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女市长(名利场?长篇反腐小说)[平装]
  • 共1个商家     12.80元~12.80
  • 作者:李国征(作者)
  • 出版社:中国工人出版社;第1版(2008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084191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女市长(名利场·长篇反腐小说)》叙述了阴沟里翻了船的老领导洗清冤情,空降来的女市长暗度陈仓!欲壑终究难填,人心到底难料!混迹在名利场的人,谁会是权利天枰中最大的变数?作者李国征,“名利场”年度重磅作品,著名作家邓九刚推荐!

    媒体推荐

    李国征的《女市长》文笔犀利,旨意深刻,是一部值得一读的好小说
      ——邓九刚
    名利场到处都是机关,虽然看不见,却制约着每一个人,李国征的长处就是他用心在体验,用心在创作。
      ——洪放
    做市长难,做女市长更难,做成功的女市长 就更是难上加难。
      ——13格格
    李国征是一个能写的作家,他的最成功这处则在于能把东西写到人心底里去。
      ——丁力
    对现实没有深刻的洞察力的人,很难写出如此深刻的作品。
      ——翔鸿

    作者简介

    李国征,笔名戊戌生,当代作家,1958年生,硕士研究生毕业,从政多年,担任过新闻记者、企业领导人、高校高层管理者,业余时间投身文学创作,著有诗集、散文集、长篇小说多部,现为鞍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代表作品有长篇反腐小说《浮沉》。

    目录

    1.匆匆开场的审判
    2.“空降”而来的女市长
    3.依阿华的北京之行
    4.第一次常委扩大会
    5.刚上任便遭遇“下马威”
    6.女人的脆弱
    7.秘书何平
    8.花灯有意亦多情
    9.台前幕后
    10.探监
    11.市委书记的“接风宴”
    12.空山鸟语
    13.网络上的黑手
    14.山中暗访
    15.省委书记“重槌敲响鼓”
    16.地铁工地
    17.“凌波仙子”
    18.“滚刀肉”
    19.矛盾初现
    20.东钢老总蓝盛戎
    21.秀月山庄
    22.别有用心的短信
    23.完美的人代会
    24.身不由己
    25.相会梅地亚
    26.猝然而来的打击
    27.五洲商务酒店
    28.交锋
    29.性情郭缈缈
    30.市长的邀请
    31.迷雾重重
    32.眼镜湖
    33.钓翁之意不在鱼
    34.麻将哲学
    35.神秘的南芳
    36.不期而遇
    37.柳暗花明
    38.官场游戏
    39.原形毕露
    40.“巴比伦之火”
    41.抽丝剥茧
    42.返利
    43.初露端倪
    44.策划
    45.狗急跳墙
    46.“美人豹”
    47.血染红枫路
    48.榕城日暮
    尾声 晚霞时分

