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暗夜千羽:魔幻唐朝[平装]
  • 共2个商家     18.30元~20.40
  • 作者:林素微(作者)
  • 出版社:法律出版社;第1版(2011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81867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暗夜千羽:魔幻唐朝》是由法律出版社出版的。

    媒体推荐

    以前就听先生夸赞素微妹妹的文笔,可惜等到我出来混煮酒的时候,妹妹已经闭关了。终于又见到素微出山,赶来支持一下!
      ——长河飞舟
    作品生动有趣,而且难得的是文风清新自然,别有风味,读起来的确是一件乐事呢!
      ——钱塘烟雨
    “一时间,众人只觉得山风席卷,白云独俯,天地寂寥,而孤鸿飘渺。胸中郁积的块垒,仿佛借着阮籍这一啸,也随之透体而出,说不出的酣畅淋漓……”
    观此文,有同感。
      ——长者之风
    林姐姐文字实在是行云流水、引人入胜。
      ——风中低语
    素微的天才在于读书能与古人心意相合,并把这种心意用现代语言精确地表达出来,让读者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状态转变到更直接的理解。这深入浅出的功夫可真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
      ——敢问天
    支持林姐姐,本人非常喜欢历史,历史上的奇异故事更加喜欢,再加上林姐姐的白话描述出来更是非常喜欢了。
      ——jxst3094
    平平仄仄的旧时光,如曲江中潺潺的流水,已经渐渐走远。故事里的人,不管是真,是幻,或者亦真亦幻,都已化作尘埃。而那些故事,却如上元时节灯火阑珊处的背影,清衫隐,等待着你的回眸。
      ——等待着你,千年之后的回眸!
      ——林素微
    本书原发表于天涯网,很受喜爱的读者们追捧。作者讲述的故事全部出自古书,有的是新闻,有的,则属于传奇。作者讲述的魅力就在于虚虚实实、融历史与诡幻于一体,而且,它比一般的志怪笔记反应了更加曲折幽微的人性。不管你相不相信,有些传奇,其实是真的。也许,通过这些故事,我们更能够窥见历史的真相。
      ——编者

    作者简介

    林素微,走在北国的天地之间,穿越重重迷雾,追寻古代历史中的幽微与暗妙。那些神光离合的年代,那些绝代佳人,那些风华往事,那些魍魉人心,都令她无比的沉迷。暗夜里,坐在倘恍的灯影之下,手握一杯清茶,与薄脆发黄的纸卷相对,任思绪在四海八荒中飞舞,转眼之间,便已是晓光初透的清晨。蓦然回首,她就是那个,在点点滴滴的墨香里,行行重重的人。

    目录

    临镜台
    错姻缘
    烈火焚僧
    魍魉人间
    入画
    林间好汉
    回煞
    续魂胶
    蛊变
    报恩
    天外飞车
    车中女子
    定婚店
    豪爽的盗墓贼
    失魂落魄
    炼丹记
    透视镜
    狐疑
    画里真真
    永爱

    梦魇
    取气袋
    见鬼
    凶宅
    江上艳遇
    十字
    心中有鬼
    异燃
    野店老妇
    死去活来
    水怪
    一个怪老头
    盗墓迷城
    艳妓迷情
    县令的私交
    冥器
    死神驾到
    暗香
    闻笛
    阴军
    凶兆
    土里挖出一个人
    附录

