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鲍鹏山新说《水浒》2(李逵、鲁智深、宋江)[平装]
  • 共2个商家     20.80元~23.80
  • 作者:鲍鹏山(作者)
  • 出版社:复旦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906751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如果让鲍鹏山老师讲先秦诸子,肯定非常深入,特别生动,很见性情,因为他是百家讲坛开讲以来少有的学养深厚、思维缜密、激情澎湃,而又将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的一位教授,他的《鲍鹏山新读诸子百家》将先秦诸子的思想和内心活动都写得非常深入和细腻。

    匿名网友发表于:2009-01-27 19:08

    如果让他讲《先秦诸子百家争鸣》,那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第一次认识他,是从我的中学语文课本的文章《庄子:当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一直印象很深。

    网友轻烟残月发表于:2008-12-22 22:40

    名人推荐

    鲍鹏山解读经典,既有很多情感投入(所以能打动人),也有比较专业的训练。所以,他在引导读者的时候,可靠、可信、正道。
    ——复旦大学教授 骆玉明

    鲍鹏山新说《水浒》有古龙之风,有三强——文学性强、节奏感强、思想性强,比《水浒》有思想,比学术论文有意思。
    ——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

    鲍鹏山讲《水浒》,让我们有一种久违的“重温做人的感觉”。

    ——浙江大学教授 廖可斌

    如果让鲍鹏山老师讲先秦诸子,肯定非常深入,特别生动,很见性情,因为他是百家讲坛开讲以来少有的学养深厚、思维缜密、激情澎湃,而又将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的一位教授,他的《鲍鹏山新读诸子百家》将先秦诸子的思想和内心活动都写得非常深入和细腻。
    匿名网友发表于:2009-01-27 19:08

    如果让他讲《先秦诸子百家争鸣》,那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第一次认识他,是从我的中学语文课本的文章《庄子:当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一直印象很深。
    网友轻烟残月发表于:2008-12-22 22:40

    媒体推荐

    鲍鹏山解读经典,既有很多情感投入(所以能打动人),也有比较专业的训练。所以,他在引导读者的时候,可靠、可信、正道。

    ——复旦大学教授 骆玉明

    鲍鹏山新说《水浒》有古龙之风,有三强——文学性强、节奏感强、思想性强,比《水浒》有思想,比学术论文有意思。

    ——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

    鲍鹏山讲《水浒》,让我们有一种久违的“重温做人的感觉”。

    ——浙江大学教授 廖可斌

    如果让鲍鹏山老师讲先秦诸子,肯定非常深入,特别生动,很见性情,因为他是百家讲坛开讲以来少有的学养深厚、思维缜密、激情澎湃,而又将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的一位教授,他的《鲍鹏山新读诸子百家》将先秦诸子的思想和内心活动都写得非常深入和细腻。

    匿名网友发表于:2009-01-27 19:08

    如果让他讲《先秦诸子百家争鸣》,那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第一次认识他,是从我的中学语文课本的文章《庄子:当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一直印象很深。

    网友轻烟残月发表于:2008-12-22 22:40

    作者简介

    鲍鹏山,男,1963年生于安徽六安, 1985年7月大学毕业后申请支边,在青海师大任教17年,现供职于上海电视大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鲍鹏山新读诸子百家》、《鲍鹏山新读论语》、《说孔子》、《风流去》、《中国人的心灵》等著作十余部,其中有两篇文章被选入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教科书。

    目录

    李逵篇

    一 初见宋江

    二 银子奴隶

    三 真假李逵

    四 天降杀星

    五 人心李逵

    六 人间正气

    鲁智深篇

    一 搭救金翠莲

    二 拳打镇关西

    三 英雄做和尚

    四 另类和尚

    五 露出本相

    六 醉打山门

    七 命犯桃花

    八 大闹桃花村

    九 火烧瓦官寺

    十 相国寺菜头

    十一 菜头与教头

    十二 独闯虎穴

    十三 大圆满

    宋江篇

    一 侠义江湖

    二 人为财死

    三 谁识法度

    四 行走江湖

    五 枭雄本色

    六 江湖串联

    七 潜伏爪牙

    八 反上梁山

    九 谁是领袖

    十 做大梁山

    十一 遗言危机

    十二 牢笼英雄

    十三 老大归位

    十四 大结局

    文摘

    2.拳打镇关西

    人人不生气,一个民族就没有生气,就是被人宰割的奴隶之邦。鲁达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第二天一早,金老寻好了车子,算还了房钱,五更天就起来,收拾好了行李,甚至吃好了饭。
    我们可以想象这对受尽欺压的父女那一颗充满渴望而又忐忑不安的心。
    他们在天光熹微中等待。等待一个人来救他们脱离苦海。
    这个人会来吗?

