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济南历史文化读本:济南掌故[平装]
  • 共2个商家     12.00元~16.00
  • 作者:严薇青(作者)
  • 出版社:济南出版社;第1版(2011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880322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解放战争年代,济南是关内第一座被解放的大城市。自从它回到人民的手中,瞬息已35个春秋。其问经过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济南的风貌,早有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今天,湖山生辉,今非昔比;尤其对外开放,五洲四海的游客接踵而至。对于了解济南历史掌故的要求,来自四面八方,《济南掌故》尤为求知者所乐闻,是当前出版界所亟需。作者严薇青同志,是位积学之士,每有著述,如行云流水,文笔酣畅,为同辈中之佼佼者。

    目录

    第—辑
    济南名称的由来
    “四门不对”及其他
    围子墙和围子门
    进人城关的排洪沟
    北城的火药库
    西门桥下的帆船
    济南的商埠
    济南城里的“蛙不鸣”
    “树挂”
    第二辑
    济南八景
    附:明人刘敕《历乘》所载的十六景
    “三山不见”
    “齐烟九点”
    千佛山的王灵官
    黔娄和黔娄洞
    “第一弥化”和红卍字会
    黄石崖
    大佛头·橛山·开元寺
    龙洞、佛峪的红叶
    第三辑
    七十二名泉
    趵突泉的“三股水”
    金线泉和悠然亭
    马跑泉与关胜庙
    五龙潭
    江家池看鱼
    舜井锁蛟的传说
    历史上的大明湖
    鹊华桥和百花洲
    曲水亭
    北极庙
    白妞、黑妞说书的“明湖居”
    七月三十日放河灯(注)
    第四辑
    清代的书院
    清末民初的专门学堂
    清代的“义学”
    济南的“会馆”
    私营的戏剧科班:易俗社
    济南最早的电影院
    关于山东省图书馆
    广智院
    济南的青年会
    第五辑
    蚩尤的塑像
    关于吕洞宾的传说
    曾巩在济南
    藕神和李清照
    《聊斋志异·狐嫁女》中的殷天官
    丁宝桢杀“小安子”
    《老残游记》作者刘鹗和“佛山倒影”
    张曜死后的传说
    关于反动军阀张宗昌
    第六辑
    鲁公和齐侯相会的“泺上台”
    闵子骞墓
    陈遵投辖井
    “粮冢”——檀道济“唱筹量沙”的遗迹
    瓦岗寨好汉结义的“贾家楼”
    丘真人与长春观
    铁公祠与七忠祠
    李攀龙和白雪楼
    趵突泉上的“御碑亭”
    官家(扎)营——清代济南花农集中的地带
    清朝行刑杀人的丁字街
    佛伦的生祠
    铁塔街的铁塔
    德王府·院前·“齐鲁总制”
    “大鸟笼子”——原“山东省议会”旧址
    解放阁
    第七辑
    济南的传统食品
    后记

    序言

    济南历史悠久、人文荟萃、文化积淀丰厚,是国务院公布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这里是中华民族重要史前文化——龙山文化的最初发现地。相传,大舜曾耕于历山,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在任北宋齐州(济南)太守期间对此作过详实考证,济南亦有舜祠、舜井、娥英祠等舜迹遗存。春秋战国时期,济南是齐鲁文化的交汇之处,尚功利、求革新的齐文化和重仁义、尚伦理的鲁文化在这里有机融合、兼收并蓄,长久地滋润了济南的地域文化、城市性格。秦汉以来,又有伏生传《尚书》、娄敬谋国策、终军请缨出使南越、曹操相济南等重大历史人物、事件在这里风云际会,其中伏生口授《尚书》,对于填补秦始皇焚书坑儒形成的汉初文化真空起到了重要作用。隋唐北宋时期,济南群星璀璨、人才辈出,名相房玄龄,名将秦琼,高僧义净,诗人崔融、员半千、范讽等皆为一世俊杰,李白、杜甫、高适、苏轼、苏辙、曾巩等名流文士或游历或仕宦于此,诗圣杜甫留有“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的千古佳句。南宋以后,济南文坛更是频升巨星,李清照、辛弃疾、张养浩、边贡、李攀龙、李开先,皆为一时领袖诗坛的大家,再加上新城(今桓台)王士稹、淄川蒲松龄(清初新城、淄川均为济南府属县),可以说,宋、元、明、清四代,济南文坛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令人瞩目的重要地位。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给济南留下了众多文物古迹。长清孝堂山的东汉石祠,是中国现存最早的地面建筑,石祠内的汉代石刻画像具有弥足珍贵的历史与艺术价值。建于隋大业年间的四门塔,是中国最古老的单层亭阁式石塔。位于长清的灵岩寺,唐代曾为中国四大名寺之一,寺内40尊泥塑罗汉,被梁启超誉为“海内第一名塑”。此外,让济南人引以为豪的,还有甲天下的众多涌泉。元代地理学家于钦在《齐乘》中赞曰:“济南山水甲齐鲁,泉甲天下。盖他郡为泉一二数,此独以百计。”众泉喷涌,形成了“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独特景观,成就了济南“泉城”美誉。更兼泉水汇流大明湖,湖在城中,城在景中;南部屏列如黛群山,泉溪淙淙,峰壑森秀。山、泉、湖、河、城有机融合、交相辉映,济南风光秀美如此,也就无怪古人赞叹“济南潇洒似江南”,而“有心常做济南人”了。
    1948年9月24日,济南战役胜利结束,济南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济南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励精图治,艰苦奋斗,古老的泉城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年来,市委、市政府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在毫不动摇地抓好经济建设这个中心的同时,始终把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摆在重要位置,着力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积极继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大力推进文化创新,人民群众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得到巩固,全社会文明程度不断提高,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日益完善,文化产业实力显著增强。当前,济南的建设发展正站在新的起点上,进入了城市建设跨越提升、经济发展转型升级、社会事业全面突破的关键时期。进一步加强文化建设,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繁荣大发展,对于我们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增强济南文化软实力、提升城市综合竞争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民族是幸运的,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城市同样如此。悠久的历史文化是济南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和资源优势。坚持依托历史、立足现实,尊重过去、面向未来,以礼敬、自豪的态度对待优秀传统文化,通过挖掘、整理和科学扬弃,使之与当代社会相适应、与现代文明相协调,是加强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中共济南市委宣传部和济南出版社等部门通力合作,编辑出版了这套“济南历史文化读本”丛书,对于进一步挖掘济南历史文化资源,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激发全市人民热爱济南、建设济南的自豪感和自信心,对于更好地宣传济南、展示济南,提高济南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推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必将发挥重要作用。 2010年3月

