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梦里不知身是客:南唐词[平装]
  • 共1个商家     10.50元~10.50
  • 作者:冯廷巳(作者),等(作者),胡言午(编者),陈如江(编者)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2007771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梦里不知身是客:南唐词》: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目录

    前言
    冯延巳词
    鹊踏枝(梅落繁枝干万片)
    鹊踏枝(谁道闲情抛掷久)
    鹊踏枝(秋入蛮焦风半裂)
    鹊踏枝(花外寒鸡天欲曙)
    鹊踏枝(叵耐为人情太薄)
    鹊踏枝(萧索清秋珠泪坠)
    鹊踏枝(烦恼韶光能几许)
    鹊踏枝(霜落小园瑶草短)
    鹊踏枝(芳草满园花满目)
    鹊踏枝(几度凤楼同饮宴)
    鹊踏枝(几日行云何处去)
    鹊踏枝(庭院深深深几许)
    鹊踏枝(粉映墙头寒欲尽)
    鹊踏枝(六曲阑干偎碧树)
    采桑子(中庭雨过春将尽)
    采桑子(马嘶人语春风岸)
    采桑子(西风半夜帘栊冷)
    采桑子(酒阑睡觉天香暖)
    采桑子(小堂深静无人到)
    采桑子(画堂灯暖帘栊卷)
    采桑子(笙歌放散人归去)
    采桑子(昭阳记得神仙侣)
    采桑子(风微帘幕清明近)
    采桑子(画堂昨夜愁无睡)
    采桑子(寒蝉欲报三秋候)
    采桑子(洞房深夜笙歌敞)
    采桑子(花前失却游春侣)
    酒泉子(庭下花飞)
    酒泉子(云散更深)
    酒泉子(庭树霜凋)
    酒泉子(芳草长川)
    酒泉子(春色融融)
    酒泉子(深院空帏)
    临江仙(秣陵江上多离别)
    临江仙(冷红飘起桃花片)
    临江仙(南园池馆花如雪)
    清平乐(深冬寒月)
    清平乐(雨晴烟晚)
    清平乐(西园春早)
    醉花间(独立阶前星又月)
    醉花间(月落霜繁深院闭)
    醉花间(晴雪小园春未到)
    醉花间(林雀归栖撩乱语)
    应天长(石城山下桃花绽)
    应天长(朱颜日日惊憔悴)
    应天长(石城花落江楼雨)
    应天长(当时心事偷相许)
    应天长(兰舟一宿还归去)
    谒金门(圣明世)
    谒金门(杨柳陌)
    谒金门(风乍起)
    虞美人(画堂新霁情萧索)
    虞美人(碧波帘幕垂朱户)
    虞美人(玉钩鸾柱调鹦鹉)
    虞美人(春山淡淡横秋水)
    春光好(雾蒙蒙)
    舞春风(严妆才罢怨春风)
    归国遥(何处笛)
    归国遥(春艳艳)
    归国遥(寒水碧)
    南乡子(细雨湿流光)
    南乡子(细雨泣秋风)
    南乡子(玉枕拥孤衾)
    长命女(春目宴)
    喜迁莺(宿莺啼)
    芳草渡(梧桐落)
    更漏子(金剪刀)
    更漏子(秋水平)
    更漏子(风带寒)
    更漏子(雁孤飞)
    更漏子(夜初长)
    抛球乐(酒罢歌余兴未阑)
    抛球乐(逐胜归来雨未晴)
    抛球乐(梅落新春入后庭)
    抛球乐(年少王孙有俊才)
    抛球乐(霜积秋山万树红)
    抛球乐(莫厌登高白玉杯)
    抛球乐(尽日登高兴未残)
    抛球乐(坐对高楼千万山)
    鹤冲天(晓月坠)
    醉桃源(南园春半踏青时)
    醉桃源(角声吹断陇梅枝)
    菩萨蛮(金波远逐行云去)
    菩萨蛮(画堂昨夜西风过)
    菩萨蛮(梅花吹入谁家笛)
    菩萨蛮(回廊远砌生秋草)
    菩萨蛮(娇鬟堆枕钗横凤)
    菩萨蛮(西风袅袅凌歌扇)
    菩萨蛮(沉沉朱户横金锁)
    菩萨蛮(欹鬟堕髻摇双桨)
    浣溪沙(春到青门柳色黄)
    浣溪沙(转烛飘蓬一梦归)
    相见欢(晓窗梦到昭华)
    三台令(春色)
    三台令(明月)
    三台令(南浦)
    点绛唇(荫绿围红)
    上行杯(落梅着雨消残粉)
    贺圣朝(金丝帐暖牙床稳)
    忆仙姿(尘拂玉台鸾镜)
    忆秦娥(风淅淅)
    忆江南(去岁迎春楼上月)
    忆江南(今日相逢花未发)
    思越人(酒醒情怀恶)
    长相思(红满枝)
    莫思归(花满名园酒满觞)
    金错刀(日融融)
    金错刀(双玉斗)
    玉楼春(雪云乍变春云簇)
    寿山曲(铜壶滴漏初尽)

