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代理市长[平装]
  • 共2个商家     10.00元~18.80
  • 作者:杨少衡(作者),等(作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4435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代理市长》:该系列丛书出版十年以来深受读者喜爱这一辑的作者大多有从政经历,他们或曾经是组织部长,或现为区委书记,因令人叹息、或令人敬仰……

    目录

    公开选拔
    吕幼安
    我想试试我的能耐,科长处长局长一直这么当下去,看最终能走到哪一步。没想到多数的行政事业机关都不接受大学生。后来我的一个堂兄帮了我一把。堂兄是市委组织部的一位处长……

    国土局长
    戴雁军
    林红叶遵守自己的承诺,从不主动给梁家琦打电话,这时候她已经知道了梁家琦是国土资源局的局长。在晋水,有个局的局长比梁家琦还年轻,才三十五岁。除了他,三十八岁的梁家琦在局长队伍里是最年轻的了……

    侯主任
    杨少衡
    那会省里发布消息,公开招考官员,为省直单位招考二十余名副厅级干部,副处任职四年以上者可报。侯文茂恰好够格。侯文茂没有表现出过度热心……

    编制
    郭牧华
    在办公室,小张已成了新闻科长,原新闻科长提为副部长,小东原地未动;苗波已和小东离婚,并和刚刚死了妻子的组织部赵部长结了婚,调到县电视台当播音员……

    小全库
    翁新华
    曲书记是读过《资治通鉴》和《古今政治谋略大全》的人.深知仕途得意上司看好的人,喇叭吹得越响,越是招人嫉妒。吹喇叭好比学鬼叫,不叫则已,一叫鬼魂附体……
    代理市长
    李治邦
    他在省政府担任办公厅主任三年,很多的事情都是违反常规的。比如他下去,从来都不通知,弄得人家措手不及。比如召开省政府工作会议,由他主持。一个副省长迟到半个小时,他竟然在会议上批评……

    事故
    李铁
    时下国企实行的是层层承包层层聘用,老总选自己的副手和中层干部,中层干部们再选自己的下属。我是曹处长的手下,我一直提醒自己,要想坐稳目前的位置.就必须和曹处长保持高度的一致……

