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官场小说[平装]
  • 共2个商家     29.10元~30.00
  • 作者:陈忠实(作者),等(作者),《小说月报·原创版》编辑部(丛书主编)
  • 出版社:百花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065491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官场小说》是“小说月报·原创版精品丛书”之一。本丛书有职场博弈、官场沉浮、心理挣扎、情感诉说……这是一套引领你走入精彩人生的丛书,这是一套总览《小说月报·原创版》华丽篇章的丛书。

    目录

    关于沙娜
    我们的负荷
    博士彰文联的道德情操
    乱季
    右手握拍
    隔墙有耳
    贵妃醉酒
    鸟类生活

    文摘

    这个作家是一位工作和生活都十分正常的作家。天明即起,洒扫清洗,早点刍烹牛奶鸡蛋,外加一块馒头,然后坐下来写字或读书;没有废寝忘食,也没有切夜长熬;不喝酒,更不吸烟;似乎也没有什么抢眼的卓尔不群的风度,读者从报刊上看见的照片,也正常普通,没有目极八荒的伟岸,没有双臂架椅纵论天下的派势,也没有手搓长发眉头紧锁誓与民族共死生的痛苦万状的景象。这个作家很平和,生活和工作平静的时候很平和,被生活和工作中的龌龊事狠狠地龌疑着的时候,依然很平和,把愤怒用平和表达出来的时候,就成为一种个性,一种风度。据说作家出身于一个古典文明很纯正的家庭,培养孩子的诸多戒律中有一条很难做到,不许喜怒无常情绪失控。这样的家庭和受这样律条训诫的孩子也不是绝无仅有,所以并不排除作家性情中的先天性因素。
    作家现在骑着一辆自行车正在往回赶路,乳白色的水雾说不清是在消散还是朝峡谷里隐退,笼罩在雾帐下的村庄渐渐裸现出来。灰黑的瓦和粉白的墙,在庞大的树冠下在密如壁垒的竹林中时隐时现,时有一幢幢款式新颖的小洋楼从眼角掠过,有鹤立鸡群的感觉。作家的头发和眉毛上都凝结着细密的水珠儿,面颊也湿润润的。作家每天早晨醒来,不洗不梳,便踏上自行车驶出县城,来到纯粹属于农民生活的某个村庄某个岔口某条山沟的地方,有时候跑出去二三十里,尚未铺垫柏油或水泥的坑坑洼洼的山野道路,既要求你紧握双把儿,还要你目不斜视心不二用,对轮下的路况做出选择随机应变调动车头,稍微马虎就可能被石头撞翻,被窝进深坑,或绊倒在拖拉机碾出的七歪八扭的辙道里。作家的大脑和心脏在简单的专注里得到调节和休息,还有整个身体的锻炼。在这样的山地沟谷间的自然状态的村路上骑自行车,使足部、小腿和大腿的肌肉得到锻炼自不必说,腰部、双肩乃至整个身体每一个部位的肌肉、筋骨和血流,都在频频的小颠大簸中运动不息,心脏、肠胃等内脏都在颠簸里颠簸着。作家有意或无意地自我抚摸时,都明显地感觉到了双腿双臂腹部和臀部的肌肉重新紧凑起来重现弹性。作家骑车到某个择定的地段,扔下车子,在田间小埂上随意走走看看,或者在草地上做一点踢腿舒臂的轻微运动,然后再骑车返回日渐繁华日渐喧嚣的县城。作家两年前开始这套别出心裁的晨练项目的时候,县委书记正儿八经对此事做出安排,让一位司机送作家到任何感兴趣的地方,晨练完了再送回来。作家不做解释,淡淡一笑说,那我就不去了。书记很诚恳地解释说,你的写作我不懂行也帮不上忙,但我得负责你的安全。山大沟深野兽出没,人也刁悍,万一出个差错谁也受不了。你是名牌作家,是稀有动物,是大熊猫是金丝猴是朱鹛。我的职责是保护,这是上边领导叮咛过了的。作家仍然淡淡地笑着,心里却想,自己在草地在田埂上伸胳膊踢腿,弯腰仰背撅屁股,让一个小伙子站在旁边是不可思议的。况且,骑着自行车所发生的身体各个部位的颠簸的美好感觉和奇妙的健身效果,通通没有了。作家说,忘了给你交底儿,我曾经在省武术队受过专业训练,三五个人近不得身,尽可以放心。
    作家骑车驶进文化馆的院子,一眼瞅见自己的门外站着一位年轻女人,墨绿的裙子和粉红的短袖衫,就像在瓦沟和砖缝都透着千年古气的小院里浮现着的一朵清丽的荷花。作家来深人生活时,选择了文化馆作为栖息地,主要是空间里气氛的适宜。文化馆设在孔庙里,平房很多,虽然破旧,却不断修补,漏了修塌了补,画画的跳舞的唱戏的写作的和行政管理的干部们快活地生活在这里,和这些古老的平房一样古老的合抱粗的柏树下,每天早晨都有一层乌鸦粪,绝无仅有的一方和谐之地。
    “秦书记——”
    作家骑车到自己门前,刚跳下车,正打算招呼等候自己的女人,对方却先开口了。这个女人很漂亮,脸上和胳膊上裸露的皮肤很细腻白净,眉眼和脸上的气韵都很大气。这样的眉眼和这样的气韵,在纯粹的山民的宅院里是看不到的,也区别于县城街道上那些晃来荡去的天不怕地不怕只怕警察的女人。作家问:“你找我?”
    “对。秦书记。”
    作家开锁,先让客人进门,自己再进去。作家让客人坐在沙发上,把一只沏上茶的纸杯放到客人面前的茶几上,也给自己那只瓷杯添上水坐下来。作家问:“你找我有事?”
    “对。秦书记。”
    “你说吧,啥事?”
    “我要当乡长。”
    作家稍稍愣了一下,确是意料不到的事。作家眨了眨眼,专注地看着这个要当乡长的女人。女人确实很漂亮。在门口初看一眼是漂亮,现在坐在对面再看还是漂亮,粗粗儿扫过一眼很漂亮,专注地细看起来更漂亮。这个漂亮女人坦率而又平静地说她要当乡长,说过之后依然是坦率和平静。这样漂亮的眉眼里蕴藉着坦率和平静,就使漂亮有了气韵和质量,作家发觉自己已经喜欢上这个女人了,这样坦率地“跑官要官”的人,作家竟然喜欢上了。
    “你在哪个单位工作?”
    “三岔沟乡政府。”
    “噢!我唯一没有去过的一个乡。”
    “欢迎你去。太远了,路不好走。”
    “我已经习惯山路了。”
    “你去了,我陪你到下边去看看。”
    “你说你要当乡长?”
    “是。”
    “你现在是副职吗?”
    “不是,一般干部。”
    “你在乡上分工做什么工作?”
    “名义上是搞妇女工作,其实啥都干,啥事紧火了就干啥,哪儿戳下窟窿了就补哪儿。”
    “你为什么一定要当乡长呢?”
    “我觉得我能当乡长,我要是当上乡长一定是个好乡长,我肯定能当个好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