    后记

    我总觉得泉城是美好的。
    这不仅因为它是我的故乡而我有一点偏爱,更因为它是我国的一座历史悠久、景物宜人的文化古城。幼年游大明湖时,历下亭门上,何绍基所书的一副“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的对联,就曾启迪我浮想联翩,产生过许多梦幻般的遐思。至于那春天里盈盈的湖水,涟漪起处,真像千万只少女的眼睛,在温暖的阳光下,熠熠闪光,含情脉脉。尤其是在那秋高气爽时节,铁公祠畔,欣赏佛山倒影的情景,在我纯洁的童心里,永远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加之,济南历史上贤哲辈出,文化历史源远流长,真是称得起齐鲁故国的首善之区。
    刘鹗在他的《老残游记》里,作过“济南潇洒似江南”的描绘。青少年时期,江南我还没有到过,潇洒的济南,却曾使我陶醉。如登临千佛山可以俯瞰“齐烟九点”;游大明湖可观“汇波晚照”;访趵突泉可倾听喷涌泉鸣……后来,我的足迹远涉大江南北,战争年代我又辗转西北高原,总觉济南不失为潇洒的名城。我总觉得它确实风姿楚楚,既有北方的质朴,又有秀丽的水乡幽情,有使人久久迷恋萦回的情趣。
    解放战争年代,济南是关内第一座被解放的大城市。自从它回到人民的手中,瞬息已35个春秋。其问经过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济南的风貌,早有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今天,湖山生辉,今非昔比;尤其对外开放,五洲四海的游客接踵而至。对于了解济南历史掌故的要求,来自四面八方,《济南掌故》尤为求知者所乐闻,是当前出版界所亟需。
    作者严薇青同志,是我青少年时期的砚友,30年代同时求读于故都。他一向孜孜好学,勤奋不倦,尤娴于古典文学;建国初期即与我在山东师范学院共事,他主持中文系多年,是位积学之士,每有著述,如行云流水,文笔酣畅,为同辈中之佼佼者。他可算是“老济南”,对泉城山川、人物、名胜、古迹、风俗、习惯,甚至名吃佳肴,每经谈起,如数家珍,可见他是一位热爱泉城的有心人。日前以此书见示,其中夹叙夹议,今古对比,文字生动简练,读之趣味盎然,热爱乡土之思油然而生。
    犹记抗美援朝时,我国履行国际主义义务,战歌中以保家卫国相号召。可见家国不能分开。今日大倡爱国主义教育,邦家故土,尤须寄以深厚感情。列宁说:“爱国主义就是千百年来固定下来的对自己祖国的一种最深厚的感情。”此种感情的培养,我以为首先应从熟悉自己的乡土历史沿革、名胜古迹、风俗习惯、名人轶事做起。《济南掌故》一书,灿然俱备。我认为此书可作为旅游必读,亦可作为讲授山东乡土教材之补充读物。此书一经问世,所谓爱国主义教育的内容,当更见充实无疑。质之读者,殆亦有同感欤?
    余修
    1984年2月立春日于泉城

