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第三种升迁:公安局长(坐在火山口上的官员)[平装]
  • 共1个商家     12.00元~12.00
  • 作者:七天(作者)
  • 出版社:云南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0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206242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仕途升迁之怪现状 当下官场的迷魂大阵
    公安局长举步维艰进退两难的打黑经历
    官场貌合神离似是而非的处事潜规则
    利益夹缝中 秘密调查动辄掣肘 牵一发而动全身

    第一种升迁:抬升。
    工作做得好,下面有人顶,上面有人抬。这种人最风光,到哪里都能够吃得开,办什么什么事情也都是一帆风顺,政治生命也是最长的,仕途道路上,风光一片大好。只是能够做成这样的人为数不多,必须具备极高的政治敏锐力和几乎灵敏到极致的政治嗅觉,综合素质也必须是一流的,各个方面也不能有任何的偏颇,任何风吹草动必须全部了然于心,方能有此作为。

    第二种升迁:拔升。
    工作无所谓,下面有没有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上面有人且活动力度大。这种人维上不维下,上面混得好,下面的人即使不信服,一般不敢对他怎么样,只是他交代下来的任务下面的人执行时积极性和热情度不高,部分人有时候会敷衍了事,班子的团结性和稳定性需要加强。

    第三种升迁:挤升。
    工作做得好,下面有人推,但上面没人提,却在派系利益平衡下意外风光。这种官员,多正直廉洁、体贴下属、耿直、公事公办。虽然下面的呼声高,深得民心,但正常情况下,升迁基本上是无望的。即便职位升上去了,工作却难上加难:他必须做到谁的利益都不能有损,哪边的人也不能开罪,工作还要开展,自己的位子又有好多人在虎视眈眈,挖墙脚的人随时都会出现。政治生命短暂,斗争中的任何一方败倒后,他所能起到的制约作用也就消失了,这个牺牲品早晚都是要做的,但在这之前一定要有所作为,否则仕途上更会一路狂跌。


    作者简介

    七天,安徽人,90年代中期从警,先后当过片儿警、治安警、内勤,穿梭于大街小巷,奔波于案件现场;任过副所长、办公室主任、政工干部,混迹于机关上下,隐身于领导身边。

    目录

    目录

    上卷
    第一章出任公安局长
    第二章举报人的离奇死亡
    第三章北湖街派出所事件
    第四章收购清水钢铁厂
    第五章阳光下的英雄与宵小
    第六章秘密调查曙光微露
    第七章开业典礼其实是一场政治秀
    第八章李省长来清水调研

    下卷
    第九章钟鸣的四面楚歌
    第十章刑警大队长贺顺被袭
    第十一章敲山震虎之计
    第十二章双方的步步紧逼
    第十三章李有成的最后反击
    第十四章大势已去忙出逃
    第十五章多行不义必自毙

