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魔幻城堡[平装]
  • 共1个商家     11.50元~11.50
  • 作者:艾迪丝·内斯比特(作者),小意(译者)
  • 出版社:四川出版集团,四川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8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112748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魔幻城堡》是风靡全球百余年的魔幻经典!《哈利·波特》《魔戒》的灵感之源!
    《魔幻城堡》主要讲述了杰瑞、吉米和凯瑟琳三兄妹的冒险故事。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艾迪丝·内斯比特 译者:小意

    文摘

    1 杰拉尔德掉进了洞里!
    他们兄妹三人——杰瑞、吉米和凯瑟琳。杰瑞的名字其实是杰拉尔德,吉米的名字其实叫杰姆士。凯瑟琳这个名字他们也从来不叫,而是叫她凯西。他们都在英格兰西部的一个小镇上学,当然喽,男孩子们在一所学校,而女孩子在另一所学校,他们每个周末在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小姐家里相会。但是,这种家是那种根本不可能玩耍的地方。你知道这种地方,对吗?这种房子里的气氛让人无法随便谈话,玩耍也好像是怪异和不自然的事情。所以,他们盼望假期,那样他们就可以回家整天在一起了。在家里,玩耍很自然,谈话也很方便,汉普郡的森林里、田野上,到处都是好玩的东西。他们的表妹贝蒂也在那儿,那儿有许多许多可做的事儿。
    贝蒂的学校比他们的学校先放假。所以她最先回到汉普郡的家里。一到家,她就开始出麻疹,结果他们这三个孩子根本就回不去了。你可以想想他们是什么感受。一想到要在何维小姐家里待七个礼拜,他们简直无法忍受,一个个都写信回家反对。这使得他们的父母极为震惊。因为他们一直以为何维小姐和孩子们在一起处得相当不错。经过大量的信件、电报协商之后,父母决定安排男孩们到凯瑟琳的学校去,那儿除了一个法语老师以外,已经没有女学生和女教师了。凯瑟琳说:“这可比在何维小姐家里强。”
    男孩们到访,问那位法国小姐他们来这儿方便不方便时,凯瑟琳插嘴说:“我们学校可比你们学校好看,我们桌子上有桌布,窗户上挂着窗帘,你们学校除了木板、桌子就是墨黑一团。”
    男孩们在整理行李,凯瑟琳把万寿菊插到了果酱瓶子里,她想把房间装扮得漂亮些,但花园里别的花却很少。前面的花园里有些天竺葵、薄包草、山梗菜,但不让孩子们随便采。
    “我们得想种游戏在假期里玩。”凯瑟琳说。喝完了茶,她把男孩们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放进了抽屉。觉得自己特别成熟、细心:“要不,我们写本书吧。”
    “这你可做不了。”吉米说。
    “我没说是我,”凯瑟琳受伤地说,“我是说,我们。”
    “累死了。”杰拉尔德简洁地回答。
    “要是我们写学校的真实生活,人们会夸我们聪明的。”凯瑟琳坚持说。
    “最有可能的是开除我们。”杰拉尔德说,“我可不干。我们应该玩玩强盗游戏。要是能找到个洞穴,就在里面过家家、吃饭,那倒是不错。”
    “这儿可没有什么洞穴,”吉米说,他就喜欢顶撞别人,不管是谁,“而且,你们那亲爱的法国小姐很可能不让我们自个儿出去。”
    “哦,这个,我们走着瞧。”杰拉尔德说,“我会去跟她谈一谈,就像个神父一样。”
    “像这样?”凯瑟琳用拇指朝他做了个轻蔑的姿势。
    杰拉尔德看着镜子:“给我们的英雄梳梳头发,刷刷衣服,洗干净脸和手,只要一会儿工夫就可以搞定啦。”他一边说一边已经开始动手了。
    小姐正坐在屋里读书。一个褐色皮肤的瘦瘦的小男孩来敲门,他的脸长得极为有趣,神态圆滑。每当有人注意他的时候,杰拉尔德总能把自己弄得很有趣,这表情对和陌生成年人打交道非常有用。眼睛睁得大点,嘴角下垂,装出一脸恳切有礼的表情。杰拉尔德俨然就是个一本正经的小家伙了。
    “进来。”小姐说,带着明显的法国口音。杰拉尔德进去了。
    “什么事儿?”她不耐烦地问。
    “希望我没打扰你。”杰拉尔德说,他的嘴里好像含着没有融化的奶油似的。
    “但是你打扰了。”她说,声音柔和了些,“你想要什么?”
