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纳兰词传[平装]
  • 共1个商家     14.90元~14.90
  • 作者:陈韵鹦(作者)
  •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第1版(2013年1月15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5340894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纳兰词传》编辑推荐:1.一粒沙看世界,一朵花观天堂。双手盛起无限,转瞬即是永恒。于时光的转身处,遇见那个带着热忱、真挚与惆怅的生命。
    2.文武兼备的年少英才,帝王器重的随身近侍。纳兰容若极致优雅,他的忧伤,却如宿命般在劫难逃。
    3.三百年来词坛第一大家,王国维盛赞“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4.全书文笔流畅,文风细腻优雅,全程展现纳兰容若最深入骨髓的忧伤。
    5.“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当皮囊化作尘土,消逝在时间的荒墓,那个在悲苦间沉浮的生命,也随着他长留世间的词韵,透入人心。纳兰容若,一个一旦透入人心便永难忘怀的名字。

    名人推荐

    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王国维
    成容若君渡过了一季比诗歌更诗意的生命,所有人都被甩在了他橹声的后面,以标准的凡夫俗子的姿态张望并艳羡着他。但谁知道,天才的悲情却反而羡慕每一个凡夫俗子的幸福,尽管他信手的一阙词就波澜过你我的一个世界,可以催漫天的烟火盛开,可以催漫山的荼靡谢尽。
    ——徐志摩

    媒体推荐

    容若渡过了一季比诗歌更诗意的生命,所有人都被甩在了他橹声的后面,以标准的凡夫俗子的姿态张望并艳羡着他。但谁知道,天才的悲情却反而羡慕每一个凡夫俗子的幸福,尽管他信手的一阙词就波澜过你我的一个世界,可以催漫天的烟火盛开,可以催漫山的荼蘼谢尽。
    ——徐志摩

    作者简介

    陈韵鹦,大学教师,对民国史和民国文学有深入的研究,文风细腻优雅,尤其擅长从女性的角度解读旧时代的人物和感情。曾在台湾地区和大陆出版多部女性类作品。出版有《我的波心你的影——林徽因传》《彼岸花开》《心是莲花盛开》《给我勇气说爱你》《触摸西藏》等书。

    目录


    第一章童年:不是人间富贵花(1654—1667)
    1.初为冬郎 002
    2.叶赫那拉 008
    3.英姿 016
    4.方成童舞象 020
    第二章青葱:红烛迎人翠袖垂(1667—1671)
    1.独拥青梅 028
    2.艳歌 035
    3.那时肠、早为而今断 042
    4.填词 050
    5.太学 056
    6.秋水轩唱和 063
    第三章才情:高才自古难通显(1672—1674)
    1.初入仕途 072
    2.徐乾学 079
    3.通志堂经解 086
    4.渌水亭 095
    5.送别 103
    6.江湖载酒 108
    7.容若 115
    8.风波骤起 121
    9.海棠著雨道飘零 127
    第四章情劫:人生若只如初见(1674—1677)
    1.重逢 136
    2.南国素婵娟 144
    3.当时只道是寻常 150
    4.一生一代一双人 156
    5.性德 163
    6.及第 170
    7.德也狂生耳 179
    8.承诺 187
    9.青衫湿遍 194
    10.丧妻 200
    第五章仕途:失意每多如意少(1677—1684)
    1.君恩 210
    2.冷暖自知 215
    3.花间草堂 223
    4.弼马温 231
    5.宁古塔的风 238
    6.出塞 246
    第六章伤逝:我是人间惆怅客(1684—1685)
    1.沈宛 256
    2.夜合花 263
    3.长辞 270

