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大唐乘风录之五虎断门刀[平装]
  • 共2个商家     16.60元~17.00
  • 作者:金寻者(作者)
  •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第1版(2011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430085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大唐乘风录之五虎断门刀》:慷慨激昂的诗歌武侠,豪迈奔放的江湖大戏。绝美无双的武功招式,自成一派的诙谐文风。
    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武侠杂志,《今古传奇?武侠版》火热连载半年之久!金牌笑将、幽默天师、新喜剧武侠宗师金寻者,继《大唐行镖》后又一经典力作,华丽奔放,慷慨激昂,悲到神伤,笑到断肠的武侠大戏。
    豪迈奔放,慷慨激昂,悲到神伤,笑到断肠的武侠大戏。

    作者简介

    金寻者,原名史愿,现居加拿大多伦多市。199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热物理专业,同年赴美留学,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大学攻读工程机械系硕士,其间同时进行小说创作。毕业后专心从事小说写作和研究。2004年创作的《大唐行镖》,网络点击率达到了3000万,被称为网络武侠三大奇书之一。
    自幼和各种交通工具犯冲,学自行车——撞墙;学旱冰——撞树;学三轮车——撞电线杆子,对飞速行驶的东西,他充满了恐惧。北美留学的生活迫使他终于痛下决心学习开车。六次锲而不合的路考之后,他终于战胜恐惧,自由地行驶在通向天边的高速公路之上。突然之间,学会开车的他大彻大悟,一直横亘在心中的江湖之梦在这一刻变得格外清晰。在他的《大唐乘风录》中,存在两个世界,一个是江湖人的世界,一个是凡人的世界。两个世界的人只有一个差别——轻功!

    目录

    第七卷 魔高一丈之卷
    第八卷 倚剑长歌之卷
    第九卷 刑堂风波之卷
    第十卷 星夜求援之卷
    第十一卷 侠影迷离之卷
    第十二卷 王者归来之卷

    文摘

    版权页:



    第七卷 魔高一丈之卷
    哀牢快剑落日锋
    就在这时,宗羲麟的手腕猛然一翻,佩在腰间的三尺青锋突然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从剑鞘中脱颖而出,雪亮的剑光在他面前划了一个光华璀璨的光圈,这简简单单一道光圈仿佛一枚坚不可摧的光盾,结结实实地挡住了风空寂迎面扑来的数十剑重击。一连串双剑相击的火星烟花一般在两人之间的虚空中闪烁生辉。
    “好——!”台下的观众们终于看到了江湖罕见的剑客对决,无不震天价地叫起好来。
    “哇,太炫目了!”祖悲秋拼命地眨着双眼,如痴如醉地说。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比起那些地趟刀、五凤枪、子午棍过瘾多了吧,嘿嘿。”郑东霆得意地说。
    “下注了,下注了,赌风空寂胜的一赔五,赌宗羲麟胜的一赔一。”一大群青衣短褂的精干汉子到处招揽着一时兴起的赌客。其中一个中等身材的秃顶汉子此刻已经笑嘻嘻地来到郑东霆和祖悲秋身边:“两位英雄,台上打得激烈,大家看得尽兴,赌个彩头,锦上添花如何?”
    郑东霆转过身看了他一眼,瞪眼道:“台上这两位刚开打你们就已经有赌盘了?哪个主事的手脚这么快?”
    “嗬嗬,在下年帮夏坛大暑堂六月九日舵舵主刘正坤麾下胡马,咱们年帮夏坛今年开这一次洛阳赌局,信誉卓著,金银不限,一心为观擂的江湖朋友服务。请两位英雄不必顾虑,尽情下注。”这貌不惊人的胡马口齿流利地说道。
    “夏坛!?夏坛坛主金牙布可信也来了洛阳?”郑东霆浑身一激灵,小心地问道。
    “布坛主正在四海楼里坐镇,”胡马扬手一指对面那座南市最高的酒楼,“如果英雄想要看到他的金面才肯下注,请移驾四海楼最顶层的英雄阁。不过英雄阁只接受三千两以上的赌注。”
    “哇,等我爬上去,擂台可能早结束了。”祖悲秋抬头看了一眼那座高耸的酒楼,喃喃地说。
    “所以布坛主才派出我们这些行官来帮助各位好汉下注,省却大家跑来跑去的时间。洛阳擂瞬息万变,下注一定要及时才好。”胡马笑嘻嘻地说。
    郑东霆听得心痒难挠,手心生汗,恨不得立刻下注,但是自己现在身无分文,却又如何玩得了这一局?
    “师兄,你想赌?我有钱啊。”祖悲秋善解人意地说。
    “知我者,师弟也。你身上还剩下多少银两?”郑东霆大喜,连忙问道。
    “还剩九千五百三十一两,飞钱加金叶子都在这里了。”祖悲秋从怀中一抓,将厚厚一叠飞钱和金叶子攥在手中。
    “我很久没有豪赌了,这一铺我都押上去,你不介意吧?”郑东霆跃跃欲试地说。
    “这笔钱坠在我怀中甚是难受,你要是能一下子花光,我还落个轻松自在。”祖悲秋这些日子揣着这些银两走路,提心吊胆,早就不耐烦了。
    “哈哈哈,果然是富豪人家出身,天生就是败家子。你想要花光银两还不容易?来,全给我,我赌风空寂胜。”郑东霆一把抓过所有银两,全部塞到胡马手中。
    “呃,九……干五百……五百三十一两,押风空寂,一赔五,若得胜,须得……须得……”胡马虽然精明,但是一辈子也甚少处理过这么庞大的一笔金钱,一时之间算不过来账。
    “须得四万七千六百五十五两。”祖悲秋接口道。
    “是,是。”祖悲秋快如闪电的心算能力让胡马暗自心惊,“敢问公子高兴大名。”
    “在下益州祖悲秋。”祖悲秋朝他拱了拱手。
    “天……天算子祖悲秋?”胡马一双斗鸡眼瞪得宛若鹅蛋,“您老人家十年前音讯全无,我们都以为您已经无疾而终,想不到今日有幸能够再见到您的金面。”
    “您老人家?你确定说的是他吗?他才三十岁!”郑东霆吃惊地说。
    “天算子祖悲秋,下注九千五百三十一两,赌风空寂胜。”胡马这个时候满眼都是祖悲秋的胖脸,他扯开嗓子无比荣幸地大声吆喝起来。
    “喂,是我郑东霆赌的,郑东霆!喂!”郑东霆还要说话,这个胡马已经三蹦两跳,朝着四海楼呼啸而去。郑东霆摇了摇头,转身问道:“师弟,那帮年帮的家伙居然这么尊敬你?十年前你干过什么事?”
    “噢,没什么,年帮那时候想要独霸剑南的赌场生意,我曾经花了三个月时间拖垮他们所有开张的赌场。我天算子的外号也是从那时候来的。”祖悲秋毫不在意地说。
    “你凭什么拖垮年帮的赌场?”郑东霆瞪圆了大眼吃惊地问道。
    “赌啊!”祖悲秋脸上露出一丝天真烂漫的憨笑。郑东霆张大了嘴,直挺挺地望着他,就仿佛在看着一株浑身都放射着金光的摇钱树。
    台下赌得热烈,台上也打得火热。宗羲麟的落日剑法在起手势挡住了风空寂一招数式的快剑,立刻发起了坚决的反击。三尺青锋剑光大盛,在空中斜划出了一个浑圆的光圈,仿佛哪吒的乾坤轮罩向风空寂的颈项。
    风空寂显然没见过这种以气奴剑的上乘心法,全身上下都被炽烈的先天真气团团围住,他身上随着夜风飘扬的襟带衣袖此刻仿佛被泼上一盆铅水,紧紧地贴住了他的肌肤。他勉强向后连退三步,让过了落日剑法的锋芒最盛处。宗羲麟两剑建功,气势更胜,他的脚下行云流水地踏着四圈步,手中的长剑连续划出四个完美无缺的光圈,从四个不同角度套向风空寂,令他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好啊!好剑法!”台下的众人被这艳丽的落日剑法迷花了眼,纷纷疯狂地鼓起掌来。
    就在众人以为风空寂就要落败之时,他突然一声长啸,瘦长的身形惊天而起,仿佛一只穿云破雾的飞鸟,一下子飞凌到宗羲麟的头顶,身子一个飞旋。数百道淋漓如飞瀑的剑光雨点般当头罩下。
    “不好!”在远处观战的连青颜此刻微微摇了摇头。
    “连师弟,你认为不好?”洛秋彤低声问道。
    “嗯。关中剑法胜在沉稳坚实,不动如磐石,他此刻心浮气躁,想要一剑建功,锋芒过露,一旦被对手压制,必然心力交疲,手足无措。”连青颜沉声道。
    就在他们两人谈论宗羲麟剑法之时,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爆响从擂台上传来。宗羲麟仍然不断重复着自己熟极而流的四圈步,身子犹如螺旋一般飞旋,一次又一次地和凌空下击的风空寂长剑相交,放射出金红色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