    “我想,我应该来跟你问声好。”杰拉尔德说,“因为你现在负责管理学校。”他伸出刚洗过的手。她握住他的手:“你是个懂礼貌的小男孩。”
    杰拉尔德甚至比刚才更加彬彬有礼:“真抱歉,在假期里还要你来照顾我们,这真令人讨厌。”
    “不是这样。”小姐说话了,“我肯定,你们都是好孩子。”杰拉尔德的外表让她几乎相信,他和那两个孩子根本就是天使,还没有沦落到人类的地步,“我能为你们做什么?”
    “哦,不,谢谢。”杰拉尔德说,“我们一点儿也不想麻烦你。我只是想,要是我们明天一天都待在树林里,带点不用烧的食物,会给你省不少事儿。”
    “你考虑真周到。”小姐冷淡地说。杰拉尔德的眼睛露出了笑意。小姐捕捉到了这种眼光的闪烁,笑了起来,杰拉尔德也笑了。
    “小骗子!”她说,“干吗不直接说你不想让人监管?”
    “跟大人相处要小心,”杰拉尔德说,“况且,这也不完全是假的。我们不想麻烦你,也不想让你麻烦我们。”
    “麻烦你们?上帝!你父母同意你们这些天都在林子里过吗?”
    “是啊。”杰拉尔德诚实地说。
    “我可不会比父母管得更严。我通知厨师,你满意了吧?”
    “相当满意。”杰拉尔德说,“小姐,你真好。你可千万别后悔。我们能为你做什么甲帮你绕毛线,或者找眼镜,或者做其他什么?”
    “你以为我是老奶奶了。”小姐说,笑得更厉害了,“走吧,别太调皮就行。”
    “运气怎么样?”孩子们问。
    “不错。”杰拉尔德故作冷淡地说,“坦诚的年轻人赢得了外国女教师的尊敬。她年轻时,一定是位漂亮姑娘。”
    “我可不信,她那么严厉。”凯瑟琳说。
    “哈哈。”杰拉尔德说,“这是因为你不知道怎么应付她。她对我可不苛刻。”
    “我看,有人教会了你骗人,对吧?”
    “才不是呢。我可是个外交家。总之,我们有好日子啦!我是杰克·罗宾逊!”
    小姐的确没有凯瑟琳以前见她时那么严厉。她主持了晚餐,是几小时之前涂好的蜜糖面包,都已经变得又干又硬了。杰拉尔德礼貌地递给她黄油和干酪,逼她尝尝面包。
    “呸!吃在嘴里跟沙子可没什么两样!难道你喜欢?”
    “才不呢,”杰拉尔德说,“谁会喜欢它?但是男孩对食物品头论足太不礼貌啦!”
    她笑了。之后,晚餐桌子上再没出现干面包和糖。
    “你怎么做到的?”凯瑟琳在他们说晚安的时候赞叹地问。
    “这还不容易?只要让大人知道你是怎么顺从就行啦。”
    第二天早晨,杰拉尔德起得很早。他采了一大把粉红色的康乃馨,用黑色的绳子扎好,放在了小姐的盘子里。她笑了,把花别在她的衣服带子上,看上去特别漂亮。
    吉米后来问凯瑟琳:“你觉得这事做得体面吗?用送花、递盐之类的小事儿贿赂别人,让人家同意你随心所欲地玩?”
