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外国文学名著批评教程[平装]
  • 共3个商家     31.00元~33.06
  • 作者:章安祺(合著者),梁坤(编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0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16282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外国文学名著批评教程》是21世纪外国文学系列教材之一。

    作者简介

    梁坤,文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84、1987、2006年分别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获文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2001-2002,2005-2006年在莫斯科大学语文系和俄罗斯国立人文大学历史语文系访学。主要研究领域为俄罗斯文学与宗教、文本批评方法。近年来独自承担并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布尔加科夫小说的神话诗学研究”等多项课题。著有《末世与救赎-20世纪俄罗斯文学主题的宗教文化阐释》,主编教材《新编外国文学史——外国文学名著批评经典》、《外国文学名著选读》,在国内外核心期刊发表论文二十余篇。
    本教材试图改变“通史”式叙述方式的通病,突破对文学的史封闭式线性描述,从作家作品出发,以研究综述(或日学术史)的形式编写一部“立体评析”式的欧美文学史(含20部外国文学名著)。力求全方位地展示文学史的发展过程,展示各种方法和理论在文学批评中的应用,使之兼具“客观化教材”、“开放性索引”和“研究性资料”的性质,使读者在多维视野中立体地领略外国文学名著的丰富内涵,启发创新思维,提高审美鉴别力,并为延伸研究提供可能。本教材由国内资深学者共同编撰。

    目录

    第一章 荷马史诗:跨越时空的经典
    第二章 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永远的神话
    第三章 但丁的《神曲》:“喜剧”的浮沉
    第四章 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闪耀着理想光芒的疯癫骑士
    第五章 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诠释和想象的空间
    第六章 弥尔顿的《失乐园》:经典的确立与阐释的歧义
    第七章 卢梭的《忏悔录》: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
    第八章 歌德的《浮士德》:德意志观念与意识形态的试金石
    第九章 华兹华斯的诗歌:灵视与悲曲
    第十章 斯丹达尔的《红与黑》:一个时代的梦想与遗憾
    第十一章 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对艺术的艰辛追求
    第十二章 艾米莉?勃朗特的《呼啸山庄》:螺旋式的猜谜与破解
    第十三章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批评的复调
    第十四章 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宁娜》:精神世界的艺术探索
    第十五章 艾略特的《荒原》:“雷声究竟说明了什么”
    第十六章 卡夫卡的《审判》:存在与现实
    第十七章 乔伊斯的《尤利西斯》:从天书难解到批评界巨子
    第十八章 福克纳的《喧哗与骚动》:对秩序和意义的希冀
    第十九章 布尔加科夫的《大师和玛格丽特》:文本与阐释的多重空间
    第二十章 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美洲的魔幻与真实
    附录 关键词

    序言

    《外国文学名著批评教程》编写工作已逾五年。逾五年而不弃,是因为选题的价值使得我们不忍割舍;而定稿一再推延,则由于选题的难度为我们所始料不及。
    “文艺理论”和“外国文学”历来是我国大学中文系学生必修的专业主干课。长期以来,那种纠缠于抽象概念演绎推导的理论课使人觉得枯燥无味,没有活气;而热衷于时代背景、故事情节的文学课又让人感到平淡如水,没有深度。史论课程教学如何才能既增强学生的审美感悟又提升学生的理论素养,一直是相关教师必须面对的课题。记得1984年,季羡林先生在“外国文学学会”的年会上致闭幕词时曾强调说:要想提高外国文学的教学质量和科研水平,必须向“理论”开拓,要认真研究马列文论、西方文论和东方文论。我想,如果“文艺理论学会”讨论提高文艺理论的教学质量和科研水平的问题,结论也许就是:必须与“实践”结合,要密切关注创作实践、鉴赏实践和批评实践。只有这样,“史”的课程才能发人深思,使人有“道”的领悟;“论”的课程才能鲜活灵动,让人有“美”的感受。
    编写《外国文学名著批评教程》,就是试图促进外国文学史的教学关注并汲取外国文学批评史和理论史的研究成果。这不仅可以校正由时代、地域或文化心理等因素造成的读解误差,从而更准确地把握经典名著的审美底蕴,而且能够展现理论观念的演变历程和批评方法的运作规律,以便进一步深化教学的理论内涵,提高学生的实践能力。
    编写宗旨明确之后,随之而来的关键就是要遴选名著篇目和聘请相关专家。首先,遴选名著。这或许会涉及学界争议中的“经典”问题。我们原则上按两条标准:一是“长时间”“多数人”的传统评价;二是批评理论史上有较大反响。其次,聘请专家。这直接关系到本书宗旨能否实现和学术品位高低。我们实际上有两条要求:一是具有“史论兼备”的学术素养;二是长期从事相关作品的研究。值得庆幸的是,确有不少著述颇丰的资深学者应邀加盟;而且,面对这万字左右的文章,他们依然是那样认真严谨、精益求精,让人肃然起敬。

