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宋集序跋汇编(套装全5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155.10元~155.10
  • 作者:祝尚书(编者)
  • 出版社:中华书局;第1版(2010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107453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宋集序跋汇编(套装全5册)》:中国文学研究典籍丛刊

    目录

    前言
    凡例
    宋集序跋汇编卷第一
    徐公文集
    咸平集
    乖崖先生文集
    河东先生集
    小畜集
    小畜外集
    南阳集
    忠愍公诗集

    宋集序跋汇编卷第二
    巨鹿东观集
    逍遥集
    和靖先生诗集
    武夷新集
    闲居编
    河南穆公集
    雪窦显和尚明觉大师颂古集拈古集瀑泉
    集祖英集
    春卿遣稿
    夏文庄集

    宋集序跋汇编卷第三
    范文正公集
    元献遗文
    孙明复先生小集
    石学士诗集
    元宪集
    文恭集
    景文集

    宋集序跋汇编卷第四
    包孝肃奏议
    武溪集
    河南先生文集
    宛陵先生文集

    宋集序跋汇编卷第五
    徂徕集
    文潞公文集
    坛津文集

    宋集序跋汇编卷第六
    欧阳文忠公集
    居士集
    欧阳文忠公文粹
    欧阳文忠公遣粹
    欧阳文忠公文钞
    乐全先生文集
    苏学士文集
    安阳集
    赵清献公集

    宋集序跋汇编卷第七
    直讲李先生文集
    嘉佑集
    嘉佑集选
    洛阳九老祖龙学文集
    伊川击壤集

    宋集序跋汇编卷第八
    莆阳居士蔡公文集
    蔡忠惠诗集全编
    陶邕州小集
    元公周先生濂溪集
    古灵先生文集
    南阳集
    丹渊集

    宋集序跋汇编卷第九
    伐檀集
    公是集
    元丰类稿
    南丰曾先生文粹
    华阳集
    王珪宫词

    宋集序跋汇编卷第一〇
    温国文正司马公文集
    增广司马温公全集
    司马文正公集略
    金氏文集
    苏魏公文集
    都官集

    宋集序跋汇编卷第一一
    临川先生文集
    王荆文公诗笺注
    王荆公诗集注
    郧溪集
    祠部集
    安岳冯公太师文集
    无为集

    宋集序跋汇编卷第一二
    范忠宣公文集
    净德集
    沈氏二先生文集
    节孝先生文集
    忠肃集
    广陵先生文集
    河南程氏文集
    清江三孔集
    钱塘韦先生集
    ……

    序言

    篇章、典籍的序、跋,是两种功能不相同的文体。所谓[序](字又作[叙]),我们并不陌生,《诗经》有所谓大、小序,读书人都耳熟能详。宋末学者王应麟曰:[序者,序典籍之所以作也。](《词学指南》卷四《序》)明代学者徐师曾谓《诗经》[小序]乃[序其篇章之所由作],[司马迁以下诸儒,着书自为之序,然后己意了然而无误耳](《文体明辨序说·小序》)这是溯其源,若考其流,则后代除编集时偶有自序外,更多的是请他人(名家、师友、同僚等)为之序,且每刻必有序,论诗衡文,吹拂表彰,以为门庭之光。序犹有列于书之后的,叫[后序]。唐以后又有[引],徐师曾谓[大略如序而稍为短简,盖序之滥觞也](《文体明辨序说·引》)。
    至于[跋],其出现较序要晚得多。元人潘昂霄《金石例》卷九日:[跋者,随题以赞语于后者也。或前有序引,当掇其有关大体者立论以表章之。须要明白简严,不可堕入窠臼。古人跋语不多见,至宋始盛,观欧、苏、曾、王诸作则可知矣。]据吴讷《文章辨体序说·序跋》考证,[至唐韩、柳始有读某书及读某文题其后之名。迨宋欧、曾而后,始有跋语,然其辞意亦无大相远也,此《文鉴》、《文类》总编之曰[题跋]而已]。徐师曾谓题跋可细分为四类:[跋]、[题]、[书]、[读],其解说更详明:按题跋者,简编之后语也。凡经传子史、诗文图书之类,前有序引,后有后序,可谓尽矣。

    文摘

    林和靖先生,宋天圣中处士也。与李邺侯泌、白舍人居易、苏学士轼并祠孤山之阴。先生墓也,梅花几株环于墓道者也,条干秀起,苔藓翳焉。先生雅韵清标,托以写照也。岁时尸而祝之,过客肃衣冠而礼之,无乏祀也。夫李、白、苏,显者也,祠于杭,志三公惠政也,亦棠阴之于召伯也。乃先生以处士位乎中,以寒梅代甘棠,若先生者信不假荣于缨矮,实增耀于俎豆者也。
    尝论其世,诵其诗,灵骨慧心,悉露之楮墨,而一种寒气逼人,泠泠然齿牙之沁也。淘涤于西湖千顷波涛,且沦漪全不作胥怒也。萧疏恬澹,夺梅之神,而领其趣也,故与梅有深契也。评者谓其浑合无自矜意出姚合上,非虚拟也。只今咏[夕寒山翠重],与文惠之[嘉树鹤庭宽],知先生在咸平、景佑之际,矫如冥鸿不受弋也,又奚以蒲轮为重轻也。第人慕父母后,知少艾则慕妻子,仕则慕君。先生终老弗用于世也,慕君之念灰矣,独不娶无胤垂六十二年,何不近情尔也,其亦有所逃以为技耶?某遐想先生若汉武之于长卿,恨不同时,惟折梅数枝贮之军持,把酒花边,咏「疏影横斜二章,千古称旦暮过之也。先生,逋翁也,实本仙也,于昭于天,精气无不之也。惠能肯来,余当偕潘郎韧叔鼓楫于钱塘江,步邀先生之鹤背,先生能复作梅花主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