    序言


    纳兰容若,假如你读过他的词,你就再也不会忘记这个名字。
    如果名字有色彩,这个名字该是青灰色的;如果名字有重量,这个名字定是轻盈的;如果名字有情感,这个名字就是忧愁的。
    八旗勇士,跃马挥刀,征服了中原。清朝初年,旗人中多的是武功彪悍的勇士,少的是潇洒风流的文人。可这一位,纳兰容若,是旗人中的文曲星。他离世时年仅三十一岁,竟以他的绝世高才,翩然步入中国词学史、文学史。
    他是康熙朝宰辅明珠之子。
    明珠精明强干,勤敏练达。他辅佐康熙,调整了对汉族的政策,缓和了满汉的矛盾;他积极主张削藩,维护朝廷政令的统一;他招降了固守厦门、金门的郑氏兵马,在抵御沙俄侵扰的作战中也有功绩。明珠以其卓越的才干,为“康熙盛世”立下不少功勋。
    作为明珠的儿子,纳兰容若没有官场得意。不是他不想,而是历史没有给他机会。他自恃抱负,满腹才华,却空负理想,英年早逝。
    他是父亲精心培育的汉化了的才子。10岁,能写诗作赋;18岁,乡试中举;19岁,会试成为贡生,因病未能参与殿试;22岁补入殿试,以二甲第七名,成为进士。这样的成绩,是旗人中的佼佼者。即便在汉人中的诗书世家,也算是凤毛麟角。
    他并没有因此进入帝国的文官系统。在23岁那年,他以文科进士的身份当了一名三等侍卫。
    他是一颗多情种子。年少时,他有青梅竹马,情意相投;及冠时,他有佳妻相伴,赌书为乐。上天赋予他绝世文才,没有给他美满的爱情和婚姻。先有青梅入宫,令他怅惘无极;及至婚后,两个他所爱的女子相继离世。所爱消逝的悲愁,在他心中划下一道永难愈合的伤口。当爱情再次降临,他却失去了真心拥抱爱的能力,再一次与爱擦肩而过。
    这是一段人生的悲歌。金玉满堂、才华横溢、情根深种,却终抵不过命运为他设置的种种坎坷。他是温室中向往天空却无法茁壮成长的奇苗,他是开得出绚烂花朵却迅疾凋落的昙花,他是放得出炽烈光焰却倏尔坠地的流星。
    他研究中国文化典籍,不辞辛劳地收集、撰写。可惜,因为他对中国文化至为尊重的心态,使其下笔矜持,故少有学术文章面世。他的才名,没有在他致力最多的学术领域显现,反而是因他兴会或忧愁时的词作而凸显。
    他呼朋唤友,邀约当世才子饮酒作词,与友人筹划选编最好的词集,梦想把自己最喜欢的词提升到与诗文同等的地位。但,曾大力谕扬过他的师者,在他身后却背弃了他。
    他如同一个专到尘世来接受磨难的修道者,一面收获着天赐的福气,一面把所有的不如意都尝遍。当病魔最终夺去了他的生命,他一生修来的,只是一身的惆怅。差可令人慰藉的,是这惆怅没有消磨掉他的热忱与真挚。
    悲,是他的命途之果;苦,是他的心灵之味。当皮囊化作尘土,消逝在时间的荒墓,这个在悲苦间沉浮的生命,随着他长留世间的词韵,透入人心,让纳兰容若之名成为世人心头的唏嘘。
    当人们叹息“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曾知”时,我们不禁会问,这个带着热忱、真挚与惆怅的生命,他的魂归向了何处?
    我们不知。我们只能透过他的感慨,为我们的人生叹息;我们只能读着他的愁词,为他的生命痛心;我们只能在寂静处,偶然记起他的清言丽语,抚慰我们的心灵。以至于,仅仅是“纳兰容若”这一名字,就已包蕴了我们对这世间无尽的叹息。
    纳兰容若,一个一旦透入人心便永难忘怀的名字。

    文摘

    版权页:



    第一章 童年:不是人间富贵花(1654—1667)
    1.初为冬郎
    1654年1月19日,是大清顺治十一年腊月十二。这是贫寒人家最怕的季节。冬的严酷,拷问着每一条生命的价值。那些经不住考验的生命,注定躲不过此等酷寒。
    可这样的季节,仍挡不住新生命的降临。这生生不息的世间,永不缺乏新生命的报到。二十年后文盖天下的纳兰容若,就在此日降生了。
    在所有此日降生的生命里,他可称幸运。他的幸,是他并非生在贫寒人家,上天给他安排了一个好的去处,让他降生在一个有着贵族血统的旗人家中。这个旗人,就是未来权倾朝野的大学士——纳兰明珠。
    不过此时,纳兰明珠还只是一名侍卫,这个侍卫的生活,在当时算得上小康。朝廷对八旗子弟,有特殊的福利。旗人只要一生下来,就有足够用于生活的钱粮,再有一份差事,便更是衣食无忧了。
    因此,这个在冬日的酷寒中降生的婴孩,不用担心严冬的拷问。他有乳母哺育,有保母照顾,生活在全府人的呵护下,尽享温暖。他作为纳兰明珠的长子,将看着父亲步步高升,看着全家上下共享荣华。他更将承继父志,成为文盖天下的纳兰容若。
    可现在,他只是一个婴儿。他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来宣告自己的降生,此时他正由父亲抱着,安稳地躺在襁褓中。
    初生,带着无以言说的喜悦,带着上天恩赐的幸运,温暖了这世间最寒冷的季节。怀抱着这个刚出生的生命,纳兰明珠的脸上泛着红光。他有儿子了!
    他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妻子,她正疲惫地对他微笑。这个他过去曾以为能带给他荣耀的女子,虽然并没有给他带来荣华富贵,但她终于还是给了他一个无比的欣喜。对一个女子,能寄望多少呢?如此,应该足够了。
    纳兰明珠抱着儿子坐到妻子的床边,拉开襁褓的一侧,露出孩子的小脸给妻子看:虽然孩子还皱皱巴巴的,但宽阔的额头已让她觉出孩子的不凡。其实,即便孩子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对母亲而言,只要孩子健康,便是最大的幸福了。
    接生婆一边给纳兰明珠和妻子道着喜,一边问孩子的名字。纳兰明珠笑着抬眼,正看到侍女急急地向暖炉加着木炭。屋子里是暖的,暖炉和厚帘为这屋子营造出最舒适的暖意。但纳兰明珠知道,在那些厚帘隔着的房屋之外,是积雪覆盖的严寒。
    纳兰明珠叹了口气,他一直觉得,他的家族,包括他自己,都正处于如斯般的严冬。纳兰明珠的父亲尼雅哈,是隶属于正黄旗的叶赫那拉氏。虽然尼雅哈在皇太极执政时屡立战功,却因为爱新觉罗与叶赫那拉两族之间原本的仇恨,始终没有得到升迁的机会。多尔衮摄政时期,皇太极的长子豪格的母亲为叶赫那拉氏,支持豪格的郑亲王亦有两位福晋为叶赫那拉氏。因此,为了防范豪格的权势渗透,多尔衮一并把叶赫那拉氏的升迁之途断了。直到顺治帝登基,尼雅哈才勉强获得了一个骑都尉的四品世袭官职。三年后,尼雅哈病故,官职由长子振武袭获。明珠作为家中的第三子,没有承继父亲职位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