    文摘

    第1章 匆匆开场的审判
    农历正月初七,春节“黄金周”的最后一天,人们还沉浸在浓郁的节日气氛里。可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却给双阳政坛带来极大的震撼——当天下午,依照省人民检察院关于指定管辖的命令,双阳市前任市委副书记、市长郭斧以渎职和受贿的双重罪名,将在毗邻的凇河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审判。
    这一天本不是工作日。最先接到电话得知这一消息的是双阳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程可帷,他也是郭斧一案的专案组副组长之一。正在乡下老家与老母亲一道过年的程可帷匆匆赶回市里,来到市委书记孟宪梁家中向他当面汇报。正在独自一人静心研究围棋残局的孟宪梁刚一听程可帷道明来由,便勃然大怒。
    “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可以如此草率?”孟宪梁高声说,“你们专案组难道就不能听一听市委的意见吗?一个地厅级干部,一市之长,入党三十年的老党员,还没有充分确凿的证据,怎么就这样急着推上审判台?这是对干部负责任吗?”程可帷听出孟宪梁对自己的不满,但他不便解释,只好说:“我也有些纳闷,年前专案组在讨论案情时,还没有提交审判的想法,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您的意见,我事先已经向专案组汇报了,他们也答应要把这个案子做成铁案,经得起历史的检验。现在看,是不是他们掌握了新的证据?”“给我接省里电话,我要亲自和他们说话。”孟宪梁扔下手里的云子,气恼地说。
    郭斧一案的专案组组长由省纪委副书记担任,孟宪梁在省里当政策研究室主任时,与他关系不错,所以电话接通后,两人说话也不客气。孟宪梁表示,尽管郭斧一案是他亲自批准报告省委的,但他至今仍不相信那些控告材料有什么真实性,而且事实是,许多举报内容并没有查实,因此他认为,郭斧这个老同志绝不至于会堕落到贪污受贿、渎职枉法的地步。这个意见,他也向省委书记肖远驰同志汇报过。现在这样匆忙地把他交付审判,不符合党的干部政策,也不符合小平同志一再倡导的实事求是原则。
    专案组组长在电话里说,春节前后这半个多月时间里,办案人员一直没有休息,按照各方举报提供的线索分别进行了查证。并且双阳市轨道工程公司的总经理王琮余亲自到专案组作证,坐实了郭斧的许多关键问题。专案组把案情向省委做了汇报,肖远驰书记的意见是,秉公审理,依法办事,不循私情。这次由检察院提起公诉,也是经过慎重研究的。双阳市委的意见,专案组已经充分考虑进去了。这个案子,完全是郭斧个人的责任,并不会影响到双阳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的形象。
    “我并不担心双阳市的形象,我是担心你们草率行事,毁了一个党的好干部!”孟宪梁的口气依然强硬。
    双方谁也没能说服谁。放下电话,孟宪梁对程可帷说:“可帷,虽然你是专案组成员,但也是双阳市委副书记,在这个问题上要坚持原则,要代表市委说话。老郭是个老同志,如果他真的像举报材料反映的那样,那他是咎由自取,我支持你们把它办成铁案。但如果不是这样,我们还要对他负责,通过审查,还他一个清白。我始终不相信老郭会是那样一个人。”程可帷动情地郑重表示说,自己下午亲自去一趟凇河市,全程监督案件审理,切实做到对市委负责,对郭斧负责。
    尽管是放假期间,这个消息还是像长了腿一样很快传遍了全市,在各级干部中更是引起极大反响,怀着各种心态的人都在关注着这次审判。
    下午二时,凇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准时开庭了。双阳市来旁听审判的只有几个人,就是郭斧的老伴、女儿郭缈缈和他的原秘书丁忠阳。因为是公开审判,他们得以进入场内,坐在靠近大门的椅子上。郭斧一眼看到他们,微微点点头。丁忠阳的眼睛湿润了。他想起上午得到消息后去郭斧家里时的情景,当时郭缈缈问他:“听说北京要来人接爸爸的位子?是个什么人呀?”丁忠阳含糊地回答:“都是这样传说,详细情况我也不清楚——你知道,我到现在还在待分配呢!”“这是什么政策!我爸爸出了事,还要株连秘书哇?何况我爸爸肯定是被人陷害的!”郭缈缈气愤地说,“我要找这个北京来的市长,替我爸爸伸冤!”“行啦,我的小祖宗!”郭斧的老伴磕头作揖般对女儿说。这个一辈子不曾参加工作、一直以相夫教子为己任的家庭主妇显得分外憔悴,丈夫系狱带给她的打击几乎让她崩溃。“别再给你爸爸添事儿了,下午看法庭怎么判吧!”“哼,法庭如果判得不公,我就学杨三姐告状,上北京去击鼓鸣冤!”郭缈缈高声说。
