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灵异玩偶[平装]
  • 共2个商家     18.30元~20.40
  • 作者:海伦娜?布拉瓦斯基(作者),鲁吉亚德?吉卜林(作者),最恐门(译者)
  • 出版社:文汇出版社;第1版(2010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41962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灵异玩偶》推荐:“噩梦”系列小说作者莫争、《驱魔人》作者柳暗花溟、《石佛镇》作者亦农、《艺校女生》作者一翎、《红棺新娘》作者吉振宇、《梅花诡社》作者风雨如书联袂推荐!被文艺评论家们誉为欧美版的《聊斋志异》,近80位西方现当代灵异小说界大师级作家云集!
    《西方经典灵异故事精选》丛书是一套短篇小说合集,主要以19世纪初至20世纪中叶英、美、俄、法、德等国作家的优秀灵异小说为蓝本,经过编译、加工而成的。基本上涵盖了西方灵异小说史上最经典的作品。不仅具有极强的阅读价值,还具有较高的收藏和研究价值。
    《灵异玩偶》选取了《不化骨》、《活动石人》、《怨灵》、《深夜游荡的女人》、《古怪女人之谜》、《亡灵奇谈》、《魔鬼之音》等二十五篇可读性高、悬念性强的作品。

    媒体推荐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总有一些无法解释的神秘传说,也总有一些能让我们彼此心领神会的心灵感悟。这套《西方经典灵异故事精选》架起了我们和外国文学,尤其是奇幻灵异文学之间的一条座桥梁。让我们一起翻开书,看看老外能不能吓到我们吧!
      ——“噩梦“系列小说作者 莫争
    大胆新奇的诡异幻想,扣人心弦的紧张情节,彰显人性的文学创作……众多世界文学大师联手缔造的、瑰丽多姿的灵异世界。
      ——《驱庵人》作者 柳暗花溟
    灵异也是一门艺术。东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异,会给我们带来另类诡谲的体验。精心编选的异域故事,不一样的震撼心灵阅读快感。
      ——《石佛镇》、《血纸人》作者 亦农
    灵异故事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魅力。读惯了东方灵异的朋友们,来享受一下这来自西方的恐怖大餐吧!
      ——《艺校女生》作者 一翎
    离奇曲折的情节、捆人心弦的描写,带你走进一个经典的悬疑世界之中……《西方经典灵异故事精选》,值得珍藏。
      ——《红棺新娘》、《鬼葬礼》作者 吉振宇
    西方的故事总是充满各种各样的幻想与惊喜,在这一套书中我欣喜地发现西方经典的灵异故事几乎被一网打尽。如果你想经历一次惊悚之旅,读一读这套书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美容尸》、《梅花诡社》作者 风雨如书

    作者简介

    作者:(俄国)海伦娜?布拉瓦斯基 (英国)鲁吉亚德?吉卜林 译者:最恐门

    海伦娜?布拉瓦斯基(1831—1891),19世纪俄罗斯著名畅销小说作家,现代著名的神秘主义者,一生创作了许多佳作,尤以灵异小说最有影响。这些小说不但内容丰富,而且文学性极强,具有震撼人心的魅力。

    目录


    不化骨
    活动石人
    怨灵
    深夜游荡的女人
    古怪女人之谜
    亡灵奇谈
    魔鬼之音
    死灵山谷
    古树里的东西
    灵异玩偶
    鬼向导
    探访者
    古堡魅影
    失心之灵
    古树恶灵
    梦花
    还魂记
    食梦古兽
    魔仆
    来自墓穴
    圣诞夜高空奇遇
    版画幽魂
    幽灵女童
    附体
    第13号房间

    序言

    灵异小说,在西方是一种有着独特魅力和悠久历史的通俗小说,颇受百姓阶层的喜爱,其销售曾数度达及历史高峰,为备类通俗小说之最,仅亚马逊书店每年可向读者提供的灵异小说书目便达数千种。
    灵异小说起源于西方的哥特小说,一般以鬼怪、幽灵为主要描写对象,突出超自然的神秘元素,给人造成心惊肉跳、毛骨悚然的恐怖享受。
    在西方不乏众多的大文豪也加入到灵异小说的创作队伍中来,如威廉?雅各布斯、亨利?詹姆斯、霍桑、埃米利?佐拉、查尔斯?狄更斯、亚历山大?普希金等,他们的加入更促进了灵异小说的发展和成熟。
    本丛书是一套西方短篇灵异故事合集,全书共三辑,主要以19世纪初至20世纪中叶英、美、俄、法、德等作家的优秀灵异小说为蓝本,经过编译、加工而成。
    本丛书收集的都是西方灵异小说史上的经典作品。故事选取突出恐怖性、诡异性、惊险性,只选取可读性高、悬念性强的作品。原著内容累赘冗长,文字晦涩繁琐的地方,都经过编译者的深入加工,力争使之通俗易懂,符合中国人的阅读习惯。
    本套丛书由悬恐原创新势力——“最恐门悬恐原创社”主创成员执笔译写。他们都是活跃在目前国内一线的悬恐原创作者,每个人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和大批的粉丝团。由他们来执笔,有效地保证了故事的质量。
    纵观本书,不仅具有极强的阅读价值,还具有较高的收藏和研究价值,是国内难得一见的高品质休闲读物。
    编者
    2010年6月于北京

