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行走陕西[平装]
  • 共2个商家     14.30元~18.00
  • 作者:豆豆(作者)
  • 出版社:广东旅游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66205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行走陕西》:陕西是中华民族及其悠久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十世纪以前陕西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周、秦、汉、隋、唐等14个王朝在此建都,历时1100 多年。因此在陕西有数不尽的遗迹,有人形象的比喻陕西游就是看坟头去。
    陕西是一块古老神奇而令人向往的黄土地,帝王之州,秦俑故乡。险峻的华山、咆哮的黄海壶口、革命的延安、沉甸甸的古文化、特式美食,爱逗乐的山谷、陕北民歌,黄土地、苹果园,还有豪爽西北汉子……陕西版图恰似一尊威武雄壮的跪射状秦俑,雄踞于中国内陆中心。《行走陕西》为“酷驴行走中国”系列丛书之一,带你走入陕西,领略其中的神秘与绮丽…… 看六千年中国,请来陕西!
    从身体出发直达心灵的行走,观大地风景,品千古人文,领略自然和生命的传奇与延续。

    作者简介

    豆豆,生于秦地西府,长于八百里秦川腹地。具备坦荡爽快的平原人格和田园牧歌的抒情气质。十七岁出门远行,从南到北,颠沛流离,生活不是在别处就是在路上。人生晃过二十七个年头,才恍然明白,原来看世上风景才是人生最重要的头等大事。所谓背着故乡的水井四处流浪,哪里有你,哪里就有月光。这月光遇春花而烂漫,遇夏风而热烈,遇秋夜而丰盈,遇冬雪而纯洁。这月光一照就是二十多年,也许正因了这月光的照耀,才成就了我与别人不同的经历。而人生正因为一个又一个经历而丰富起来。

    目录

    酷驴观点
    作者介绍
    序:行走陕西的N个理由
    第一部分 全景陕西
    陕西全景
    陕西故事
    陕西天地
    陕西人文
    陕西物语
    陕西旅游资源
    陕西十八怪

    第二部分 出行陕西
    陕西最佳旅游时间
    陕西交通
    陕西住宿
    陕西饮食
    陕西装备
    一般资讯

    第三部分 汉唐旧梦:西安及周边地区
    全景西安
    出行西安
    景色西安
    西安城墙
    钟鼓楼
    关中书院
    小雁塔
    大兴善待
    陕西历史博物馆
    大清真寺
    大雁塔
    碑林
    青龙寺
    兴庆宫公园
    半坡博物馆
    粉巷
    曲江
    灞桥
    白鹿原
    秦始皇陵
    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
    骊山
    周幽王墓
    辋川
    终南山
    翠华山
    香积寺
    草堂寺
    朱雀森林
    楼观台
    周至金丝猴自然保护区

    第四部分 陕北道情:铜川一延安-榆林
    全景陕北
    出行陕北
    景色陕北
    药王山
    耀州瓷窑
    黄帝陵
    洛川民俗博物馆
    壶口瀑布
    红都延安
    革命遗址
    清凉山
    宝塔山
    杨家岭
    枣园
    安塞
    钟山石窟
    绥德
    米脂
    李自成行宫
    驼城榆林
    镇北台
    红石峡
    佳县黄河
    红碱淖
    三边
    统万城

    第五部分 尔府物华:渭南
    全景东府
    出行东府
    景色东府
    华山
    韩城古城
    韩城党家村
    龙门
    韩城文庙
    司马迁墓祠
    金代大铁钟
    拴马桩
    澄城乐楼
    精进寺塔
    桥陵
    泰陵
    南寺唐塔、北寺宋塔
    杨虎城将军纪念馆
    全景商州
    出行商州
    景色商州
    柞水洞天
    佛爷洞
    天洞
    百神润
    风洞
    镇安塔云
    山阳丰阳塔
    三省石
    丹凤龙驹寨船帮会
    武关
    ……
    第六部分 西府风月:宝鸡及周边地区
    第七部分 秦岭以南:汉中

    序言

    大抵上,许多人都过着一种流放式的生活。譬如我的童年就被放逐在我出生地之外的另一片土地上,那里地处陕西关中平原的最西端,我不需要借助任何所感知的事物和我后来逐渐积累的历史知识,就可以无比清晰地回想她:那方圆百里的古朴宁静,我曾经像只小乌一样在那里为自然的灵光发出生命的第一声啾啼,也曾像蓬杂草那样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悄然成长,我朝拜那里的阳光、雪夜和钴蓝的天空。那里有与凡高的向日葵同样的色彩,这种浓烈同样深植于我的生命之中。
    我不愿意我的文字在触动她的神经时弄痛了她,更不愿意我庸常的笔调在描述她时背离了她的本色和初始的声音,我只企望能完成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回归。因为,这个遥远的旧梦,在我刚离开她时就开始了。
    陕西虽是我出生的地方,但我对她的了解是非常肤浅的。所以我用我在他乡学会走路的35码的脚丫,重新去丈量这片与我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土地,在无数个似曾相识的晨昏我驻足,或静息倾听或举目凝望。某一天,南部日渐浓郁的绿从我眼前晃过去,北方的沙尘呛进我肺叶,我趴在陕北一个窑洞的小窗台上,看见黑夜中的蓝天,那黑暗中的深不可测的钴蓝使我心底涌起发烫的情感。我感到一种熟悉的东西正在逐渐逼近,她有着我所熟知的气息、纹络和质地。
    有人说,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我想我体会到了这种安静。在这种安静中,一个个稍纵即逝的甜美的笑脸或曼妙的背影,都会使我在梦中与旧梦无比接近。在路上两个月,从油菜花开的陕西南部,到小麦扬花的关中平原,再到黄尘漫天的高原陕北,从温柔缱绻的小情小调,到自由奔放的爽快利落,再到荡气回肠的英雄气概,从南到北走下来,人生的种种况味便体验得差不多了。人似乎也要变得和阳坡高地上的土层一样厚实沉静,惟有在这种深沉之中,灵魂或许才能获得永恒。
    这本书,送给我的故乡父母及alber,还有我的朋友海东、生涛、妮娅,感谢他们在这本书的写作中给我的支持和帮助。