    丁忠阳盯着郭斧明显变得花白的头发,暗想,郭缈缈要找新市长伸冤,能做到吗?天知道是什么人来接任市长,人家又有没有兴趣管这档子事!再说,这里面到底有没有冤情,冤情多大,谁又能说得清楚?被“双规”九个月来,不止一个人在为市长鸣冤叫屈,可不还是端上法庭了吗?
    他长叹一口气。
    审判大厅隔壁的一间办公室里,程可帷正在翻阅公诉人的起诉书副本。作为专案组的副组长之一,他深感上午孟宪梁发火不是没有道理。这样重大的事情如此这般处理,难免使人怀疑其中有什么难为人道之处。他很不理解省纪委和省反贪局到底是出于何种考虑。
    孟宪梁的态度也使程可帷私下里很受感动。当初郭斧案子刚露端倪时,他便表示不相信,是在自己一再坚持下,他才同意向省委报告。几次与他沟通案情,他都认为这将是一个冤假错案。但像今天这样大光其火,却是头一次。程可帷感动于他对老搭档的关爱和信任,郭斧能与这样的“一班之长”在一个班子里工作,也是很幸运的。倘若真的像控告材料中说的那样,那郭斧可就真的对不起这位一起共事多年的市委书记了。
    一位身着警服的女工作人员进来请程可帷去接电话。程可帷收拾好手头的材料,来到电话前。电话是市委常委秘书许竟如打来的,通知他明天上午召开全市干部大会,省委领导要到会讲话,孟书记请他务必赶回去。他意识到,一定是那位北京客人要到了。
    不出程可帷所料,一审进行了不到两个小时便匆匆落幕。公诉人宣读完公诉材料后,郭斧和律师都提出异议。审判长并没有依例让控辩双方进行法庭辩论,而是随即宣布下次审判择日进行,然后便落棰休庭。程可帷感觉到,检察部门并不奢望在初审时便让案件水落石出,抢在今天这样一个关键时刻开庭,倒像是做出一种象征性举动,以配合双阳市新一任领导班子调整,从而正式宣布郭斧政治生命的终结。
    谢绝法院院长留饭的邀请,程可帷准备动身回双阳市。走出大楼,恰赶上审判大厅的大门打开,远远看见身着囚服的郭斧在法警押送下正要登上警车,家人隔着栏杆与他挥手道别。程可帷在自己的车前停下脚步,目送着警车驶出院门。看着寒风中郭斧老伴儿纷乱飘飞的头发,他的心情忽然变得格外沉重。说到底,把郭斧拉下马还是他在其中起了主要作用,对这位前市长、一个班子里的同事,他现在是一种恨其不争、怒其不幸的心态,而面对这位一向以贤妻良母美誉著称的市长夫人,他却暗中有几分愧疚。
    丁忠阳一扭头看到他,犹豫一下,走过来。程可帷摇下车窗玻璃,问:“你们直接回市里吧?有车吗?”丁忠阳点点头,说:“程书记,我新整理出一些证据,写成一份申诉,什么时候送给您看看?”“来得及,等回到市里我再找你。”程可帷看看郭斧老伴儿,对丁忠阳说:“这些日子你多辛苦一些,照顾好那娘儿俩,别让老太太想不开。要相信组织,事情会搞清楚的。”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盘旋前行,程可帷的思绪仍萦绕在起诉书中那几个明显的破绽处。他不明白,这样几个足可以致命的要害问题,竟然没有当事人的确凿证据,而郭斧为什么居然也解释不清楚个中原委,虽然他一再否认这几个问题与自己有关,但辩解理由却很苍白,不足采信。刚接手这件案子时,程可帷认为没有什么疑难之处,构成案件的几大要素齐全,前因后果清楚,逻辑思路顺畅,只要涉案人认账,按法律条文量刑即可。但案发半年之后,事情的发展却不像当初想像的那样,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以至于他自己也对这件案子的判断与定性产生了怀疑。
    郭斧的几次申诉都被驳回,理由是证据站不住脚。程可帷不明白专案组为什么这样固执,对当事人的诉求既不逐一落实也不提出否定的理由便一概将其视为狡辩。于是,他只能通过自己的渠道来施加对整个案子的影响力。他猜测,明天的干部大会一定是为欢迎新市长而召开的,这也表明前一段时间自己所做出的努力有了效果,看来省委还是采纳了自己的建议。昨天他就接到北京的电话,了解了上面对这个案子的态度,只是不清楚新来的这位“钦差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能不能如自己所愿的那样仗着尚方宝剑,斩开层层羁绊,大刀阔斧地打开一个新局面。
    程可帷望望车窗外,阴霾重重的天空似乎变得有些明亮。春节这几天,天气一直不太好,但愿北京来的这位新市长能给双阳市沉闷的政治气候带来一丝清爽的空气。想到这里,他对破解郭斧一案的迷局又充满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