    “才不是这样呢。”凯瑟琳立刻说,“我知道杰拉尔德是什么意思。你想让大人对你好,你就得对他们好,为他们做点小事,哄他们开心。我自己以前没有想到这一点。杰瑞想到了,这就是为什么老小姐们都喜欢他的缘故。这不是什么贿赂,你必须要为得到的东西付出,这是件诚实的事情。”
    “好啦,不管怎么样,”吉米把道德放到了一边,说,“我们在林子里一定会过得非常美妙的。”
    的确如此。
    那宽阔的大街,就是在最忙碌的清晨也安静得如同梦境。绿叶上闪着昨夜雨水留下的鲜亮光华。马路已经干了,在阳光里,灰尘颗粒如同钻石般熠熠发亮。厚重的老房子稳稳地晒着太阳。“树林在哪儿?”凯瑟琳经过市场时间。
    “这有什么关系?”杰拉尔德说,“我们总能找到点东西。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他爸爸小的时候,索尔兹伯里道附近的岸边有一个洞穴,那儿有个魔幻城堡。”
    “要是有喇叭就好了。”凯瑟琳说,“一路上用力地吹啊。吹啊,我们就能找到魔幻城堡啦。”
    “你要是有钱扔在喇叭上……”吉米轻蔑地说。
    “我就是有。你看!”凯瑟琳不知从哪儿拿出了喇叭。她的喇叭是在一家窗台上摆满了玩具、糖果、黄瓜和酸苹果的小店铺买的。
    小镇尽头安静的广场上坐落着教堂和那些最受人尊敬的人家。喇叭的回声高昂而又悠长,却没有一幢房子变成魔幻城堡。他们沿着索尔兹伯里道走下去,到了岔路口。面前有两条路。“那条看上去很像探险的路。”凯瑟琳指着右边的路说。他们选择了右边的路,在下一个路口,他们则向左转。“这样才公平。”吉米说。就这样,一个左转,一个右转,一个左转,一个右转,结果,他们迷路了。“走丢啦!”凯瑟琳说,“多开心啊!”
    现在,树在头顶上形成了弓形的天篷,路边有高高的堤,杂草丛生。冒险家们早已经不吹喇叭了,他们已经累了。“哦!”吉米突然说,“我们该坐下来吃饭啦。”于是,他们在树篱间坐了下来,吃着红彤彤的熟醋栗。杰拉尔德靠着树丛,矮树丛向后倒。他也几乎躺倒。他身后有什么东西因为压力退缩,然后,是沉重的摔倒声。
    “啊!吉米啊!”他吓了一跳,立刻清醒了,“我靠的这块石头是空的!”
    “我希望是个洞穴。”吉米说,“但显然不是。”
    “哇,要是我们吹吹喇叭,它就会是洞穴啦。”凯瑟琳说着吹起了她的喇叭。
    杰拉尔德顺着树丛摸进去。
    “啥也没有。”他说,“只有空荡荡的洞。”
    那两个孩子扒开树丛。的确,堤上只有一个洞。
    “我要进去。”杰拉尔德说。
    “哦,不要!”他的妹妹说,“说不定有蛇!”
