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千古奇案[平装]
  • 共1个商家     21.90元~21.90
  • 作者:吴晓奎(编者)
  • 出版社:山东人民出版社;第3版(2012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902148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千古奇案》收集了古今中外的千古奇案,那血淋淋的事实,也许能震撼你的心灵,让你更好的分辨善恶是非。

    目录

    中国篇
    为酬知己甘赴死——聂政刺杀侠累案
    图穷匕首见——荆轲刺秦王案
    言禁乍张——秦始皇坑杀儒生
    大数难逃吮痈何益——西汉邓通蒙冤案
    一诗铸奇冤——辽懿德皇后蒙冤案
    他杀?病逝?——宋太祖去世之谜
    落选仅因南方人——明初南北榜糊涂案
    生为直臣死为直鬼——浙江按察使周新含冤被杀案
    千古迷离红丸案——明光宗致死之谜
    “维民所止”“雍正砍头”——查嗣庭被杀案
    文名虽虚身致死——清代石卓槐刻诗案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徐述夔《一柱楼诗》案
    泾渭有别谁谓无凭——杨乃武、小白菜“奸情”案
    官场受贿贿品竞为妓女——清末杨翠喜案
    “狗肉将军”三不知“长腿将军”终伏尸——郑继成复仇案
    蒙冤仅因误待客——民国时期的故宫盗宝案
    一桩轰动一时的奇案——上海“怪西人案”
    一代枭雄丧命在弱女子枪下——孙传芳被刺案
    蒋介石、戴笠都害怕的刺客——王亚樵被杀案
    狗与狗的较量——李士群被鸩案
    本意打“老虎”反被“老虎”咬——蒋经国与“扬子案”
    外国篇
    要共和还是要独裁?——恺撒遇刺案
    两国争斗引起的宫廷流血——伊丽莎白一世诛苏后
    他们是真沙皇还是假沙皇?——俄国的真假季米特里
    火刑架上的天文学家——布鲁诺蒙冤何日昭雪
    因祸得福的“铁血宰相”——俾斯麦遇刺案
    种族灭绝式的大屠杀——纳粹屠犹之谜
    疑云重重真相何在?——前苏共中央书记基洛夫遇害之谜
    元帅死于何因?——图哈切夫斯基之死揭秘
    命丧蓝天的联合国秘书长——达格·哈马舍尔德坠机之谜
    自杀?谋杀?活着?——好莱坞“艳星”玛丽莲·梦露归宿之谜
    子弹命中了总统——肯尼迪遇刺之谜
    枪声打碎了一个梦——美国黑人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之谜
    死囚牢中的魔鬼——中非皇帝博卡萨烹食儿童案
    飞机舷梯旁的谋杀——菲律宾“政治神童”阿基诺之死
    850万美金的悬赏——瑞典首相帕尔梅遇刺之谜
    东床驸马锒铛入狱——勃列日涅夫女婿受贿案
    血溅蓝天魂归何处——巴基斯坦总统齐亚·哈克坠机之谜
    卫兵变刺客献花为谋杀——英·甘地、拉·甘地母子遇刺
    是掉海还是跳海?——“报业大王”马克斯韦尔的神秘死亡
    耶酥被钉十字架了吗?——都灵“圣体裹尸布”案
    一部小说竞惹杀身祸——拉什迪《撒旦诗篇》案

    文摘

    版权页:



    生为直臣死为直鬼——浙江按察使周新含冤被杀案
    明成祖永乐十六年,浙江按察使周新因秉公执法,刚直不阿,得罪了锦衣卫而惨遭杀害。此案乃明朝一特大冤案,对明代政治产生了较大影响。
    明成祖永乐十六年的一个夏夜,浙江按察使周新在书房里审阅状子已整整三个多时辰了。面对如此多的同类状子,周新眉头紧皱,双眼紧闭,陷入了深思之中。原来,这些状子都是告同一个人的,那就是京师派往浙江缉事的锦衣卫干户许应先。他借寻访珍贵宝石为由,到处大肆搜查。许多商号富户被他敲诈勒索,稍有不满,就施以酷刑,直到打死为止;还有几份状子告许应先强抢民女,有的民女被摧残后或被杀,或发往官妓。有一富商女儿不从,被活活掐死,暴尸三天。这些状子张张泣血,字字含悲,不由得使周新怒发冲冠,血往上涌。
    周新为官已二十多年,不畏权势,执法如山,人称“冷面寒铁”,深得民心。不过今天,他第一次感到为难。许应先是一个小小的干户,但他是锦衣卫,而锦衣卫是皇帝的贴身卫队,深得皇帝的信任。其中锦衣卫指挥使纪纲更是不得了,可以说他在皇帝面前说一不二,且掌握着专门刑讯朝廷大臣的“诏狱”。许应先是纪纲的亲信爪牙,现在他在浙江,地方重臣都避让三分,致使他们飞扬跋扈,无法无天。现在要审理状告他的案子,颇使周新感到头痛。不过他下决心:要伸张正义,为发做主。
    还没等周新去找许应先,许应先自己倒找上门来了。
    一天,几名锦衣卫的士兵带着一个衣衫不整的文弱书生前来告状。他们声称此书生深夜潜入干户官邸,盗走巨额资产,现人赃俱获,让周新审理此案,并警告周新仔细审问。那趾高气扬的态度,盛气凌人的话语,几乎把周新气晕。但周新忍住了,锦衣卫扔下一张赃物单后便扬长而去。
    周新仔细打量送来的人,满身棒伤,一脸书生气,一看便知是一位知书达理的宦家子弟。他仔细地询问来人,原来此人名李慕才,出身书香门第,因家藏一块胭脂变色璧,被许应先知道,几次索取、求购均未果。李慕才恐怕珍宝被许强抢,准备将其隐匿他处,谁知发现宝石不翼而飞。当知被一亲信管家李云刚刚盗走,便去急迫,追至干户衙门却被擒,且遭一顿苦打,以后便被送至这里。周新知道案情的来龙去脉后,一面将李慕才收监,一面派人查访。果然李慕才说的是事实,最有力的证据是李慕才的管家李云现已成为锦衣卫亲军,在大街上耍威风。周新苦思冥想,终于想起了一个对付许应先的妙计……许应先这次来浙江,想趁机大捞一把,故以刺探消息为名,到处敲诈勒索,横行霸道。全省官员惧怕锦衣卫,没有人敢阻拦他,反而处处巴结他,唯独按察使周新不但不行贿,而且自来后十几天不见他面。许本想参他一本,但他听说周新颇有政声,心中也是畏惮几分。现恰有李慕才一事,他乘机想起这个借刀杀人的毒计。
    谁知,就在锦衣卫送去李慕才的第二天,周新便送来报告,请许一起会审李慕才。许应先暗自得意:周新到底是“怕”自己了。
    此时,周新已作好充分准备,在衙门里布下天罗地网,只待许应先来投。下午,许应先在锦衣卫的簇拥下来到衙门,坐定后,周新没有按惯例提审李慕才,而是向许应先提了几个问题,只问得许应先胆战心惊:
    “李慕才的管家李云怎会在锦衣卫充当亲军?”
    “李慕才一人行窃怎会拿得动这么多财宝?”
    “锦衣卫戒备森严,高手如云,怎会让一文弱书生进去行窃?
    “许应先你为官不过10年,家庭又不富裕,如何弄得这些金银财宝?”
    许应先顿时汗流浃背,恼羞成怒,站起来大声呵斥周新,并想借反叛朝廷之名将其缉拿。哪知周新哈哈大笑:“你来浙江后假公济私,强索民财,霸占民女,铁证如山,此次来到衙门,休想逃脱!”一声大喝“升堂!”只见大堂两侧齐声威喝,站满了强悍的捕头士卒,个个手持钢刀利刃,怒目圆睁,杀气腾腾。许应先先是被吓得胆颤心惊,后他又从怀中拿出一道圣谕,云:各地官员不得随意扣押锦衣卫人员。这大出周新的意料之外。因皇上圣谕不得违背,只有将许软禁起来,并将其随从也拿下,同时周新自己也准备上书夺回许手中的圣谕。
