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莫言作品系列(套装共16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360.00元~360.00
  • 作者:莫言(作者)
  •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集团,上海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bkbkaw344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莫言作品系列(套装共16册)》编辑推荐:阅读《莫言作品系列(套装共16册)》,感受中国文学进军世界舞台的骄傲。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这套作品系列囊括了世界级作家、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迄今为止的全部小说作品。其中,长篇小说11部,中篇小说集3部,短篇小说集2部。11部长篇小说包括了莫言7部获得过海内外各种文学奖项的长篇作品——《红高粱家族》《酒国》《丰乳肥臀》《檀香刑》《四十一炮》《生死疲劳》和《蛙》。
    莫言是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是中国当代文学最具实力的代表性人物。在此之前,他已经获得过海内外许多重要文学奖项,主要有:冯牧文学奖;首届大家?红河文学奖;法国“Laure Bataillin”(儒尔·巴泰雍)外国文学奖;首届“鼎钧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成就奖;日本第十七届“福冈亚洲文化奖”;法兰西文化艺术骑士勋章;第三十届意大利 NONINO 国际文学奖;第二届世界华文长篇小说奖“红楼梦奖”;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等等。

    作者简介

    莫言,山东高密人,1955年生。著有《红高粱家族》、《酒国》、《丰乳肥臀》、《檀香刑》、《生死疲劳》、《蛙》等长篇小说十一部,《透明的红萝卜》、《司令的女人》等中短篇小说一百余部,并著有剧作、散文多部;其中许多作品已被翻译成英、法、德、意、日、西、俄、韩、荷兰、瑞典、挪威、波兰、阿拉伯、越南等多种语言,在国内外文坛上具有广泛影响。莫言和他的作品获得过“联合文学奖”(中国台湾),“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成就奖”,法国“Laure Bataillin(儒尔·巴泰庸)外国文学奖”,“法兰西文化艺术骑士勋章”,意大利“NONINO(诺尼诺)国际文学奖”,日本“福冈亚洲文化大奖”,中国香港浸会大学“世界华文长篇小说奖·红楼梦奖”,美国“纽曼华语文学奖”以及中国最高文学奖“茅盾文学奖”。

    目录

    《红高粱家族》目录:
    卷首语
    第一章红高梁
    第二章高梁酒
    第三章狗道
    第四章高梁殡
    第五章奇死
    人老了,书还年轻——代后记
    ……
    《丰乳肥臀》
    《蛙》
    《檀香刑》
    《生死疲劳》
    《天堂蒜薹之歌》
    《酒国》
    《四十一炮》
    《十三步》
    《食草家族》
    《红树林》
    《师傅越来越幽默》
    《怀抱鲜花的女人》
    《欢乐》
    《与大师约会》
    《白狗秋千架》

    文摘

    版权页:



    我想,千里姻缘一线牵,一生的情缘,都是天凑地合,是毫无挑剔的真理。余占鳌就是因为握了一下我奶奶的脚唤醒了他心中伟大的创造新生活的灵感,从此彻底改变了他的一生,也彻底改变了我奶奶的一生。
    花轿又起行,喇叭吹出一个猿啼般的长音,便无声无息。起风了,东北风,天上云朵麇集,遮住了阳光,轿子里更加昏暗。奶奶听到风吹高梁,哗哗哗啦啦啦,一浪赶着一浪,响到远方。奶奶听到东北方向有隆隆雷声响起。轿夫们加快了步伐。轿子离单家还有多远,奶奶不知道,她如同一只被绑的羔羊,愈近死期,心里愈平静。奶奶胸口里,揣着一把锋利的剪刀,它可能是为单扁郎准备的,也可能是为自己准备的。
    奶奶的花轿行走到蛤蟆坑被劫的事,在我的家族的传说中占有一个显要的位置。蛤蟆坑是大洼子里的大洼子,土壤尤其肥沃,水分尤其充足,高梁尤其茂密。奶奶的花轿行到这里,东北天空抖着一个血红的闪电,一道残缺的杏黄色阳光,从浓云中,嘶叫着射向道路。轿夫们气喘吁吁,热汗涔涔。走进蛤蟆坑,空气沉重,路边的高梁乌黑发亮,深不见底,路上的野草杂花几乎长死了路。有那么多的矢车菊,在杂草中高扬着细长的茎,开着紫、蓝、粉、白四色花。高梁深处,蛤蟆的叫声忧伤,蝈蝈的唧唧凄凉,狐狸的哀鸣悠怅。奶奶在轿里,突然感到一阵寒冷袭来,皮肤上凸起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奶奶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听到轿前有人高叫一声:
    “留下买路钱!”
    奶奶心里咯瞪一声,不知忧喜,老天,碰上吃抹饼的了!
    高密东北乡土匪如毛,他们在高梁地里鱼儿般出没无常,结帮拉伙,拉骡绑票,坏事干尽,好事做绝。结果肚子饿了,就抓两个人,扣一个,放一个,让被放的人回村报信,送来多少张卷着鸡蛋大葱一把粗细的两柞多长的大饼。吃大饼时要用双手抹住往嘴里塞,故日“抹饼”。
    “留下买路钱!”那个吃抹饼的人大吼着。轿夫们停住,呆呆地看着劈腿横在路当中的劫路人。那人身材不高,脸上涂着黑墨,头戴一顶高梁篾片编成的斗笠,身披一件大蓑衣,蓑衣敞着,露出密扣黑衣和拦腰扎着的宽腰带。腰里别着一件用红绸布包起的鼓鼓囊囊的东西。那人用一只手按着那布包。
    奶奶在一转念间,感到什么事情也不可怕了,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她掀起轿帘,看着那个吃抹饼的人。
    那人又喊:“留下买路钱!要不我就崩了你们!”他拍了拍腰里那件红布包裹着的家伙。
    吹鼓手们从腰里摸出外曾祖父赏给他们的一串串铜钱,扔到那人脚前。轿夫放下轿子,也把新得的铜钱掏出,扔下。
    那人把钱串子用脚踢拢成堆,眼睛死死地盯着坐在花轿里的我奶奶。
    “你们,都给我滚到轿子后边去,要不我就开枪啦!”他用手拍拍腰里别着的家伙大声喊叫。
    轿夫们慢慢吞吞地走到轿后。余占鳌走在最后,他猛回转身,双目直逼吃抹饼的人。那人瞬间动容变色,手紧紧捂住腰里的红布包,尖叫着:“不许回头,再回头我就毙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