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最美不过诗经2[平装]
  • 共1个商家     18.70元~18.70
  • 作者:聂小晴(作者)
  • 出版社:石油工业出版社;第1版(2011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218690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最美不过诗经2》:阅读大中国系列最新诗词力作,更严谨的解读,更感人的文笔,更耐读的故事。最唯美的诗经读本,最动人的爱情史诗。以诗词会古人,以古人读心灵,以心灵悟人生。阅读大中国系列一获国学大师汤一介、北大教授李中华、王守常倾情推荐。
    原来,爱情只不过是生活,它只需要我们尽情哭笑,安然相守,最后淡然相忘。

    作者简介

    聂小晴,繁华京城里的平凡女子,喜欢徜徉在古典文化的花园里,采擷那些古老却美好的故事。用笔尖将其串联成今日的书箋,解读千年前的婉曲风情。

    目录

    邂逅兮
    记住的,是不是永不忘记
    只因为人海中多看了你一眼
    当贤淑女遇上倜傥男
    斯人憔悴,独为一人
    不要因为寂寞而错爱
    站回相遇的原点,等待你
    悠悠我思
    念或者不念,情就在那里一
    爱而不得
    情之初萌,情之所钟
    情至深处,患得患失
    有没有一种情,爱而不伤
    一个人,走过风雨的思念
    记忆是相会的一种形式
    转身离开这场意外
    执手白头
    把心细细上锁
    爱到深处,忧心如醉
    你是我最美的追逐
    我从你开始,我在你结束
    爱上一个认真的消遣
    刚刚好,看到你幸福的样子
    幸福到完满
    你我间戏谑的爱情
    花事了
    当爱远去,重拾自己
    幸福的痛点
    等你至殇
    怀念是生命中最卑微的事情
    所恋非人
    人生百年,相思勿念
    上对花轿嫁错郎
    维以不永伤
    逃不过此间年少
    爱情,或许已经熄灭
    男女间的承诺是场角力
    别后无归期
    站在天涯,守望海角
    毋相忘,怎能忘
    忘掉岁月,不说再见