    序言

    大唐最初给我的印象,如暮春时节的洛阳牡丹,盛大的背景之下,
    袅袅的仙音之中,硕大的花朵,次第开放。每一重瓣蕊皆迁延繁复,迷
    金醉紫,分外妖娆。
    那是华夏空前的盛世,威加海内,八方来朝。根本不用我细说,那
    段历史,似星垂平野,月涌大江,激越坦阔。所有的功业,皆横陈于史
    册,一点一划,笔酣墨饱。
    酌酒前尘,难免神思悠悠。我常想,若能在这样的朝代中穿行,轻
    轻挥一挥衣袖,也能抖落一地的金粉吧。好似《诗经》中的雅乐,清平
    周正,然而,举手投足之间,却又如此豪奢。
    虽无寻梅之意,却有踏雪之心。
    如何能够回到那个时代?我没有穿越的本事,最方便的途径,便是
    读史。读了正史,又读野史、笔记、轶闻。两相比较,后者给我的震动更
    大。
    手捧苍黄的古卷,捻亮台灯,钝重的心便跟着明快起来,连似水的
    流光,仿佛也被拉长。——幽深似茧,缓慢如轴。
    暗夜中,有无数绮丽的幻象从书页中溢出,也许仅是吉光片羽,逝
    水轻尘,却足以照见人心。
    如果你同我一样,翻开《传奇》,《宣室志》、《集异记》、《三水
    小牍》
    等书,便会发现,文中只是清简的叙述,然而每个人都面目宛然,栩栩如
    生。随着那些方块字的流淌,你会发现,在金碧辉煌的大明宫,在参差
    错落的坊巷间,在暮色苍茫之时,在曲水流觞之处,藏着一个魔幻的大
    唐。一个纵使展开最狂野的想象,恐怕也难以企及的大唐。
    人的想象力不及之处,又会折射出一种什么样的镜像?这个唐朝,
    有纵横恣肆的侠客,有穿越时间的旅人,有狰狞可怖的厉鬼,有执迷不
    悔的仙人。仙凡共处,人鬼同在。
    那是一个阴郁森寒的世界,有着幽冷清寂的底色。然而,于苍青的
    衬底之下,又飞起淡淡的明黄。除掉那层烟雾笼罩的面纱,你会看到什
    么?幽媚郁丽,婉扬蹁跹,抑或旧时的执着,旧日的浪漫。
    平平仄仄的旧时光,如曲江中潺口的流水,已经渐渐走远。故事里
    的人,不管是真,是幻,或者亦真亦幻,都已化作尘埃。而那些故事,却
    如上元时节灯火阑珊处的背影,青衫隐隐,等待着你的回眸。
    ——等待着你,千年之后的回眸!
    林素微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临镜台
    她是内臣鲁思郾的女儿,才十七岁,云鬓花颜,绮年玉貌,是鲁家二老掌心里的一颗明珠。每天清晨,阳光透过茜纱窗移到床前的碧罗帐上时,她便在侍女的服侍下,穿好衣服,慵懒地坐在东墙下的乌木镜台前,开始梳妆。
    鎏金的镜框上雕着繁复的缠枝花纹,光影迷离的镜子里,映出她清丽的面容,尖俏的脸,水嫩的唇,含情的眼,如云的发,纤细的腰身,雪样的肌肤……目光流转之际,连自己都忍不住为之迷醉。
    她是深宅大院里娇养的小姐,她有绝色的容貌,灵巧的双手,令人艳羡的家世,也有看得见,摸得着得未来。
    ——在二老的主持下,嫁得一个才貌双全的如意郎君,生儿育女,修得此生一个圆满。
    每天早晨,端坐于镜台之前,手持玉梳,一边细细地梳理委地的长发,一边凝望着镜中那张美丽绝伦的脸,心中,都会如升起丝丝缕缕的欢喜。——这一切,都是前生修来的吧。这相貌,这身世,这锦衣玉食,这无边的富贵!
    前生,究竟在佛前香花供奉,焚香祝祷,祈求了多久,才获得此生这样一个美好的开端!
    这一天,掀开锦被,她象往常一样,坐在镜台之前,轻轻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再缓缓地张开,朝镜子里看去——
    镜子里面有什么?
    那里面没有她预料之中的如花容貌,纤细身姿,她看到的,是一个衣衫褴褛,披头散发,满脸污垢,还光着双脚的妇人。那妇人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头发散乱地垂下来,遮住了脸孔。
    鲁家的小姐吃了一惊,坐在镜前的明明是自己,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出现一个抱孩子妇人?一瞬间,她想起了以前听过的那些古镜成精,照见鬼魂的传说。难道……
    越想越怕,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再也不敢在这镜子前面坐着了,回过头来,颤声喊着丫鬟的名字。
    却见镜子里的那个妇人,正站在她身后,面容惨淡,一双肿胀而又呆滞的眼睛,饱含怨怼,阴冷地盯着自己。
    鲁小姐喉头哽塞,连一声尖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吓昏过去。整个人从美人墩上跌落下来,倒在地上。丫鬟在外间屋子听到重物倒地的声音,急忙跑进来,连抬带架,手忙脚乱地将她们的小姐搀到绣塌上。
