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纳兰容若词传仓央嘉措诗传合集(经典典藏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17.90元~17.90
  • 作者:聂小晴(作者),泉凌波(作者),闫晗(作者)
  • 出版社:中国华侨出版社;第1版(2012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32223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纳兰容若词传仓央嘉措诗传合集(经典典藏版)》分为“纳兰容若词传”和“仓央嘉措诗传”上下两篇,分别讲述了纳兰容若和仓央嘉措短暂而绚烂的一生,并以二人诗词中最动人的语句,揭示了他们凄美悲情的内心世界。书中收录的诗词均是对二人情感的真实写照,并附有注释、赏析等栏目,从多角度将作品的主题思想、创作背景以及所蕴含的意境、情感全面地展示出来。

    目录

    纳兰容若词传
    纳兰容若传记
    楔子
    第一章诞生谁怜辛苦东阳瘦
    第一节纳兰家世
    第二节“性德”之名的由来
    第三节幼有词才
    第二章初恋一生一代一双人
    第一节青梅竹马
    第二节一生一代一双人的原型
    第三节宫墙柳,爱别离
    第四节一次冲动的冒险
    第三章知己知君何事泪纵横
    第一节秋水轩唱和
    第二节一见如故
    第三节滔滔天下,知己是谁
    第四节我是人间惆怅客
    第五节爱情词之外的纳兰容若
    第六节世外仙境渌水亭
    第七节好友汇聚一堂
    第八节一生至交顾贞观
    第四章婚姻感卿珍重报流莺
    第一节妻子卢氏
    第二节妾室颜氏
    第三节心有灵犀的红颜知己
    第五章仕途不是人间富贵花
    第一节随驾北巡
    第二节一次秘密的军事行动
    第三节江南好
    第四节好友曹寅
    第六章情殇一片伤心画不成
    第一节爱妻亡故
    第二节悼亡词
    第三节着意佛法
    第四节对爱妻的怀念
    第五节续弦
    第七章离世纳兰心事谁人知
    第一节与梁佩兰合作词选
    第二节最后的诗作
    第三节纳兰死因
    纳兰容若词作赏析
    临江仙(点滴芭蕉心欲碎)
    少年游(算来好景只如斯)
    茶瓶儿(杨花糁径樱桃落)
    忆王孙(暗怜双绁郁金香)
    忆王孙(刺桐花下是儿家)
    忆王孙(西风一夜剪芭蕉)
    调笑令(明月)
    河传(春浅)
    蝶恋花(城上清笳城下杵)
    虞美人(绿阴帘外梧桐影)
    虞美人(曲阑深处重相见)
    虞美人(高峰独石当头起)
    采桑子(土花曾染湘娥黛)
    采桑子(严宵拥絮频惊起)
    采桑子(嫩烟分染鹅儿柳)
    采桑子(拨灯书尽红笺也)
    采桑子(凉生露气湘弦润)
    采桑子(明月多情应笑我)
    菩萨蛮(知君此际情萧索)
    忆江南(昏鸦尽)
    忆江南(江南好,建业旧长安)
    忆江南(江南好,水是二泉清)
    玉连环影(何处)
    浪淘沙(蜃阙半模糊)
    诉衷情(冷落绣衾谁与伴)
    如梦令(木叶纷纷归路)
    好事近(帘外五更风)
    好事近(何路向家园)
    昭君怨(暮雨丝丝吹湿)
    清平乐(烟轻雨小)
    清平乐(将愁不去)
    清平乐(凄凄切切)
    清平乐(才听夜雨)
    清平乐(凉云万叶)
    清平乐(泠泠彻夜)
    满庭芳(堠雪翻鸦)
    琵琶仙(碧海年年)
    御带花(晚秋却胜春天好)
    酒泉子(谢却荼)
    生查子(东风不解愁)
    生查子(惆怅彩云飞)
    忆秦娥(春深浅)
    浣溪沙(消息谁传到拒霜)
    浣溪沙(酒醒香销愁不胜)
    摊破浣溪沙(风絮飘残已化萍)
    摊破浣溪沙(一霎灯前醉不醒)
    天晓角(重来对酒)