    尾声

    文摘

    这个电话既是暗示,也是表态,更是向钟鸣发出一种政治上的信号。当然,作为市里的第三把手,刘子寒是绝不会毫无原因地打这样的电话到一个局的副局长家里来的,除非这个副局长是他线上的人,或者这个副局长后面有着以刘子寒的身份仍然需要巴结的力量。接过电话之后,钟鸣显然明白了刘副书记打电话来的目的,能当一个市公安局副局长,他不是笨人,也不会不懂得官场上的一些规则,所以他在电话里也很含蓄地向刘副书记表示了感谢,可他知道这种表态绝不是口头上说说就行的,而是要体现在他上任后对刘副书记指示执行的具体行动中。钟鸣并不因为如何应对刘副书记而深度思考,真正令他陷入深度思考的原因是市委把公安局长的人选给定了下来,而这个人就是钟鸣他本人。
       清水市公安局下面有六个分局,民警有近三千人,当公安局长可以说是位高权重,但在许多县级干部中却把这个位置视为畏途。因为公安局这个家不好当,近三千民警占了市里公务员的一半编制,清水市虽说财政还好,但市长也不敢把公安局的经费全包了,那是一个无底洞呀!再说,公安局三千号民警谁手里都有点不大不小的权,有权的人多了,犯错误的也就多了,难保不出事,三千号人你局长就是看也看不过来。这些原因,对有些干部来说都不成问题,人家能当我也能当,但他却不得不考虑另外一个政治上的原因,那就是从历史上来看,当公安局长在政治上是没有后劲的,论级别,比法院、检察院低半格,能够从公安局长提为副市长的在清水市近十几年历史上是没有的,在全省也是凤毛麟角。原因有两个,一是公安局长特别得罪人,权大了,求的人就多了,拿个照,少罚点款倒不是大事,要有什么公子哥犯了事可就让公安局长头疼了。抓,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不抓,有那和你过不去的人等着写举报信。二是公安局长这个职位没有融入经济建设的主流,提副市长的话比不过县区里的一方诸侯和财税、经济方面的局长。提党内职务吧,那比不上干人事、纪检方面出来的。唯一的去路就是政法委书记这个位置,可那是要进常委的,从清水市的历史上看,那是不可能的。干部可以去穷单位,事多的单位,但绝不愿去政治上没后路的单位。
      不过,话说回来,也不是就没人愿当公安局长,那些仕途上没什么后劲,一直在统计之类小局当局长的要换他到公安局这样的大局可就是求之不得的事,更不要说一些政法系统里的副职了,公安局长的位置含金量可是很高的。
      对市委、市政府来说,公安局长是个很重要的岗位。旧社会的县长出门只带两个人,一个税务局长,一个警察局长。税务收钱,警察维护县长的统治。这就是说把政府的机构简化到最后也简化不掉警察。虽然公安局在社会治安平稳时期的重要性越来越下降,但市委一班人对公安局长的人选也不敢掉以轻心。
      钟鸣对这个现象看得很透,他之所以从来没有把自己向正职上想,还有深层次的原因。清水市同南方有些城市一样,在政坛上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派系,从解放军打进城那会儿开始,就有了南下派和本地派之分。
      南下的就是那些从解放军部队转到地方上来的,有许多是北方人,在南方的城市里自然叫他们南下派。同样在省里面也一样,那时候的政治气氛不适宜结党营私,但相互之间办事比其他人多少也要容易点儿,久之,私下里也就传开了。按道理这都几十年过去了,已经从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年代,南下派大多数应该都去见他们信仰已久的马克思去了,还哪儿来的南下派呢?可人与动物不同,动物只知道教后代捕食的技能,相比之下,人还会为后代铺路。就算老革命家们当初没对子孙有多大的想法,最先也就是安排儿子女儿到革命部队里去锻炼锻炼,可这个群体里总有那么一些在革命熔炉里锻炼出能力,体会到权力好处的佼佼者出现。他们在有意无意间就将父辈的革命事业承继了下来,成为新一代的南下派。他们在叔伯阿姨的关怀下不断在政治上成长,这种战斗友谊也传到他们这一辈中间,形成了一股新的力量。当然,他们中间也包括后来收编进去的一些原本只是老干部的秘书、警卫员等人而后来在老干部关怀下茁壮成长的一批人,作为回报和需要,自然也进入了这个相互关怀的圈子。同样,也有一些南下干部的子弟们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这个政治圈子,在别的战线上为伟大的祖国效力。
      本地派是一个含糊的概念。在以前是相对于南下派形成的,而在今时是相对于省里派下来的干部形成的。在如今的权力体系里,实力最强的也就是省里下来的,不用说,最大的官就是省里派下来的,书记、市长都是省里来的。而本地的干部则大多为副职和县里升迁上来的,对于他们来说,一方面要团结中层,一方面要勤跑省里,有朝一日,他们被放到外市做正职的时候,在那个地方,他也成了省里派了。而南下派的后裔就上下穿梭,时而是省里派,时而是本地派,再加上一个现在部队转业派,整个清水市的干部就成了几个相互交叉的圈子,有的人如鱼得水,有的人暂时失意,有的人被淘汰出圈子,还有的人是一直在圈子之外,这后两类人一般都没多大建树,官至副县已足以,到老用让位给年轻人的条件捐个正县待遇安享晚年。
      钟鸣觉得自己就是这后面一种人,他从来就很刻意地把自己放在这些圈子之外,对他来说,官至副局长已经是个异数了。记得当年他当上派出所长,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运气太好了,从那之后,他就把自己当官看得跟玩似的,在哪一级别停了下来都值了,犯不着为升个半级要搭哪条线,进哪个圈子。刚开始,知道他脾气的同学都相信他不爱当官,可当了分局长之后,谁也就不信了。钟鸣一开始还解释,后来觉得自己的解释有点像隔壁王二不曾偷一样,就不再解释了,但他始终有一想法,到哪级把哪级的事干了,就是走了,也干净,所以倒也是算兢兢业业。到了副局长的位置后,接触面更大了,他也越明白官场了,觉得如果自己再在官场上走下去,比当年当片儿警还劳心,自己也就给自己画了个句号。他心里这么想的可没表露出来,一是不想让下属发觉,在公安系统作风紧张了一辈子,不能在给人家说腾位子上松了劲儿,二是不愿让当年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秦老爷子伤心,老爷子当年在现在钟鸣所在的位置上把他从民警扶成了所长,一心希望自己在公安系统能成个人物,千万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松了劲儿。所以有的时候,圈子的门某个时候打开了,某个人向他招手,他也顾左右而言他,游离在圈子之外,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业务干部,永远在政治上少了那根弦,所以地下组织部长们从来就没把钟鸣编排升迁到一把手的位置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