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一片幽情冷处浓:纳兰词[平装]
  • 共1个商家     11.30元~11.30
  • 作者:纳兰性德(作者),陈如江(注释解说词),汪政(注释解说词)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2007770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一片幽情冷处浓:纳兰词》:桃花羞作无情死,感激东风,吹落娇红,飞入窗间伴懊侬。谁惟辛苦东阳瘦,也为春慵,不及芙蓉,一片幽情冷处浓。

    作者简介

    作者:(清代)纳兰性德 解说词:陈如江 汪政

    目录

    前言
    采桑子(巂周声里严关峙)
    采桑子(彤霞久绝飞琼字)
    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
    采桑子(严宵拥絮频惊起)
    采桑子(深秋绝塞谁相忆)
    采桑子(嫩烟分染鹅儿柳)
    采桑子(桃花羞作无情死)
    采桑子(非关癖爱轻模样)
    采桑子(海天谁放冰轮满)
    采桑子(而今才道当时错)
    采桑子(拨灯书尽红笺也)
    采桑子(谢家庭院残更立)
    鹊桥仙(乞巧楼空)
    鹊桥仙(梦来双倚)
    菩萨蛮(乌丝曲倩红儿谱)
    菩萨蛮(飘蓬只逐惊飙转)
    菩萨蛮(黄云紫塞三千里)
    菩萨蛮(梦回酒醒三通鼓)
    菩萨蛮(新寒中酒敲窗雨)
    菩萨蛮(乌丝画作回文纸)
    菩萨蛮(窗前桃蕊娇如倦)
    菩萨蛮(隔花才歇廉纤雨)
    菩萨蛮(朔风吹散三更雪)
    菩萨蛮(问君何事轻离别)
    菩萨蛮(玉绳斜转疑清晓)
    菩萨蛮(催花未歇花奴鼓)
    菩萨蛮(榛荆满眼山城路)
    菩萨蛮(春云吹散湘帘雨)
    菩萨蛮(为春憔悴留春住)
    菩萨蛮(晶帘一片伤心白)
    菩萨蛮(知君此际情萧索)
    菩萨蛮(阑风伏雨催寒食)
    忆江南(心灰尽)
    忆江南(挑灯坐)
    梦江南(昏鸦尽)
    梦江南(江南好,虎阜晚秋天)
    梦江南(法南好,城阙尚嵯峨)
    梦江南(江南好,佳丽数维扬)
    江城子(湿云全压数峰低)
    如梦令(正是辘轳金井)
    如梦令(木叶纷纷归路)
    如梦令(纤月黄昏庭院)
    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
    酒泉子(谢却荼蘼)
    谒金门(风丝袅)
    点绛唇(五夜光寒)
    点绛唇(小院新凉)
    点绛唇(一种蛾眉)
    浣溪沙(泪浥红笺第几行)
    浣溪沙(燕垒空梁画壁寒)
    浣溪沙(海色残阳影断霓)
    浣溪沙(锦样年华水样流)
    浣溪沙(已惯天涯莫浪愁)
    浣溪沙(一半残阳下小楼)
    浣溪沙(消息谁传到拒霜)
    浣溪沙(雨歇梧桐泪乍收)
    浣溪沙(睡起惺忪强自支)
    浣溪沙(十里湖光载酒游)
    浣溪沙(谁道飘零不可怜)
    浣溪沙(微晕娇花湿欲流)
    浣溪沙(五字诗中目乍成)
    浣溪沙(欲寄愁心朔雁边)
    浣溪沙(记绾长条欲别难)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浣溪沙(十八年来堕世间)
    浣溪沙(身向云山那畔行)
    浣溪沙(杨柳千条送马蹄)
    浣溪沙(败叶填溪水已冰)
    浣溪沙(万里阴山万里沙)
    浣溪沙(肠断斑骓去未还)
    浣溪沙(无恙年年汴水流)
    风流子(平原草枯矣)
    蝶恋花(又到绿杨曾折处)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蝶恋花(眼底风光留不住)
    蝶恋花(萧瑟兰成看老去)
    蝶恋花(露下庭柯蝉响歇)
    蝶恋花(今古河山无定据)
    蝶恋花(尽日惊风吹木叶)
    河渎神(凉月转雕阑)
    河渎神(风紧雁行高)
    金缕曲(德也狂生耳)
    金缕曲(酒浣青衫卷)
    金缕曲(此恨何时已)
    南歌子(古戍饥乌集)
