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概念变迁与美国宪法[平装]
  • 共4个商家     23.00元~28.00
  • 作者:特伦斯·鲍尔(编者),约翰·波考克(编者),李宏图(丛书主编),谈丽(译者)
  •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0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177207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概念变迁与美国宪法》是剑桥学派概念史译丛之一。

    作者简介

    译者:谈丽 编者:(美国)特伦斯·鲍尔 (美国)约翰·波考克 丛书主编:李宏图

    李宏图,历史学博士,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复旦大学中外现代化进程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从事欧洲近现代史、欧洲思想史研究,曾出版关于西欧近代民族主义、自由主义研究等著作。
    [美]特伦斯·鲍尔(Terence. Ball),明尼苏达大学政治学教授,著有《转换政治话语》一书,曾主编《政治理论与实践》、《马克思之后》和《政治变革与概念变迁》等书。
    [美]约翰·波考克(J. G. A. Pocock),“剑桥学派”代表性人物之一,曾在剑桥大学任教多年,后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历史学哈里·C·布莱克讲座教授,发表和出版多部具有影响的论著。
    谈丽,历史学博士,现任教于复旦大学历史学系。主要研究方向为美国政治思想史,美国史学史。

    目录

    序言
    1 绪论/1
    2 概念变迁与宪法变革/12
    3 constitution:17世纪初到18世纪末的词义演变/28
    4 国家、共和国和帝国:早期现代视野中的美利坚立国/42
    5 州主权与宪法的制定/63
    6 詹姆斯·威尔逊赋予主权的新含义/80
    7 《联邦主义者系列文章》中的官能心理学术语/88
    8 “一个共和国——如果你们能维持它”/111
    9 美国立国时期的“平民”与“共和国”:作为新美国混血儿的民主共和主义/135
    10 关于道德与革命思想源起的若干再思考/159
    注释/173

    序言

    2005年,《剑桥学派思想史译丛》出版之后,引起了国内学术界对“剑桥学派”的关注,这说明以斯金纳为代表的“剑桥学派”的研究理论和方法也得到了国内学界的认可。为更加系统和全面地引介“剑桥学派”思想史研究的理论和方法,经过一段时期的研读、思考与准备后,我决定选择将“概念史”作为主题,组织同行选译与此有关的重要学术著作。因为“概念史”不仅是“剑桥学派”思想史研究的重点,而且国内学术界对此也较少关注。在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的支持帮助下,现在“剑桥学派概念史”这套译丛终于得已面世。
    斯金纳在他思想史研究的三卷本论文集《政治的视界》中这样说道,在历史研究中,我们不仅要承认概念变化的事实,而且还要将它作为我们研究的中心。从20世纪50-60年代开始,“概念”在历史进程中所表现出的这种时间性和多重性日益受到思想史家们的重视,由此逐渐开辟了概念史研究,并成为具有独特理论和方法支撑的专门领域。

    文摘

    矛盾很少会出现在对明显不一致或直接对立的信仰的表述中,而常常出现在同一信仰体系之内的两个或多个信仰的引申含义或非预期的结果中;或是出现在信仰和特定行为或惯例(包括这些行为或惯例的非预期结果)的对抗中;或是出现在两种信仰体系之间的断层中,这两种体系都要争取那些试图同时持有两者的人,等等。构成这些不同的信仰、信仰体系、行为和惯例的概念因此便陷于矛盾之中。批评使这些矛盾表面化一即到达思考和表达的层面。面对自己发现的或被他人指出的矛盾,人们不得不做出改变,矛盾就可能通过信仰、行为或惯例的改变而解决。变化还可能进入人们的语言和他们持有的概念,因为它们构成了我们的信仰、行为和惯例,从而帮助使政治生活成为可能。概念变化和政治变革将同时进行。
    在从政治角度理解概念变化之前,我曾尝试避免完全依靠逻辑和科学,从而避免过于理性主义地描述矛盾和批评。我也曾打算避免任何一种宣称在不依靠语言或政治信仰的政治或社会结构中发现和批评矛盾的结构主义。在宪法或一般法的语境中,最有疑问的结构主义是批判法学派(Critical Legal Studies),至少是邓肯·肯尼迪(Duncan Kennedy)早期的方法论。在一篇关于《布莱克斯通评注的结构》(The Structure of Blackstone's Commentaries)的法律评论文章中——其中揭示了布莱克斯通“隐藏的政治意图”,“结构”有归因于它们的“动机”,解释法律的“所有(明确的)计划”都被证明是“谎言”——肯尼迪声称不仅发现了结构上的矛盾(复数形式),还发现了所有社会生活中的“基本矛盾”,即“同他人的关系对我们的自由而言既不可或缺又互不相容”。因此这一根本矛盾是事物的本性,其存在无关乎个人的信仰或与之有关的经验,也无法得到解决,即使批判法学派也做不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