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晚清官场谴责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上下)[平装]
  • 共2个商家     43.50元~44.90
  • 作者:吴趼人(作者)
  •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第2版(2010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5000018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晚清官场谴责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上下)》:由于资产阶级改良派和民主革命派的大力倡导,晚清的小说创作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涌现出一大批有影响的小说。形成了晚清小说创作繁荣的局面。而“晚清谴责小说”的出现,则是中国小说创作进入到又一个繁荣时期的重要标志。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之一。《晚清官场谴责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上下)》是一部带有自传性质的作品。以主人公的经历为主要线索,从他为父亲奔丧开始,到经商失败结束。通过“九死一生”二十年闻的遭遇和见闻。描述了日益殖民地化的中国封建社会的政治状况、道德面貌、社会风尚以及世态人情,揭露了晚清社会和封建制度行将灭亡、无可挽救的历史命运。

    作者简介

    吴趼人,晚清著名小说家,代表作有《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痛史》等。言情小说有《恨海》《情变》《劫余灰》而以《恨海》为最知名,出版后好评如潮,民国年间改编成电影戏剧,风靡一时。

    目录

    第一回 楔子
    第二回 守常经不使疏逾戚 睹怪状几疑贼是官
    第三回 走穷途忽遇良朋 谈仕路初闻怪状
    第四回 吴继之正言规好友 苟观察致敬送嘉宾
    第五回 珠宝店巨金骗去 州县官实价开来
    第六回 澈底寻根表明骗子 穷形极相画出旗人
    第七回 代谋差营兵受殊礼 吃倒帐钱侩大遭殃
    第八回 隔纸窗偷觑骗子形 接家书暗落思亲泪
    第九回 诗翁画客狼狈为奸 怨女痴男鸳鸯并命
    第十回 老伯母强作周旋话 恶洋奴欺凌同族人
    第十一回 纱窗外潜身窥贼迹 房门前瞥眼睹奇形
    第十二回 查私货关员被累 行酒令席上生风
    第十三回 拟禁烟痛陈快论 睹赃物暗尾佳人
    第十四回 宦海茫茫穷官自缢 烽烟渺渺兵舰先沉
    第十五回 论善士微言议赈捐 见招贴书生谈会党
    第十六回 观演水雷书生论战事 接来电信游子忽心惊
    第十七回 整归装游子走长途 抵家门慈亲喜无恙
    第十八回 恣疯狂家庭现怪状 避险恶母子议离乡
    第十九回 具酒食博来满座欢声 变田产惹出一场恶气
    第二十回 神出鬼没母子动身 冷嘲热谑世伯受窘
    第二十一回 作引线官场通赌棍 嗔直言巡抚报黄堂
    第二十二回 论狂士撩起忧国心 接电信再惊游子魄
    第二十三回 老伯母遗言嘱兼祧 师兄弟挑灯谈换帖
    第二十四回 臧获私逃酿出三条性命 翰林伸手装成八面威风
    第二十五回 引书义破除迷信 较赀财衅起家庭
    第二十六回 干嫂子色笑代承欢 老捕役潜身拿臬使
    第二十七回 管神机营王爷撤差 升镇国公小的交运
    第二十八回 办礼物携资走上海 控影射遣伙出京师
    第二十九回 送出洋强盗读西书 卖轮船局员造私货
    第三十回 试开车保民船下水 误纪年制造局编书
    第三十一回 论江湖揭破伪术 小勾留惊遇故人
    第三十二回 轻性命天伦遭惨变 豁眼界北里试嬉游
    第三十三回 假风雅当筵呈丑态 真义侠拯人出火坑
    第三十四回 蓬荜中喜逢贤女子 市井上结识老书生
    第三十五回 声罪恶当面绝交 聆怪论笑肠几断
    第三十六回 阻进身兄遭弟谮 破奸谋妇弃夫逃
    第三十七回 说大话谬引同宗 写佳画偏留笑柄