    李璟词
    应天长(一钩初月临妆镜)
    望远行(玉砌花光锦绣明)
    浣溪沙(手卷真珠上玉钩)
    浣溪沙(菡萏香销翠叶残)
    李煜词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乌夜啼(昨夜风兼雨)
    一斛珠(晓妆初过)
    子夜歌(人生愁恨何能免)
    临江仙(樱桃落尽春归去)
    望江南(多少恨)
    望江南(多少泪)
    清平乐(别来春半)
    采桑子(亭前春逐红英尽)
    喜迁莺(晓月坠)
    蝶恋花(遥夜亭皋闲信步)
    乌夜啼(林花谢了春红)
    长相思(云一绢)
    捣练子令(深院静)
    浣溪沙(红日已高三丈透)
    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
    望江梅(闲梦远)
    望江梅(闲梦远)
    菩萨蛮(蓬莱院闭天台女)
    菩萨蛮(铜簧韵脆锵寒竹)
    阮郎归(东风吹水目衔山)
    浪淘沙(往事只堪哀)
    采桑子(辘轳金井梧桐晚)
    虞美人(风回小院庭芜绿)
    玉楼春(晚妆初了明肌雪)
    子夜歌(寻春须是先春早)
    谢新恩(秦楼不见吹箫女)
    谢新恩(樱花落尽阶前月)
    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
    浪淘沙(帘外雨潺潺)
    渔父(浪花有意干重雪)
    渔父(一棹春风一叶舟)
    乌夜啼(无言独上西楼)
    捣练子令(云鬓乱)

    序言

    唐末宋初是我国历史上一段十分混乱的时期。在大约七十年时间里,依次出现了五个自命大统的王朝和十余个据地为王的地方势力,史称五代十国。地处江淮一隅的南唐,由于实行息兵安民的国策,社会环境相对和平安定。从而造就了它在文化艺术上的繁盛,使得。词”这种新兴文体获得了长足发展。南唐词,就是指以南唐二主李璩、李煜父子和宰相冯延巳为代表的词人词作。
    李煜(937-978)。字重光,号钟隐,原名从嘉,继位后才改名为李煜,世称李后主。他在做南唐国主的十几年问。虽然时时受到北方赵宋王朝的威胁,但日子也算过得逍遥快活,享尽了奢侈荣华。更令他心满意足的是,他身边先后有情投意合的大周后和小周后的陪伴。这姊妹二人,一个“通史书,善歌舞,尤工凤箫琵琶”,一个“警敏有才思,神采端静”。在这对姊妹花的伴侍下,这位才子帝王整日寄情于深宫的莺歌燕舞中,写下了不少绮丽的作品。
    开宝八年(975)十一月。宋兵攻下金陵,李煜肉袒出降。数月后,李煜被带到开封,朝觐宋太祖赵匡胤,得到了一个带有侮辱性的封爵“违命侯”,从此开始了“日夕只以眼泪洗面”的幽囚生涯。在李煜四十二岁生日的那天,宋太宗派人以御赐美食为名,用牵机药将其毒死。
    读李煜的词,就像是在读他悲軎交加的人生,因为他把自己的喜怒哀乐都不加掩饰地表现在词中。他的前期词作大都风格绮丽柔靡。格调明快欢乐,或是描写宫中歌舞宴乐的盛况,或是描写两情相悦的男女情事。试看下面两首作品:
    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红锦地衣随步皱。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别殿遥闻箫鼓奏。(《浣溪沙》)花明月暗笼轻雾,今朝好向郎边去。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菩萨蛮》)