    减字木兰花(烛花摇影)
    减字木兰花(断魂无据)
    卜算子(塞草晚才青)
    雨中花(天外孤帆云外树)
    鹧鸪天(独背残阳上小楼)
    鹧鸪天(雁贴寒云次第飞)
    鹧鸪天(别绪如丝睡不成)
    鹧鸪天(冷露无声夜欲阑)
    鹧鸪天(握手西风泪不干)
    鹧鸪天(马上吟成促渡江)
    海棠春(落红片片浑如雾)
    添字采桑子(闲愁似与斜阳约)
    荷叶杯(帘卷落花如雪)
    荷叶杯(知己一人谁是)
    南歌子(翠袖凝寒薄)
    南歌子(古戍饥乌集)
    秋千索(药阑携手销魂侣)
    忆江南(心灰尽)
    浪淘沙(紫玉拨寒灰)
    浪淘沙(野店近荒城)
    浪淘沙(闷自剔残灯)
    菩萨蛮(梦回酒醒三通鼓)
    菩萨蛮(淡花瘦玉轻妆束)
    菩萨蛮(窗间桃蕊娇如倦)
    虞美人(春情只到梨花薄)
    虞美人(彩云易向秋空散)
    浣溪沙(一半残阳下小楼)
    浣溪沙(五字诗中目乍成)
    浣溪沙(记绾长条欲别难)
    浣溪沙(杨柳千条送马蹄)
    鹊桥仙(梦来双倚)
    鹊桥仙(乞巧楼空)
    一斛珠(星球映彻)
    临江仙(丝雨如尘云著水)
    临江仙(长记碧纱窗外语)
    临江仙(六曲阑干三夜雨)
    临江仙(飞絮飞花何处是)
    临江仙(霜冷离鸿惊失伴)
    红窗月(燕归花谢)
    蝶恋花(又到绿杨曾折处)
    蝶恋花(萧瑟兰成看老去)
    蝶恋花(今古河山无定据)
    蝶恋花(准拟春来消寂寞)
    唐多令(丝雨织红茵)
    唐多令(古木向人秋)
    青玉案(东风卷地飘榆荚)
    月上海棠(原头野火烧残碣)
    月上海棠(重檐淡月浑如水)
    剪湘云(险韵慵拈)
    念奴娇(人生能几)
    念奴娇(绿杨飞絮)
    念奴娇(无情野火)
    秋水(谁道破愁须仗酒)
    水龙吟(人生南北真如梦)
    齐天乐(阑珊火树鱼龙舞)
    齐天乐(白狼河北秋偏早)
    潇湘雨(长安一夜雨)
    风流子(平原草枯矣)
    金缕曲(生怕芳尊满)
    金缕曲(木落吴江矣)
    金缕曲(未得长无谓)
    浣溪沙(身向云山那畔行)
    浣溪沙(肠断斑骓去未还)
    浣溪沙(容易浓香近画屏)
    浣溪沙(欲寄愁心朔雁边)
    浣溪沙(败叶填溪水已冰)
    摸鱼儿(涨痕添)
    忆桃源慢(斜倚熏笼)
    湘灵鼓瑟(新睡觉)
    大酺(怎一炉烟)
    菩萨蛮(玉绳斜转疑清晓)
    菩萨蛮(榛荆满眼山城路)
    菩萨蛮(萧萧几叶风兼雨)
    菩萨蛮(为春憔悴留春住)
    菩萨蛮(晶帘一片伤心白)
    菩萨蛮(飘蓬只逐惊飙转)
    采桑子(深秋绝塞谁相忆)
    采桑子(海天谁放冰轮满)
    南乡子(何处淬吴钩)
    鹊桥仙(月华如水)仓央嘉措诗传
    仓央嘉措传记
    第一回前身托重任,涅槃秘不宣
    第二回瑞兆妙示天,六世降凡间
    第三回替身深宫坐,猜疑暗涌翻
    第四回菩提根深种,辨物续前缘
    第五回苍原识俊友,灵心种情苗
    第六回巴桑寺学经,相思几多情
    第七回皇帝平叛乱,第巴受斥责
    第八回门隅恋情断,浪卡子受戒
    第九回清风关不住,重游到人世
    第十回不作菩提语,唱彻凡人歌
    第十一回白日达赖佛,入夜浪子客
    第十二回世间安得法,佛卿两不负
    第十三回失却菩提路,绝音青海湖
    仓央嘉措诗歌赏析
    其一
    其二
    其三
    其四
    其五
    其六
    其七
    其八
    其九
    其十
    其十一
    其十二
    其十三
    其十四
    其十五
    其十六
    其十七
    其十八
    其十九
    其二十
    其二十一
    其二十二
    其二十三
    其二十四
    其二十五
    其二十六
    其二十七
    其二十八
    其二十九

