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乐在其中:乐黛云教授八十华诞弟子贺寿文集[平装]
  • 共1个商家     40.60元~40.60
  • 作者:陈跃红(编者),张辉(编者),张沛(编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18642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乐在其中:乐黛云教授八十华诞弟子贺寿文集》:北京大学比较文学学术文库

    媒体推荐

    在北大六十多年了,我很庆幸做出了三个重要而宝贵的选择。第一,就是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第二,就是选择了文学研究作为我终生的事业:第三,就是选择了我的老伴——老汤。
      ——乐黛云
    今年,我们的老师——乐黛云教授迎来了八十华诞。作为她的学生,我们共同编录了这部文集,为敬爱的老师庆贺生日。
    乐老师在北大执教六十年,是北大中文系教龄最长的教师之一。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乐老师在北大招收并指导了三十五名中外研究生与博士后,并先后在深圳大学、中国文化书院和北京外国语大学任教,可谓桃李满天下。这些学生中的许多人如今也都在海内外任教,有了自己的学生,师生一道为发扬中国文化而辛勤耕耘并乐在其中。
      ——编者

    作者简介

    乐黛云,1931年1月生于贵阳195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北京大学现代文学和比较文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会长;曾任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首任所长、国际比较文学学会副主席。1990年获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荣誉文学博士学位,2006年获日本关西大学“科学与文化荣誉博士”学位曾在哈佛大学、莱顿大学等多所大学'访问、任教。
    陈跃红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副系主任,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张辉
    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教授,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
    张沛
    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副教授

    目录

    编者的话
    卷首语
    中国梦:乐先生的美丽新世界——乐黛云教授执教北大六十年素描
    我之由生向死与他人之无法感激的好意——重读鲁迅的《过客》
    张裕钊与清季文坛
    测绘星际的诡异:中国新电影中的环境灾难、
    生态无意识与水的病理学
    试论中西诗学对话的若干基本问题——有关应答逻辑、关系原则与基本前提
    “现代性”与“地方情调”——兼析张爱玲《倾城之恋》
    Story的故事——中西短篇小说浅论
    重建帝国:历史正剧与中国当代民族主义
    在大众文化中的新的表现形式
    道、神理与时间
    互动认知·比较视野·城市观照
    亲密关系的变革——对中国互联网性景观的话语分析
    第一人称:中国现代小说对西方小说理论的接受与质疑
    黄庭坚诗学的历史性和物质性——兼论中国古典诗学中的言志说和情物观
    《红楼梦》叙述艺境的当代理论阐释:一种比较诗学路径
    尼采的读者
    格劳秀斯的“法理学问”
    路径与窗口——论刘若愚及在美国学界崛起的华裔比较
    诗学研究族群
    汉学家之死——重写博尔赫斯《小径分岔的花园》
    文史互证与诠释的限度
    从斯巴达到波斯的“异邦”形象
    论施莱尔马赫关于语法解释和技术解释的划分
    “道”是无情却有情——人文学与神性情感
    “天监”与“成仁”:陆世仪之敬天思想与清初
    娄东文人的道德践履
    高银早中期诗歌创作的抒情性与历史性
    比较文学·比较诗学·人文之道(外一篇)
    未名的未名湖
    “伪装”:破除真理和知识的神话——论尼采与福柯
    折翼的飞翔——林白“个人化写作”之辨析
    渊源考辨与历史生成——试析钱锺书“通感”说的多重形态转换
    从隐喻和转喻看翻译及其映射场域的变迁——以安乐哲的典籍翻译为例
    附录一:第三次再出发——乐黛云教授八十华诞访谈录
    附录二:乐黛云教授年表
    附录三:乐黛云教授指导研究生名录
    附录四:作者简介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现代”(modern)一词的暖昧之处在于它指涉的是一种心理状态或者主观判断,因此当对它进行定义时,人们不得不求助于一些可见的形式,将其形式化或外在化,即“现代”意味着一种不同于过去或者传统的技术水平、生产方式、制度构成、生活方式等等。大卫·库尔珀从词源上对其加以描述道:“‘modern’(现代)这个术语源于一个拉丁词,意思是‘在这个时代’。这一英语词汇迅速地演变出两种用法,一是意味着‘当代、当今’,另一用法则添加了这样的涵义——在现代时期,世界已不同于古典的和中世纪的世界。在这一词汇的现今用法中保留了这两层含义,只是当今时代与之对立的历史时期已经不只是古典的和中世纪的两个阶段了。在社会科学中,而且某种程度是在它的通常用法中,已演绎出关于现代的和传统的生活方式之间的一种更为精致的对立。”
    库尔珀的定义基于欧洲历史,即“现代”不同于“古典的和中世纪的世界”,但随后这一定义又开始变得模糊,“当今时代”(前一层含义的“现代”)不仅与古典时代和中世纪对立,而且与刚刚过去的“现代”对立,以至人们只得以“后现代”来定义“当今时代”。既然如此,人们就无法在“现代的”与“传统的”生活方式之间建立一种稳定的对立,除非是在“社会科学”中。这种“更为精致的对立”是被建构起来的,它基于这么一种直线式的社会进化论假说(与“永恒轮回”观念不同),即“古典的或传统的”已一去不返,不会还魂于“现代”,或者说“古典的或传统的”不包含于“现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