    在他们的翘望的眼神里,鲁达大踏步走入店里来。

    我们要记得,鲁达第一次出场,史进还没认识他这个人时,就先看到他的标志性的动作:大踏步。那时,史进在茶坊里打听师父王进,就看到一个人大踏步走进来。
    此时,在金老父女眼中,他又是大踏步走进店里来!
    大踏步,地动山摇,大踏步,堂堂正正,大踏步,体格宽大,大踏步,心地厚实!大踏步,自大自信!
    大踏步走来的这个人,让恶人心惊!大踏步走来的这个人,让好人心安!

    一进门,鲁达就高声叫道:“店小二,哪里是金老歇处?”
    他知道店主人和小二会阻拦金老离开,但他偏光明正大、大摇大摆地来发付金老离开。这是对弱小者的同情,对邪恶的蔑视。而且,他这样的英雄,不屑于偷偷摸摸,他做事的方式就是这样堂堂正正。
    店小二也认识鲁提辖。但是,他不知道鲁提辖一大早就来寻金老干什么。待到看到鲁达催促金老走路,金老引了女儿,挑了担儿,作谢提辖,便待出门。小二紧张了,赶紧拦住。
    店小二拦住道:“金公,那里去?”
    不待金老作答,鲁达问道:“他少你房钱?”
    小二道:“小人房钱,昨夜都算还了;须欠郑大官人典身钱,着落在小人身上看管他哩。”
    鲁提辖道:“郑屠的钱,洒家自还他,你放这老儿还乡去!”
    金圣叹说,看这“还乡去”三个字,令人泪下。是啊,一声还乡去,双泪落君前。多少人还不得乡,只为没遇鲁提辖!
    那店小二怕郑屠,不敢放行。可见郑屠平日里鱼肉百姓作威作福。
    鲁达大怒,扠开五指,去那店小二脸上只一掌,打的那店小二口中吐血;再复一拳,打下当门两个牙齿。小二爬将起来,一道烟跑向店里去躲了。店主人那里敢出来拦他。
    这个小二着实该打!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不打你打谁?哪怕你此前是屈于强势,也该有同情心。到此时鲁提辖发落金老走,郑大官人问起来,完全可以推给鲁达,自己也正好做个顺水人情。到此时还要强拦金老,该打!
    金老父女两个忙忙离了店中,出城自去寻昨日觅下的车儿去了。

    鲁达救人,到此时,按说已经完成。但是,更加让人感动的是下面的一个小动作。
    鲁达寻思,恐怕店小二赶去拦截他,就向店里掇条凳子,坐了两个时辰。约莫金公去的远了,方才起身。
    这个粗鲁人,此时比我们还要细心:此时我们才想到,一旦鲁达离开,这店主人一定会一边给郑屠报信,一边去追金老父女。
    这个不耐烦人,此时偏偏特别有耐心。两个时辰,就是四个小时啊!四个小时的冷板凳,他这个性急焦躁的人,他硬是坐下来了!
    鲁达为人时,何等用心啊,因为用心了,所以才有此细心和耐心。
    为他筹款,帮他离开,等他走远,这是鲁达救人的三步曲。——救人救彻!

    好了,现在他要救的人已经安全脱身了。他从那条凳子上站起身来。我们心惊肉跳地看着他的神情,看着他的去向。果然,他站起来——
    径到状元桥来!

    鲁达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们回过头来看看,昨天,他和史进、李忠在潘家酒楼分手后,《水浒传》接着写道:
    “鲁提辖回到经略府前下处,到房里,晚饭也不吃。气愤愤地睡了。”
    不但酒不喝了,并连饭也不吃了!
    按说,谁也没惹他。他在渭州,有身份,有地位,有名望,酒店茶坊,到处都可以赊帐,他为谁气愤?甚至气愤得不吃饭?
    但是他生气了。很生气,我们知道,鲁达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一个人不会生气怎么行啊。不生气就没有生气啊。人人都不生气,一个民族就没有生气。
    就是任人宰割的奴隶之邦。
    这种愤怒,就是我们常常说的道德愤怒。具有道德愤怒的人,是高贵的人,具有高贵的品格。
    有了这种愤怒,邪恶就不会高枕无忧,就不会在肆虐过后,毫无顾忌!


