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宪法为何重要[平装]
  • 共2个商家     20.80元~22.90
  • 作者:马克?图什内特(作者),毕洪海(编者),田飞龙(译者)
  • 出版社: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204416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宪法为何重要》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回答“宪法之于广大公众为什么是重要的?”为了清晰的阐述这一问题,作者先后着墨于四部分篇幅进行论证。在“导论”中,作者首先抛出了自己的疑问,即“宪法重要,是因为宪法规定了广大公众的基本权利吗?”在作者看来,答案也许是否定的。

    名人推荐

    “马克·图什内特通过撰写这样一部既具有可读性又高度复杂化的作品而化圆为方。这是一部令人称羡的杰作,应当能够改善我们关于宪法角色的公共话语。”
    ——阿德里安·弗穆里(Adrian Vermeule)小约翰·H·沃森法学教授,哈佛大学法学院
    “一部非同凡响的导论性作品。阐明了宪法塑造美国政治、政治塑造美国宪法的诸多方式。”
    ——杰克·M·巴尔金(Jack M.Balkin)耐特宪法学与第一修正案讲座教授,耶鲁大学法学院
    “马克·图什内特向美国的宪法学正统又一次发起了大胆的挑战。他关于美国宪法如何在决定特定结果之外有着更多的作为去框范政治的深刻检视将会令律师、政治科学家和公民们一同着迷。”
    ——马克·格雷伯(Mark Graber)法学与政府学教授,马里兰大学
    “马克·图什内特以一种精彩的对话风格撰写出了这样一部具有深刻重要性与启发性的作品。该书值得学者、学生和公民们认真阅读,他们希望领会在宪法护佑下的行动会有何不同。”
    ——桑福德·列文森(Sanford Levinson)《我们不民主的宪法》一书的作者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马克·图什内特(Mark Tushnet) 译者:田飞龙

    马克·图什内特(Mark Tushnet),哈佛大学威廉·尼尔森·克伦威尔法学教授。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曾担任过最高法院大法官瑟古德·马歇尔的法官助理。专业研究宪法及其理论。包括比较宪法。
    田飞龙,1983年生,江苏涟水人,现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助理教授,法学博士,兼任北京大学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研究员,著有《现代中国的法治之路》(合著),译有《联邦制导论》、《分裂的法院》、《人的权利》、《理性时代》(合译)等。

    目录

    导论
    第一章宪法如何重要
    第二章最高法院如何重要
    第三章如何使宪法更加重要——或以不同的方式重要
    致谢
    索引
    译后记

    文摘

    版权页:



    在19世纪大部分时间乃至于绵延至20世纪的部分时间里,每个政党内部的领袖人物——我们今天蔑称其为“大佬”(bosses)——是关键性的游戏参与者。起初,总统候选人的提名是由批评家们所谓的“决策会议”(King Caucus)决定的,这个会议由每个政党的国会议员组成。当然,那些议员自身都是地方性政党的产物。他们聚集起来,考虑潜在的候选人,进行闭门交易并最终推出他们认为能够赢得选举的某位候选人。马丁·范布伦(Martin Van Buren),在自身成为总统之前曾作为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总统的主要政治副手,相信这种决策会议制冒着产生诸多地方性候选人的风险。他以政党委员会作为替代方案,这个委员会由地方政党领导人选择的代表组成。在地方层面,这些政党领导人有时自己就占据着主要的官职。不过,通常的情形是:他们只有很低微的政治职位或者压根就没有职位,他们只是在政治舞台的幕后行使权力,或许这是因为组织政党与搞定选票所需要的才干不同于担任市长或州长所需要的才干。这些政治家选择的委员会代表直接参与候选人的提名过程,代表们更容易是已当选的官员自身——参议员、众议员、州长以及市长,他们领导着地方政治组织,可以在许多其他事务上为本党的总统候选人拉拢选票。
    始于20世纪早期并登峰造极于该世纪最后几十年的是候选人遴选方式的巨大变化,这种变化影响到了每个政党的意识形态的一致性。政党结构的变化源自于法律、技术和设计新的全国性政党机构过程中的创造性。
    法律。始自19世纪晚期并绵延至20世纪最初几十年的进步党(Progressives)政治运动反对他们所见到的政治大佬们发挥的主导性作用。进步党人通过诸多改革措施寻求弱化政治大佬们的控制力。至少在部分意义上,首先赢得胜利的是用一种竞争性的公共服务体系替代了回馈赞助型任命(patronage appointments)。通过接受赞助获取相应职位的人将会以政治支持和“诚实腐败”的形式回报他们的赞助人;而基于自身优势获取职位的人只会单纯地从事公共事务。
    下一个接受改革的就是候选人的遴选机制。如上所述,第十七修正案以参议员的直选制取代了原来的州立法机构遴选制。几乎与此同时,进步党人推动了候选人的政党初选制改革。在最初的许多年里,政治大佬们能够控制初选的结果,因为他们能够动员其支持者参与投票(还因为许多州压根就没有举行初选),反对者们则艰难度日。不过,最后的情形是,基于各种实际的目的,自我提名的候选人诞生了。如同1990年一位政治科学家的著作标题所示,我们现在选举的是“演员、运动员和宇航员”——这个名单上我们也可以添加上专业喜剧演员。有时人们能够自我提名只是因为他们足够富有,能够在整个选区或一个州的范围内宣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