    文摘

    不化骨
    “我猜测他还没弹奏的时候就已经被恐惧夺去了生命,眼睛当时是大大睁着的,会有大量的血丝出现,然而正是他弹琴的那段时问,死后的身体收缩,眼睛随之便闭上了。”
    [美]史蒂夫?科恩
    修兰特出生在一个音乐世家,自小受父母的熏陶和影响,从S岁开始学习钢琴,现在已是个17岁的大小伙子,有幸在一次钢琴比赛中获得了冠军。
    奖品很丰厚,除了可以得到高额的奖金之外,还将在一周后赶往马克撒庄园参加音乐派对,到场的都是些音乐界的杰出人才。
    他怀着激动的心情踏上了去往国外的班机,和他一起去的有17个人,钢琴组的就只有他和赛特两个。
    从比赛开始,两人就成了很好的朋友,修兰特弹琴的风格是柔中带刚,而赛特恰恰相反,听他弹琴就像是倾听大海的风暴。
    飞机一点点飞离地面向远方驶去。没有人会知道,地狱之门已经为他们敞开。
    当飞机着陆在梅特市的机场,天色已经临近黄昏。这次活动的主办方也是动了大手笔,派了专车去机场接送。
    马克撒庄园从前是个有名的大贵族建造的,占地很大,建造得极为华丽,而且风格奇特,在若干年后成了著名的文化古迹。而有些有商业头脑的人付重金把它租下来,成为举行大型的高档聚会不可多得的场所。
    这些信息修兰特是从领队罗亚的嘴里听到的,他是个出了名的大嘴巴。听说有位好友把自己的一个秘密告诉了他,谁料第二天连扫大街的清洁工都知道了。怎么看,这个说法都加了点夸张的成分。
    “跟紧了,一人会发给你们一个房间钥匙。先在里面好好待一会儿不要乱跑,我们和其他团队碰头联系好了,就带你们去吃晚餐。”说话的是个30多岁的男人,穿着黑色西服,头发梳得油亮。他就是那个“大嘴巴”领队罗亚,人缘非常好,主要原因是他演奏小提琴的技术无人能及。
    踏进庄园大门的那一刻,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几百年前。不管是华丽的宫殿建筑或是颇有艺术气息的人形雕塑,都是极其引人注目的。里面的建筑基本上没有拆除或是修补过,保留着最初的面貌。
    一行人沿着宽阔的石板大道,穿过向北的小花园来到了安顿他们的住所,是一栋有点教堂风格的灰楼。交代好注意事项后,领队和两个负责人便驾车离开了。
    修兰特和赛特正坐在203号房间里,里面布置得很干净,各项电气设施也很齐全。
    “我听说法国那群人要一个小时后才来呢,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赛特站在窗子前看着外面的景色说。
    修兰特则倒在软软的床上望着天花板,“意味着什么?”
    “就是说我们要等上一个小时啊,傻瓜。”
    “那有什么不好,可以看看电视或是玩玩纸牌也不错啊。”
    赛特转过身,饶有兴趣地看着同伴,“你难道就不想去四处看看吗?沿途有很多有趣的地方,我都有点等不及了。”
    “这可不行,领队不让四处乱跑的。”
    “乖孩子可不是你这样的,我们按时回来不就得了吗?就在附近转转还不行啊。”
    忘了说,有很多拍古代片的剧组都曾选定过这儿,修兰特在电影里看到过这里的某些地方,心里也一直很向往。赛特这么一说他也正有此意。
    两人就这么出去了,负责人都不在,其他人员大都是在房间里收拾着东西。这次音乐交流会要进行五天之久。
    赛特的个性和他的钢琴一样,不由同伴多说就朝着南面走去,因为那边有座十分显眼的古老斜塔。修兰特跟在后面,两人就像是个刚来到世上的婴儿,瞪大了眼睛东张西望,路旁的树据说都有百年的历史。
    “你还记得吗?咱们现在走的这条道在电影里有特写镜头。”修兰特有些小兴奋地说道。
    赛特笑了笑指着前面的斜塔,“我想爬到那上面,看看这里的全貌。”
    “恐怕有点难,庄园分四个区,北区和东区是供人使用的,另外的并不开放。”
    “管它呢,反正我就是想上去瞧瞧。”赛特说着特意仰头看了古塔一眼。
    两人正说着,修兰特忽然听到了什么声音,虽然很轻,他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那正是琴声,似乎有人在弹奏一首舒缓的曲子。
    赛特还在大步走着,忽然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回头一看,修兰特正愣在原地没有动。
    “喂,你在搞什么?”他侧着头看着同伴。
    修兰特像是着了魔一样,一声不响地向南面的林荫小路走去。
    赛特立即追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太优美了!”修兰特眼睛里似乎都浸满着泪说。
    “你这是怎么啦?”
