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最狠的商人[平装]
  • 共2个商家     19.00元~19.30
  • 作者:李靖岩(作者)
  •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2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1407530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最狠的商人》为你讲述了明朝乃至中国这个最狠的商人彪悍传奇的一生。他是中国历史上身份最为独特的商人,他的出现动摇了大明帝国的海禁政策,他死前的一句话让明朝东南大乱十年,他就是唯一一个在战国时代的日本烈士称王的中国人——王直。

    作者简介

    李靖岩,黑龙江五常人,吉林大学毕业,自由撰稿人,天涯社区仗剑天涯资深版主对中国历史有着浓厚兴趣,长于历史小说的写作。已出版小说《红颜宰辅》。

    目录

    第1章惨败双屿岛
    第2章弧星降世
    第3章叶宗满的秘策
    第4章 忠臣之死
    第5章崛起日本
    第6章强敌陈思盼
    第7章智取横港
    第8章名将俞大猷
    第9章王直的抉择
    第10章 徽王
    第11章宿命之敌
    第12章奸雄陈东
    第13章王江泾大败
    第14章 决战胡宗宪
    第15章英雄相会
    第16章帝国最狠的商人

    序言

    这本书的主人公王直是一个历史上富有争议的人物。他活动的历史时期,是明朝嘉靖年间,距今已近五百年。然而在如此之长的时间里,围绕着他的争议始终不能停止。对于王直,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历史评价。在一些比较传统的说法里,王直是汉奸,是海盗,是勾结倭寇横行中华的民族罪人。然而在一些明史学者和王直歙县的乡里眼中,这个评价大有商榷余地。近年来借王直墓的落成这一契机,这个问题又被重新捧到风口浪尖之上。然而众相议论一场喧嚣之后,这个问题仍然没有尘埃落定。
    王直为何如此富有争议,他的问题又为何如此复杂?这是因为他的一生,有两个极其有特色的特征:其一是历史时代特征,其二是地域人文特征。
    先说历史时代特征,王直身处的大明王朝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王朝。在这个朝代里,中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它的富强和兴盛令世界为之侧目。同样在这个时代里,人类的工业文明开始崛起,大航海时代和机械工业令西方诸强国星辰般冉冉升起。这个时代于中国是哲学与政治联系最紧密的时代,儒家理学学派的衍生与发展几乎横亘整个王朝,而理学与心学问的分歧与争斗也成为明朝中后期尤其嘉靖朝之后的主线。这个时代于中国又是最矛盾的时代,儒学作为天子圣贤之学在明朝达到了势力膨胀的极限,同时也在大时代当中经受着有史以来最为尖锐的历史考验。这个朝代之中有着最典型的智慧、聪明、经略、权变、仁心仁术,也有着最典型的黑暗、暴虐,荒淫、颟顸和离心离德。这是一个最富有争议的朝代。这个朝代之中围绕着权力分配,经济体制解构和社会发展发生过许多具有历史意义的变革。而这些变革是如此深重的影响着身在其中的人们的人生轨迹。上至天子王侯、下至黎民百姓概莫能外。作为其中的一分子,在历史上留下过自己痕迹的人,王直在所难免的具备这个时代所天生赋予的一切特征。这个时代的复杂也就造成了他个人性格的复杂。
    再说地域人文特征。王直是安徽歙县人。安徽在明朝,意义非常。明太祖朱元璋是安徽凤阳人,安徽也就是龙兴之地。然而这个龙兴之地在明朝却并没有得到如何优厚的待遇。“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是个好地方。自从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四百多年之后,这首小调仍然妇孺皆知。所以在生存的巨大压力之下,安徽人艰难地作出了自己的选择。总的来说,在以儒学为指导思想的明代,所推崇的生存方式是农业。但徽人则前仆后继地在农业之外开辟出极有地方特色的商业,也即徽商。并且从此把持着中国商业的命脉历数百年。王朝更替而徽商之势不衰,其传承直至清末。所以作为同期徽人中的佼佼者,王直的本质更多的也是一位商人而非政治家,更非枭雄、海盗乃至汉奸。在王直一生中的各种举措当中,追求商业利润是他的根本目的,并且始终未曾动摇。他的起身,发迹,成就一时霸业乃至最终覆灭,都和他这个商人逐利的本质紧紧相连,不可分割。
    所以我们看到的王直,其实并不是一个人。在他个人波谲云诡的一生之中,所凝聚的其实是一整部晚明史和一整部徽商史。这既是他人生争议的背景,也是他极具传奇色彩和魅力的原因所在。
    我们试图在这本书中将王直的这两个重要特征一一加以反映。这也就决定了这本书中的王直,也即我们看到的王直比诸以往的版本必将有所不同。我们引入宏观的历史性角度来重新审视和评价王直的一生,本诸历史而不拘于历史,并且希望这种尝试是有益的。

