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学腐(官场、情场与学府的交媾,震撼人心!)[平装]
  • 共1个商家     8.10元~8.10
  • 作者:韦火(作者)
  • 出版社:河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8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623921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学腐》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目录

    学腐

    文摘


    唉,这个梁中民呀,真不该聪明反被聪明误,一不留神进了大牢,还险些掉了脑袋。要不然,他身名显赫的孟小飞,怎会跑到大马路上来领受飞尘扬土呢,堂堂一个大学副校长,至于象平头百姓一样在街头拦车么?!
    早春二月的江州市,重重阴霾不散,天空象是腐烂了似的,让人嗅到一丝惶恐的气息。
    孟小飞站在江州大学校门外的路边,在车水马龙中挥着手拦的士,打算趁新学期的忙碌到来之前,去与欧阳娜碰面。“碰面”这个词比较中性,不象“幽会”那样令人觉得心虚、愧疚,更不象“偷情”那样容易产生一丝犯罪感。中文的语意理解就是丰富,以前自己只要告诉梁中民想出去“碰面”,这小哥们马上就心领神会,亲自开车接送,免去了他孟校长的某种担忧。
    自从梁中民被捕之后,这样的“碰面”活动一时就没合适的人开车接送了,副校长的身份动用公车办其他私事倒没问题,但这种寻芳觅艳的事总担心走漏风声,打的往返是最稳妥了。
    一辆红色桑塔那的士停到身边来,夹杂着尾气臭味的一股风擦面而过,孟小飞觉得似有某种不祥的征兆袭击了一下自己的意识,头脑闪现出瞬间的眩晕,感到十分不爽。
    今天怎么象阿庆嫂一样,真是有点不寻常啊,街上的气氛也令人感到蹊跷。的士开出没多远,孟小飞就发现不太对头,很多商铺和药店门前排起了长队,这是多年没见过的现象,他问的士司机怎么回事?的士司机说,谁知道啊,都在传说江州这几天有一种怪病在扩散,已经死了不少人呢,一早都在抢购醋和盐,还有板蓝根之类的中药,据说可以预防。
    怪不得呢,妻子甘敏前两天下班回来说过,她们医院收治了几个奇怪的发烧病人,开始以为是普通的肺病没怎么注意,结果好几个医生护士很快就被传染上也相继病倒,还死了个护士,医院这才采取紧急隔离措施。
    当时听了妻子唠唠叨叨的话,孟小飞并没在意,看来今天老百姓的反应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孟小飞掏出手机给甘敏打电话,告诉她在街上看到的情况。甘敏恐慌地说情况越来越吓人了,得怪病的人今天又死了两个,有个医生也快不行了,但大家到现在还不明白怎么回事,要赶快给家里多弄些醋和板蓝根,无论如何不能坐以待毙。
    甘敏的电话刚挂断,欧阳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她说今天还是别碰面了,赶紧应对这个突发情况吧。孟小飞说,那就改日再见,你当记者的消息灵通,知道具体情况吗?欧阳娜说,我也不太清楚还想问你呢,你老婆不是在前沿阵地吗?我们有几个记者想到医院去采访,被报社领导堵住了,说是在没有统一口径之前,不准任何新闻媒体报道这件事。
    还是这个大国的公民太多了,稍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满城风雨,连新闻媒体都一无所知的事情,全城百姓就有了反应。孟小飞马上要求的士司机返回学校,手机的短信息提示音又“滴滴”响起,一条信息赫然出现在荧屏上:梁中民越狱了!
    孟小飞看了短信立刻惊出一身冷汗,今天真的是大白天撞鬼,一准是个“诸事不宜”的日子。
    这个不久前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梁中民,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初保住梁中民一条小命已是费尽周折,总算让自己金蝉脱了壳,而今这小子越狱岂不是罪加一等找死么,搞不好再连累自己也……,想到诸种可怕的后果,孟小飞的脑海闪过的不再是瞬间的眩晕,而似一道穿过万物的霹雳,几乎把他的大脑刺得一片空白。
    几个月前的一天,孟小飞正为自己申报“院士”一事忙得焦头烂额,甘敏忽然从医院打来电话,语气惊慌地说,小飞,梁中民出了大事被捕了。孟小飞听到这话本能地问道,那怎么可能呢?甘敏急促促地说,梁中民用放射线杀人,我们检验科主任刘克生生命垂危。
    孟小飞怕甘敏在医院说话不便,压低嗓音说,你赶紧找个理由回家。
    那边的甘敏无可奈何地说,不行啊,医院正安排全科人员体检,说不定我也受到辐射了。
    孟小飞觉得情况严重,交代她说,你一定要沉住气,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晚上回家再说。
    梁中民被捕,甘敏心里揣着一团疑云,会不会是自己老公指使梁中民下的毒手?这些日子刘克生与梁中民的矛盾几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老公跟梁中民的利益绝对一致,他对刘克生的行径也火冒三丈,让梁中民去收拾刘克生是完全有可能的。但转而一想,以老公的智商还不至于出此下策吧?又转而一想很危险,即使不是老公指使,很多事情他也难脱干系,自己这个看起来十分完美的家庭,很可能就要大难临头了。
    下班一回到家,她把孩子支开,就哭哭啼啼地说,你,你犯得着这样吗?总不能为出口恶气连老婆孩子也不顾了吧?