    序言

    一个是清朝第一大词人,写尽人生的美丽与哀愁;一个是转世的活佛,却流传下来无数美丽的情诗。他们几乎拥有了世间的一切,但独独没有快乐;他们是“世间最美的情郎”,也是受尽造化捉弄的失意之人。
    再多的美赞,也形容不了纳兰容若的绝世芳华;再多的故事,也道不完仓央嘉措的生命传奇;人生若只如初见,三百年来,唯此二人而已……
    他们在三百年前感动了无数人,三百年后,他们依然在感动着如今的世人。他们生命短暂却如夏花般绚烂,他们用诗词抒写自己所有的故事。他们向世人展示了另一种完美:彗星般的人生,可以短暂,但绝木黯淡或沉沦。他们在天际划过,却留下世间最美的诗词,让后人孜孜不倦地品读。
    被王国维评为“北宋以来,一人而已”的纳兰容若,现存词作349首,刊印为《饮水集》和《侧帽集》,后多称《纳兰词》。纳兰容若,号楞伽山人,明珠长子,清朝第一词人。顺治十一年十二月十二日(1655年1月19日)出生于满洲正黄旗。原名成德,因避皇太子胤扔(小名保成)之讳,改名性德。他天生富贵,衣食无忧;他天资颖慧,博通经史,工书法,善丹青,精骑射,十七岁为诸生,十八岁举乡试,二十二岁殿试赐进士出身,后晋身一等侍卫。三十一岁风华正茂之时因伤寒与世长辞。纳兰是多种矛盾的混合体:生为满族人,却痴迷于汉文化;骨子里是个文人,从事的却是武将的行当;身份显贵,心却游离于繁华喧闹之外,“视勋名如糟粕、势利如尘埃”;他是地道的满族八旗子弟,结交的却都是一些年长的汉族落拓文人,“以风雅为性命、朋友为肺腑”;他仕途顺畅,却壮志难酬,孤独失意,受尽了命运的捉弄。他的爱情道路更是崎岖不平,青梅竹马的表妹被选人宫中,自此高墙隔阻,再无相见之期;等他终于能够放开心伤,娶得娇妻,却奈何美梦转眼成空,妻子因难产撒手西去;其红颜知己才女沈宛因为满汉身份的差异,两人也不能长相厮守。纳兰短暂的一生,几乎都在为情所苦。家家争唱纳兰词,而纳兰心事又有几人知?
    仓央嘉措,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生于西藏南部门隅纳拉山下的一户农奴家庭。1697年,被选定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同年10月25日,于拉萨布达拉宫举行坐床典礼,成为六世达赖喇嘛。他虽然身居西藏政教首领的地位,却不能掌握政教大权,实际成为了第巴桑结嘉措的傀儡。1705年被废黜,第二年在押解北京的途中,行至青海湖滨时失踪。14年的山野生活,使他有了大量尘世生活经历及他本人对自然的热爱,这一切都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他不仅没有以教规来约束自己的思想言行,反而根据自己独立的思想意志,写下了许多缠绵的“情歌”。如果仅仅沉溺于情爱,仓央嘉措不会受到不同年代、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人的喜爱。真实的仓央嘉措是一位富有才华的诗人。他短暂的人生充满传奇色彩,既有宗教的神圣、政治的诡谲,又有爱情的凄美、命运的无常。他不在乎什么身份地位,扮作俗人模样在拉萨夜晚游乐,享受酒馆里醇美的青稞酒,享受着爱情。他的情诗就这样源源不断地传到雪域的四面八方。他是一个天生的诗人,用精妙动人的诗篇歌咏爱情,赞美生命,涤净灵魂,求索真谛,为后世无数的男女所揣摩和印证。
    本书分为“纳兰容若词传”和“仓央嘉措诗传”上下两篇,分别讲述了纳兰容若和仓央嘉措短暂而绚烂的一生,并以二人诗词中最动人的语句,揭示了他们凄美悲情的内心世界。书中收录的诗词均是对二人情感的真实写照,并附有注释、赏析等栏目,从多角度将作品的主题思想、创作背景以及所蕴含的意境、情感全面地展示出来。每一句都动人心魄,每一首都感人肺腑,浸染华贵的悲哀,抒写优美的感伤。一尺华丽,三寸忧伤,拈一朵情花,呷一口墨香,在最美的诗词里邂逅纳兰容若和仓央嘉措。

