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苦草争春:并非一个人的历史[平装]
  • 共2个商家     22.00元~29.52
  • 作者:徐双春(作者)
  •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第1版(2011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260420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苦草争春:并非一个人的历史》是由团结出版社出版的。

    媒体推荐

    双春少年蒙难,受尽屈辱,颠波流离无所居处,辍学流浪、忍饥挨饿……苦难如线不胜悲!这种苦难带有那个时代的印痕,也叠加着个人的色彩。
      ——北京市西城区文联主席 张世俊
    一个人的命运,便是一个民族的命运,一个国家的命运。同样,一个人的历史,也是一个民族的历史,一个国家的历史。
      ——著名作家 王梓夫
    人的命运有时就是这样诡谲,仿佛命中注定似的,既让你见证时代的悲剧,也让你见证时代的辉煌,在时代的大潮中,我们,至多不过是一粒微渺的浪花。著名学者苦难也是一笔财富,你之所以现在能把工作干好,不怕任何困难和挑战,这就是你过去爱过的磨难有关系。
      ——西城区 老领导

    作者简介

    徐双春,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上小学4年级时“文革”爆发,因父亲“历史问题”,全家被红卫兵抄家后轰回河南老家。自此被迫辍学,开始务农。
    1974年,因不堪忍受当地有权势者的欺压与虐待,一人独闯关东到北大荒流浪。在此期间干过多种苦力,既扛过麻袋装火车,推煤挑土刨茅厕;又做过说书混饭吃的“小北京”,更因在荒岛砍伐而浪迹天涯;
    1979年,党中央拔乱反正,与家人落实政策返京。曾在北海公园做临时工,后招工到食品店做售货员,商店经理。
    1986年,调入西城区政府,先后在区商委、外经委、法制办与计经委工作,1998年辞职下海办企业至今。

    目录

    上部
    引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下部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关于这本书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放眼望去,牌子上写满了什么“现行反革命、历史反革命、地主、恶霸、特务、保长、伪警察、国民党宪兵、资本家、大右派、坏分子、三清团、狗腿子、资产阶级反动技术权威”等等,这些称号几乎集中了当时社会上斥之为牛鬼蛇神的全部头衔。给我印象特别深的是一位戴眼镜的老人,他的头上戴着一个用白纸糊的帽子,上边画着一条黑色花纹的蛇,蛇嘴里还吐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红色舌头。他胸前的大牌子上写着:“地主狗崽子、漏网大右派、黑线人物、资产阶级反动技术权威”。我当时还不懂语法,也不知道这些互不相关的名词是怎样连在一起组成了这样的联合词组。更不知道这牌子上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本想去问问母亲,可一看到母亲那一脸凄苦憔悴的面容也就不敢张嘴去问了。
    红卫兵把我一家押送到火车上后,将我们交给了火车上的红卫兵(当时每个车厢都有穿绿军装的红卫兵押车)。车上的红卫兵看到我父母想坐在车座上,立刻凶狠地把他们推了起来,让他们坐在地上,不许坐在座位上。那女红卫兵还一只脚踏在座位上,一只手插在腰上训斥我父母,让他们老老实实地在地上坐着,不许乱说乱动。正训斥着,一位男红卫兵走过来把那女红卫兵拉走了。后来才知道,原来那男红卫兵是我二哥的中学同学,他看到我二哥在那里有些不好意思,就拉走了那女红卫兵,但整个过程他没和我二哥说过一句话,只是默默地做了这件事。这时,我们才看到凡是戴着牌子的人都坐在了车厢的地板上。
    “呜!”火车就像一个无情的怪物,随着一声吼叫后,“咣当”一声启动了。在“咔切切、咔切切”有节奏地震动中,车窗外的灯光变得越来越弱,渐渐变成了星星点点的光亮,很快这无情的怪物就把我们送进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火车开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一直没见红卫兵过来,我们拉起父母亲坐回到座位上。由于这火车是慢车,沿途又上了不少乘客,车厢里不再是以遣返户为主了。原先坐在地板上的人们都把牌子摘了下来,坐到了座位上。那些押送的红卫兵可能在火车离开永定门站不远的丰台站都下了火车。我们再也没有受到管制,但父母起初都还不敢坐上来,经过再三劝让,他们才东张西望后坐在了座位上。后来在郑州换了火车,我们一家人以为这次没有红卫兵了,可以坐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