“抒情传统
    5.结语
    演讲
    第一讲 导论
    ——理念与问题
    第二讲 沈从文的三次启悟
    第三讲 红色抒情
    ——从瞿秋白到陈映真
    第四讲 抒情主义与礼乐方案
    ——江文也与胡兰成
    第五讲 《江行初雪》·《游园惊梦》·《遍地风流》
    ——白先勇·李渝·钟阿城
    第六讲 诗人之死
    ——海子·闻捷·施明正·顾城座谈
    第七讲 想象中国的方法
    ——以小说史研究为中心
    第八讲 海外汉学的视野
    ——以普实克、夏志清为中心
    附录
    北大识小
    北京惊“燕”

    序言

    2006年秋天,我应北京大学陈平原教授的邀请到中文系作短期讲课。我选定的题目是“抒情传统与中国现代性”。这是我仍然在进行中的研究项目,与主流评论方向相比,并不容易讨好。然而我却觉得“抒情”的观念和实践在中国文学传统里源远流长,到了现代,因为西学的介入,更展现了复杂向度。长久以来我们囿于成见,每每将“抒情”贬为小道。事实上不论从审美,从文化实践、历史观照,甚至从政治意识而言,“抒情”都提供了一个界面,或雷蒙·威廉斯所谓的“情感结构”,让我们审视思考一个世纪中国文化人追求现代性的成就和不足。
    我的讲课共为八次。六次为演讲性质,各从“抒情”与中国现代性话语的主题,如启蒙、革命、国族、时间/历史,以及创作主体等,做出观察。另外两次则为座谈,范围包罗较广。我所援引的范例有“五四”到当代以来的主要作家,也有海外文学的佼佼者。而我所讨论的文类,除了诗歌——“抒情”表述的主要形式——外,也尝试了如小说、散文、戏剧,甚至音乐。我深深明白这一课题的难度,因此采取大题小作的方式,以实例切人,意在引起更多的论辩,而未必做出任何总结。
    以演讲内容为准的文稿呈现了现场实况,也许生动有余,但毕竟受限于上课形式,部分议论不能充分展开。因此,我另外写出《“有情”的历史:抒情传统与中国文学现代性》作为序论,一方面补足课堂上未能顾及的背景和论式,一方面也试对同学们的提问做出较有体系的回答。提问中最基本的话题当然还是:“为什么选择‘抒情’这个题目?”对此我的序论自有详细说明。

    文摘

    插图:



    普实克如此强调抒情的无所不在,让他成为陈世骧等人意外的知音,同时也许泄露了一种东方主义情怀。但诚如陈国球指出,他更可能运用了(布拉格派)形式/结构主义史观,视抒情、史诗等为构造文学史的元素;当元素的构置调整,文学史的造型呈现也随之而变。
    沈从文向往抽象的抒情,因为他对时间流变的偶然性与随机性念兹在兹——美好的事物不见得留存得下来,成为道统美典。而他将抒情等同于一种情绪的体操,一种面向世界纷扰,心理学或生理学的“梦呓”,他是企图向情的“唯物”面靠拢了。沈从文对抒情的议论因此显示他与他所身处的时代间迫切的相关性。甚至他有意压下《抽象的抒情》这篇文章,选择缄默,也成为一种另类的,与历史(没有)对话的方式。
    当陈世骧谈中国文学的“抒情道统”,或当高友工谈中国文学的“抒情美典”,他们则切切要化解历史的紧张性,企图勾勒一条一以贯之的线索,作为中国文明传承的绝对依托。有意无意的他们都以古典文学为范畴,其年份下限当不超过《红楼梦》。而他们强调抒情审美的道统、美典和主体经验时,也偏向本质论的修辞——尽管本质论未必是他们的初衷。
    普实克对古典文学的研究里已经显示了历史和诗的对话可能。他对白居易、杜甫的研究都提出两者的社会关怀(史诗的倾向),但他强调这一关怀必须收纳成为个人寄托(抒情的倾向),否则无法成其大。抒情成为普实克心目中中国文学的精神,也因此他与陈世骧、高友工、沈从文等人的抒情论述有了不可思议的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