    文摘

    版权页:



    第一章诞生谁怜辛苦东阳瘦
    纳兰性德,原名成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武英殿大学士明珠长子。现存词作349首,刊印为《侧帽集》《饮水集》,后多称《纳兰词》。
    其词哀婉清丽,颇有南唐后主遗风。
    “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
    顺治十一年甲午,农历腊月十二日,纳兰容若降生于京师明珠府邸。
    第一次见到纳兰容若这个名字,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偷偷看梁羽生的武侠小说时。那时年纪小,似是而非,也未必就能把小说给看懂了,可当眼中突然出现“纳兰容若”四个字的时候,不知为何,小小的心弦竟为之轻轻颤动了一下。
    也许是因为那四个字组合起来,有种奇妙的、仿佛画一般意境的音节吧?
    字简单,并不生僻,一旦组合在了一起,却给人一种美妙的感觉,令人不禁心驰神往。
    那有着这样一个美丽名字的少年公子,该是怎样的风度翩翩、宠辱不惊?该是怎样的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几千年前那些善良的人们,在《卫风?淇奥》中赞道:“有匪君子,如琢如磨,如圭如璧”,便是对翩翩君子们最恰到好处的描写。
    君子当如玉。
    君子当翩翩。
    君子当是浊世佳公子,来于世,却不被世俗所侵。
    而千年前的人们又怎么会预料得到,在千年后,竞有一位出生在冬季大雪纷飞之时的少年,仿佛是那传世的诗篇中走出来的一般,翩翩来到我们的眼前。
    纳兰容若,自此,风容尽现,带着他与生俱来的绝世才华,仿佛天际翩然而落的一片新雪,带着清新的气息,缓缓地、缓缓地坠人这尘世间。
    那时,他还只是个小名“冬郎”的少年,浑然不知自己今后的命运,注定要在金装玉裹的锦绣堆中惶惶然荒芜了心境,纠缠在理想与现实的隔阂中来回地碰撞着,而与几位女子缠绵悱侧中,终是痛苦了自己的心,情深不寿。
    而那时,他也只是像所有的年轻人那样,在暮春时节,看落花满阶,带着少年天真的眼波流转。
    看天下风光,看烟雨江南,看塞外荒烟,夜深千帐灯。
    那时,少年不羁。那时,少年得志。
    第一节纳兰家世
    有这样一种人,他似乎生来就该被我们所钟爱,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不吝于用最美好的词汇去描述着他的形象,去赞美他无以伦比的才华。
    仔细想来,纳兰容若不正是如此?
    即使他早已辞世几百年,我们依旧乐于用这世上无数美好的形容词,去形容他,去想象着他那短暂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