    周新的举动,轰动了整个浙江省,人人纷纷送匾、挂花、敲锣打鼓,前去感谢周臬台。此时的许应先被软禁在一个小院子里,一举一动都在被监视之中。他深知,只有逃走,赶在周新之前到京告密,方可保住自己性命。岂知周新想到了这点,因而对许防守得极为严密。许只得放弃逃走的念头,静等死刑。不过,出乎人们意料的事发生了:一天夜里,李慕才的管家李云用熏香熏倒值班军丁,将许应先救走了。
    第二天黎明,周新得知许应先逃走,火速传令全城收捕,又向城郊各县传出通辑令,一经发现许应先,立即拿下,送至省府。但两天已过,许的一点消息也没有。周新担心许潜回京师,恶人先告状,于是自己带了四名精干随从,轻装进京。
    周新独自上京师告御状的消息传出后,杭州百姓纷纷支持,并请求两江总督和浙江布政使衙门上书声援周臬台。但他们深知,明成祖朱棣是靠兵变从自己侄子建文帝朱允坟手中夺得政权的,如今最使他担心的是朱允坟一直下落不明,所以自登基后,朱棣大力扶持特务机构——锦衣卫。此次,周新上告锦衣卫,无疑就是太岁头上动土,人们都为他捏了一把汗,但出于袍泽之谊,总督和布政使两人都写了奏折,替周新说好话。
    话说周新一路日夜兼程,向京师进发。一路上他不断地打听有关许应先的消息,一旦发现一点线索,便停下来追查,这样过了20多天,才赶到离北京不远的涿州。这天,周新正在一客房,忽听随从禀告:“发现了许应先的踪迹。”周新大喜,忙令随从不要打草惊蛇,暗中将许应先擒获,并持浙江按察使衙门文书,将许应先送到涿州县衙,并立即收监。
    许应先落网,周新不再担心自己被诬陷,心情舒畅,便一路走,一路观赏景色。这天,他来到卢沟桥头,正浏览景色,忽然前面来了一路旗牌校尉,得知他是浙江按察使周新后,即传出圣旨:“将逆臣周新拿下!”周新方知那许应先又从涿州狱中逃脱,抢在自己前头在皇帝面前告了自己的状。周新自持身正,严词反抗,却被校尉打得皮开肉绽,体无完肤。
    原来,许应先向纪纲报告后,纪纲立即面见皇上,诬告周新本是朱允l坟的旧臣,对朱允炆有依恋之情,且早存谋反朝廷之意。这次他拘捕许应先,实则是保护朱允炆。朱棣听后,勃然大怒,他对纪纲一向言听计从,故而决定逮捕并亲自审问周新。
    朱棣一见到周新,便严厉斥责周新为什么缉拿锦衣卫,坏了他的大事。周新据理力争,将许在浙江的所作所为一一告知皇上。但朱棣宠信锦衣卫,又见周新顶撞自己,大怒,喝令他回去思过,写上一道谢罪奏折,听候发落。
    这天,朱棣在仪天殿进完早膳后,一人在殿内批阅奏折,看到不少奏折都力保周新,替周新说话,还有浙江百姓的万民折,都要求保护直臣,严惩恶吏。朱棣感到为难,此案本该由刑部审理,但如果许应先作为被告人,在刑部大堂上泄露了他一直缉查朱允忮的隐私,他将受到指斥,便决定不让刑部插手。他痛恨周新放跑了自己一心要抓的朱允炆,虽然这是纪纲凭空给周新硬加的罪名,但朱棣却深信不疑。不过真要杀周新必会掀起轩然大波,正在为难之时,朱棣想起周新忠贞秉公,忽动了恻隐之心,心想:如果周新写一道奏折谢罪的话,便顺水推舟,赦他而去。
    岂料周新的奏折送上来后,朱棣不禁大怒:原来,周新一句谢罪的话也没有,反而建议他消减锦衣卫职权,废除诏狱,不准锦衣卫官员到京师以外缉查案件。这分明是断皇帝的耳目,减弱皇权!朱棣决定将周新按逆臣罪处以斩刑。周新就要行刑了。许多刚直的大臣纷纷上书为周新鸣冤,但却被朱棣压住了。行刑这天,天阴雨湿,愁云惨淡,周新身戴刑具被押往刑场。所过之处,都有百姓自备的香案和酒,杭州来的百姓还不顾军士们的阻拦将一束大红绸子披在周新身上,个个泣不成声,喊着:“周大人,百姓给您送行来了……”
    来到刑场,周新仰天长叹,厉声高呼:“周新生为直臣,死亦做直鬼!”慷慨就戮。
    周新死后,全国上下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为周新鸣冤。这一运动经过好长时间才被压下去。自此,明朝政治愈发黑暗,锦衣卫更是横行霸道,欺上瞒下,恣意诬陷、迫害忠良。这一切,不能不说是由朱棣枉杀周新一案留下的弊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