    文摘

    冯延巳词
    鹊踏枝[1]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昨夜笙歌容易散[2],酒醒添得愁无限。 楼上春寒山四面。过尽征鸿[3],暮景烟深浅[4]。一晌凭栏人不见[5],红绡掩泪思量遍[6]。
    注释:
    [1]这首词抒发词人对生命无常的伤感。
    [2]笙歌:吹笙唱歌。容易:轻易。
    [3]征鸿:远行的大雁。征鸿过尽,昭示着节令的转换。
    [4]“暮景”句:远处近处,只有浓浓淡淡的烟霭装点着无边的暮色。
    [5]一晌:表示时间,有片刻、多时二义。这里承接上句词意,从白昼景物写到暮色苍然,是时间较长之意。
    [6]绡:生丝织成的薄绸,这里指手帕。
    辑评:
    王鹏运曰:冯正中《鹊踏枝》十四阕,郁伊惝恍,义兼比兴。(王鹏运《半塘丁稿·鹜翁集》)
    陈廷焯曰:词有貌不深而意深者,韦端己《菩萨蛮》、冯正中《蝶恋花》(即《鹊踏枝》)是也。(《白雨斋词话》)
    陈秋帆曰:愁苦哀伤之致动于中,蒿庵所谓“危苦烦乱,郁不自达,发于诗余”者。(《阳春集笺》)
    鹊踏枝[1]
    谁道闲情抛掷久[2]?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3],不辞镜里朱颜瘦[4]。
    河畔青芜堤上柳[5]。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楼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6]。
    注释:
    [1]这首词抒写春来之际词人内心触引起的愁绪。一说欧阳修作。
    [2]闲情:指无端涌上心头的不可名状的情绪。
    [3]病酒:因饮酒过量而病。
    [4]“不辞”句:即使因为病酒而容颜消瘦,但仍不后悔。不辞,不惜的意思。
    [5]青芜:丛生的青草。
    [6]“平林”句:谓夜晚降临,月上林梢,路上行人渐少。平林,平展的树林。
    辑评:
    谭献曰:此阕叙事。(《谭评〈词辨〉》)
    陈廷焯曰:可谓沉着痛快之极,然却是从沉郁顿挫来,浅人何足知之。(《白雨斋词话》)又曰:起得风流跌宕。“为问”二句映起笔。“独立”二语,仙境?凡境?断非凡笔也。(《云韶集》) 又曰:始终不渝其志,亦可谓自信而不疑,果毅而有守矣。(《词则?大雅集》)
    梁启超曰:稼轩《摸鱼儿》起处从此脱胎,文前有文,如黄河伏流,莫穷其源。(梁令娴《艺蘅馆词选》引)
    俞平伯曰:“为问新愁”,对前文“惆怅还依旧”说,以见新绿而触起新愁,与白居易《赋得古草原送别》所谓“春风吹又生”略同。(《唐宋词选释》)
    唐圭璋曰:此首写闺情,如行云流水,不染纤尘。起两句,自设问答,已见凄婉。“日日”两句,从“惆怅”来,日日病酒,不辞消瘦,意更深厚。换头,因见芳草、杨柳,又起新愁。问何以年年有愁,亦是恨极之语。末两句,只写一美境,而愁自寓焉。(《唐宋词简释》)
    鹊踏枝[1]
    秋入蛮焦风半裂[2]。狼藉池塘,雨打疏荷折[3]。绕砌蛩声芳草歇[4],愁肠学尽丁香结[5]。
    回首西南看晚月。孤雁来时,塞管声呜咽[6]。历历前欢无处说,关山何日休离别[7]。
    注释:
    [1]此词抒写离别的愁苦。
    [2]蛮焦:即芭蕉。因生于南方蛮地,故称。风半裂:形容秋风凄厉。古人称八月风为裂叶风。
    [3]“狼藉”二句:意谓池塘中疏落的荷叶经过风雨后凌乱不堪。
    [4]砌:台阶。蛩(qióng):蟋蟀。歇:凋零,枯萎。
    [5]丁香结:丁香的花苞。古人常用丁香结表示心情的郁结。李商隐《代赠二首》之一:“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风中各自愁。”
    [6]塞管:即羌管,塞北的胡乐器。
    [7]“历历”二句:意思说往日相聚的欢乐犹历历在目,不知何日才能不再关山阻隔。
    辑评:
    陈秋帆曰:玩味其意,多凭吊凄怆之慨。(《阳春集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