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人间词话:汇编?汇校?汇评[平装]
  • 共1个商家     21.00元~21.00
  • 作者:王国维(作者),周锡山(合著者)
  • 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第1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59565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人间词话:汇编·汇校·汇评》由万卷出版公司出版。

    目录

    前言
    再版附言
    《人间词话》的版本情况和本书的编校说明
    人间词话
    人间词话未刊稿
    人间词话刪稿
    人间词话附录
    人间词话选
    附录
    《人间词话》手稿和本编、通行本条目次序对照表
    俞平伯《重印人间词话序》
    戚法仁《人间词话》补笺序

    文摘

    人间词话

    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五代、北宋之词所以独绝者在此。
    汇校
    “自成”二句,手稿原作“不期工而自工”。
    注释
    [1]境界:借用佛经中的概念,原指疆界、疆域;佛经中用的“境界”,又指“自家势力所及之境土”(《佛学大辞典》),指个人在人的感受能力之所及,或精神上所能达到的境地。文艺作品中的境界指情、景和事物交融所形成的艺术高度。
    [2]高格:作品的高级的品第、等级;作品的取意高妙,或格调高雅,风格高迈超逸。
    汇评
    李长之《王国维文艺批评著作批判》(《文学季刊》[创刊号],1934年1月)
    境界即作品中的世界。不错,作品中的世界,和我们所居住的世界不同,但这不同处在什么地方呢?我们看在普通的世界,只是客观的存在而已,在作品的世界,却是客观的存在之外再加上作者的主观,搅在一起,便变作一个混同的有真景物有真感情的世界。
    林雨华《论王国维的唯心主义美学观》(《新建设》,1964年第3期)
    可以说,“意境”或“境界”,是艺术形象及其艺术环境在读者心中所起的共鸣作用;“意境”或“境界”又是读者艺术欣赏时的心理状态。
    张文勋《从(人间词话)看王国维的美学思想实质》(《学术研究》1964年第3期)
    他所说的“境界”,不外是作品中的“情”与“景”二者,也就是说,客观的景物和主观的思想感情在作品中的鲜明、形象的表现,是“情”与“景”的统一。这里,接触到文学艺术的形象性的特征问题。我们知道,所谓“境界”,就是作家借助于典型化的方法,在作品中所创造出来的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虽然,有的作家以抒情为主,有的以写景为主,但任何艺术形象,都是作家在一定的思想指导下,对现实生活进行艺术概括的结果。所以,我们今天常说的“境界”二字的含义,首先是包括作品的思想深度和所反映的生活内容的广度,同时也包括作品中的形象的鲜明生动的程度。由于文学艺术具有“在个别中显现一般”的特点,所以能在有限的“境界”中,引起读者的无限的联想和想像,给人以艺术的感染力。
    佛雏《“境界”说辨源兼评其实质——王国维美学思想批判之二》(《扬州师院学报》1964年第19期)
    在诗词中,境界(意境)指的是,通过为外物所一刹兴起的抒情诗人的某种具体的典型感受,以此或主要凝为“外景”(造型形象)或主要凝为“心画”(表现形象),反映出生活的某一本质方面或某一侧面的一种单纯的、有机的、富于个性特征的艺术结构。
    任访秋《略论王国维及其文艺思想》(《开封师院学报》1978年第5期)
    所谓“境界”,也就是生活图画,也就是形象特征。至于“境界”决不是单指客观世界中的景物,并且包括有作者的感情在内:“景非独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这就说明作品必须能对现实生活作生动真实的表现,才算是有境界。因为只有达到这个地步,才能给读者以亲切的感受。
    周煦良《(人间词话)评述》(《书林》1980年第1期)
    今天重渎《人间词话》,我发觉我对“境界”一词的理解和使用,可能与王氏有一个重要差别。他说“词以境界为最上”,即是说有些词可以没有境界。我则认为诗词或其他艺术都是表现一种境界;没有不表现境界的艺术;不表现境界的艺术,它就只是记录,不是艺术。
