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卫生局长[平装]
  • 共1个商家     17.90元~17.90
  • 作者:刘志学(作者)
  •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第1版(2011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260336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卫生局长》:经年久别,昔日恋人再聚首时已是利益、现实“冤家对头”;轻轻一吻,重温旧梦神秘休克引发官场、商场“十面埋伏”。民生为重,卫生局长儿时际遇击出农村、城市“五记重拳”;前路茫茫,上级同僚奸商家庭频现陷阱、圈套“危机重重”!
    以药养医、科室承包、天价收费……译“看病难”、“看病贵”之谜!
    《华西都市报》“特别报道版”正在火爆连载,《中国医药导报》《健康报》全程支持报道!卫生部原副部长孙隆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房书亭、北京大学教授《医院管理论坛》杂志主编周子君、《健康报》副社长蔡顺利、《中国医药科学》社长詹洪春、《乔家大院》编剧朱秀海、《打黑》《省委班子》作者许开祯、著名评论家司马平邦联袂推荐!
    从未有一本官场小说能像刘志学编著的《卫生局长》这样,受到国家领导、学者专家、媒体记者、社会评论家、影视机构以及编剧作家们的一致推荐。“卫生”是个全民话题,《卫生局长》必将以全新的视觉创造一个官场小说的销售奇迹。
    医疗问题遭遇政治捆绑,亲民政策对垒利益集团,内有医患矛盾,外有流言蜚语,一场关于医疗症结的问诊之战即将爆发,深度解密病态医疗现状,全面透析医疗行业内幕,破译“看病难”、“看病贵”之谜,以药养医、科室承包、天价收费……是行业痼疾还是体制问题?医德医风沦丧,是百姓的误解,还是医生有口难辩?

    作者简介

    刘志学,常用笔名凌寒、老枪、封邑生等,河南封丘人。小说作品《长大了俺都嫁给你》入选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九年级?现代文”阅读教材。出版有小说集《长大了俺都嫁给你》(吉林出版集团)、与人合著有我国首部全景展现医疗卫生工作的长篇报告文学《创造“第一”》(作家出版社)等。
    系中国医药报刊协会理事,曾兼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中医国际贡献奖”评审专家、首届全国医药卫生界报告文学纪实散文大奖赛评委兼组委会副主任。现任卫生部《中国当代医药》、《中国医药导报》杂志副总编。

    目录

    第一章 秋雨中的冤主陈大锤/1
    第二章 眼睁睁地接错了胳膊/10
    第三章 把什么都搞明白就会很失望/19
    第四章 水深,保重,拜托/31
    第五章 缺口不是用来堵的,而是用来突围的/41
    第六章 不跟你玩儿金蝉脱壳/53
    第七章 谁是谁的别腿马/62
    第八章 最有效的防御是主动进攻/74
    第九章 二十六年后的致命一吻/84
    第十章 看啊,那就是怪异的眸园/97
    第十一章 北京来了开路神/103
    第十二章 给孙猴子戴上个紧箍咒/111
    第十三章 以述职的名义/120
    第十四章 什么叫添堵啊/130
    第十五章 两个“?”写得比字还大/141
    第十六章 是你先出招的/154
    第十七章 除夕来临前的惊天爆料/165
    第十八章 救命恩人怎么成了大坏蛋/177
    第十九章 这背后一定有大问题/192
    第二十章 蹊跷车祸疑似蓄意而为/200
    第二十一章 冬至不吃饺子会冻掉耳朵的/207
    第二十二章 监控摄像一片漆黑/220
    第二十三章 海水里能不能长出荷花/233
    第二十四章 这是我收藏的第一个烟灰缸/248
    第二十五章 酷雪改变着世界的面孔/257
    笫二十六章 老百姓把你当神仙供着/267
    第二十七章 这场雪比上一场更大啊/276
    第二十八章 从来没注意过殡仪馆的大烟囱/286
    第二十九章 造了座地狱等你来跳/301
    第三十章 吐脯,你懂不懂/315
    尾声/329

    文摘

    版权页:



    第一章 秋雨中的冤主陈大锤
    1
    李铁铮去卫生局上任那天,正好下着小雨。他随身只带了三样东西:手机、一本书和一个绣着荷花的很小很旧的布袋子。书是《医政管理法律法规汇编》,自己接到任命通知后跑到书店买的,突击了一夜,看得头大;布袋子里是妻子汪琴月为他准备的生花生米,这是他走到哪儿都离不了的。
    “李秘……哦哦……李局长,我还真搞不清楚卫生局在哪儿,前面有个人,我问一下啊。”市卫生局以前就在市一院的一栋楼里办公,两三个月前,才建好新的办公大楼。李铁铮这个局长当得太突然,以至于连卫生局新址在哪儿,也忘了先问问。
    顺着司机示意的方向,李铁铮看到右前方的便道上,有一个中年汉子,穿着一身破西服,打着一把破旧的黑伞,在雨里走着。
    车子行驶的这一带,是牧原市主干道太行路新延伸出的路段,原属于早已倒闭的牧原棉纺织厂的老厂区,现在被一家公司兼并了,开发高档住宅。老厂房、老设备拆除了,新的房子还没建起来,所以,能在这雨天里见到一个行人,还真的不容易。
    不一会儿,司机返回来了,正要关上他驾驶的黑色“帕萨特”车门,那个打伞的中年汉子跟过来,探着头对司机说:“俺也是去卫生局的,要不,我坐车上,给你们带路?”
    司机回头看了一眼李铁铮,李铁铮点了点头。
    中年汉子一坐进来,车里就弥散开了一股腥乎乎的味道。司机打了个喷嚏,旋动车钥匙,起步,提速……
    “大哥,这天儿,下着雨,又刮着风,去卫生局有啥急事儿啊?”李铁铮打量着这个看不出有四十多岁还是五十多岁的汉子,问道。
    “急事儿倒没有,不过这卫生局啊,我只要在牧原,可是天天去。路,我熟得很。”中年汉子大大咧咧地把破折叠雨伞收起来,拍了拍手里的塑料袋说。
    “哦?你在卫生局上班?”李铁铮的好奇心上来了,心想,要是半道儿上遇到个新同事,正好可以先聊聊局里的情况。
    “上班?嘿嘿……俺要是在卫生局上班,俺孩儿的事儿就好办了。”那汉子咧嘴笑了笑,但笑得比哭都难看。
    “你不在卫生局上班,怎么天天去那儿啊?”李铁铮接着问。
    “俺不去那儿俺去哪儿?俺找局长去,让他给俺儿做主!俺不但去找咱市卫生局局长,俺还找省卫生厅厅长、国家卫生部部长!俺这市里、省里,都跑了三四年了,大半年前,趁着全国‘两会’刚结束,管得松了点儿,俺还去了北京。今儿个,我就是去问问局长,看啥时候能给个说法儿。我得给俺孩儿申冤!”
    中年汉子咬牙切齿的一番话,让李铁铮吃了一惊:这下好了,人还没到岗,就遇到拦轿喊冤的了。李铁铮赶紧接着问:“老兄,你说要给你孩儿申冤,申什么冤啊?说出来我听听,兴许能帮你出出主意呢。”
    “看面目兄弟你也是个和善人。坐着轿车,还配有司机,不是当官儿的估计就是大老板,那俺就给你说说?这个……俺叫陈大锤,俺孩儿……”
    “你等等,你等等……你叫啥?”李铁铮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脸上鼻梁挺直的大鼻子,问。
    “陈大锤!”
    一听这个名字,李铁铮愣住了。
    因为前任卫生局局长突发脑栓塞栽倒在了办公室里,拉到医院后,虽说命是抢救过来了,但仍处于浅昏迷之中。市人大常委会只好临时召开会议,研究谁去补缺。研究来研究去,这顶乌纱落到了李铁铮头上,要他三天内交接完毕原任的市政府办公室副秘书长工作,到卫生局报到,出任牧原市卫生局局长。而那时,李铁铮还猫在市政府大楼办公室里,为发生在牧原市第五医院“接根断指丢条命”引发的越级进京上访事件,给主管科教文卫的副市长金忠和准备汇报材料。
    那个越级进京上访的“冤主”,就叫“陈大锤”!
    “老哥,你别说了,我知道你。你儿子叫陈……陈……陈建强对不对?因为小拇指被碰得粉碎性骨折,到市五院接骨,结果,人没下手术台就……”李铁铮说着,下意识地打开布袋,捏了一粒花生米。
