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香书礼盒058:朱自清散文+蒙田美文+瓦尔登湖+假如给我三天光明(套装共4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16.00元~16.00
  • 作者:刘永升(编者)
  • 出版社:湖南美术出版社;第1版(2011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694779681878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香书礼盒058:朱自清散文+蒙田美文+瓦尔登湖+假如给我三天光明(套装共4册)》讲述了朱自清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著名的散文大家。早在上个世纪20年代,朱自清散文便被誉为“白话美文的模范”。无论是学校选讲范文,还是编文学史,朱自清散文都是选家最为倚重的必选篇目。

    作者简介

    《香书礼盒》编委会由几十位出版社资深编辑及策划人组成,是一支庞大而经验丰富的团队。他们在出版行业都有成功的策划经验和扎实的编辑功底,对市场中的图书有很强的把控能力,曾多次成功推出了多套市场销售极佳的丛书,在业界赢得了很好的口碑。

    目录

    《朱自清散文》目录:
    欧游杂记
    威尼斯
    巴黎
    荷兰
    莱茵河
    佛罗伦司
    罗马
    柏林
    美文小品
    匆匆
    荷塘月色

    ……
    《蒙田美文》
    《瓦尔登湖》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序言

    前言:在16世纪的作家中,很少有人能像蒙田这样受到人们的崇敬和喜爱。《蒙田美文》从1580年开始在法国出版后,就再也没有绝版过。它与《培根人生论》、《帕斯卡尔思想录》一起,被誉为欧洲近代哲理散文的三大经典。
    蒙田是文艺复兴后期一位特立独行的人文主义者,是法国历史上伟大的散文家,有着“近代随笔之父”的美誉。他还是人类感情的敏锐的观察家,对西方文化有着深刻认识的学者,一个真正懂得什么叫生活、如何去生活的哲人。蒙田精于随笔的撰写,开创了近代法国随笔式散文的先河。他的语言平易畅达、清新自然,文章写得活泼轻快、富有情趣。毛姆曾评价说:“蒙田的随笔不管挑哪一篇来读,你都会觉得趣味盎然,他那种宜人的闲谈特点也发挥得比较充分,虽然这些文章的题目相对说有点一本正经,但文章本身依然妙趣横生。”
    《蒙田美文》是蒙田的散文集,书中包罗万象,无所不谈,是当时各种知识和思潮的大集合。他以一个智者的目光,观察和思考大千世界的众生相,对许多人类共有的思想感情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引人共鸣、深思和反省,从而令《蒙田美文》有“生活的哲学”的美称。
    自这本集子问世以来,无数人从中学到了如何修身与处世的道理,福楼拜就曾向心情抑郁的女友推荐说:“读蒙田吧,他能使你平静。”我们将这本《蒙田美文》推荐给读者,相信读者一定能从蒙田清新明快的笔调和睿智冷峻的剖析中获得阅读上的快感,同时得到一些有益的启迪。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大战时去从军;训练的时候偶然回家,非常爱惜那庄严的制服,从不教它有一个褶儿。大战快完的时候,却来了恶消息,他尽了他的职务了。太太最伤心的是这个时候的这种消息,她在举世庆祝休战声中,迷迷糊糊过了好些日子。后来逛意大利,便是解闷儿去的。她那时甚至于该领的恤金,无心也不忍去领——等到限期已过,即使要领,可也不成了。
    小姐现在是她唯一的亲人;她就为这个女孩子活着。早晨一块儿拾掇拾掇屋子,吃完了早饭,一块儿上街散步,回来便坐在饭厅里,说说话,看看通俗小说,就过了一天。晚上睡在一屋里。一星期也同出去看一两回电影。小姐大约有二十四五了,高个儿,总在五英尺十寸左右;蟹壳脸,露牙齿,脸上倒是和和气气的。爱笑,说话也天真得像个十二三岁小姑一娘。先生死后,他的学生爱利斯(Ellis)很爱歇卜士太太,几次想和她结婚,她不肯。爱利斯是个传记家,有点小名气。那回诗人德拉梅在伦敦大学院讲文学的创造,曾经提到他的书。他很高兴,在歇卜士太太晚餐桌上特意说起这个。但是太太说他的书干燥无味,他送来,她们只翻了三五页就搁在一边儿了。她说最恨猫怕狗,连书上印的狗都怕,爱利斯却养着一大堆。她女儿最爱电影,爱利斯却瞧不起电影。她的不嫁,怎么穷也不嫁,一半为了女儿。
    这房子招徕住客,远在歇卜士先生在世时候。那时只收一个人,每日供早晚两餐,连宿费每星期五镑钱,合八九十元,够贵的。广告登出了,第一个来的是日本人,他们答应下了。第二天又来了个西班牙人,却只好谢绝了。从此住这所房的总是日本人多:先生死了,住客多了,后来竟有“日本房”的名字。这些日本人有一两个在外边有女人,有一个还让女人骗了,他们都回来在饭桌上报告,太太也同情地昕着。有一回,一个人忽然在饭桌上谈论自由恋爱,而且似乎是冲着小姐说的。这一来太太可动了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