    序言

    孔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初读这句评语时,尚未明白其中深意,便已心折。后来细读《诗经》,读到“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句,才知这般洗练如白描的诗句,方是最动人的爱情表达。
    《诗经》的“思无邪”,好比婴孩的天真任性,不可复制,无法模仿。因此,《诗经》中的爱情,少了情思的婉致曲折,少了欲拒还迎、欲怒反笑、欲语还休的缠绵悱恻,却添了几分充沛蓬勃的生命力,多了一段岁月静好的平常与安稳。
    《诗经》中的男男女女,出入宫闱家室,来往城门郊野,驰骋沙场猎场,奔走乡间山林,游玩河边原野,因而《诗经》中,既有“将仲子兮,无逾我墙”这样鲁莽生动的爱情,也有“女日鸡鸣,士日昧旦”这般充满情趣的婚姻生活,还有“君子于役,不知其期”这种对远方征人的彻骨思念,更有“心之忧矣,曷维其亡”这类斯人已逝,睹物思人的悲凉情怀。
    从《野有蔓草》的一见钟情、私定终生,到《雄雉》中漫长无期却从未放弃的念念不忘和等待,再到《鹊巢》中步入婚姻殿堂,为爱筑巢的圆满幸福,及至《谷风》中女子被弃的哀怨凄苦,最终到《击鼓》中难觅归期的生离死别,《诗经》将所有人间情爱,无一遗漏地挨个演绎过去。喜、怒、哀、乐,莫不直白热烈,却也蕴藉深沉。
    《诗经》的这份“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来源于先民们原始天然的心性。在那个天地初立、民心尚未开化的时代,无论下地耕作、上山砍樵,还是虔诚祭祀、合众狩猎,或是远行出征、淇水游玩,都是先民生活的一部分。《诗经》中每一场爱情的起、承、转、合,都与这些日常的风俗习惯息息相关。所以,先民们从不在自恋和自怜中将爱隔绝于现实,而是在原野、山川、河流边,在采摘、砍伐、游乐之中,尽情享受爱情中的美丽,同时也尽力去承接爱情中的苦恼与伤害。
    相遇、相识、相恋、相知、相契、相守、相弃、相离,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可以成诗,爱情的每一个步骤都能拿来歌唱。这种健康的心性,是《诗经》所处的时代中最纯粹的一抹色彩。
    《诗经》记载着周朝至春秋期间悠悠五百年岁月的吟哦,在经历三千年时光流转,褪尽历史繁华之后,流淌不尽的仍是那份“思无邪”的情怀。在不谈爱情、害怕去爱、算计着去爱的现代人那里,清澈纯美的《诗经》也许是一道过于理想的光。然而,倘若能在强撑笑脸、故作坚强的疲累中,翻开一卷古老的《诗经》,沐浴温暖的午后阳光,轻轻吟诵那些简洁丰润、唇齿留香的诗句,伸出手去触摸先民们鲜活得如在目前的朴实生活,体会其中不加修饰的旋律,无一粉饰的爱恨,就会豁然开朗。原来,爱情只不过是生活,它只需要我们尽情哭笑,安然相守,最后淡然相忘。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但是回到不显示的诗歌、电影、文字中,这样的情节是每个人都爱的,看到这首干净、纯粹的《裳裳者华》的时候,我能想象到的是合卷的下一秒这位翩翩君子就驾马而过,并且无意地向痴情人的方向扫了一眼,但是绝对是没有注意到他的,这样才是美好的故事,或许他们之后会有交集,会有邂逅,但是这个时候两不相干的擦肩而过才是真的美好。
    人人都说《诗经》是“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重点不是乐或者哀,而是一个度的把握。童话的美好是因为它们都恰巧在幸福刚开始的时候戛然而止。只有留有想象空间的存在,故事才能令人遐想。
    她可能上次只是在这里见了他一面,仅仅一眼的无意,就在有意者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这种打动是一瞬间的征服。而后在这里再继续的故事虽然是满眼的鲜花,但是脑子里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那个令她憧憬的君子。君子的气场十足,已经完全凌驾于此刻的满眼荡漾着的花丛之上。
    无论是其叶湑兮或是芸其黄矣,结果都思前想后转到了我觏之子的种种神气。最后干脆不再将眼神落在花朵的身上,而是魂已经飞到了很远的地方,痴痴地想着这位君子御车前来的风光。
    方玉润读到最后一句时也极是觉得有趣,他在《诗经原始》里就说道:“末章似歌非歌,似谣非谣,理莹笔妙,自是名言,足垂不朽”。
    也恰是最后一句跟随着诗人的想象所见或者是脑中印象把诗歌推向了高潮,结束了之前稚气、轻快的痴心人魂不守舍的吟唱,诗歌到这里的突然断弦而止,让这首美妙的小雅语音绕梁三日。
    诗歌虽然结束了,但是故事肯定还会继续下去。这样的钟情此时是最美好的,不管是爱情或者只是憧憬之情。
    再回到这句“正尔在群形之中,便知非常之器”,其实说的是嵇康。他的气宇非凡即使是在一群人之中也可以一眼便看得出来。这样的名士风度自古就有之,眼下这位君子也是如此。
    中国的审美意识就是从人物的评鉴开始,越是古时,美貌与气质越被器重。古文里说到邹忌,没有介绍他的任何来历只是说“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丽”。
    这样的传统并不是只注重外表的肤浅,在那个时代姣好的形象充分说明了“礼”。尤其在西周那个“礼未坏乐未崩”的年代,无论是“维其有章矣”或是“乘其四骆”都是当时“礼”的典范。也正因为如此,车上的君子才符合当时人的审美观念,受到了路人的钟情。
    钟情或是一见钟情都是美好的,他们彼此是陌生的,其中的一方或者双方都符合了对方的种种审美条框,这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这样美好的事情发生的频率很是寥寥,流传下来的都是千古风流。
    眼前的这首《裳裳者华》将这动人的一幕真实地跳动在文字上,肯定也在几千年前演绎在我们此时满目春光的土地上。这种浪漫与情调亘古不衰,至今让我们跟随着文字而欢悦,跟随着诗人而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