    “不像。”杰拉尔德说,他朝前凑过去,划亮了一根火柴。“是个洞穴!”他叫了起来,跪在长满了青苔的石头上,在洞口折腾了一会儿,然后消失了。
      2 一根红线
    “你还好吗?”吉米问。
    “还好。来呀,最好脚先下来,否则要跌跤的。”
    “我来了。”凯瑟琳把脚先放下去了。她的脚在下面的空气中猛烈地摇摆。
    “小心!”杰拉尔德在黑暗中说,“你把我的眼球踢出来啦!把你的脚放下去。这儿地方小,没法飞。”
    他用力把她的脚往下拉,再用双臂把她托起来。她感觉到脚下是枯败的落叶沙沙的响声。她站稳了,把吉米接了下采。
    “是个洞穴。”凯瑟琳说。
    “年轻的探险家们,”杰拉尔德说着,用肩膀挡住入口,“一开始你们肯定觉得晃眼,昏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黑暗可不晃眼。”吉米回答道。
    “要是有蜡烛就好了。”凯瑟琳说。
    “当然会晃眼。”杰拉尔德反驳说,“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勇敢的领头人在你们笨手笨脚地塞在洞口时,就适应了黑暗,而且有了重大发现。”
    “哦,什么?”这两个孩子早已习惯杰拉尔德的说话方式,但在这么激动人心的时刻,他们真不希望他像书上那样长篇大论。
    “英雄可不会把这么可十白的秘密告诉忠实的追随者们,除非他们全都已经镇定了。”
    “我们已经镇定了。”吉米不耐烦地说。
    “行啊。”杰拉尔德说,“你们身后有盏灯!”他们看见了,的确有盏灯。洞穴里棕灰色的墙壁上,散布着微弱的灰白色。他们看见那儿有一个转弯口,是圆的,还是个角,他们看不清楚,但是有光线。
    “小心!”杰拉尔德说,至少,他本来想这么说的,实际上,他说的却是“让开!”就像个军人一样。那两个孩子机械地听从了他的话。
    “小心。等我说‘慢步走’时,你们再小心地前进。跟着你们的英雄,小心不要踩到尸体。”
    “我希望你别这么干!”凯瑟琳大叫。
    “根本不可能。”吉米用手在黑暗中触摸着,“他不过是说说,别踩翻了石头什么的。”他碰到了她的手,她尖叫起来。
    “唉,是我。”吉米说,“我觉得你会希望我牵你的手呢。你怎么这么女孩子气。”
    他们的眼睛渐渐地适应了黑暗。看见他们身处的粗糙的石头洞向前延伸了约三四码,然后向右急转。“死亡,或者胜利!”杰拉尔德说,“现在,慢步走!”他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在松软的地面和石头之间找寻可以走的路,“一条船l船!”他大声叫起来,转弯到了路边。
    “太漂亮啦!”凯瑟琳钻到了阳光下,长出一口气说。
    “我可没看见什么船。”吉米说着跟了上来。狭窄的通道在爬藤植物和蕨类植物形成的天篷下走到了尽头。走过了天篷,他们走进一片深深的狭窄的溪谷。岸边全是长满了苔藓的石头,石头的缝隙之间生长着茂盛的杂草和蕨。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洒下了一个个明亮的补丁,把溪谷变成一道黄绿色的长走廊。小径上铺着灰绿色的石板,树叶一堆堆地沿着险峻的山坡流淌下去了。走到尽头,又是另一个半圆形的天篷,里面黑洞洞的,上面是突出的岩石、杂草和矮树。
    “就像铁路隧道似的。”吉米说。
    “这是魔幻城堡的入口。”凯瑟琳说,“我们吹喇叭吧。”
    “肃静!”杰拉尔德说。勇敢的领袖对这场傻乎乎的对话非常不满。
    “我就喜欢这样!”吉米愤怒地说。
    “我知道你喜欢。”杰拉尔德说,又命令他们小心安静地前进,“说不定前面有人,也可能这个天篷下面是冰窑,或者是其他危险的东西。”
    “什么危险的东西?”凯瑟琳不安地问。
    “熊呗,可能。”杰拉尔德简练地说。
    “英格兰没有吃人的熊。”吉米说。
    “快步走!”这是杰拉尔德唯一的回答。
    他们走了。湿漉漉的漂流的叶子下是坚硬的小径,他们感觉到了凸凹不平的石头。走到黑暗的天篷下,他们停住了脚步。“有台阶下去。”吉米说。
    “是冰窑。”杰拉尔德说。
    “别这样……”凯瑟琳说。
    “我们的英雄,”杰拉尔德说,“没有事儿会使他惊慌沮丧,他要快活地前进,点亮卑微的奴才们那点可怜的希望。他们如果愿意的话,就跟着来吧。”
    “你要是骂人的话,”吉米说,“就一个人走吧。”
    “傻瓜,这是游戏的一部分。”杰拉尔德客气地解释说,“你明天可以当船长。所以今天,你最好还是闭嘴,想想明天你当船长的时候叫我们什么。”
    他们谨慎地拾阶而下。杰拉尔德走完了最后一个台阶。发现再也无路可走了。他划亮火柴,发现向左拐是一条走道。“这倒好,这条路肯定是通往回去的大路的。”吉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