    好了,现在他要救的人已经安全脱身了。他从那条凳子上站起身来。我们心惊肉跳地看着他的神情,看着他的去向。果然,他站起来——
    径到状元桥来!

    金圣叹在此句下注道:“陡然接此一句,如奇鬼肆搏,如怒龙肆攫,令我耳目震骇。”
    此时的鲁达,不动声色,脸色冷峻,如凶神恶煞,挟裹着一团煞气,径到状元桥来。

    鲁达要如何惩罚这个恶人?
    他一夜愤怒,一夜辗转,他到底拿定了什么主意?
    郑屠,这个恶人,将要面临什么下场?

    这个人他以前也认识,在他眼里,也就是一个肉铺户,叫郑屠,连名字也不知道。
    他哪里想到,就这么一个腌臜人,竟然在外面自称郑大官人,还号称“镇关西”?一个杀猪的屠户,大概有了一些钱,又投靠小种经略相公,就自称“镇关西”,鲁达一定觉得好笑又好气。

    到了状元桥郑屠的肉铺前,鲁达看到了什么呢?

    郑屠开着两间门面,两副肉案,悬挂着三五片猪肉。——注意这些数目字。这就是大官人的排场。写得可笑。
    但是,他的派头却实在很大:
    郑屠正在门前柜身内坐定,看那十来个刀手卖肉。
    你看他自己给自己的大官人的身份啊。写得可笑。人世间这种人还少吗?弄一个门面,雇两三个员工,也都自称老板啦!
    他们最好都能碰到鲁达,因为鲁达偏不喊他老板,喊什么呢?也实在是扫人浓兴,泼人凉水:
    鲁达走到门前,叫声:“郑屠!”
    金圣叹批曰:“人人称大官人,彼亦居然大官人矣。偏要叫他一声郑屠。”
    这是还他屠夫本色。是啊,不就是一个屠夫么?什么大官人啊,镇关西啊?除了平时欺压百姓,也就镇镇几头肥猪啊。
    这一段写得很幽默。
    这个幽默的构成包含这样两个元素:
    一,是郑屠的没有现实感。他忘记了自己的真实的社会身份与地位,以虚假的面具面世,而且已经习惯。可笑的是,周围的环境对他的虚假面具给予了足够的认可,这同时是可悲的。
    二,偏偏鲁达不给他这个面子,偏要撕破他的这个虚假面具。
    什么叫喜剧?喜剧就是把丑陋的东西撕破给人们看。
    这有些像安徒生的童话《皇帝的新装》。当所有的人都对事实视而不见,并对并不存在的所谓皇帝的新装大加赞赏时,只有一个内心中无所畏惧无所惭愧的孩子,说出了真相:“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
    当真相被大家一起掩盖时,这个世界是可悲的,因为,这个世界一定是被暴力统治着。这种暴力或者来自皇帝,或者来自郑屠这样的市井恶霸。
    而当假象被撕破时,这个世界就会爆发出大笑:就像一首诗写的:“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
    是的,有时候,笑声就是最好的武器。
    鲁达就是要制造笑声,让郑屠这个恶霸在大家忍俊不禁的笑声中原形毕露。

    郑屠一见是鲁提辖,慌忙出柜身来唱喏道:“提辖恕罪!”
    在渭州,谁人不识鲁提辖?这是借郑屠之口,写鲁提辖的威风。
    也一笔写出了郑屠的两面性:一边是奴隶,一边是奴隶主。这种双重人格,是这类人的基本特征。在金翠莲面前,他是恶霸;在鲁达面前,在比他更有力量或权势的人面前,他一定是奴才。
    但马上这个大官人就又显示了自己的派头,显示了自己支配别人的强烈爱好:
    便叫副手:“掇条凳子来!”——这是对手下人,颐指气使。
    “提辖请坐!”-—这是对鲁达,毕恭毕敬。
    整个一个变色龙。

