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人间何处著相思:晏几道词与情的绝世传奇[精装]
  • 共1个商家     19.70元~19.70
  • 作者:紫陌(作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社出版社;第1版(2011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5060778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人间何处著相思:晏几道词与情的绝世传奇》编辑推荐:他是北宋词坛最著名的文人之一,却相思成痴,被好友黄庭坚称为“四痴”之人。他是命运多舛的多情贵公子,万般深情嵌入词中,只为一场感天动地的刻骨爱恋。还原《小山词》中绝世痴情,重温古典爱情的浪漫、纯美。北宋最感人至深的微情书集,讲述晏几道深情难了的前世今生。典雅精装、专色印制,俞平伯、叶嘉莹、陈匪石 一致推崇!!

    作者简介

    紫陌,80后,典型的北方女子,酷爱古典文学,曾在全国诗歌大赛中获一等奖。坚信文字是心灵交流最为愉快的方式,文能怡情,亦能遣怀。在没有信仰的时代里,视文学为最好的信仰。

    目录

    第三卷
    辗转相思不成眠
    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 115
    木兰花?秋千院落重帘暮 122
    鹧鸪天?醉拍春衫惜旧香 128
    诉衷情?凭觞静忆去年秋 134
    御街行?街南绿树春饶絮 141
    更漏子?流莺三两声 148

    第四卷
    最难禁魂牵梦萦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159
    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 166
    蝶恋花?梦入江南烟水路 173
    虞美人?一弦弹尽仙韶乐 181
    归田乐?试把花期数 189
    留春令?画屏天畔 197

    第五卷
    独惆怅于天涯
    鹧鸪天?晓日迎长岁岁同 209
    阮郎归?天边金掌露成霜 216
    生查子?长恨涉江遥 223
    南乡子?新月又如眉 231
    少年游?西楼别后 238
    临江仙?身外闲愁空满 246
    鹧鸪天?十里楼台倚翠微 253

