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灵宠主妇2[平装]
  • 共2个商家     9.10元~18.50
  • 作者:苏想(作者)
  •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第1版(2010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25965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灵宠主妇2》:中国首部哥特式童话。苏想作品,成长之后,我们丢失了什么。继《灵宠主妇I》后,再掀悬疑童话高潮,荣登各大图书网站销售排行榜,爱情、亲情、友情,背叛、童真、宽容,触动你心底那一方隐匿的柔软,献给所有依然惦念着童年的人。
    每一只熊都有故事,而每一个孩子,都应该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泰迪熊。
    我知道,有人说,小靠是,小傻子。但我相信,一定不是。
    就像外公说的,小靠只是睁着眼睛睡着了,总会醒的。
    小靠的熊太在做操。它站在地板上,活生生的,手脚舞动着,很认真的样子,而且,我听见了它的声音,那是一个小男孩的声音,他一边做操,一边小声喊着:“一二一……”
    除非我在做梦,否则一只绒布做的熊不可能活过来。
    我对王一树说:“小排骨有一天会忘记方小姐的吧。”王一树说:“你能缺了空气吗?活着,就不能没有空气。没有空气,就死了。”小靠穿上新衣服,熊太也穿上,都是红色的,亮鲜鲜的。
    外公去拿报纸,熊太趁着空不停地照镜子。扭来扭去走猫步。
    熊太说:“真好看,真好看,熊太是花样美男!”
    有时候。我觉得王一树就是个小孩子,喜欢做些小孩子才做的事。他说过,童年不是过去了,是被自己抛弃了。

    作者简介

    苏想,网络笔名苏瓜瓜,80年代生,上海宅妈。晋江重磅官推作者。写文比较随性,风格不定,但是偏爱写残忍和温情、现实与想象并存的东西。
    已出版小说:《上海娘》《灵宠主妇I》

    目录

    楔子/001
    空地/003
    熊出没/041
    老小孩/059
    小排骨/075
    地仙之鱼跃龙门(上)/087
    地仙之鱼跃龙门(下)/109
    核桃/139
    两颗心/177
    后记/226

    后记

    关于《灵宠主妇》系列
    其实,第二部并不是第一部的延续,而是第一部的姐妹篇,在某些方面,它们是有些类似的。比如会说话的动物,比如人在见到怪异现象时的虚张声势。第一部中的美娜知道小丑会说话拿起了菜刀,第二部中的小珠知道熊太会说话拿起了剪刀,这种虚张声势,其实也是人性中惯用的一种自我保护,所不同的是,美娜是防备,而小珠,则是试探真相。
    第二部整个故事的基调,比之第一部更加年轻和理想化。若说第一部中我更多的是想描写人性,而第二部中,我更多的,则是想描述世间的温情。第一部揭露了很多现实中我们不想面对的残忍,而第二部,则更多地表达出了那些就在我们身边却常被我们忽略的弥足珍贵。主人公分析大全:小珠:《灵宠主妇Ⅱ>中的女主人公小珠与<灵宠主妇I>中的美娜是绝不相同的两类人,由于童年经历和生活状况她要比<灵宠主妇I>中环境一度优渥的美娜坚强也勇敢很多,她的爱也更广义,对人对事的感恩态度与美娜后知后觉也是截然不同的。小珠这个人物,外在看来,或者并不是出色,甚至是普通并且还带着些自卑的。但我对于她的塑造,其实和《灵宠主妇》中的王金贵一样,是偏于理想化的。小珠肩负着别人看来完全可以抛却的东西,但于她而言,这些所谓负担,却是生命中最珍贵的财富;小珠是一个即使生活清贫疾苦却还是永远对未来充满了希望的人,是一个永不低头坚忍的苦中作乐的年轻未婚女性,这样的人,在如今娇娇女遍地的现实生活中,其实是不多见的。