    区委书记
    杨少衡
    康镇坤是他一手用起来的。这位领导后来曾到县里当过几年书记,然后提为副市长,再当市长。外边人都说,康镇坤是他最看重的干部……

    文摘

    接下来的日子,我尽量让自己进入学习状态,把手机一直关着。这天小明来给我送奖金,还有局里分的海鲜。她问我准备得怎样,还说了这么一件事:我回家复习后,一连几天都有一个女人打电话到办公室找我,“没办法我就告诉了你的手机号。”我明白了那是夏珊,就说:“今后凡有人找我,就说我出国了。”小明笑起来:“八字才一撇就想出国,还说你没有野心?当局长就可以经常出国了,你就努力吧。”
    小明走后,我基本上没心情复习。我知道夏珊是躲不过的,只要是她想干的事,千山万水也别想拦住她。果不其然,小明刚走一会,夏珊就找到我家里来了。听见门铃响,我从猫眼门洞看见是她,就把门打开,说:“你终于找来了,但只能给你十分钟。”夏珊不请自坐,打量客厅陈设,窗明几净,木质沙发看不见一丝灰尘,她说:“布置得很温馨嘛,仿佛看到一个贤淑的女人在行云流水地操作。我家里从未这么井井有条过,一个礼拜请一次钟点工来打扫。可打扫得再整洁漂亮也只是徒有其表,爱情与生活有关,爱情理顺了,生活也理顺了。吴达生你是知道我的,我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喜欢直奔主题,干脆直说了吧,我这次回来就是找你的,因为我发现兜了一大圈,我还是没摆脱你,这不是爱情是什么?”我笑了笑,耸了耸肩说:“我想引用贾宝玉的一句话来回答你:既有今日,你何必当初?”
    夏珊打开精巧的小包,从里面掏出一支香烟来,点燃吸了一口,徐徐吐出烟雾。这使得她像是被云遮雾罩,显得十分朦胧。我说:“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掐灭,我们家禁止抽烟。”她掐灭了烟,开始说这么一段往事:修明德在1986年起就开始追她,明知道她身边有我,仍然不停歇地追她。她和他约会过,就在w大后山上的丛林里,但两人什么也没干,倒是和我干了不该干的事。那一阵学生的思想比较活跃,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于越轨,我和夏珊不止一次越轨,我们都将对方看做一座神秘的山,双方都满怀信心和希望征服了彼此,那种爱情活动在校园里发生时,神不知鬼不觉,现在回想起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倒还真不为过。
    夏珊说:“一个男人有爱一个女人的权利,我之所以和修明德接触是想进行比较,拿你和他进行比较……”我打断她:“假如当时还有另外一个第三者呢?”夏珊微微地眯缝了眼,她是近视眼,为了美貌却从不戴眼镜,她看着我好一会,才说:“你太爱用假设,要说第三第四第五者什么的,也不是没有,但是我坚决拒绝了,用道德观价值观爱情观坚决拒绝了。”我笑了笑说:“我懂了我懂了。你当时真可谓身陷囹圄而意志坚定。可对不起,这事的现实意义是什么?温故知新,旧梦重温,还是其他的?”她有些不耐烦:“你少咬文嚼字,什么身陷囹圄,你有多少委屈多少炮弹尽管来,我不怕的。”我摆摆手,又做了个篮球场上裁判暂停的动作。
    夏珊参观了我的家,两室一厅的简朴之家,她看见了卧室床头悬挂的宁若红的婚纱照,拍这张照片时,宁若红在摄影师的建议下,取下近视眼镜,把那些散文性质的自然情韵亲切地送出来。夏珊盯着宁若红看了很久,若有所思慢慢点头,说:“是她,和我想象中的比较吻合。”我说:“听口气你像是认识她,她长得虽不漂亮,但我很满足。”夏珊回头看了我一眼,问:“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该有的你都有了,可我呢?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
    她眼里滑过阴翳,还绽出几丝泪花。我想安慰她,虚构了几句假惺惺的词,将她搪塞过去,还用手拍拍她,将她往门口送,一直将她送下楼,送到大院里,看着她上了她的车,慢慢开到外面,渐渐开远了,我才舒了一口气。我正准备往家里走时,宁若红忽然从一个拐角出现了,她拎着一个大西瓜,脸上淌着汗水。我赶紧上前接过西瓜,她却死死不松手。回到家里,她问:“刚才送走的那个女人是谁?”我吃了一惊,很快镇静下来说:“女同事小明,她来送奖金,还有你爱吃的海鲜。怎么你看见了?”我把奖金拿出来给她看,又指指桌上的海鲜。宁若红有一会儿没出声,到卧室里侦查了一番才走出来说:“我希望是小明,但如果是别人,就有问题了。还有,从今天开始,我希望我不在家时,你尽量少接待来访的女人。”说完她转身,走出家门。
    我这才嘘了一口气,仅只一会,脑神经又慢慢绷紧了。

    我知道夏珊还会来纠缠的,她不会就此罢休。其实我不欠她什么,所以我也不怕。我就等着她的电话。奇怪的是从这以后,她没再来电话。我忍不住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问她在干什么,她说没干什么。我问修明德在干什么,她说修明德在跑关系,准备搞业务,据说是一个一卡多用的业务,他们在南方就靠这个业务起家,现在想将这个一卡多用的业务发展到内地,在本地办一个分公司。说完她自己,她又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我从明天起就去当学生,党校专门为我们办了一个班,补习一些马列哲学和经济学什么的,你知道我在这方面是弱项。”她说:“不可能吧,你居然还有弱项,你不是样样都超豪华吗?”我笑了笑:“你就把我当麻将打吧,一百三十六张牌,任你组合。”我恰到好处地在一阵玩笑中把电话挂了。
    市委党校坐落在北水湖,离市区很远,骑自行车去要将近半小时。我骑车上学的途中,基本上是和中学生同行的,我想起我读中学时,家里还没有经济条件给我弄一辆自行车,而我一直幻想有一辆自行车,然后我可以载着黄华丽一块去上学。认真点说,黄华丽才是我的所谓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