    第三十八回 画士攘诗一何老脸 官场问案高坐盲人
    第三十九回 老寒酸峻辞干馆 小书生妙改新词
    第四十回 披画图即席题词 发电信促归阅卷
    第四十一回 破资财穷形极相 感知己沥胆披肝
    第四十二回 露关节同考装疯 人文闱童生射猎
    第四十三回 试乡科文闱放榜 上母寿戏彩称觞
    第四十四回 苟观察被捉归公馆 吴令尹奉委署江都
    第四十五回 评骨董门客巧欺矇 送忤逆县官托访察
    第四十六回 翻旧案借券作酬劳 告卖缺县丞难总督
    第四十七回 恣儿戏末秩侮上官 忒轻生荐人代抵命
    第四十八回 内外吏胥神奸狙猾 风尘妓女豪侠多情
    第四十九回 串外人同胞遭晦气 搞词藻嫖界有机关
    第五十回 溯本源赌徒充骗子 走长江舅氏召夫人
    第五十一回 喜孜孜限期营篷室 乱烘烘连夜出吴淞
    第五十二回 酸风醋浪拆散鸳鸯 半夜三更几疑鬼魅
    第五十三回 变幻离奇治家无术 误交朋友失路堪怜
    第五十四回 告冒饷把弟卖把兄 戕委员乃侄陷乃叔
    第五十五回 箕踞忘形军门被逐 设施已毕医士脱逃
    第五十六回 施奇计奸夫变凶手 翻新样淫妇建牌坊
    第五十七回 充苦力乡人得奇遇 发狂怒老父责顽儿
    第五十八回 陡发财一朝成眷属 狂骚扰遍地索强梁
    第五十九回 干儿子贪得被拐出洋 戈什哈神通能撤人任
    第六十回 谈官况令尹弃官 乱著书遗名被骂
    第六十一回 因赌博人棘闱舞弊 误虚惊制造局班兵
    第六十二回 大惊小怪何来强盗潜踪 上张下罗也算商人团体
    第六十三回 设骗局财神遭小劫 谋复任臧获托空谈
    第六十四回 无意功名官照何妨是假 纵非因果恶人到底成空
    第六十五回 一盛一衰世情商冷暖 忽从忽违辩语出温柔
    第六十六回 妙转圜行贿买蜚言 猜哑谜当筵宣谑语
    第六十七回 论鬼蜮挑灯谈宦海 冒风涛航海走天津
    第六十八回 笑荒唐戏提大王尾 恣嚣威打破小子头
    第六十九回 责孝道家庭变态 权寄宿野店行沽
    第七十回 惠雪舫游说翰苑 周辅成误娶填房
    第七十一回 周太史出都逃妇难 焦侍郎人粤走官场
    第七十二回 逞强项再登幕府 走风尘初人京师
    第七十三回 书院课文不成师弟 家庭变起难为祖孙
    第七十四回 符弥轩逆伦几酿案 车文琴设谜赏春灯
    第七十五回 巧遮饰贽见运机心 先预防嫖界开新面
    第七十六回 急功名愚人受骗 遭薄幸淑女蒙冤
    第七十七回 泼婆娘赔礼人娼家 阔老官叫局用文案
    第七十八回 巧蒙蔽到处有机谋 报恩施沿街夸显耀
    第七十九回 论丧礼痛砭陋俗 祝冥寿惹出奇谈
    第八十回 贩鸦头学政蒙羞 遇马扁富翁中计
    第八十一回 真愚昧隆陷官刑 假聪明贻讥外族
    第八十二回 紊伦常名分费商量 报涓埃夫妻勤伺候
    第八十三回 误联婚家庭闹意见 施诡计幕客逞机谋
    第八十四回 接木移花鸦鬟充小姐 弄巧成拙牯岭属他人
    第八十五回 恋花丛公子扶丧 定药方医生论病
    第八十六回 旌孝子瞒天撒大谎 洞世故透底论人情
    第八十七回 遇恶姑淑媛受苦 设密计观察谋差
    第八十八回 劝堕节翁姑齐屈膝 谐好事媒妁得甜头
    第八十九回 舌剑唇枪难回节烈 忿深怒绝顿改坚贞
    第九十回 差池臭味郎舅成仇 巴结功深葭莩复合
    第九十一回 老夫人舌端调反目 赵师母手版误呈词
    第九十二回 谋保全拟参僚属 巧运动赶出冤家
    第九十三回 调度才高抚台运泥土 被参冤抑观察走津门
    第九十四回 图恢复冒当河工差 巧逢迎垄断银元局
    第九十五回 苟观察就医游上海 少夫人拜佛到西湖
    第九十六回 教供辞巧存体面 写借据别出心裁
    第九十七回 孝堂上伺候竞奔忙 亲族中冒名巧顶替
    第九十八回 巧攘夺弟妇作夫人 遇机缘僚属充西席
    第九十九回 老叔祖娓娓讲官箴 少大人殷殷求仆从
    第一百回 巧机缘一旦得功名 乱巴结几番成笑话
    第一百一回 王医生淋漓谈父子 梁顶粪恩爱割夫妻
    第一百二回 温月江义让夫人 裘致禄孽遗妇子
    第一百三回 亲尝汤药媚倒老爷 婢学夫人难为媳妇
    第一百四回 良夫人毒打亲家母 承舅爷巧赚朱博如
    第一百五回 巧心计暗地运机谋 真脓包当场写伏辩
    第一百六回 符弥轩调虎离山 金秀英迁莺出谷
    第一百七回 觑天良不关疏戚 蓦地里忽遇强梁
    第一百八回 负屈含冤贤令尹结果 风流云散怪现状收场