    文摘

    第一卷
    一曲新词酒一杯
    “小白长红又满枝,筑球场外独支颐。春风自是人间客,主张繁华得几时?”
    这是晏几道的一首小诗,因这小诗,他才得以免于牢狱之灾。
    大大小小各种颜色的花又挂满了枝头,
    在筑球场外有一枝花独自开放着,
    春风自身也只是人间的客人,
    这样的繁华,再次到来还需要多少时间?
    “春风自是人间客”一句给我的印象极深。
    客人自然是不宜久留的,迟早是要离去的。二月春风拂面的温暖感觉,也如客人般早晚要离去。
    如果这样的话,怎么才能保持长久的繁华?
    世界总是寒冷的,春风的莅临是偶尔的恩泽。
    红尘中寻寻觅觅,什么才能慰藉我心?
    呜呼哀哉,感叹的是世态炎凉、时不我与。
    这样的真情实感,就连皇帝也大为激赏,赦免了晏几道。
    这样性情的小晏,给人如沐二月春风的感觉,晏几道本人便不期然成了“春风自是人间客”的注解。
    命途多舛的小晏,也不幸体验了“人间客”的尴尬。
    在他的一生中,似乎没有在俗世生活中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客”的感觉贯穿终生。
    小晏不同流俗,与世俗格格不入,亦是“人间客”。
    仁宗宝元元年戊寅(1038),四月二十三日辰时,晏几道出生。
    《东南晏氏重修宗谱?临川沙河世系》,里面明确记载:“殊公儿子几道,字叔原,行十五,号小山……宋宝元戊寅四月二十三日辰时生,宋大观庚寅年九月殁,寿七十三岁。”
    其父晏殊为北宋时期的太平宰相,身居要位,平易近人,能诗、善词,多结交文士。
    生查子?金鞭美少年
    金鞭美少年,去跃青骢马。牵系玉楼人,绣被春寒夜。
    消息未归来,寒食梨花谢。无处说相思,背面秋千下。
    晏几道便是那豪门的贵公子,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和父亲的朋友一起吟诗作对。
    看着满日的春光明媚,少年意气风发,执笔间,将天地融于心中。想那时,是多么的春风得意啊。
    爱情、友情、事业,这些俗世的幸福,对晏几道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没有忧伤的青春年华啊,好似是春日田野里新生的枝丫,有无限的生命力和希望。
    想这太平盛世,又有乃父若此,一堂堂七尺男儿,又怎么会难以立足于世呢?真应了那句“早岁那知世事艰”。
    贵族的生活是尊贵而无忧的。不用为生计担忧,有良好的教育,有父亲的基础,这些先天的优势是无人匹及的。晏几道却不甚关心自己的这些所谓得天独厚。
    他是痴人一个,不通世俗。
    他只知道活在这样悠游中,只知道真实地对待自己,从来都以一颗赤子之心,来对待茫茫尘世。
    和南唐后主李煜一样,晏几道也是长于妇人之手,妇人是更易熏陶出一份多愁善感的心灵的。
    男人的世界多是权力和理智,而女人的世界,是由情感和心灵组成的。
    这个男子——晏几道,一袭白衣,腰间佩戴着名贵的玉石,周身散发着香草的气息,袭人的香气令人觉得神清气爽。
    他一生是为情所困的,感情是他的生命。如若爱了,便用尽生命的力气;如若不爱,也是相思难以成眠。
    想那么多如水的女儿,晏几道是用真心来呵护的。
    他要“化作春泥更护花”,他曾经用生命写词,讴歌爱情。
    爱情是逆境中的一把剑,鼓励我们坚强。
    这是又一个贾宝玉啊,尊重女儿,为女儿甘愿沉沦……
    不过晏几道毕竟是晏几道,他不是宝玉,他有他的纠结、他的痛苦,这些都是属于他的。
    初恋的那种感觉,已慢慢远逝。
    而我,却始终在过去的时光旁驻足。
    想要试图挽回,重温旧梦,
    还是淡淡地想念?
    回忆多半是因为现在活得不快乐,
    这句话是人人都爱说的。
    但我不愿承认,
    我是因为没有快乐才要想起你。
    我只愿意承认的是:想起你,爱过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快乐。
    我的初恋发生在一个夏日,那盛夏的时光在回忆里闪着耀眼的光芒,常常于电光石火间照亮我人生的黑暗。每每想到你,嘴角便忍不住微微上扬。
    你的白衬衫,在记忆中定格,那白色,是青春年华的永恒纪念。
    (一)
    风度翩翩的美少年,手里握着做工精致的金鞭,一跃而上那匹青鬃马。想那千里马,本也是一匹青鬃马而已,经伯乐慧眼识金,才得以见闻于市井。
    青鬃马乃良驹也。试想一下,这样的美少年,身上必定佩戴着做工精巧的玉佩,再看有坐骑若此。
    这是何等的风流倜傥,意气风发!
    他牵着马来到了玉楼,会见那楼上的佳人。能匹配上他的,单想象就知道该是何等的绝色。
    会面之后,女子满面含羞,只交换了信物便匆匆告别了。
    他们是矜持的,这样纯洁的初恋犹如一朵缓缓盛开的白海棠,极尽人世的清丽和脱俗。
    这样的郎才女貌,相得益彰,可谓是珠联璧合。
    到了夜晚,绣被春寒,孤灯独眠,寂寞难耐。爱上一个人就等于爱上了寂寞。
    日日盼,月月盼,日思夜想。转眼间,已过了寒食节,梨花开了又谢了。想那一朵花的轮回已过,而我的恋爱却没有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
    她在秋千架下背面痴痴地站着,她的衣服在秋风中来回荡着,无处诉说相思,也不想对人诉说。就这样任凭秋风的凉意穿透身体吧,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胡乱荡着秋千吧。“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李清照曾有这样的感叹。
    他和她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初恋总是如烟花般绚烂,在完满人生最为美好的年华里,在这第一次的甜蜜中,爱过了,在生命的书签里留下了痕迹,就知足了。
    余下的时光里,相思也好,淡忘也罢,这些美好注定要成为一段储存起来的回忆。
    初恋多半是美好的,它纯净若水,不沾染一丝俗世的尘埃。儿女情态在词句中表现得甚为明显,这样的甜蜜,是属于你我独一无二的感觉吧。
    爱过,便已无憾。
    (二)
    曹植的《白马篇》中有言:“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曹植理想中的美少年是风度翩翩、武艺高强的少年郎。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英雄气度,视死如归的崇高精神境界。
