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高适研究[平装]
  • 共2个商家     29.10元~32.30
  • 作者:佘正松(作者)
  • 出版社:中华书局;第1版(2008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106355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高适研究》由中华书局出版。

    作者简介

    佘正松,男,汉族,1947年4月生于四川省阆中市,1974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教授,硕士生导师,曾任中共西华师范大学党委书记,校长。四川省第八次、第九次党代会党代表,第九届、第十届四川省政协委员,政协第九届、第十届四川省委员会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目录


    全盛须臾那可论高台曲池无复存——高适所处的时代
    一卧东山三十春晚年持节将楚兵——高适的生平-
    永愿拯刍荛孰云于鼎镬——高适政治思想透视-
    单车入燕赵栖迟愧宝刀——高适两赴蓟北的边塞诗述评
    一朝感推荐万里从英髦——高适从军河西的边塞诗述评
    秉钺知恩重临戎觉命轻——高适出镇淮南及诗歌创作
    驱传及远蕃忧思郁难排——高适为官西川及诗作评价
    骅骝开道路鹰隼出风尘——高适诗歌雄放风格论析
    暮天摇落伤怀抱抚剑悲歌对秋草——高适诗歌雄放风格异变概观
    美名人不及佳句法如何——高适诗歌的语言特色
    作赋同元叔能诗非仲宣——高适的文赋创作
    脱略身外事交游天下才——高适和杜甫的交谊
    高岑殊缓步沈鲍得同行——高适与岑参诗风之异同
    缘情韵骚雅纵横建安作——高适诗歌的渊源
    总戎楚蜀应全未方驾曹刘不啻过——高适的地位和影响
    附录一:主要参考文献
    附录二:边塞诗研究中若干问题刍议
    论初唐边塞诗的发展和陈子昂的贡献
    具备万物横绝太空——论盛唐边塞诗的雄浑美
    后记
    又记

    序言

    史称“有唐以来,诗人之达者,唯适而已”。而高适“以诗人为戎帅”,在众多的唐代诗人中,可谓“寥若晨星”。刘元海尝鄙随陆无武,绛灌无文,杜甫却这样赞扬高适:“总戎楚蜀应全未,方驾曹刘不啻过。”(《奉寄高常侍》)对这一颇为特殊之人物及其作品,历来研究甚为不够,只近年有彭兰《高适系年考证》、刘开扬《高适诗集编年笺注》、孙钦善《高适集校注》、周勋初《高适年谱》、谭优学《高适行年考》等著述,对其作品注释、考订、辑佚、编年,可谓“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但是,在此基础上对高适及其作品从思想和艺术等方面作全面深入细致的研究,还有待于学林进一步努力。余正松同志《高适研究》一书,即致力于此,读之甚感快慰。作者嘱余作序,辞弗获已,遂欣然命笔。
    通观《高适研究》,在充分吸收前人成果的基础上,又不囿于前说,其创见发明,尤足称者,有以下几点:
    首先,用时下流行的说法,是从纵和横的角度、由表及里的层次,拓宽和加强了研究的广度和深度。所谓“纵”者,即以其生平创作活动之先后次序为经,如书中考其生平,论其“两赴蓟北”、“从军河西”、“出镇淮南”、“为官西川”诸章,次第井然,条分缕析,使其“边塞诗人”之成长过程,前后思想之转化轨迹,昭然若揭。进而言之,“纵”还表现在溯源辨流上。如书中论“高适诗歌的渊源”、“高适的地位和影响”,探求自“风”、“骚”、“汉魏风骨”以来,诗歌传统之流变,以明高适对其继承、发展、形成自己独特风格之关系,以及在诗歌发展史上之影响,识见确当,信而有征。

    后记

    《高适研究》,是我1978年考入山东大学攻读萧涤非、董治安二教授的硕士研究生的毕业论文。1981年毕业至今,倏忽已过六年,人事倥偬,杂事缠身,致使此稿长卧箧中。前年,在巴蜀书社编辑同志们的大力鼓励、支持下,乃在繁忙的授课之余,着手整理。因企图对高适有一个比较全面的研究,故又将原论文几经增删,延至今日才得以脱稿。
    关于写作《高适研究》,著者欲言有二:一是由于高适不仅是一个诗人,同时又是一个“政治家”的特殊身份,故拙作在主要研究他的诗作时,也对他的政治、军事活动,结合其经历的激荡变幻的时代风云予以论述,窃以为此举不仅对他的诗文研究有相得益彰之效,亦能展示其“以诗人为戎帅”的成长过程及人物全貌。其次,前人在高适研究方面,已做大量工作,使我能少走弯路,借鉴、吸收。但疑难之处,亦尚有不少,如他生平中的若干问题,前几年讨论的有关边塞诗和爱国主义问题,他晚年为官的评价问题等等,拙作不揣浅陋,对以上问题均有所涉及。虽然学林向有“前修未密,后出转精”之说,但由于本人才学浅陋,挂一漏万,在所难免。鄙人之所以不敢藏拙,私意以为聊作“一家之言”,以就正于方家。
    最后,对悉心指导我完成此文的萧涤非先生、董治安先生致以深切的谢意!
    对于采用前人成果之处,文末列有《主要参考文献》目录,对未列入的,行文中已注明出处,以示不敢掠关,并致以深切的谢意!
    对巴蜀书社编辑同志们的大力支持、鼓励,促成我完成此稿,致以深切的谢意!
    对我完成此文予以很大帮助的殷孟伦、牟世金二先生致以深切的谢意!

    文摘

    天宝十一载秋末,辞去封丘尉的高适因哥舒翰幕府田良丘之荐,受到哥舒翰的赏识,被延为幕府掌书记。这对于一生困顿沉沦的高适,似乎于山穷水尽之处,又呈现出新的转机。因此,他当时尽管已步人五十三岁的“晚年”,但还是“一朝感推荐,万里从英髦”(《自武威赴临洮谒大夫不及因书即事寄河西陇右幕下诸公》),开始了他在塞外的第三次军事生涯。
    次年五月,哥舒翰收复黄河九曲之地,高适正在前线,并写诗予以歌颂。这次战役,不仅是哥舒翰一生中最大的一次成功,也是高适在哥舒翰幕府期间所经历的一件大事。但对这一重大事件,却有不少人认为是哥舒翰“穷兵黩武”的罪证,而高适因这一事件所作的诗歌,也是对“非正义的战争”“进行了歌颂”,甚至是“用他们的笔和剑支持了不义战争”,“狂热地歌颂起唐王朝统治者所实行的民族压迫”;高适诗歌中所表现出的爱国思想,也是一种“卑鄙行为”①,等等。总之,它成了高适一生中最大的污点。
    这些论断,我认为是不公正的,因为它不符合当时具体的历史事实。所以,我们有必要对这次战争前后的历史和这次战争本身作一番考察,力求从中得出比较正确的结论。只有这样,才能对哥舒翰在陇右军事行动的意义,对高适及其边塞诗,及由此涉及的爱国主义等问题,做出实事求是的公正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