    祖保泉《关于王国维三题》(《安徽师大学报》1980年第1期)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所谈“境界”主要是词的艺术境界。这种艺术境界正是“经过艺术家的主观把握而创造出来的艺术存在”,而不是“生活中的境界的原型”。我们叫这种“艺术存在”为有“意境”或有“境界”,都是一样的,在实质上没有什么差别。
    徐复观《王国维(人间词话>境界说试评》(《中国文学论集续篇》台湾学生书局1981年)
    王氏的所谓“境界”,是与“境”不分,而“境”又是与“景”通用的。此通过他全书的用辞而可见。他虽然说“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的一境界”;但他的重点,是放在景物之境的上面,所以《词话》的第二条即是“有造境,有写境”。第三条即是“有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因而他之所谓境界或境,实则传统上之所谓“景”,所谓“写景”。全书中不仅“境”“景”常互用;且所用境字境界字,多可与景字互易。当他引黄山谷“天下清景,不择贤愚而与之。然吾特疑为我辈设”的话后,自己加以发挥时,即将山谷的景字易为他自己所爱用的境界两字凡七次之多。王夫之《姜斋诗话》“有大景,有小景”;而王氏即称为“境界有大小”。惟自唐代起,多数用法,境可以同于景,但境界并不同于景。在道德、文学、艺术中用“境界”一词时,首先指的是由人格修养而来的精神所达到的层次。例如说某人的境界高,某人的境界低。精神的层次,影响对事物、自然,所能把握到的层次。由此而表现为文学艺术时,即成为文学艺术的境界。所以文学艺术中的境界,乃主客合一的产物。仅就风景之景而言,亦即仅就自然而言,乃纯客观地存在,不能构成有层次性的境界。若未加上由人格修养而来的精神作用,而仅就喜怒哀乐的自身来说,则系纯主观的浑沌。王氏既把境界与景混同起来,于是除他书中的少数歧义外。他所说的“词以境界为最上”,实等于说“词以写景为最上”。写景在中国诗词中,本占有重要地位,我在此文中,也顺便提出来加以讨论。但王氏何以觉得他所提出的境界说,较之兴趣、气质、神韵,为能“探其本”?严沧浪的所谓“兴趣”,指的是情景两相凑泊时的精神状态,写景乃由此而出,恐不能与王氏之所谓境界,分孰本孰末。“气质”一词,在传统的诗文评论中,极为少见,王氏大概指的是“气格”或“骨气”。“气格”与“神韵”,都与传统的所谓境界,密切关连在一起。而写景,只是表现中的一种技巧,两者之间,如何可以论本末?由此也可知王氏所言诗词的本末,与传统所言的诗词的本末,实大异其趣。传统未必是,王氏的推陈I{I新未必非。但在诗词创作的长期体验中,写景虽然占有重要的地位,却很难说写景为诗词创作之本。因王氏执此以为本,所以王氏对写景问题,也似乎没有彻底把握到。
    王文生《王国维的文学思想初探》(《古代文学理论研究丛刊》,1982年第7期)
    以王国维这样一个严肃的学者,在前后几年里,交相反复地使用“意境”和“境界”来作为他评词、评诗、评剧的基准,这究竟说明了什么呢?我个人以为,这种情况反映了他的认识有一个发展过程。当他在1906年写作《人间词甲稿序》时,他虽已认识到为了纠正清代词坛的弊病必须向五代北宋词学习,但还没有从理论上去总结五代北宋词的特点。1907年的《人间词乙稿序》则在认识上有一个发展,不仅明确标举“意境”为五代北宋词之所长,而且对这个传统概念作了一定的阐释。1908年他写作《人间词话》时,他显然是想在传统的“意境”之外,另立新说,因而提出“境界”。然而,在他的心目中还不能把“境界”和“意境”明确地分别开来。如他在《人间词话》里有意统一使用“境界”这个概念时,还不经心地用了“意境”的概念,就看出了这种迹象。
    叶朗《中国美学史大纲》第62l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年)
    意境说的精髓,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境生于象外”。艺术家的审美对象不是“象”,而是“境”。“境”是“虚”与“实”的统一。所以“意境”的范畴不等于一般艺术形象的范畴(“意象”)。“意境”是“意象”,但不是任何“意象”都是“意境”。“意境”的内涵比“意象”的内涵丰富。“意境”既包涵有“意象”共同具有的一般的规定,又包涵有自己的特殊的规定。正因为样,所以“意境”是中国古典美学的独特的范畴。
    我们再看王国维的境界说。我们分析了王国维所谓“境界”(或“意境”)的三层涵义:第一是强调情与景、意与象、隐与秀的交融与统一;第二是强调真景物、真感情,即强调再现的真实性;第三是强调文学语言对于意象的充分、完美的传达,即强调文学语言的直接形象感。王国维抓住的这三个方面,他论述和发挥的三层涵义,恰恰都是“意境”作为艺术形象(“意象”)的一般的规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