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风筝(鲁迅专集?经典彩绘本)[平装]
  • 共1个商家     13.00元~13.00
  • 作者:鲁迅(作者)
  • 出版社: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同心出版社;第1版(2010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770004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风筝(鲁迅专集·经典彩绘本)》:让震撼心灵的华彩美文,滋养我们的精神生命!这触动灵魂的优美文字,源自文学大师的心灵深处,在岁月的长河里.如宝石般熠熠生辉,陪伴着我们一路远行。

    媒体推荐

    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鲁迅

    作者简介

    鲁迅(1881-1936),原名周樟寿,字豫才,后改名树人,我国杰出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出生于浙江绍兴,幼年丧父,生活寒苦,早年留学日本学医。1906年,鲁迅弃医学文,希望以文艺改造国民精神。1918年,他以"鲁迅"为笔名,发表了第一篇现代白话小说《狂人日记》,其后又发表了《孔乙己》、《药》、《阿Q正传》等著名小说。
    鲁迅的著作以小说、杂文为主,代表作有:小说集《呐喊》、《彷徨》,历史小说集《故事新编》,散文集《朝花夕拾》,散文诗集《野草》,杂文集《坟》、《热光》、《华盖集》、《南腔北调集》、《三闲集》、《二心集》、《而已集》等。
    鲁迅先生以笔代戈,战斗一生,影响深远,被誉为"民族魂"。其小说、散文、诗歌、杂文等数十篇,被选入中小学语文课本。同时,他的作品还被译成英、日、俄、西、法、德等五十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拥有广大的读者。

    目录

    第一辑 时代的雕塑
    狂人日记
    祝福
    在酒楼上
    伤逝
    离婚

    第二辑 幻想的世界
    补天
    奔月
    铸剑

    第三辑 荒凉中的自语
    秋夜
    求乞者

    风筝
    死后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腊叶

    第四辑 匕首与投枪
    论雷峰塔的倒掉
    春末闲谈
    灯下漫笔
    记念刘和珍君
    拿来主义

    序言

    鲁迅,原名周樟寿,字豫才,后改名树人,是我国现代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是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之一。1918年5月开始,他以鲁迅为笔名在《新青年》发表第一篇现代白话小说《狂人日记》,其后又发表了《孔乙己》、《药》、《阿Q正传》等著名小说,并撰写了大量杂文、散文来批判旧思想和旧道理。
    鲁迅的著作丰富而深邃,以小说、杂文为主。鲁迅的小说充满了无穷的艺术魅力,其语言表达含蓄、简约、凝练,对生活的描写细致入微,刻画人物更是入木三分。小说大多写的是平凡人的平凡生活,与中国人的生活最为贴近,却意境幽深,外冷内热。其运用民族语言的功力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鲁迅的杂文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它不仅记录了鲁迅先生一生战斗的业绩,充分体现了他的创造精神和创造力,同时也记录了鲁迅那个时代中国的思想史和文化史。鲁迅把笔触伸向各种不同的文化现象,自由地摹写世相、描述见闻、评说人事、言志抒情。在杂文中,有无情的揭露、愤怒的控诉、尖锐的批判、辛辣的讽刺、机智的幽默、细致的分析……其形式丰富多彩,手法不拘一格,莫不清新独创,给读者以隽永的艺术享受,也为中国散文的发展开辟了一条更加宽广的道路。
    鲁迅的感召和影响是巨大的,其作品不仅仅属于他那个时代,更属于所有的时代。
    为让新时代的青少年读者能够更多地了解鲁迅的作品,传承他的精神,我们经过长期的精心策划和编辑,出版本书以纪念鲁迅先生。

    文摘

    插图:





    “易牙蒸了他儿子,给桀纣吃,还是一直从前的事。谁晓得从盘古开辟天地以后,一直吃到易牙的儿子;从易牙的儿子,一直吃到徐锡林;从徐锡林,又一直吃到狼子村捉住的人。去年城里杀了犯人,还有一个生痨病的人,用馒头蘸血舐。
    “他们要吃我,你一个人,原也无法可想,然而又何必去入伙?吃人的人,什么事做不出?他们会吃我,也会吃你,一伙里面,也会自吃。但只要转一步,只要立刻改了,也就人人太平。虽然从来如此,我们今天也可以格外要好,说是不能!大哥,我相信你能说,前天佃户要减租,你说过不能。”
    当初,他还只是冷笑,随后眼光便凶狠起来,一到说破他们的隐情,那就满脸都变成青色了。大门外立着一伙人,赵贵翁和他的狗,也在里面,都探头探脑地挨进来。有的是看不出面貌,似乎用布蒙着;有的是仍旧青面獠牙,抿着嘴笑。我认识他们是一伙,都是吃人的人。可是也晓得他们心思很不一样,一种是以为从来如此,应该吃的;一种是知道不该吃,可是仍然要吃,又怕别人说破他,所以听了我的话,越发气愤不过,可是抿着嘴冷笑。
    这时候,大哥也忽然显出凶相,高声喝道:
    “都出去!疯子有什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