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统计数据的真相[平装]
  • 共2个商家     19.60元~24.00
  • 作者:瓦尔特.克莱默(作者),隋学礼(译者)
  •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第1版(2008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1125511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尽管《统计数据的真相》讨论的话题很严肃,但语言却轻松幽默,甚至还有些浪漫的情调。我相信阅读此书的读者,很可能没有统计学的知识背景,但一样可以受它深深吸引,而且阅读后会有一种“借来慧眼看世界的感觉”。

    作者简介

    作者:(德国)瓦尔特.克莱默 译者:隋学礼

    瓦尔特·克莱默, 生于1948年, 是德国多特蒙德大学经济和社会统计学教授, 著述丰富. 他最重要的著作是1996年与格茨·特伦克勒(Gotz Trenkler)合著的《日常误区辞典》(Lexikon der popularen Irrtumer)。2000年他还出版了《时尚话题(德语版)》(Modern Talking auf Deutsch)。

    目录

    关于本书
    前言
    第1章 准确度的假象/1
    第2章 错觉的误导/14
    第3章 小心曲线/23
    第4章 自夸的百分数/36
    第5章 受操纵的平均值/46
    第6章 骗人的虚假趋势/58
    第7章 人工合成的最高级/71
    第8章 先入为主的抽样检验/80
    第9章 美化后的图标/95
    第10章 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琚/104
    第11章 统计失业抑或实际失业/120
    第12章 贫穷和富裕:所有都是平等的/128
    第13章 所有关于图的计谋/139
    第14章 相关关系PK因果关系/147
    第15章 飞机噪音产生艾滋病/159
    第16章 国民生产总值神话/169
    第17章 还有哪些数字可以相信/178
    译者后记/184

    序言

    人们一直宣称,世界会由数字来统治。但我所知道的是,数字会告诉我们,它被利用得是好还是坏。
    ——《歌德对话录》,爱克尔曼
    每个人都知道:可以人为操纵数字,可以用数字来蒙人,甚至可以用数字来撒谎。部门主管美化其季度业绩,联邦政府过于乐观地估计我们的国家(德国)能够顺利实施欧元计划。瓦尔特·克莱默对此做了详细的考察与研究,并告诉我们究竟哪里出现了问题。在通过图形处理数据的过程中,他向我们揭露了各种阴谋诡计,揭露了统计学中准确度的假象、先人为主的抽样检验、骗人的虚假趋势,揭开了人工合成的最高级,以及受操纵的平均值的真面目,并且特别留意到基本的人为操纵形式中的数据伪造者。四种基础的计算方法和一个确定的怀疑对于所有类型的数据商人来说已经足够了。对于所有希望用统计学解决问题的人来说,无论他们是想解决职业方面的问题,还是想处理个人事务,这本了不起的、能够使人产生兴趣的并给人以启迪的书都是非常专业和有益的。
    瓦尔特·克莱默出生于1948年,是德国多特蒙德大学经济和社会统计学教授,著述丰富。他最重要的著作是1996年与格茨·特伦克勒(Gotz Trenkler)合著的《日常误区辞典》(Lexkon der populiiren Irrtiimer)。此外,2000年,他还出版了《时尚话题(德语版)》(Modern Talking atf Deutsch)。

    后记

    统计学无处不在;统计学无时不在。
    能有机会翻译瓦尔特·克莱默的《统计数据的真相》这本书,对于我个人来说是个很愉快的经历。首先,虽然我在大学里也从事统计学的教学工作,但经常是照本宣科,很少逆向地审视这门学科,通过翻译此书,我仿佛重新把知识洗涤了一番,耳目一新!这是我最大的收获。
    为什么说愉快呢?因为尽管书中讨论的话题很严肃,但语言却轻松幽默,甚至还有些浪漫的情调。我相信阅读此书的读者,很可能没有统计学的知识背景,但一样可以受它深深吸引,而且阅读后会有一种“借来慧眼看世界的感觉”。有人说:“能把抽象的理论、数据返璞归真是一种大智慧。”我想《统计数据的真相》就是这样的一本书。
    阅读这本书时经常会引起我会心一笑,从嬉笑怒骂间我还感受到本书作者一种独特的严谨和缜密。我经常想:欺骗如果披上了科学的外衣,该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瓦尔特·克莱默先生以他特有的辛辣语言,为我们揭示了“外衣”下事物的本来面目,从中我能体会到的是责任和使命。在此我要向瓦尔特·克莱默先生致敬。
    因本人学识有限,再加上语言间转换固有的难度,要想达到“信、达、雅”的境界,的确很难!但如果从个人的角度来看,这个翻译工作可以说是最好的。因为这是我的第二部译著,无论怎么说,从哪个方面来看都要比第一部好,所以,本书的翻译工作就是我所有翻译作品中最好的。到目前为止,我的译著数量有了大幅的增长,达到100%!看看,统计学又被派上了用场。
    感谢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华章分社的编辑张竞余老师,他是此书由德语到中文转换过程的直接策划者。从找到我商量翻译,到签订合同,再到样稿的审阅,直至完成终稿,张竞余老师都付出了很大的努力、辛勤的汗水。可时至今日,我们虽在同一城市,却还未谋面!不过,我倒可以从这一段时间以来他的所作所为(这可以当做一次抽样检验)得出一个结论:他是一个优秀的编辑!(看看,统计学再一次被派上了用场!)
    还要感谢张竞余编辑的同事宁姗、周裕。
    最后,理所当然要感谢我的家人。
    隋学礼
    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2008年7月13日