    鲁达也不计较,大咧咧地一坐,说:
    “奉着经略相公钧旨:要十斤精肉,切做臊子,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面。”
    郑屠是相公肉铺户,鲁达便处处以相公钧旨压他,让他非常难受却又无法表现。十斤精肉臊子,倒不稀奇,稀奇在于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面。这是增加难度啊。既是消遣他,当然要为难他。也看看你小子的专业水平呢。
    郑屠道:“使头!——你们快选好的切十斤去。”
    好大的大官人派头啊。鲁达吩咐他一句,他就吩咐下面一句,他的意思,就是,这事有孩儿们做去。鲁提辖,我们哥两个喝喝茶,叙叙话。他有身份啊。
    还要特别注意,他称呼手下人什么?使头。什么叫使头啊?你不知道,我不知道,给《水浒传》做批注的李卓吾也不知道,所以,他调侃地注了四个字“使头名新”。是的,这个官名真是新名字,此前历代中国从朝廷到地方,都没有这个官守,是空前的。同时,又是绝后的。为什么呢?这是郑屠的大官人肉食品公司创新的官名,后来总经理郑大官人不幸被鲁达打死,大官人肉食品公司解散,这个官名也就没有传下来。
    你看这个郑屠,一个屠夫啊,他也要对手下封官加爵哩。他有身份啦,他要自立一套体制,然后自居最高端。这样的人,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制造一件龙袍,自己穿上的。权力欲几乎可以说是人性中最丑陋的部分,也是给人类带来最多伤害和悲剧的东西。
    而且,往往越是邪恶的人,越有权力欲。
    郑屠就是一个例子。他欺男霸女,欺行霸市,控制店主人,迫使别人成为他的泄欲工具和赚钱工具,都是他邪恶的人性和膨胀的权欲相结合的结果。

    但鲁达偏要煞他的风景,打击他过分膨胀的虚荣心和权力欲。
    鲁提辖道:“不要那等腌臜厮们动手,你自与我切。”
    刚才喊他一声郑屠,是让他记住自己的名字。现在让他自己动手,是要他不要忘了自己的专业。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别丢人现眼了。
    只是,郑屠不腌臜吗?鲁达也好笑。
    郑屠道:“说得是,小人自切便了。”
    郑屠怕鲁达,被吓住了。鲁达脸色一定难看,语气一定可怕。郑屠一定看出了什么苗头,看出了鲁达这次来者不善,但他不知道到底有多严重。
    自去肉案上拣了十斤精肉,细细切做臊子。
    郑屠很乖啊。我们简直要同情他啦。是的,在鲁达面前,他语言得体,谦恭有礼,很让人同情。

    火药味越来越浓

    这郑屠整整的自切了半个时辰。
    切好了,还用荷叶包好,郑屠小心翼翼地说:
    “提辖,教人送去?”
    话说得得体,工作也很到位,又讨好又奉承,却不知道他根本开口不得。
    鲁达道:“送甚么!且住!再要十斤都是肥的,不要见些精的在上面,也要切做臊子。”

    郑屠道:“却才精的,怕府里要裹馄饨;肥的臊子何用?”
    被弄得一头雾水的郑屠一定有这一问,再说,他也被戏弄得有些不耐烦了。
    金圣叹批曰:“实不可解。”哪里可解?不独郑屠不解,我们也想不到,鲁提辖竟然想出这样有创意的消遣。
    肥的臊子何用?——消遣你丫用。
    鲁达太有才了。

    鲁达睁着眼道:“相公钧旨分付洒家,谁敢问他?”

    这话说白了,就是,谁敢问我?

    郑屠道:“是合用的东西,小人切便了。”
    一触即发之时,郑屠又及时避让了。
    合什么用呢?谁也不知道。但郑屠很肯定地说,合用。
    这一场消遣大戏,如果说鲁达是最佳导演,有绝妙的创意;郑屠就是最佳演员,他完全听从导演,充分体现导演意图,演出了绝佳的效果。
    又选了十斤实膘的肥肉,也细细的切做臊子,把荷叶包了。
    整弄了一早辰,却得饭罢时候。
    这种时候,我们要知道,当郑屠在肉案上老老实实地很专业地切肉馅时,不光是鲁达高坐在一边看,还有郑屠手下的那十来个刀手,还有街坊邻居,还有来买肉而又不敢近前的,为了提醒我们这一点,作者写了一个小插曲,也很搞笑。什么事呢?
    那店小二把手帕包了头,正来郑屠家报说金老之事,却见鲁提辖坐在肉案门边,不敢拢来,只得远远的立住在房檐下望。
    很合情合理啊。郑屠着落他监管金老,现在金老走了,他能不来报信吗?只可惜被打破了头,只好用手帕包着。虽然街坊邻居那里不好看,但是正好可以对郑屠说明,他已经尽力了。
    只是,他没想到还有鲁达也在此。而且他也一定从鲁达的神情和郑屠的切肉,看出了一些危险。他一定闻出了火药味,稍不小心便要爆炸。所以,他远远地站着,与在场的所有人一起分享这一美妙时刻。