    文摘

    由于济南南面多山,地势南高北低,夏季有时雨量过多,山洪暴发,就会一直灌向城内,严重威胁人们生命财产的安全。因此,从清朝末年,根据山水冲坏围子墙的教训,先后兴建了几条排洪沟(山水沟)。
    一般城市都有排洪沟,但都是把从郊外流下来的山洪,直接从郊外排走;而济南绝大部分排洪沟却是导水穿过围子墙,进人城关,然后分别使之进入附近河流。这也是济南的一个特点。其中从南往北,主要有以下几条较大的排洪沟:
    一是永靖门(东围子门)与永固门(东舍坊围子门)之间的“巽安门”,俗称“铁箅子”,又叫“闸口”,在济南东关南仓街附近。它是在围子墙上开的发券门,门洞比城门略小,中间安装了许多根小碗口粗细的铁柱子,“以铁栅代门”。门外有用石头修筑的拦水坝;门里是石头铺成的“水簸箕”。山洪下来之后,流经“铁箅子”一直往北,进入现在的东关山水沟,经奎垣街、莪雅坊桥下,由海宴门(菜市围子门)出去,流入小清河。
    二是永固门(东舍坊围子门)内,由东向西,经红墙庙街、风鸣街口、斜桥一带,一直到岳庙桥的排洪沟。现在沟的遗迹虽不太明显,但是红墙庙街一带,街道特别宽阔,两边住房都建在高处;中间经过几道沟、桥,最后和岳庙前面的沟连在一起,从这里可以通过暗沟流入南门护城河。
    三是岱安门(南围子门)里偏东,一路从广胜街到凤凰嘴、十方院、万仞坑(现改名为十方院街)到岳庙桥;另一路,从佛山院街、德胜街口、离明街口到岳庙桥两道排水沟。它的特点是,有的地方是明沟,露出地面,沟上有桥;有的地方是暗沟,在房子下面;最后一齐流人南门外护城河。现在这两道沟也都有遗迹可寻,从南往北,十方院、旧万仞坑和佛山院街、蒋家胡同口、离明街口等处,路旁高低、大小不等的石桥依然可见。特别是原来东岳庙(庙址在现在南门外副食品店一带)前高大的石桥,在南门外大街没有展宽以前,是十分清楚的。
    四是从岱安门里朝山街南头往北,南端有一段明沟,向北则全是暗沟,一直到正觉寺街东头向西,经过原来的新桥街,由后帝馆街口,泄入南门外偏西的护城河。这条排水沟,在正觉寺东头和现在的南门市场一带整修以前,它的来龙去脉,也还是比较清楚的。
    五是现在山东省中医院西墙外面的排洪沟。过去这里围子墙上也有用铁栅代门排水的“铁箅子”。山洪下来,一直向北流,进入原来的南关山水沟。山水北流,经过水潮庵(庙名)门前(这里原有半人高的防水石墙),分为两股:一股水向北经后营坊街西口(墙上旧有放闸板防水的石槽)、尚志堂门前、马跑泉,流人现在趵突泉北路的护城河;另一股水流经趵突泉内往北,经过大板桥、小板桥进入西门护城河。而后两股水经护城河由济安门(小北门)再穿围子墙出去,流人小清河。解放初期,曾在沟南修建过一座小型拦水坝,名为“离明坝”,把原来的山水沟改为暗沟,铺管泄水。后来被山洪冲毁,才在省中医院西墙外,把沟改向西流;同时把原来的山水沟加宽加深,改为马路。平时行车,山洪下来时,可以直接向北排人护城河。
    除去以上经过城关的五大排洪沟外,也还有几道直接从围子外流走,不进人城关的排洪沟:
    一是永固门(即东舍坊围子门)外约二里的地方,从明末以来就有一座“仙人桥”,又名“灞望桥”。桥下沟深三丈;桥长两丈,宽约丈余。它既是东南乡人民进城的必经之路,也是为了夏秋雨潦时,接受从千佛山东佛慧山、开元寺下来的山洪,所以清朝曾几次重修。现在桥早已没有,但在山东电影制片厂东面有一条自南而北的大沟,一直经过山东建筑学院门前,而后顺着建筑学院西墙蜿蜒北去,这条水沟,当为原“灞望桥”沟的遗迹。
    二是现在山东大学医学院西墙外的排洪沟; 三是原济南毛巾厂后面的排洪沟;
    它们都经过杆石桥、林祥桥和英贤桥的围子壕(英贤桥下即“锦缠沟”)向北,一直到北坛,而后流人小清河。
    过去有了这样几道排洪沟,才能保证山洪及时宣泄,不致酿成巨灾。济南解放初期,人民政府还没来得及全面考虑和采取有效的排洪措施,忽然一次大雨滂沱,山洪暴至,已经溢出了围子壕,地势较低的林祥桥上的交通,立时受到威胁。当时人民政府出动公安战士和交通警察,站在桥上齐膝深的水里,拉起手来,保护来往过桥的行人。后来城建部门才从岱安门(即南围子门)外、山东工业大学以西,利用原来的围子壕,挖了一条由东往西的排洪沟,较之原来的壕沟更宽更深,两岸均用石条砌起,经杆石桥一直往北,使水流向北坛。这样,即使再有山洪下来,也不会进入城关,确保了济南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原来通向城关的几道排洪沟只是偶然有用,早已起不了,也不需要再起原来设想的排洪作用了。P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