    修兰特并没有意识不清醒,他听见的那段旋律太过优美,以至于让他不知不觉流下了泪来。看着赛特担心的表情,他笑了笑,“你没有听见吗?忧伤的曲子,是我在这世界上听到过最忧伤的旋律,我想去看看是哪位大师弹奏的。”
    “旋律?你是说有人在弹琴吗?”赛特并没有显得有多好奇,“我怎么没听见,在哪儿?”
    修兰特伸出手指着小路的深处,前面被假山阻挡,看不到后面是什么地方。“我确定在那附近,你走得太急了才没听到。”
    “真有这么厉害?那我可得听一听。”
    两人掉转方向向林荫深处迈进,绕过假山,前面是一座废旧的屋子。
    门敞着,桌子上放着烛台,亮着烛光。不过里面看上去还是很昏暗,靠墙的位置放着一架黑色钢琴,旁边是床、桌椅还有书架。
    “这地方真奇怪,连电灯都没装。”赛特注意到里面并没有灰尘,明显是有人住在这里。
    琴盖开着,修兰特不自觉地走近了按下了一个黑键。
    “当”的一声,响声十分沉闷。
    “这架琴的音真准,我看价格不菲。”赛特一耳朵就听出来了,“你听到的那个旋律,应该就是在这里弹的,这人还真够怪的,屋子里东西都是老式的。”
    “咳咳,你们不要随便进去,快点出来!”一个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门口。
    修兰特转头一看是个老头,很硬朗腰杆还很直,正一脸忧虑地看着他们。
    “请问您见过在这儿弹琴的人吗?”两人出了屋后,修兰特问道。
    “我在这里干园林工作快50年了,从来没听过什么琴声。那架琴是几百年前保留到现在的,有件事情非常奇陉。”老头走上前把门关得严严实实。
    “奇怪,您指的是什么?”赛特是个急性子,立即问道。
    “那架钢琴可是个珍宝,但不能移动它,它的组件保留得十分完好,一旦搬出这个屋子就会散架,变成一堆废柴。”老头接着又把窗子陆续关上,“我经常过来打扫一下,给室内通通风,里面的东西最好别乱动。”
    赛特还想继续问下去,老者沿着林荫小路走远了。
    “那到底是谁弹的呢?”赛特抓了抓脑袋。
    “也许是路过这里的人,看见有架钢琴便坐下来即兴弹了一曲吧,八成是这次交流会的人呢。”修兰特如此断言。
    天渐渐黑了,这边季节和气候和他们那里完全不同,两人只好先返回住处。
    回到住所之后,两人在房间里待了大约半个小时,领队他们才回来。一行人坐着一辆大巴车向北驶去。
    “听说今晚的交流会有斗琴比赛,赛特就看你的啦,别给咱们队丢人。”领队罗亚在两位钢琴选手耳边喋喋不休快半个小时了。
    赛特一个劲地叹气,“领队,你说今天是与法国的交流会吗?不是说来了五个国家,不一起吗?”
    “前几天是两国互动的交流会,最后一天才是四国一起的大联欢。”罗亚说着把视线转向修兰特,“对面有个女孩和你的风格很像,实力也不在你之下呢。”
    “长得靓不靓?”赛特伸长脖子问,立刻头上挨了一“爆栗”。
    “竟想什么呢?我给修兰特物色的女友你也敢打主意,一边去。”
    大巴车上随即响起一片笑声。
    这边正是深秋时节,天色从5点过后就彻底黑下来了。一行人在豪华的餐馆用完餐,坐了10分钟左右的车来到了派对的地方。
    法国这边也来了17个人,相互握手表示友好之外,还请来了几位名人,他们将献上十分精彩的表演,除了今晚斗琴之外,这也算是今晚派对的一大亮点。
    首先是登峰造极的萨克斯演奏,接着是著名歌手的吉他弹唱,宴会厅接连响起欢呼和尖叫声。不知不觉已进行到了9点钟。
    “接下来,是今晚的斗琴比赛,这是一场实力的比拼。众人在欣赏这几位后起之秀的琴技之外,别忘记为邻国送去鲜花和掌声。”
    负责举办这次盛会的乔治先生精彩的开场白博得一片喝彩,屋里灯光随之全部熄灭,只打了一束灯照在台上的钢琴旁。
    “当……当……当……”
    正当众人全都静下来准备观看斗琴表演时,墙上的老式挂钟响了起来,一共响了13声。
    在场的人们纷纷议论起来,不知道这是主办方刻意安排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但是13这个数字实在是太不吉利了。
    “各位,实在是不好意思。”乔治先生匆忙地跑上台,对着麦克风讲话,“这挂钟本来是坏了的,有时候会偶尔响几声,它是中世纪的一位名匠的杰作,如今只是个装饰品。”
    他尽量让自己的笑容显得轻松些,“这是个意外,下面有请我们杰出的钢琴选手吧。”
    法国的团队首先表演,上台的是个帅小伙,他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朝台下的伙伴自信地招了招手。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