    文摘

    插图:





    香烟不抽耳根塞:向关中男人敬烟.一般情况下他们不会生硬拒绝.不管接不接受你这,个人,烟都是暂时接下来别在耳后,关中人直来直去,把让烟看作一种礼节,而一般让烟都是有求于人,或者找个话题。他在接烟的同时,也是表示他可以为你两肋插刀。他们看重的是人情,而不是礼物的轻重。
    吃面涎水倒回来:陕西的岐山面声名远扬,一只碗里只有一根面条.这根面条又细又长,加入臊子汤料,吃完面,碗里的汤不能喝,再重新倒入锅里,边吃边煮,汤也越煮越出色,醇香异常。如此反复,一顿饭要吃掉数个小时。到了关中人家吃这种面,主人会再三问客人“汤甜不甜?”意思是“咸淡味道如何?”再嘱客人“甭甩喝汤了”的意思是:“汤不好,面要多吃”,多是谦虚之词。当然。现在的农家都比较讲究卫生,不再把吃过的汤倒回锅里.而是不断地往汤里加调料,保证味鲜如初。
    皇上按着两行埋:陕秀有方言:南方才子北方将,陕西皇上埋两行。不说远古的女娲黄帝。光是兴平向东到咸阳之间38千米狭长地带上就埋着有名有姓的皇帝70多位,其中唐代的18座皇陵几乎是在关中平北山一线排开,与咸阳原上的遥相呼应。无意中与中国古代法天思想暗合。
    人名都被动物代:在陕西农村你会发现好多小孩都叫什么“狗蛋、牛蛋、猪娃、驴娃、九牛、二虎”之类。似乎各种牲畜都可以作为人名来叫。不管男孩女孩小时候都有一个跟动物有关的乳名,这与关中人爱动物有关。被当作人名唤的动物大多温顺可爱,但被起外号的动物就不一样了,好在关中人生性随和,极少忌讳,因而不管叫什么,他们也不计较。
    固守本土不出外:陕西人恋家,他们常挂嘴边的一句话是“父母在,不远游”,等父母不在了,他们也游不动了,皆因关中地区土地肥沃,气候适宜,旱涝保收,这种长治久安的舒适生活使他们不愿意出外谋生,有漂游各地的也都不忘落叶归根。
    老人都把皮影爱:人老了就变得像小孩一样可笑淘气,陕西老头更是调皮捣蛋,皮影戏是关中地区一种濒临失传的古老剧种之一。每有演出,唱戏的、演奏的、看戏的几乎全是老头老太太,哪里有皮影戏,他们会早早夹了板凳,步行二三里也要赶去看上一看。即使生着重病,也不听劝告,远远去赶场。
    手背身后走路快:在陕西关中农村的乡间小道上,会不时碰见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头子,他们目不斜视、头不摇摆、昂首阔步、表情严肃,手背在身后,左右手互相捅进棉袄袖子,远看好像被反绑了一样,在这种人走路的时候,你最好别试图跟他打招呼,打扰了人家走路,人家可会不高兴的。要么不理你,要么鼻子哼哼两声,态度极为轻慢。一般人可能会受不了。
    家家厢房半边盖:关中人的房屋分上房和厦房,上房即安间也叫北堂大屋。厦房也叫厢房,多为单面门窗,背靠高墙,冬可挡寒,夏可遮阳,冬暖夏凉。室内纵深线,采光极好,窗前种花草,人口多的家庭东西起厦,加上上房,形成结构紧凑的四合小院。几世同堂,居住其中,其乐融融。
    信教只有老太太:陕西人不信救世主,他们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靠天靠地靠父母。不如靠自己一双手。他们安分守己,安于平凡。但女人们就不一样了,她们绝少出门,不比男人可以到外面去见识花花世界,所以她们就棋高一着信教去了,就像我的老外婆一样,老人家经常跪在土地庙对着紫阳真人祈求菩萨保佑,路过天主教堂还要吐上口唾沫,嘴里喃喃道:“土人偏要信个洋菩萨,啥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