    鲁达知道,我们知道,那店小二也知道,金公离渭州越来越远了。只是,店小二不知道的是,郑屠离鲁达的拳头越来越近了。

    那店小二那里敢过来?连那正要买肉的主顾也不敢拢来。
    ——火药味越来越浓了,令人喘不过气来。

    终于切完了,这个平时不可一世的家伙在众人的围观中回到了自己的原形。
    郑屠道:“着人与提辖拿了,送将府里去?”
    还是乖巧的,得体的。其实,郑屠哪里看不出鲁达实在消遣他呢?哪里看不出鲁达在找他的茬呢?
    但是正因为知道了鲁达在找他茬,他越是要装着不知道,越是要低三下四,讨好奉承。他惹不起这尊神啊。

    鲁达道:“再要十斤寸金软骨,也要细细地剁做臊子,不要见些肉在上面。”

    两番寻衅找茬不成,又来三番,而且,越来越露骨了。如果说刚才在十斤精肉臊子后,又要十斤肥肉臊子,是绝妙的创意的话;这次则一点创新也没有,简直就是不动脑筋,照搬照抄。但唯其如此,才足够气人,气得郑屠吐血!
    鲁达太有才了。

    郑屠笑道:“却不是特地来消遣我?”
    非常气闷,却又不敢发作;不敢发作,却又非常气闷。脸上古怪地变幻各种表情,最后憋出这样的怪模怪样的话来。金圣叹批曰:“又吓又恼,翻出笑来。”对。可是,鲁达就等你这样的一句啊。恭喜你!答对了!此前鲁达的所作所为,就是消遣你!鲁达收拾郑屠,是有步骤的。第一步,就是戏弄他。或者用郑屠自己的话说,就是消遣他。说得再简单一点:玩他。在这个过程中,大灭了郑屠的威风,大长了被欺压的百姓的志气,郑屠多年横行霸道苦心经营出来的江湖声价,扫地以尽,他又回到了他的原形:一个低贱的操刀卖肉的屠夫。
    其实,操刀卖肉当屠夫,并不下贱,梁山好汉里操刀卖肉的尽有,比操刀卖肉更低贱的营生也有,但大家仍然是兄弟,仍然不是天罡就是地煞。关键是你是否有好的德性。这个德性就是“忠义”。像郑屠这样,不忠不义,还自高自大,就要把他打回原形。
    现在,玩够了,也玩出他的火来了,玩出了预想的结果:激怒他,然后有借口收拾他。

    鲁达听得,跳起身来,拿着那两包臊子在手里,睁着眼,看着郑屠道:“洒家特地要消遣你!”把两包臊子劈面打将去,却似下了一阵的“肉雨”。
    用刚才郑屠花了一早晨细细地切成的两包臊子打他,太不尊重人家的劳动成果啦。而且是劈面打去,打出一阵肉雨。借用李逵的话说,活佛也忍不住啊。果然——
    郑屠大怒,两条忿气从脚底下直冲到顶门;心头那一把无明业火焰腾腾的按纳不住;从肉案上抢了一把剔骨尖刀,托地跳将下来。
    一早晨忍气吞声,一早晨小心伺候,一早晨装孙子,还是躲不过。当众出丑,当众轻贱,当众让自己多年辛苦建立的威风扫地,只求能平安渡过这一关,消除这一无妄之灾,但仍然得不到宽宥,那就拼了吧!这郑屠,本不是善类,本来就是一直欺压他人的,忍到现在,很不容易啦!
    鲁提辖早拔步在当街上。
    后来武松打蒋门神,武松特地走到门外,要在大路上打倒他,因为这样好看,要让众人笑一笑。鲁达拔步在当街上,也是这个意思。梁山好汉,不光打人,还要充分利用这被打的材料,以娱乐人民。他们哪里是打人啊?他们是在表演行为艺术。他们还是行为艺术家呢。而郑屠、蒋门神之流,就是他们的艺术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