    一杯参汤下肚,过了一会儿,鲁小姐喉咙里咕噜咕噜响了几声,终于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之后,她的目光,便在屋子里四处搜寻,丫鬟们看出小姐似乎是在寻找什么,急忙从床前让开。鲁小姐的目光在房间里逡巡了一周之后,终于疲惫地收了回来。她开口问道:
    “她呢?”
    “谁?”
    “那个抱孩子的妇人。”想起那令人如芒在背的目光,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抱孩子的妇人?”丫鬟们面面相觑。
    “没有这个人啊!这屋子里除了小姐以外,就我们几个!”
    “难道,是我看花了眼?”她自言自语道,说着,缓缓闭上了眼睛。丫鬟们为她阖上床帐,守在旁边,随时等候差遣。
    那个妇人突然出现,又莫名其妙地消失,家里人除了小姐以外,谁也没有看见。鲁小姐也只能安慰自己,是自己看走了眼。
    她多么希望是自己看走了眼,希望,这是自己一时迷糊经历的一个梦魇。因为梦魇不管有多么可怕,总有过去的时候。醒来之后,就是新的一天。新的一天,总有新的希望。
    可是,她发现,这个恐怖而离奇的梦,竟然缠上了她。开始的时候,只是在镜台前能看到那个诡异的妇人,后来,随时随地,无时无刻,只要她一抬眼,便能瞧见那个佝偻着身子,紧紧地抱着孩子的身影。
    那女人的头发,永远是凌乱地纠结在一起,发丝从鬓边横掠下来,遮住了半边脸。露出来的那一半,布满翻卷的伤痕,和已经干涸的血迹。
    她那冷冷的,如同芒刺一般的目光,就从乱发低下透出来,如同带了黏性一般,紧紧地粘在你身上。如影随形。
    这样的噩梦,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啊!鲁小姐向佛、向菩萨,向她所能想起的任何神明,在心里暗暗祈求。
    所有的祈求都没有用,只要睁开眼睛,那个女人便出现在她的面前。
    没想到,梦魇也能够传染。鲁小姐的噩梦还没结束,她的家人也接二连三地看见这个妇人。
    ——原来,他们家的女儿所描绘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并不是一个少女撒癔症似的狂想。
    做父亲的,经得多,见得广。觉得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家,一定是有缘故的。
    究竟是什么样的缘故呢?也许,他应该亲自同那妇人谈谈,或许就能够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同一个鬼魂谈话,当然需要足够的勇气。可是,除此之外,他别无选择。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受苦,如同寒冻肆虐下的花朵一样,在父母的眼皮底下,渐渐凋零。
    终于,当那女子的身影再度出现时,他迎面走了过去……
    那妇人听了鲁思郾的话,怔怔地站了一会儿,脸上忽然现出愤恨的表情,两行血泪,从她的眼角淌了下来。她缓缓地抬起头来:
    “我是杨子县一户人家的女儿。有一年,建昌县录事因公至扬子县,见妾身生得还算清秀,便央人纳了厚礼,聘为侧室,君女……君女……就是他的正妻。”
    “过了一年,生下此子!”她低下头来,朝自己的怀里看了一眼,脸上,充满了母性的光辉。
    “对正室娘子,我一直百般示好,可惜,她一直视我母子为眼中钉,肉中刺,平时还好些,当着众人的面,也做出亲厚的样子,没有人知道,这妇人藏着一颗虎狼之心,一次,趁丈夫去邻县办事之机,她将我骗至井边,推了下去……”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恐与惶惑,似乎人生,就定格在当初那不堪回首的一幕。
    “连我那尚在襁褓中的婴儿……都没放过!”她抬起眼睛,那里面的愤怒与怨恨,似乎能够燃起一场大火。
    “杀人之后,怕事情败露,她又叫人用碎石填上了井口。可怜我母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命赴黄泉了……”她脸上的血泪流得越来越急,连破败的衣衫之上,都是殷殷的血迹。
    “丈夫回来之后,这恶毒的妇人谎称我与人私奔,连孩子也一并拐走了!取我性命不算,还要毁我名节!”
    鲁思郾听得目瞪口呆,那女子也已是泣不成声,浑身抑制不住地发抖,牙齿更是咯吱咯吱地发出响声。
    “我究竟做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对待。我的孩子做了什么,她要施之以毒手!死后到了地府,我便写了状子,将冤屈向阴司申诉。天可怜见,我母子的冤情终于昭雪,冥府的大人允我取那恶毒妇人的性命!可是,当我赶到阳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来晚了一步,那恶妇得病身亡。可是,我的仇还没有报,我不甘心,不甘心呐!”那妇人猛地扬起头来,遮天盖地的头发,开始在身后如同黑蛇一般地狂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