    然鲁迅有语:“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纵使英雄,也有儿女情长之时,这样的英雄才是真正的豪杰,因为他首先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晏几道,他可能不是英雄,但他亦不是凡俗之辈。他的爱情在这个时候开始悄无声息地盛开。
    一棵开花的树
    席慕容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如果有来生,我会选择做一棵树,树上结满了我前世的盼望。
    我的热情、我的等待、我的期盼,这些都与你有关。
    如果你倾听,我会为你颤抖着片片叶子。
    如果你走过,我会为此凋零一地的花瓣。
    这就是爱情。
    这样的一个时代里,居然有他这样的一个人,为爱而生。
    试问,有多少人能够在短短的一生之中,真正遇到拨动自己心弦的那个人,更何况这样的影响力只是在不经意的一瞬间中。所谓一见钟情,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安娜?卡列尼娜》中,渥伦斯基对安娜一见钟情。不单是安娜身上所拥有的上流社会共同的优雅和风度,更重要的是他深深感受到了安娜身上那种被压抑的生气,并被这种生命力深深吸引。在第一次见面时,便难以克制心中的喜爱。这便是一见钟情吧,没有任何原因,只是能读出对方的与众不同并深深地沉醉。
    《西厢记》里,张生初见崔莺莺,看到莺莺“临去秋波那一转”,顿时魂飞魄散,惊叫道:“我死也!”
    《牡丹亭》中,杜丽娘见到梦中情人柳梦梅,竟然“相见俨然”,从此演绎了一场生死不渝的爱情、一部惊天动地的传奇。
    《红楼梦》中林黛玉见到贾宝玉,大吃一惊,心想:“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贾宝玉一见到林妹妹就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我就是那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这是张生和崔莺莺的表白,也是宝玉对黛玉款款深情的倾诉。
    想晏几道日日过着诗酒风流的贵公子生活,能做到如此深情专情,实属难能可贵。
    “画堂秋月假期,藏钩赌酒归迟。”《清平乐》
    “斗鸭池南夜不归,酒阑纨扇有新诗。”《鹧鸪天》
    纸醉金迷之时,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将此情深重呢?
    那时的北宋,文人墨客家中蓄养歌妓属于很正常的事情,日常宴饮之时,总是有歌妓献艺。那时候,官府召歌女献曲陪酒都有明文规定。所以在宴会中,官人与歌妓“厮混”也属于正常现象。
    而在晏几道看来,歌妓不单单只是一个有才艺的玩偶而已,她们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所以他对这些特殊身份的女性,态度是尊重的。
    也就因此,生命中几个重要的女人,便是那四位歌女——莲、鸿、苹、云。
    读到这里,我不禁想到了金庸《笑傲江湖》中的令狐冲。作为华山派的大弟子,在武林之中,令狐冲无疑是属于青年才俊一类的人物。但是他不谋名利,没有野心。不同于他师父岳不群的虚伪狡诈、利欲熏心,也不同于任我行的心狠手辣、野心勃勃。
    令狐冲只是一心念着自己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即使小师妹后来移情别恋爱上别人,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为对方着想。这是怎样的深情啊!那份初恋的感觉早已远逝,身旁又有美女任盈盈芳心暗许,令狐冲却始终为小师妹岳灵珊牵肠挂肚。
    用情至深,晏几道也若此。
    踏莎行?绿径穿花
    绿径穿花,红楼压水。寻芳误到蓬莱地。玉颜人是蕊珠仙,相逢展尽双蛾翠。
    梦草闲眠,流觞浅醉。一春总见瀛洲事。别来双燕又西飞,无端不寄相思字。
    说到四季,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春季。这个季节是一年之首,是最给人以希望的季节。
    尽管古人提到春日,总是自然而然地生发“伤春悲秋”的感怀。但春日毕竟是万物复苏的好时节,给人带来的更多是希望。
    登科后
    孟郊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这首作于孟郊46岁进士及第的诗作,就是对春风的讴歌。人在春风得意之时,自是看什么都顺眼,更何况是如此繁华如盛的长安城。
    想那天朝大都,自是开尽了人间各色的花,满目的春光,让人心驰神往,顿觉浑身通畅,早年的龌龊早已经不足挂齿。
    繁华时刻,春日之歌响起。
    更有杜甫的名句“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春风春雨,它们如女子般轻柔地呵护万物,那是种柔到骨子里的甜,让人难以抗拒。
    仿如窖藏多年的美酒般,微醺的感觉,在空气中弥漫的酒香,令人沉醉于中难以抗拒。
    确实,一年之计在于春。春是一年的开始,很多事情都要筹划,意气风发的少年要在这春日里施展抱负、实现价值。
    多情的少女要在这春日里,祈求上天能成全自己的一段美好姻缘。
    奔波了多年的农民又在这播种的季节里,播下了一年的希望。
    当代社会,没有了很多季节的观念,科技为现代人创造了很多便利。
    但试想一下,在一个春光明媚的午后,陪父母一起到公园踏青。父母会和我们谈起自己儿时的故事,尽管那些故事已经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模糊了,可是总是被多心的父母牢牢地记住。
    他们会一年又一年,不知疲劳地讲述着,而我默默地听着。好似在听一个很遥远的事情,遥远到恍如隔世。
    想当初,想当初啊。回忆永远是美好的,经历过种种才能体味人生的五味杂陈。
    尤其在这个混合着青草和阳光的午后,那份回忆又多了一份清新。
    春日,新鲜,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