    后记

    这本教材是众多学者历时五年通力合作的结果。其间因为选题、作者等多方面的因素,编写方案一再调整,最终成就此书。
    由于文学经典意义的丰富性和研究视角的多样性,在学术史上早已形成“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多元阐释景观。但多年来传统教材体例的单一化却无法将如此丰富的图景和多种批评方法呈现出来,这多少限制了读者的思维方式,因此希望通过诸位资深学者的共同努力提供一部兼具“客观化教材”、“开放性索引”和“研究性资料”性质的著述,为更新外国文学教学理念,拓展思维空间尽绵薄之力。
    出于对选题的深刻认同,各位方家都以积极的热情参与了这项“前人栽树”的工作,但遇到的问题远远超出了预想。在浩瀚的批评著述中择选其要,收集查阅原文资料和写作的难度远非传统教材可比。学者们多年的学术积累和国内外密切的学术往来为解决这一难题提供了必要条件。此外,还有个人需要面对的种种现实困境。五年的时间对古希腊以降几千年的文学经典而言或许只算是瞬息片刻,但在每个个体生命中又漫长得足以融进那么多的生生死死和风风雨雨:患癌症卧床十几年的谢莹莹老师为本书撰写了卡夫卡一章,张玲老师在丈夫张杨先生患病住院至去世前后,含悲忍痛梳理《呼啸山庄》的学术史;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夏敏老师因为第二次癌症手术不得不放弃巴尔扎克一章的书写;余虹老师当年为本书命名时灵光一闪的精彩瞬间还记忆犹新,如今人已驾鹤西去;同时,也还有新的生命孕育并成长起来……一部教材能够汇聚如此厚重的生命容量,已经远非“心血”和“汗水”的字样可以涵纳。在此谨向所有的作者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和谢意。一切都将逝去,惟文字与精神永存。愿在生生不息的大化流行之中,将学术的本源精神传播开去。如此,所有的奉献与牺牲便都有了意义。
    衷心感谢许多举贤荐才、鼎力相助、帮助收集资料、审阅文稿和因故合作未果的专家学者,如北京大学刘意青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杨慧林教授,社科院外文所周启超研究员、董衡巽研究员、叶廷芳研究员,北京外国语大学王军教授、厦门大学杨仁敬教授、武汉大学罗国祥教授、江西师范大学杨正和教授。

    文摘

    历史经常是不明晰的。英国诗人兼文论家马修·阿诺德(Matthew Arn0old)曾用不多的词汇概括过荷马的诗风,其中之一便是“简约”(simplicity)。然而,这位文风庄重、快捷和直朴的希腊史诗诗人却有着不明朗的身世,给后人留下了许多疑团。首先是他的名字,Homeros不是个普通的希腊人名。至少在希腊化时期以前,史料中没有出现过第二个以此为名的人物。Homeros被认为是homera(中性复数形式)的同根词,可作“人质”(亦即“抵押”)解。然而,以诗唱换取客地居民招待以解决生计,是古代游吟诗人的常规做法,并非荷马一人为之,荷马显然不是古希腊最早的唱诗者。既如此,何故由他一人独得此名?此外,即使有人愿意用“诨名”相称,荷马也不会乐意接受,日后会予以改变。Homeios亦可拆解作home(h)oron,意为“看不见(事物)的人”,亦即“盲人”,这一解析同样显得牵强,许是根据《奥德赛》里的盲诗人德摩道科斯所作的反推,把荷马想当然地同比为古代唱诗者中不乏其人的瞽者。细读史诗,我们会发现荷马有着极为敏锐的观察力,对色彩和光亮的分辨尤为细腻。荷马的名字还被解作短诗的合成者。有学者试图从Hom-eridai(荷马的儿子们,荷马的弟子们)倒推homeros的成因,所作的努力值得嘉许。然而,此类研究也可能走得过远。比如,历史上曾有某位英国学者,此君突发奇想,竟将Homeros倒读为Soremo,而后者是Soiomon(所罗门)的另一种叫法,由此将荷马史诗归属到了一位希伯来国王的名下。应该指出的是,从字面推导含义是西方学者惯用的符合语文学(philology)旨趣的常规做法,即便尝试倒读人名,也算不得十分荒唐,只是由此得出的结论可能与事实不符乃至南辕北辙,这是我们应该予以注意的。
    荷马若隐若现,他的生活年代充满变数,让人难以准确定位。学者们所能做的,只是依据民间传说,提供并满足于自以为能够自圆其说的设想,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延伸评估。从特洛伊战争时期(约公元前13-前11世纪)到战争结束以后不久,从伊奥尼亚人的大迁徙到公元前9世纪中叶或特洛伊战争之后五百年,都被古人设想为荷马生活和从艺的年代。史学家希罗多德(Herodotus)认为,荷马的在世时间“距今不超过四百年”(《历史》2.53,比较2.142),换言之,大约在公元前850年左右,而他的同行修昔底德(Thucydides)则倾向于前推荷马的创作时间,将其定位于特洛伊战争之后,“其间不会有太远的年隙”(《伯罗奔尼撒战争史》1.3)。荷马到底是哪个“朝代”的人氏?我们所能找到的“外部”文献资料似乎不能确切回答这个问题。另一个办法是从荷马史诗,亦即从“内部”寻找问题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