    文摘

    版权页:



    第1章 惨败双屿岛
    船队在海上停住了。
    水面上有雾,影影绰绰,看不到远处。船队的首领王直走出舱来,他的部下们簇拥着他。王直手里拿着一支葡萄牙出产的“千里镜”,但在浓雾之中,也无法看清更远的地方。
    他忽然感到一丝不安。
    这是大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一个普通夏日的清晨。尽管这时王直还没有意识到,他的人生将面临命运的拐点,还将做出最终的选择。他的生死祸福乃至身后声名都将在这一天彻底改变。他环视着他的部下,这些大多有着南方沿海渔民身份又历经漫长海上航程的人是大明嘉靖年间来自民间最优秀的水手。他们的身材瘦小而精悍,雾气在他们黝黑的皮肤上凝成水珠。他们紧张不安地回望着王直。对他们而言,王直不只是这支船队的首脑,也是他们的“总哨”,是可以一手掌握他们生死祸福的人物。
    “听清楚了,是官兵?”
    “回总哨的话,绝对没错。是浙江水师的‘飞鱼船’!他们的橹声和其他船都不一样。”
    回答的人相貌特异,眼睛、耳朵都极大,目中有异光。这是海船队上不可或缺的人物——“猫眼”。他们平时视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如珍宝,眼睛可以在常人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视物,耳朵可以捕捉到纤芥之物掉落的响动。在大雾之中,他就是船队的眼睛和耳朵。
    王直沉吟着。
    飞鱼船在浙江水师之中是一支游兵。飞鱼船的历史可以上溯到北宋中叶,当时关押天下重犯的沙门岛孤悬海外,环岛守卫的就是飞鱼船队。这种船形状狭长。每只船里最多只能坐三个人,然而航行在海上极其迅速灵活。它们飞快而安静地逼近对手,像狼群里精锐的前锋。飞鱼船队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浙江水师的主力已经离此不远了。
    “双屿出事了。”王直缓慢而平静地说。这句话立即在船队里引起了轻微的骚动。他的左膀右臂,以智谋闻名于海上的叶宗满赞同地点了点头。而另一个猛将徐惟学则瞪着眼睛,刷的一声将腰刀半抽出鞘。
    “怎么?朱纨敢对大朝奉动手?”
    “他早就想动手了。”叶宗满道,“自从朱纨署理了浙江巡抚、提督闽浙海防军务,他就无一日不想剿灭我们这些化外之民。他是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朝廷里像朱子纯这样的人也不多。老话说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天下便可大治。他既不爱钱,也不怕死。”徐惟学默然。他粗鲁然而却不笨,也不健忘。
    朱纨和他们三人的过节可以一直追溯到二十多年前。那时候他们是主官和治下的关系,从那时至今他们的关系屡遭更变。徐惟学当然知道朱纨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不用闭起眼睛就能轻易想起朱纨的容貌:一个固执而有风骨的书生。这个书生以进士起身,从县令一直做到一方督抚,统管提调数万水师。他或许不是这个帝国最有能力、最有胆识的官员,但绝不缺少对朝廷近乎理想化的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