    文摘

    看看我,又说:“小姑娘,它是只好狗,你要对它好一点儿啊。”我说:“啊?”老人把一张纸塞在我手里,说:“它送了这个给我,是看我可怜吧。其实,我不缺这个,不过,还是谢谢它。我也送了它礼物了。”风很大,我捋捋眼前的头发低头看,惊讶地发现,竟是一张冥钞,在我手中颤抖着,一阵风吹来,嗖的被刮走了。
    我一抬头,老人已经不见了,除了空荡荡的废墟和摇着尾巴的小排骨,只有我自己。
    太阳,已经落下去了。
    我觉得心口一阵发凉,一把抱了狗,拔腿就往回跑。
    我气喘吁吁地跑回店里,说:“我刚才好像见鬼了。”
    王一树看着我,站起来,把玻璃门关起来,说:“起风了。”
    小乐站在旁边问我:“小珠,到底怎么回事?”
    我把事情大概说了下,小乐打了个寒战,说:“真的假的?怪恐怖的!”
    我自己也打了个寒战,小排骨在旁边蹭着我的腿。
    王一树听了,说:“那就别说了,越说越恐怖。”
    又说:“明天冷空气来了,要零度了。”
    接着问我:“你还怕吗?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我看着外面暗下来的天,说好。
    小乐看着我们,笑笑。
    我们走在回去的路上,我牵着小排骨走在前面,王一树推着自行车,跟在后面。
    我回头看看,我们的影子,被拖得长长的。
    外公说,王一树是我的恩人,在小时候,他救过我一命,但我却记不起来了。
    我只知道,有一天,他找到我,问我要不要去他的宠物店帮忙。
    那时候他走到我面前,黑黑的,高高的,瘦瘦的,刘海颇长得几乎盖到了眼镜片,让我看不清楚那后面的眼睛,他一点儿也不像小时候白白肉肉的了,他不说,我都没认出来。他对我说:“小珠,不嫌弃的话,到我店里来吧,我都没一个搭手的人。”他在我陷入失业的时候找到我,这一点,我是感激的。风有些大,王一树问我:“冷吗?”我看着他,说:“有点儿。”他站到我前面,说:“我走前面,给你搪风。”我看着风把他的刘海撩起来,说:“你该剪头发了。”他说:“嗯,明天吧。”我走在王一树后面,隔着一尺的距离。很多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我们在谈朋友。我知道,我和他,是不可能的。首先,我有小靠。还有,我也偶然间看到过,他皮夹子里,闪过一张女孩子的照片。我觉得,我们这样,隔着一尺的距离,也挺好的。我哈了口气,冰冷的。我说:“为什么冬至一过,就这么冷呢?”王一树说.“那是因为,冬至的那一天,鬼门开过,如果有鬼来不及回去,阴间的门就会留一条缝等着,阴气跑出来,天气就冷了。”
    我抖了下,说:“真的假的?”
    王一树笑笑,说:“逗你的。”
    我说:“我今天被吓到了,你还这样!”
    王一树说:“经常被吓吓,习惯了,也就不怕了。”
    又说:“过几天,冷空气过去了,会回暖几天的。”
    我有些气,说:“吓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他看着我,说:“我只是想让你更勇敢一点。”
    王一树说:“如果以后我不在,你再害怕,谁来送你回家呢?”
    我有些不解地看着他,说:“你不在?你去哪儿?”
    王一树笑笑,哈出一口白气,说:“我只是说说,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谁会知道将来的事呢?”
    见我还望着他,他拉拉我,说:“天冷,快走吧!”
    又回过头,说:“今天,就让我保护你吧!”
    王一树送我到楼下,看着楼上我家的那盏灯,说:“看来看去,你家的窗户最暖和。”
    我一愣,说:“啊?”
    王一树笑笑,说:“因为你家的灯是黄色的。”
    又说:“上去吧。”
    我说:“你冷吗?要不,上去喝杯热茶再走吧。外公老念叨你。”
    他看着我,笑了笑,说:“不了。帮我问老人家好。”
    我也觉得自己唐突了,想了想,又说:“你等一下。”
    我上了楼,又很快奔下来,拿了条围巾。
    递到他手上,我说:“我给外公买的,还没戴过,天太冷了,不嫌弃的话,戴上吧。”
    王一树看着我,想了想,把围巾拿过去,围在脖子上,说:“挺暖和的。”
    又说:“明天还你。”
    我笑了笑,说:“今天谢谢你。”
    他也笑笑,说:“不过多走一段路,有什么呢。”
    忽然把手伸过来,我一惊,他却轻轻地从我头发上拿下一片枯叶来,给我看。
    王一树说:“这大概,是秋天最后的叶子了。”
    我说:“是啊,冬天,真的到了。”
    我回到家里,外公看着我,笑笑说:“一树送你回来的?”
    我点点头,说:“外公,你别想歪了。”
    外公笑起来,说:“我可什么都没说啊。”
    我脸有些红,说:“外公,小靠现在还小,我什么都不想多想。”
    外公看着我,说:“小珠,小靠有我呢。”
    我说:“外公,你也是需要照顾的。”
    外公叹了口气,说:“是啊,我也是连累人的。”
    我拉着他,说:“外公,你又瞎想。”
    我把小靠抱在怀里,贴着她的头发,说:“外公,以后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可要生气了!”
    外公看着我,叹了口气,说:“我去给你热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