    可还没等他把花生米放进嘴里,陈大锤就伸出脏乎乎的手,拍了一下李铁铮的肩膀,大着嗓门儿说:“哈哈……俺说一上电视,俺的事儿就好解决了不是?你看看,你看看,你这么快就知道俺孩儿的事儿了!”
    陈大锤说的“上电视”,就是指的牧原市电视台“健康频道”前些天播出的《接根断指丢条命,活人抬人太平间》的深度报道。节目具体内容李铁铮没顾上看,但在给副市长金忠和准备汇报材料时,他已经知道了有这么一回事儿。
    司机回头看了李铁铮一眼,那意思很明白:你不该让这人上车。
    李铁铮以前根本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会跟卫生行政管理打交道,所以,从接到任命通知到现在,他连卫生局局长的具体职责还没完全搞清楚,因此,尽管对陈大锤上访的事儿知道个大概,却不知道这会儿该怎么回他的话。一切,都等到局里办完报到手续再说吧。雨越下越大了。刚才还细密如发的雨丝,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急如箭簇坠地的大雨,“帕萨特”的车窗外,已分辨不出这个世界的模样。
    车窗的隔音效果不错,李铁铮一闭上眼睛,车窗外的大雨就听不见、看不着了,如同被隔离在这个雨天之外。
    负责引路的陈大锤草草地给司机说了路线之后,居然靠在副驾驶的后座背上打起了呼噜。这样子,哪里是要到卫生局“反映问题”的?简直就是一个来牧原市散心的闲客。
    还没进门,就先遭遇了一路从市局上访到北京的陈大锤,不知道待会儿自己到了卫生局,还会遭遇什么状况。直到这时,李铁铮依然没有把“卫生局局长”和他“李铁铮”这两个角色,完全融合在一起。
    “帕萨特”顺着横穿牧原市的太行路一直向东,快到尽头了,拐向牧河路。刚走了不到一千米,陈大锤就嚷:“停停停,我得下了。”
    陈大锤在车子拐弯时,呼噜声戛然而止。
    因为只是在报给金副市长的材料里对陈大锤上访的事情略知一二,再加上李铁铮第一天上班,以为也就是报个到而已,要开展工作,最起码也得先把报到手续办了,把局里的情况熟悉一下再说,所以,他一路上并没有想太多关于陈大锤的事情,甚至在明白了陈大锤到卫生局的目的后,再没有跟他多说一句话。这,后来让李铁铮懊悔了很久。
    大凡伺候领导的司机,无论换了谁,这会儿都明白陈大锤在车上,搞不好就会惹来麻烦,巴不得他赶紧下车,因此,一听他吆喝,司机便急忙踩了刹车。
    “俺可不知道你是到卫生局干啥的啊,要是坐了你的车到局里,就俺这打扮儿,就俺找局长办的这事儿,估计也难给你脸上添啥光。不过,俺知道俺遇到大贵人了,起码让俺少淋了一场雨。说啥也不能因为俺乘你的车,让你在新局长那儿丢脸面。”陈大锤跳下车,敲开后面的车窗,伸着头对李铁铮说。
    “你咋知道要来新局长?”李铁铮吃了一惊,摸了一下自己的大鼻子。
    “这你就甭问了。”陈大锤露着满口焦黄焦黄的牙,“嘿嘿”一笑,绕掉李铁铮的问话,伸手指了指说,“前面没几步,那个白楼,就是卫生局了。你们先走吧,俺得先打听打听新局长来没来。”
    司机迫不及待地起步、提速,李铁铮的那句“老哥,你别打听了,我就是新局长”,被司机在驾驶台上升起的后车窗玻璃挡在了窗内,估计陈大锤也没听到。李铁铮扭过头,看到陈大锤撑起那把破黑伞,钻进了雨中……
    “倒车,把那个陈大锤追回来。”李铁铮刚说完这句话,就从前车窗外看见从卫生局的大门里快步走来两拨人。
    “李局长,他们接你来了。”司机说着,减慢了车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