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鲁迅藏同时代人书信[平装]
  • 共2个商家     72.70元~78.40
  • 作者:张杰(作者),孙郁(丛书主编),李亚娜(丛书主编)
  • 出版社:大象出版社;第1版(2011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475976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鲁迅藏同时代人书信》:我的习惯,对于平常的信,是随付随毁的,但其中如果有些议论,有些故事,也往往留起来。

    目录

    章太炎致鲁迅、周作人(1909年春?夏间)
    范爱农致鲁迅(1912年3月27日)
    范爱农致鲁迅(1912年5月9日)
    范爱农致鲁迅(1912年5月13日)
    钱玄同致鲁迅(1915年4月9日)
    钱玄同致鲁迅(1918年12月11日)
    钱玄同致鲁迅、周作人(1918年12月25日)
    钱玄同致鲁迅(1919年1月4日)
    钱玄同致鲁迅、周作人(1919年3月9日)
    陈独秀致鲁迅、周作人(1920年8月13日)
    周作人致鲁迅(1923年7月18日)
    李秉中致鲁迅(1925年1月16日)
    李秉中致鲁迅(1925年1月23日)
    李秉中致鲁迅(1925年1月30日)
    李秉中致鲁迅(1925年2月18日)
    李秉中致鲁迅(1925年4月9日)
    李秉中致鲁迅(1925年4月11日)
    李秉中致鲁迅(1925年5月7日)
    李秉中致鲁迅(1936年7月13日)
    贺存之致鲁迅(1925年1月16日)
    朱大栅致鲁迅(1925年2月8日)
    振致鲁迅(1925年3月8日)
    刘弄潮致鲁迅(1925年4月2日)
    刘弄潮致鲁迅(1925年5月4日)
    吴呆羊致鲁迅(1925年4月12日)
    胡寄窗致鲁迅(1925年4月12日)
    白麟水致鲁迅(1925年4月24日)
    蒋鸿年致鲁迅(1925年4月27日)
    任国桢致鲁迅(1925年4月27日)
    任国桢致鲁迅(1925年6月8日)
    童企鲁致鲁迅(1925年4月28日)
    王峙南致鲁迅(1925年5月5日)
    寿洙邻致鲁迅(1925年5月7日)
    田问山致鲁迅(1925年5月16日)
    田问山致鲁迅(1925年9月3日)
    田问山致鲁迅(1926年4月13日)
    田问山致鲁迅(1926年4月21日)
    田问山致鲁迅(1926年4月23日)
    王志恒致鲁迅(1925年5月20日)
    王希礼致鲁迅(1925年6月)
    张炳钧致鲁迅(1925年6月)
    尚钺致鲁迅(1925年7月6日)
    尚钺致鲁迅(1925年7月10日)
    郑举之致鲁迅(1925年7月14日)
    张直觉、王铣、王黻丞致鲁迅(1925年7月17日)
    张直觉致鲁迅(1925年7月25日)
    裴劲霜致鲁迅(1925年9月13日)
    许钦文致鲁迅(1925年9月19日)
    许钦文致鲁迅(1933年10月12日)
    孟宪熙致鲁迅(1925年9月20日)
    蹇先艾致鲁迅(1925年9月28日)
    顾千里致鲁迅(1925年10月5日)
    羽太重久致鲁迅(1925年10月7日)
    张春波致鲁迅(1925年10月11日)
    台静农致鲁迅(1925年10月13日)
    台静农致鲁迅(1935年6月1日)
    刘梦苇致鲁迅(1925年11月16日)
    长弓致鲁迅(1925年12月3日)
    ×××致鲁迅(1925年12月3日)
    ×××致鲁迅(1925年12月8日)
    ×××致鲁迅(1925年12月9日)
    浙江省立第四中学校全体学生致鲁迅(1925年12月18日)
    废名致鲁迅(1925年12月26日)
    胡风致鲁迅(1926年1月16日)
    章衣萍致鲁迅(1926年1月)
    敬隐渔致鲁迅(1926年1月24日)
    敬隐渔致鲁迅(1926年3月29日)
    厨川白村会致鲁迅(1926年3月3日)
    白云僧致鲁迅(1926年3月25日)
    李天织致鲁迅(1926年3月28日)
    戴敦智致鲁迅(1926年4月12日)
    郑焯致鲁迅(1926年4月25日)
    李鸿梁致鲁迅(1926年6月26日)
    扶剑致鲁迅(1926年7月12日)
    孙伏园致鲁迅(1926年12月22日)
    孙伏园致鲁迅(1927年1月5日)
    周伯超致鲁迅(1928年2月9日)
    马湘影致鲁迅(1928年2月21日)
    季志仁致鲁迅、周建人(1929年5月4日)
    季志仁致鲁迅(1929年5月8日)
    苏金水致鲁迅(1929年6月6日)
    李小峰致鲁迅(1929年7月22日)
    李小峰致鲁迅(1929年8月12日)
    李小峰致鲁迅(1929年8月15日)
    李小峰致鲁迅(1930年4月16日)
    李小峰致鲁迅(1930年4月23日)
    李小峰致鲁迅(1930年7月4日)
    李小峰致鲁迅(1930年9月8日)
    李小峰致鲁迅(1930年10月15日)
    李小峰致鲁迅(1930年10月30日)
    ?庚白致鲁迅(1929年12月26日)
    林庚自致鲁迅(1929年12月28日)