    孟小飞已经心乱如麻,把茶几一拍厉声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扯没边没际的事,我怎么会干这种下三烂的蠢事,到底怎么回事快说!
    一向沉稳的老公勃然大怒,甘敏的情绪慢慢冷静了下来,她把白天看到的和听到的事详细道给孟小飞。这段时间刘克生总觉得自己精神欠佳,今天一上班就感到身体特不舒服,让科里的同事给他抽血化验,大家嘻嘻哈哈地跟他开玩笑,也没多想什么,可化验结果一出来把全科的人都震呆了:他身上的白细胞指数,居然还不到正常人的一半!说明体内的骨髓造血系统正遭到严重破坏,这可是要命的事啊。凭着多年的医学知识,刘克生立刻想到,很可能是最近受到了大剂量放射线的侵害,说不定办公室周围存在致命的放射源,得马上找核医学科拿探测仪来检测。果不出所料,那探测仪刚一插上电,警报器就呜呜地响了起来,整个楼层的人就像蜜蜂炸了窝似的四处乱逃。奇怪的是,过了一会儿再次检测,那神秘而强烈的放射线又忽然消失了,迹象表明有人在附近故意操纵辐射!医院立即报了警,公安人员很快来到现场,把躲在刘克生办公室隔壁房间正准备销毁辐射仪器的梁中民及其助手逮了个正着。
    甘敏说话时眼神惊悸,声音颤抖,当时的情景仿佛还在眼前。她告诉老公,刘克生经诊断已命悬一线,准备送往北京接受骨髓移植手术,受到放射侵害的医护人员多达几十个,病情严重的都已住了院,她自己也有轻微影响。
    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啊,孟小飞边听边自言自语道。甘敏马上又带着哭腔说,院里都在议论,梁中民这回肯定要挨枪子儿了,要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我们家可怎么办呢?
    孟小飞心里明白,虽说与梁中民有生意上的瓜葛,但名义上是甘敏入股的,何况连这点外人也根本不知晓,自己更是躲在暗处从没露过头。他非常镇静地对妻子说,梁中民犯罪是咎由自取,你脑袋清醒着点,别往自己身上瞎套。
    这几年经历和处理了不少有惊无险的事,孟小飞已经有了化险为夷的丰富经验。今天接到甘敏的电话后,他一直在考虑挽救梁中民的办法。听了甘敏的细述,他觉得梁中民这回捅的娄子太大了,几乎把天戳了个窟窿,眼下只能考虑丢卒保车,争取自己虎口脱险了。他平静地告诉甘敏,梁中民犯罪与我们毫不相干,念他这些年跟我们有点交情,我想办法看能不能保住他的脑袋,也好让他别拖泥带水乱咬。甘敏说,万一他交待了和我们共同在医院投资的事咋办?孟小飞说,那也没什么了不起,在这件事情上你必须坚决站在刘克生一边,咬定是梁中民硬拉你们投资分成,大不了就破财免灾把分成的钱全部退出来。
    甘敏犹犹豫豫地说,千辛万苦才挣来的这么多分成全部退掉?孟小飞不耐烦道,你就别婆婆妈妈的了,青山依旧在总会有柴烧。他又交待甘敏说,梁中民现在是刑事犯罪分子,跟我们的经济交往风马牛不相及,千万不要胡乱搭界自己引火烧身。
    这一晚,孟小飞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天亮也没入眠,头脑里终于形成了一个营救梁中民的方案……
    没料到啊,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侥幸保住了梁中民的命,他居然刚服刑不久就越狱了。孟小飞接到杨琼的手机短信,浑身直冒冷汗,哪还有心思去搞什么醋和板蓝根,一心只想找杨琼尽快了解具体情况。
    回到学校闯进办公室,孟小飞关上房门就给杨琼打电话。作为杨琼的上司,孟小飞早已将这位玲珑丽人的姿色俘获,他拨通电话习惯性地叫了声“Darling”。杨琼以为他又想“碰面”,没等他说第二句话就抢先道,我的校长大人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情雅致?你那小哥们溜出了大牢正在亡命,一旦被抓获,他脑袋可就要搬家了,你赶快悠着点吧。
    听到这话,孟小飞瘫软在坐椅上,感到一股冰气爬上后背,今天不仅是个诸事不宜的日子,还可能是个厄运将临的大灾日。
    甘敏下班带了一大叠口罩,匆忙赶回家。她一进门就喊,家家户户都在熏醋,怎么我们家一点动静都没有?见孟小飞全无准备,气得她大发雷霆。孟小飞没心思与她理论,甘敏于是吵吵嚷嚷着出了门,找邻居们借醋去了。
    恐慌比疾病本身传播得更快,仅仅一天的工夫,整个江州市的板蓝根和醋售卖一空,动作慢的人最后要花几十元买到一瓶普通的食用醋。校园内外的局势也陡然严峻起来,空气中到处弥漫着醋和消毒液的味道,街上行人步履匆匆,不少人已戴上了厚厚的防护口罩,公共场所多已门前冷落鞍马稀。
    尽管新闻媒体刚一开始还保持沉默,人们也不相信出现了大规模的传染病蔓延,但事实真相很快就被披露出来:一场骇人听闻的非典瘟疫,正肆虐着中国大地。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孟小飞觉得毛泽东的诗词真是高瞻远瞩。人类其实很脆弱,肉眼看不见的某种微生物,居然也能搅得周天寒彻,迫使每个人不得不迅速行动起来捍卫自身的生命。很快,江州大学与社会各界一样,所有的工作都围绕着抗非典而展开。
    胸有响雷而面如平湖者方能拜大将,处在无比焦灼和忧虑之中的孟小飞,头脑仍异常清醒。无论是从业务副校长的职责,还是从目前面临的危险处境来说,自己都必须在这场抗非典的科技攻关中有所作为,当初回国时的雄心壮志似乎又重现脑海。可一想到这些年来发生的往事,梁中民的身影总是挥之不去地出现在眼前……
    孟小飞清楚地记得,当年自己从美国回来时,一下飞机最先接触到的母校老师正是梁中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