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常务副市长[平装]
  • 共2个商家     8.80元~9.24
  • 作者:陈世旭(作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5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3585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丛书中这些小说直面社会热点问题以及官场腐败与干群关系畸变,人物刻画地惟妙惟肖,思想深刻,旨在警世。《常务副市长》是其中一册!

    作者简介

    陈世旭  陈世旭,男,汉族。1948年1月生于江西省南昌市。1964年9月初中毕业往赣北农场务农。1970年由九江县委宣传部借调从事新闻报道。
      1977年12月调县文化馆从事群众文化工作。 1979年创作小说《小镇上的将军》获同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1980年由《十月》杂志推荐入中国作协第五期文学讲习所(现鲁迅文学院)学习。1981年调江西省文艺研究所从事专业文学创作及研究。198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85年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插班学习,1987年毕业,获汉语言文学学士学位。1988年任江西省文艺研究所副研究员,1991年转为文学创作二级职称,1993年晋升为文学创作一级。
      1985年当选为中国作协理事,2000年当选为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
      现任江西省作家协会主席,江西省文联主席。
      创作作品
      先后出版长篇小说《梦洲》、《裸体问题》、《将军镇》、《世纪神话》、《边唱边晃》、《一半是黑色 一半是白色》等以及《风花雪月》、《都市牧歌》、《中国当代作家选集丛书?陈世旭卷》等散文随笔集、中短篇小说集多部。发表有关先秦诸子文论、中国小说史及现当代文学研究论文数十篇并有多篇被转载。书法作品多次在省内外获奖。
      短篇小说《小镇上的将军》获全国第二届优秀短篇小说奖、《惊涛》获全国第四届优秀短篇小说奖,《马车》获全国1987年-1988年优秀小说奖,《镇长之死》获首届鲁迅文学奖等。

    目录

    常务副市长/陈世旭/1
    县级夫人/何申/67
    不荣誉的父亲/王大进/115
    升迁/毕四海/148
    离任在即/马步升/193
    火车提速/谈歌/237
    大站站长/张力/284
    人在江湖/邵丽/351

