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梦回唐朝(下)[平装]
  • 共1个商家     25.90元~25.90
  • 作者:泓仁(作者),袁帅(作者),韩静(作者)
  •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第1版(2013年3月15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330676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梦回唐朝(下)》编辑推荐:同名电视剧湖南卫视首播!新年大礼,年度大戏,精彩无限!悲伤、欢乐、搞笑、温情、励志。主演:郭德纲、于谦、王力可、佟亚丽、倪虹洁、张世。无法改变历史,却可铸就传奇。在现实中,她昏迷不醒,在梦中,她是武则天,一场为了唤醒而展开的冒险之旅。

    作者简介

    泓仁,两岸三地知名制作人、编剧。电视剧作品《梦回唐朝》、《亲爱的回家》、《深宫谍影》、《小资女孩向前冲》、《家和万事兴》、《神相赖布衣》、《嘉庆君游台湾》等。
    袁帅,职业编剧,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会员,发表长篇小说《色》,电视剧作品《十二生肖传奇》、《梦回唐朝》。
    韩静,南开大学文学硕士,梁斌文学研究会理事,曾为《城市快报》撰写《说文解字》专栏,电视剧作品《梦回唐朝》。

    目录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结尾

    文摘

    第二十一章
    南昌王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让他说什么?难道说他看到一个人正走向悬崖而不能提醒,否则那走向悬崖的或许便会是自己的朋友和亲人。这个时候他突然痛恨起自己对唐史的了若指掌,那就仿佛一个人拥有未知能力,却无力改变未来一样,知道的越多越是一种负累。
    如果说武顺的死让南昌王确定他现在所经历的一切与史书记载并不是那么相同的话,那么李君羡的出现以及在宴会上道出自己的小名为五娘子的时候,则又让他感到了一种迂回之后梦境与命运的惊人契合。
    李君羡为玄武门守将,因为救了出宫为李治烧香祈福的武媚娘而出现在南昌王的视线中。南昌王当然知道这个人,只是他所知道的是,这个人早应该在太宗朝便因李淳风的谶语而遭祸了。但是他却活到了现在,偏偏又在《推背图》闹得沸沸扬扬的当儿出现在李治眼中,这就让南昌王不得不认为这是一种注定好的命运。即便这种注定有可能是人为的,但也依然是注定的。
    那一日,因救武昭仪有功,李治特地设宴奖赏李君羡,另外还邀请了李淳风等近臣。南昌王自然也在受邀之列。
    当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淳风突然提议行一个特别的酒令时,自在御书房初次见到送武媚娘回来的李君羡后便一直在等待某一刻的南昌王不由打了个机灵,看向李淳风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他自然知道李淳风正受皇上之命寻找“女武”,也一直在思考要怎么做才不会令武媚娘遭祸,却没想到事情的转折会等在这里。
    “规则很简单,就是每个人必须报出自己的别名,不管是绰号、乳名、自封别名等皆可,但必须够趣味才行,只要在场有一人觉得无趣,就须罚酒一杯。”李淳风如此说。
    南昌王却在想着那日在御书房李君羡所说的救武媚娘的经过。李君羡说他是在天仙楼吃饭时见到几个身着黑衣行踪鬼祟的人,觉得不对,于是尾随其后,从而发现他们意图刺杀武媚娘。人是救了,刺客却逃之夭夭,断了线索。
    “妙哉,这个主意新鲜。既然是李卿家发起,就由你先吧!”耳旁响起李治赞成的笑声。
    南昌王回过神,目光从已经显露出些许醉态的李君羡身上扫过,又转回仍然清醒的李淳风身上,手指无意识地划过杯缘。
    “当然。”李淳风颔首,面带微笑抛砖引玉,“微臣自幼儿时期,头就比一般婴孩大上许多,所以乳名大头,别名下雨不愁。”
    众人皆笑。南昌王只是扯了扯嘴角,看向旁边的殷浩:“你师父的乳名倒是有趣。”既然是刺客,自当低调行事,又怎会在闹市中被李君羡发觉,这里面若说没有古怪,他绝对不信。
    殷浩觉得他的神色有些奇怪,也不由收住了脸上的笑,“我也是第一次听说。你怎么了?”
    南昌王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让他说什么?难道说他看到一个人正走向悬崖而不能提醒,否则那走向悬崖的或许便会是自己的朋友和亲人。这个时候他突然痛恨起自己对唐史的了若指掌,那就仿佛一个人拥有未知能力,却无力改变未来一样,知道的越多越是一种负累。
    “臣则是每每酒足饭饱后,肚子特别圆滚滚,所以贱内总戏称臣是肚正圆。”那边杜正伦抢着说道,又惹来一阵哄笑。
    李淳风连连摇头,揶揄道:“不成不成!正伦兄该罚!”
    “为何?大伙都笑啦!”杜正伦瞪大眼,不解。
    “你在嫂夫人背后取笑她替你取的别名,这一杯酒,是替嫂夫人罚你的!”李淳风笑道。
    众人哈哈大笑,杜正伦没辄,只好自干一杯。
    “臣就很普通啦,家母生我的时候,正值夏夜,外头青蛙鸣叫声不断,说到这儿,你们也猜出来了吧?”薛元超接道。
    李治呵呵笑了起来,“呱呱,你还是自己先喝一杯吧!”
    在笑声中,薛元超倒也爽快,一饮而尽。而后便轮到了李君羡,南昌王的心微微提了起来,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李淳风,发现他虽笑着,然而那笑意却没达到眼底,不由捏紧搁在膝上的左手,右手则端起面前酒倾入喉中,强压下心中的沉重。
    “臣小名五娘子……”李君羡道,话未说完,众人已哄堂大笑起来。
    南昌王头皮一紧,就听李治轻笑着问:“为何堂堂大丈夫,会唤作五娘子呢?”
    “末将排行家中五子,上有四位姐姐,小时双亲请相士算过命,说末将命中有劫,童年须唤女子名,穿女装,方解此难!”李君羡解释。
    李治点了点头,示意众人继续,而他脸上的笑却渐渐敛去,目光不由自主地瞟向李淳风。李淳风知道他在看自己,却只是将手中酒饮尽,笑得意味深长。李治微微皱起了眉。
    一直留心两人的南昌王自然将这一切看进眼底,然而他也只是微垂了眼,闷头自斟自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