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诗探索(2011年第4辑)(理论卷?作品卷)(套装共2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37.50元~37.50
  • 作者:林莽(作者,编者),潘洗尘(编者),吴思敬(编者)
  •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第1版(2011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81269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诗探索(2011年第4辑)(理论卷?作品卷)(套装共2册)》是由九州出版社出版的。

    目录

    《诗探索(2011年第4辑)(理论卷)》目录:
    编者的话
    口语诗研究
    我说“口语诗”
    论“现代诗”与“口语”
    “丑的字句”与“口语诗”
    中国新诗:新世纪十年回顾与反思
    世纪初诗歌(2000-2010)八问
    杨牧研究
    边地苦难中的灵与肉
    ——杨牧诗歌片论
    西部铸雄魂,豪唱大风歌
    ——杨牧诗歌创作导论
    杨牧意象
    ——析杨牧的《余烬》和《铜剑鞘》
    骆一禾研究
    “一个人去建造一座教堂
    ——骆一禾诗歌研讨会录音整理
    精神与文化的背负者
    ——骆一禾论
    作为弱者的存在
    ——析骆一禾的《生为弱者》
    吉狄马加学术研讨会论文选辑
    民族诗人和世界公民
    ——在“全球视野下的诗人吉狄马加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诗歌是一种梦想
    ——再读吉狄马加
    作为“少数”的少数民族诗歌写作:以吉狄马加为例
    石堆导致的梦魇
    ——读吉狄马加的诗《嘉那嘛呢石上的星空》
    天地广阔,万物自在
    ——读吉狄马加的名诗《自由》
    结识一位诗人
    “你在时光中学习擦亮一道光芒
    ——黄礼孩诗歌论
    诗歌,倾听微细的声响
    ——由黄礼孩《芒果街的魔法》所想到的
    铁栅栏,诗人应该抵达何处
    ——黄礼孩《去年在朝鲜》随感
    诗歌的陌生感
    姿态与尺度
    用词语提取事物的光
    ——马新朝诗歌论
    读适民的诗
    诗人谈诗
    重读闻一多《诗的格律》
    外国诗论译丛
    《嚎叫》审判过程及其美国智慧的彰显

    《诗探索(2011年第4辑)(作品卷)》目录:
    编者的话
    诗坛峰会
    诗人江一郎
    诗人马飚
    诗人风子
    探索与发现
    作品与诗话
    筏子诗文
    邓朝辉诗文
    江离诗文
    李林芳诗文
    青年诗人谈诗
    浅析网络诗歌的大众化复制与平面化书写
    诗歌终将让我们冷静下来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新诗的回眸与反思
    从自己说起:常怀敬畏之心
    我多么希望诗人暂时停下手中的笔
    文本析读
    给小樵的信(关于《鱼,玄机》的创作思路浅谈)
    鱼,玄机
    历尽春愁无数遍,换一把双刃伤了古今伤了自己
    ——盛装越狱的《鱼,玄机》
    当一条鱼遇上另一条鱼
    ——粗读颜非《鱼,玄机》
    汉诗新作
    组诗选读
    沟壑与斑斓(组诗选九)
    向往(组诗选五)
    十年之痛(组诗选八)
    随感(组诗选六)
    在原野上(组诗选六)
    天竺行旅十八拍往事都是风干的菩提叶(组诗)
    六人诗选
    选读与欣赏
    首届中国红高粱诗歌奖获奖诗人诗选
    2011年诗探索·华文青年诗人奖获奖诗人谈诗
    如实招来
    时代和新诗的困境
    一匹马,就是自己的远方
    你永远无法深入我的内心
    ——对当今乡土诗歌的一点看法
    十年,诗里诗外
    叙述表达对当下诗歌写作的介入
    ——兼谈当下诗歌写作中的“用功”问题

    文摘

    插图:



    再加上无限制的口语化使诗歌沦为口水,欲望的极度宣泄使诗神被体液玷污……诗神失神了,诗人主体被放逐或自愿沦落了。因此说,诗歌表面的虚假繁荣并不能掩饰诗歌生态的严峻。
    吴投文:说不上满意。新世纪以来的诗歌生态总体上说非常芜杂,显得非常热闹,尽管在芜杂和热闹中也显示出某种新的动向和强劲的活力,但很难比较清晰地梳理出一个基本的格局出来。诗歌写作的自由度比较大,诗歌的“生产总量”呈现出不断膨胀的趋势,但这却是一种广泛的虚浮症的表征。诗歌原创性因素的缺失是一个致命的要害,诗歌写作在无限制的模仿和游戏中不再承担自身的文化使命,往往是写作者自己在辱没诗歌和诗人的尊严。由于网络和民刊的推动,大量的写作者介入诗歌现场,这对促进新诗文化的形成无疑具有积极的意义。问题在于,很多写作者对诗歌的理解非常肤浅,写诗就类同于某种“行为艺术”,用一种小丑的姿态博取众多看客的围观。
    另外,很多诗人头脑中的“山头主义”意识很浓厚,不同“山头”的诗人之间缺少最基本的相互认同,诗坛那些无谓的争吵往往由此引起,而真『F具有诗学意义的论争并不多见。一种诡异的诗歌情形在腐蚀健全的诗歌精神,一方面是诗歌现场看起来充分开放的状态,一方面是不同“山头”之间的隔离,独立的诗歌写作者生存空间狭小,真正具有独创性的写作淹没在众声喧哗之中。如果说这些也是诗歌生态的一部分,那么,这种负面的生态影响是值得我们警惕的。因此,我并不认为这一时期是中国诗歌生态的最好阶段。我对诗歌最美好的记忆仍然停留在“朦胧诗”时期,那是一个真正充满诗的激情和诗的创造的时期。
    张立群:就个人而言,我对新世纪以来诗歌的生态总体是满意的。这一看法可以从如下几点得到证明:第一,自90年代以来一度因接受、与社会对话功能减弱而造成的“诗歌边缘化”说法已经通过了时间的验证,诗歌度过了自己的信任危机;第二,“个人化写作”、“叙事性”、“口语写作”等得到了历史化的沉积,很多问题由此得到了较为全面、客观、合理的认识,而“底层写作”、诗歌代际、网络诗歌的格局、态势得到越来越清晰的自我呈现并被逐步纳入到研究视野;诗歌活动、诗歌研讨会、年度选本、诗歌刊物特别是以书代刊、下半月刊、民刊的繁荣,理论和创作的空间和交流相对增加,都表明诗歌已经进入一个热潮时代。上述现象都说明了新世纪以来诗歌生态在总体方面上呈现出令人满意的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