    文摘

    书摘
    会议室门开着,里面却没有人。一切还都保留着昨天下午散会时的样子
    :椅子零乱着,桌上的茶杯也没有收拾,到处是乱丢的纸片。
    祖明远的火气“腾”地就上来了:“人呢?人都哪儿去了?”
    正在走廊尽头的办公室打电话的陈火林听见动静,立刻就放下电话跑出
    来——他听得不错,果然是市委书记祖明远。
    陈火林从昨天夜里起就一直记挂着这个会议室。昨天下午散会的时候已
    经过了下班时间,陈火林最后一个离开会议室,出门时看见办公室主任万仁
    保正夹着包匆匆忙忙下楼,忙喊住他,问他有没有可能找几个勤杂工来把会
    议室整理一下,因为明天上午还有个会要开。
    万仁保说:“今天是周末,早下班了,哪儿去找人。”一边说一边下楼
    ,到拐弯那儿,又停下来,仰脸说,“火林市长你只管放一百二十个心,明
    天早上我会安排他们弄好。”
    万仁保是市政府的老资格,1983年从部队复员就分到地区行署车队;现
    任市长祖品成当行署办公室副主任主持工作的时候,提拔他当了车队队长;
    后来随着祖品成当行署办公室主任、副专员、市长,他也跟着当总务科长、
    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十几二十年鞍前马后跟着祖品成,都说他是祖品成的
    吊刀,别人谁也不在他眼里。后面这说法多少是带了情绪的,一个人跟另一
    个人共事时间长了,难免就会有各种议论。其实,如果没有祖品成,万仁保
    也不一定就不能提到现在的位置,况且他本人对现在的位置并不满意。
    撤地设市的风声沸沸扬扬的时候,有传闻说万仁保是市政府秘书长的人
    选。就当时地委领导班子的情况而言,这传闻基本上可以认作事实:撤地设
    市的方案实施前,地委书记到了点,专员被“双规”。留下来参与新设市的
    领导班子组建的前任领导中,只有常务副专员祖品成。祖品成已经内定了是
    市长人选,他推荐万仁保当秘书长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但那传闻后来并没有
    成为事实。说法很多,其中比较没有人身攻击色彩的是说外面进来的太多,
    把当地干部挤了。
    几个副市长中,除了保留下来的原来的副专员和两个从当地提拔的县委
    书记,只有陈火林是从“外面进来的”。不过万仁保对陈火林并没有太过分
    的地方。他是个肚子里不留话的人,有一次喝了酒,主动跟陈火林说:“有
    人说是你挤了我的位子,我不这样想。你只管放一百二十个心。有什么事只
    管吩咐。”办公室是陈火林直接分管的部门,万仁保跟他还是配合的。只是
    万仁保往往依仗经验,按自己的习惯办事,常常把陈火林的担心看成是多余
    的。
    有了作为考核聘用的副厅级干部在省学总副主席的位子上试用一年的经
    历,陈火林到市里来了之后格外的谨慎。因为是常务副市长,他名列在其他
    副市长前面。跟他们中的大多数比,他年纪轻,资历也浅。虽然他们表面上
    没有表现出来,心里不会没有看法的。他也就特别注意尽最大的可能谦让他
    们。开会时,虽然自己的名字排在前面,他也总是让他们讲完了才发言。另
    外就是尽量少发号施令。多做具体事。
    昨天下午陈火林没有喊住万仁保,一晚上心里都不踏实,周末的房事弄
    得很潦草。龚腊梅有些不高兴,说:“看你就不是个办大事的人。那点儿事
    至于这么上心?你交代了就尽责了,万仁保要不落实,你下一个责任就是追
    究他的责任。”
    “误了事总是不好。”
    陈火林仰面躺着,嘟囔说。他也觉得今天有些对不起老婆,就抽出一只
    垫着后脑壳的手去抚摸龚腊梅。龚腊梅一把推开,猛然一翻身,背对着他。
    龚腊梅显然也一夜没有睡安稳,早早就起来给陈火林准备早点。陈火林
    来不及领情,胡乱抓过一个刚端上桌的馒头,就往机关跑。见会议室果然仍
    是昨天下午的老样子,机关里一点儿动静也没有,马上就打电话找万仁保,
    问他安排收拾会议室的人什么时候到。刚说两句,没想到祖明远来了。
    今天上午的会是一个临时安排的汇报会。省文化局一个副局长带了几位
    专家来考查精品剧目的组织工作,昨天下班前才到。他们是结束了另一个市
    的考查直接来的,听完汇报还要到其他地市去。两年一次的全国精品剧目评
    奖的时间又快到了,省里觉得可以申报的剧B还没有最后定下来,主管领导
    很着急,除了省直剧团加班加点之外,又派人逐市督促考查,双休日都用上
    了。
    按说,这样的汇报会由市政府分管的副市长主持就可以,市委书记、市
    长没有必要出席的。而且,省局一行昨天到的时候,祖明远和祖品成已经特
    地到宾馆去看望过并且陪他们吃了晚饭。但祖明远今天不仅来了,而且事实
    上是第一个来的人——市委和市政府分设在两个区上,祖明远来这里即便路
    上不堵车也要比陈火林提前至少半个小时离开家。
    “你自己看看,你们这叫‘会议室’?我看叫‘狗窠’好了。”
    一看到陈火林,祖明远猛地推了一下面前的一张椅子。几十年的血吸虫
    病引起的肝硬化使他脸色发黑,现在就更加难看。
    陈火林见书记发火,想想解释也没用,就直接拿起屋角的塑料桶,去收
    桌上的茶杯。正忙着,万仁保安排的勤杂工也来了。她们还是守时的,现在
    离通知开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几个小女孩手脚也麻利,又有这样两位
    领导在场,不到半个小时,会议室就给弄得亮亮堂堂。她们吸地抹灰的时候
    ,陈火林一直帮着挪东挪西。终于完了事,他不由说了声“谢谢”。几个女
    孩子给他谢得不好意思,红了脸,互相伸伸舌头。在市里的主要领导中,陈
    火林在下级面前是最没有架子的,尽管大家心里对他有亲切感,但举止上还
    是不敢太随便。
    几个人整理会议室的时候,祖明远就在走廊上来回踱步。等到陈火林来
    请他进去,他却说,“不必,我就是来看看你们准备得怎样。回头记得告诉
    祖市长,我们是一个新市,过去基础薄弱,条件是差些,但不能不讲形象。
    一定要有一个好的精神面貌。”
    “好的,我一定转达。”
    陈火林回答的时候,对方已经转了身。看着祖明远的背影,他有些失神

    祖明远到市里来当书记之前,在省纪委当了快十年的常委。纪委监察部
    门有一种说法,就是觉得这工作得罪人,干部的提拔也多少受到影响。省委
    这次下决心,为了保持纪检监察队伍的稳定,保护纪检监察干部的积极性,
    在纪委换届前动了一批干部,把好几位像祖明远这样的老纪委安排到重要领
    导岗位。让祖明远到这个地级市来当书记,最重要的考虑是这个地区几届领
    导班子都出了问题,干部思想混乱,工作长期上不去,必须来一个有资历又
    原则性特强的干部坐镇。带着这样的使命感,祖明远常常不免有些盛气凌人
    ,肝火又旺,动不动就发脾气。
    陈火林心里明白,祖明远刚才的火气并不是针对他的,是针对谁,他不
    愿想象,惟愿那是责任感使然。
    P1-P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