    李志云致鲁迅(1930年6月24日)
    谭金洪致鲁迅(1930年10月16日)
    李霁野、韦丛芜、台静农致鲁迅(1932年8月7日)
    胡蛮致鲁迅(1933年4月27日)
    许席珍致鲁迅(1933年6月14日)
    谷万川致鲁迅(1933年6月22日)
    章锡琛致鲁迅(1933年9月20日)
    章锡琛致鲁迅(1933年9月25日)
    章锡琛致鲁迅(1933年11月10日)
    韦丛芜致鲁迅(1933年9月11日)
    史济行致鲁迅(1934年5月10日)
    史济行致鲁迅(1935年2月28日)
    史济行致鲁迅(1935年4月24日)
    郑振铎致鲁迅(1934年3月5日)
    郑振铎致鲁迅(1936年4月9日)
    葛贤宁致鲁迅(1934年3月13日)
    徐式庄致鲁迅(1934年3月24日)
    蔡元培致鲁迅(1934年7月4日)
    郑文生致鲁迅(1934年9月6日)
    李天元致鲁迅(1934年9月22日)
    何白涛致鲁迅(1934年10月31日)
    李桦致鲁迅(1934年12月4日)
    袁牧之致鲁迅(1934年12月9日)
    田汉致鲁迅(1935年1月28日)
    俞印民致鲁迅(1935年2月22日)
    俞印民致鲁迅(1935年3月10日)
    陈畸致鲁迅(1935年4月18日)
    韩恒章致鲁迅(1935年4月20日)
    梁耀南致鲁?(1935年6月4日)
    段炼致鲁迅(1935年9月8日)
    萧三致鲁迅(1935年9月15日)
    张露薇致鲁迅(1935年11月22日)
    曹靖华致鲁迅(1935年12月15日)
    曹靖华致鲁迅(1936年9月11日)
    孙用致鲁迅(1936年2月8日)
    徐诗荃致鲁迅(1936年4月7日)
    何家槐致鲁迅(1936年4月20日)
    何家槐致鲁迅(1936年5月18日)
    张春桥致鲁迅(1936年4月27日)
    徐懋庸致鲁迅(1936年4月30日)
    徐懋庸致鲁迅(1936年8月1日)
    宋庆龄致鲁迅(1936年6月5日)
    方之中致鲁迅(1936年6月21日)
    普实克致鲁迅(1936年6月23日)
    陈仲山致鲁迅(1936年7月4日)
    端木蕻良致鲁迅(1936年7月10日)
    端木蕻良致鲁迅(1936年7月18日)
    曹聚仁致鲁迅(1936年8月17日)
    孙右铭致鲁迅(1936年8月21日)
    赖少其致鲁迅(1936年9月10日)
    王冶秋致鲁迅(1936年9月22日)
    艾丁格尔致鲁迅(1936年10月6日)
    李虹霓致鲁迅(1936年10月16日)
    汤咏兰致鲁迅(1936年10月17日)
    曹白致鲁迅(1936年10月17日)
    费同泽致鲁迅、周作人(5月7日)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爱国运动,在开封好像是“五分钟的热度”已经过去了似的,早已沉寂下来。所以说到民气上,河南现在非常沉寂,几乎比“死狗”的墓里还沉寂十二分。致于像大言不惭的流氓如曹靖华者流,则更不堪言状矣,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人”,虽然他也经读过几本俄罗斯的“人”的分析大众的东西,还哪里配谈国呢,所以我敢相信,纵使他谈也是假的。
    说到“上等人”,开封可以说简直就没有,也可以连“人”就没有,因为在我的眼中,所谓水平线以下的便不用说,在开封城内,上自“君”下至乞丐都是“一丘之貉”的死狗,岂仅只“收数元钱,吃一样饭,就能变颜色”而已哉。这样的人民,除了亡国做奴隶,别的,我想,是没有一点办法和用处的。
    开封有一部分青年,很好动,但动,又不会动。所以在他们无“动”的时候,假若有个明眼人来利用,虽叫他“拉着空洋车在院中跑圈圈”,他们也定欢天喜地的心愿。这一部分人,在我觉着要算是河南全省最优秀的分子。但可惜无明眼人,所以他们都闭着眼睛开步走了,这是我所伤心的一点。说句“爱莫能助”,似乎又不应该,然而又无法,只得长一声,由他去吧。
    在上边这一部分青年中,据我所知的,大多对于我师有种信仰。据他们说:“一见鲁先生的东西,就想看,然而又不知他说的什么?可是放下不看呢,心中又不舍。”这是他们的一种猪八戒吃人生果的一种读书法。这或者也就是周杰人所谓先生的文章有些贵族的原故吧!因为一般人,北京亦如此,以文章难懂为贵族。至于说到他说先生是“无病呻吟”,我以为这是他缺乏“人生”的经验,而他对于刺入“人”的辛苦的刻痕内里的尖枪,是认不得的缘故。所以周杰人其人我虽不认识,据这几句话,我已觉得他至少要比欧阳兰还浮夸五厘,所以“傲啬”二字他亏也想出了,然而也是理所当然。但我师不骂他则已,骂时在何地方,请并将《实践旬刊》寄钺一读(此地买不到)。但《实践旬刊》,据我所知的,是一部分国民党党员所办的(我知道有数人,我常戏骂此数人为国民党昏头科的科员),其气味与麻木的《现代评论》尚可比伦矣。至于周杰人为“何许人也?”尚不知。
    现在我对于我已前作的张秃子几篇东西非常不满意,但又不知是否是一点可看的价值也没有。曾记长虹曾劝我把这些都收集起来,所以我想问问先生,假若没有一点可看的价值时,我则不必去作这一番劳而无益的工作了,不知我师以为如何?
    前与有O信,我想要先生一张像片的信,想先生已看了。若我师允许我,我师现在手中没有时,等我到北京时,我自己去洗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