    文摘

    插图:



    8.3 统计和死神
    “在某个夏季学期,企业经济学专业的第一批毕业生已经在Z城市参加了Y大学的硕士毕业考试”,一所规模较大的德国大学透露。“这个专业的实际情况是,毕业生们最多需要9个学期就可以达到目标,而且能够取得超过平均水平的好成绩。所以,这些毕业生的实际情况向人们表明,下面的结论是成立的:一般来说,个人在专业方面经过努力是可以取得优异成绩的,并且通过有效率、有目的地设计和规划学习计划还可以缩短学习期限……”
    “努力缩短学习期限”在实际过程中确实是富有成效的,这也许是真的;但是另一方面,这也许不是真的。无论如何,这里所援引的统计学知识对此毫无价值。因为完全中学的毕业生在开始了大学专业学习后,最多只能在大学里面学习9个学期……
    至于所报道的“超过平均水平的好成绩”就更不值得人们去大惊小怪了,这本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高等教育学习者中的确有一批人数很少的少数派,他们在规定的时间内结束其大学学习,这自然比大学中的“闲逛者”(Bummelanten,很大岁数也没有离开学校的人)要聪明得多;因此,仅凭这一点就对大学生得出一个总体性的结论,那他们的这种想法未免过于幼稚。如果对这种报道负有责任的媒体已经早有预期,当第一学期一起入学的最后一名学生也开始最后的毕业考试时,那么,这将会产生完全相反的情形。我们始终也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把马拉松比赛中10个跑得最快的时间全部转让给所有开始起跑的运动员,以提高马拉松运动员的平均成绩……
    当我们计算所谓的“生命预期”时,其实我们就是在以已经弱化的形式来拷贝错误的结论。这种“生命预期”是指中等的时间跨度,即我们从出生到死亡所经历的时间。目前德国男性的平均寿命是74岁,女性的平均寿命是78岁。换句话说,今天刚出生的一个小婴儿,在这个美丽的世界上最多可以存活74年或者78年。不仅记者和老百姓这样说,就连人寿保险、退休基金和社会活动家等也都在不停地解释这个数字。
    但是,这个解释完全是错误的,一个今天出生的男孩不是平均存活74年,而可能是77~78年;一个今天出生的女孩不是平均存活78年,而可能是超过80年。
    74岁和78岁这两个数字是基于当前所谓的“死亡一览表”而言的,主要是用来说明每个年龄段在一年中有多少比例的人去世。例如,目前每10000个40岁的男子中有23人在41岁时去世,而10 000名女性中仅有13人在4l岁时去世,同样地,对于其他年龄段的人来说也是这样计算的,正如许多人并没有活过他们的下一个生日一样。
    如今在计算寿命预期时有一个假设,即这种预期在未来也是一样的,但是这种假设在未来却是完全不清楚的。谁能说,40年以后也就是当今天出生的人40岁时,这种死亡的可能性还依然保持着与今天相同的概率!如果人们可以相信这种人口统计学的预测,那么,这种死亡的可能性会表现出正好相反的趋势,即人类的死亡率也许会变得越来越小。今天出生的人在平均意义上实际能够生存多长时间,只有当他们中的最后一个去世的时候,我们才可能知道。也就是说,在下一个世纪结束之前,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如果某人能够读到这些文字并进行计算的话,也许对于人们寿命的思考会得到一个超过74岁和78岁的结果。
    对于各种不同的行业像保险业来说,这种对客观事实的扭曲是十分合适的,因为它们是用其他人的死亡和存活来获取收益的。寿险的保费是根据当前的死亡比率来计算的,因此根据这种方法计算出的保费一般都是比较高的。另一方面,我们的退休金计划只是根据9年或者13年退休金支付的平均水平来计算的,因此,退休金一般来说都是比较低的。然而每一个退休者所存活的时间一般都要超过9年或者13年(因为退休年龄永远是假设从65岁开始),所以,这就要求我们的退休金储备比现在要高出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