    文摘

    第一回 楔子
    上海地方,为商贾麇集之区,中外杂处,人烟稠密,轮舶往来,百货输转。加以苏扬各地之烟花,亦都图上海富商大贾之多,一时买棹而来,环聚于四马路一带,高张艳帜,炫异争奇。那上等的,自有那一班王孙公子去问津;那下等的,也有那些逐臭之夫,垂涎着要尝鼎一脔。于是乎把六十年前的一片芦苇滩头,变做了中国第一个热闹的所在。
    唉!繁华到极,便容易沦于虚浮。久而久之,凡在上海来来往往的人,开口便讲应酬,闭口也讲应酬。人生世上,这“应酬”两个字,本来是免不了的;争奈这些人所讲的应酬,与平常的应酬不同,所讲的不是嫖经,便是赌局,花天酒地,闹个不休,车水马龙,日无暇晷。还有那些本是手头空乏的,虽是空着心儿,也要充作大老官模样,去逐队嬉游,好像除了征逐之外,别无正事是的。所以那“空心大老官”,居然成为上海的土产物。这还是小事。还有许多骗局、拐局、赌局,一切稀奇古怪,梦想不到的事,一切都在上海出现。于是乎又把六十年前民风淳朴的地方,变—了个轻浮险诈的逋逃薮。
    这些闲话,也不必提。内中单表一个少年人物。这少年也未详其为何省何府人氏,亦不详其姓名。到了上海,居住了十余年。从前也跟着一班浮荡子弟,逐队嬉游。过了十余年之后,少年的渐渐变做中年了,阅历也多了;并且他在那嬉游队中,狠狠的遇过几次阴险奸恶的谋害,几乎把性命都送断了!他方才悟到上海不是好地方,嬉游不是正事业,一朝改了前非,回避从前那些交游,惟恐不迭,一心要离了上海,别寻安身之处;只是一时没有机会,只得闭门韬晦。自家起了一个别号,叫做“死里逃生”,以志自家的悼痛。
    一日,这死里逃生在家里坐得闷了,想往外散步消遣,又恐怕在热闹地方,遇见那征逐朋友;思量不如往城里去逛逛,倒还清净些。遂信步走到邑庙豫园游玩一番,然后出城。正走到瓮城时,忽见一个汉子,衣衫褴褛,气宇轩昂,站在那里,手中拿着—本册子,册子上插着一枝标,围了多少人在旁边观看。那汉子虽是昂然拿着册子站着,却是不发一言。
    死里逃生分开众人,走上一步,向汉子问道:“这本书是卖的么?可容借我一看?”那汉子道:“这书要卖也可以,要不卖也可以。”死里逃生道:“此话怎讲?”汉子道:“要卖便要卖—万两银子!”死里逃生道:“不卖呢?”那汉子道:“遇了知音的,就—文不要,双手奉送与他!”死里逃生听了,觉得诧异,说道:“究竟是什么书,可容一看?”那汉子道:“这书比那《太上感应篇》、《文昌阴骘文》、《观音菩萨救苦经》,还好得多呢!”说着,递书过来。死里逃生接过来看时,只见书面上粘着一个窄窄的签条儿,上面写着“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翻开第一页看时,却是一个手钞的本子,篇首署着“九死一生笔记”六个字。不觉心中动了_一动,想道:“我的别号,已是过于奇怪,不过有所感触,借此自表;不料还有人用这个名字,我与他可谓不谋而合了。”想罢,看了几条,又胡乱翻过两页看看,不觉心中有所感动,颜色变了一变。那汉子看见,便拱手道:“先生看了必有所领会,一定是个知音。这本书是我一个知己朋友做的。他如今有事到别处去了,临行时亲手将这本书托我,叫我代觅一个知音的人,付托与他,请他传扬出去。我看先生看了两页,脸上便现了感动的颜色,一定是我这敝友的知音。我就把这本书奉送,请先生设法代他传扬出去,比着世上那印送善书的功德还大呢。”说罢,深深一揖,扬长而去。一时围看的人,都一哄而散了。
    死里逃生深为诧异。惘惘的袖了这本册子,回到家中,打开了从头至尾细细看去。只见里面所叙的事,千奇百怪,看得又惊又怕。看得他身上冷一阵、热一阵,冷时便浑身发抖,热时便汗流浃背;不住的面红耳赤,意往神驰,身上不知怎样才好。掩了册子,慢慢的想其中滋味:从前我只道上海的地方不好,据此看来,竟是天地虽宽,几无容足之地了!但不知道九死一生是何等样人,可惜未曾向那汉子问个明白,也好去结识他,同他做个朋友,朝夕谈谈,还不知要长多少见识呢!
    思前想后,不觉又感触起来,不知此茫茫大地,何处方可容身。一阵的心如死灰,便生了个谢绝人世的念头。只是这本册子,受了那汉子之托,要代他传播,当要想个法子,不负所托才好。纵使我自己办不到,也要转托别人,方是个道理。眼见得上海所交的一班朋友,是没有可靠的了;自家要代他付印,却又无力。想来想去,忽然想着横滨《新小说》,消流极广何不将这册子寄去新小说社,请他另辟一门,附刊上去,岂不是代他传播了么?想定了主意,就将这本册子的记载,改做了小说体裁,剖作若干回;加了些评语。写一封信,另外将册子封好,写着“寄日本横滨市山下町百六十番新小说社”。走到虹口蓬路日本邮便局,买了邮税票粘上,交代明白,翻身就走。—直走到深山穷谷之中,绝无人烟之地,与木石居,与鹿豕游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