    南歌子(暖护樱桃蕊)
    一络索(野火拂云微绿)
    一络索(过尽遥山如画)
    忆王孙(西风一夜剪芭蕉)
    忆王孙(刺桐花底是几家)
    忆王孙(暗怜双绁郁金香)
    天仙子(梦里蘼芜青一剪)
    天仙子(水浴凉蟾风入袂)
    相见欢(微云一抹遥峰)
    相见欢(落花如梦凄迷)
    生查子(短焰剔残花)
    生查子(惆怅彩云飞)
    生查子(东风不解愁)
    赤枣子(惊晓漏)
    眼儿媚(手写香台金字经)
    眼儿媚(莫把琼花比澹妆)
    眼儿媚(独倚春寒掩夕扉)
    眼儿媚(重见星娥碧海槎)
    荷叶杯(帘卷落花如雪)
    长相思(山一程)
    朝中措(蜀弦秦柱不关情)
    寻芳草(客夜怎生过)
    秋千索(垆边唤酒双鬟亚)
    秋千索(药阑携手销魂侣)
    秋千索(游丝断续东风弱)
    好事近(帘外五更风)
    好事近(何路向家园)
    好事近(马首望青山)
    太常引(西风乍起峭寒生)
    太常引(晚来风起撼花铃)
    醉桃源(斜风细雨正霏霏)
    清平乐(凄凄切切)
    清平乐(孤花片叶)
    清平乐(将愁不去)
    清平乐(风鬟雨鬓)
    清平乐(泠泠彻夜)
    清平乐(才听夜雨)
    清平乐(塞鸿去矣)
    雨中花(天外孤帆云外树)
    临江仙(六曲阑干三夜雨)
    临江仙(昨夜个人曾有约)
    临江仙(带得些儿前夜雪)
    临江仙(别后闲情何所寄)
    临江仙(独客单衾谁念我)
    临江仙(长记碧纱窗外语)
    临江仙(飞絮飞花何处是)
    沁园春(试望阴山)
    沁园春(丁巳重阳前三日)
    摊破浣溪沙(林下荒苔道韫家)
    摊破浣溪沙(小立红桥柳半垂)
    摊破浣溪沙(欲语心情梦已阑)
    清衫湿(近来无限伤心事)
    水龙吟(人生南北真如梦)
    苏幕遮(枕函香)
    于中好(独背斜阳上小楼)
    于中好(小构园林寂不哗)
    于中好(别绪如丝睡不成)
    于中好(雁帖寒云次第飞)
    于中好(背立盈盈故作羞)
    于中好(尘满疏帘素带飘)
    南乡子(鸳瓦已新霜)
    南乡子(何处淬吴钩)
    南乡子(泪咽却无声)
    南乡子(飞絮晚悠飚)
    南乡子(红叶满寒溪)
    南乡子(烟暖雨初收)
    虞美人(峰高独石当头起)
    虞美人(曲阑深处重相见)
    虞美人(银床淅沥青梧老)
    虞美人(春情只到梨花薄)
    满庭芳(堠雪翻鸦)
    浪淘沙(紫玉拨寒灰)
    浪淘沙(蜃阙半模糊)
    浪淘沙(夜雨做成秋)
    浪淘沙(红影湿幽窗)
    浪淘沙(眉谱待全删)
    浪淘沙(双燕又飞还)
    浪淘沙(清镜上朝云)
    凤凰台上忆吹箫(锦瑟何年)
    渔父(收却纶竿落照红)
    东风第一枝(薄劣东风)
    红窗月(梦阑酒醒)
    齐天乐(白狼河北秋偏早)
    河传(春浅)
    忆秦娥(山重叠)
    减字木兰花(花丛冷眼)
    减字木兰花(烛花摇影)
    减字木兰花(晚妆欲罢)
    减字木兰花(相逢不语)
    昭君怨(深禁好春谁惜)
    霜天晓角(重来对酒)
    玉连环影(何处)
    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
    木兰花令(人生若只如初见)
    遐方怨(欹角枕)
    茶瓶儿(杨花糁径樱桃落)
    踏莎行(倚柳题笺)
    海棠春(落红片片浑如雾)
    卜算子(娇软不胜垂)

    序言

    纳兰性德(1655-1685),原名成德,后改性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其先祖为蒙古人,姓土默特,后改姓纳兰。其高祖金台什死于满人部族战争,其祖倪迓韩受爱新觉罗氏重用,随清皇太极、多尔衮入关,为满洲正黄旗。其父明珠,权倾朝野。性德于清康熙十三年(1674)娶两广总督尚书卢兴祖之女为妻,婚后三年,卢氏死于难产。三年后续娶官氏。此外,性德在娶卢氏前曾纳颜氏为妾。后又曾纳江南艺妓沈宛为妾。不久因故分离。性德共有子女七人。
    性德十七岁补诸生,十八岁举顺天乡试。康熙十五年,性德成进士,康熙十七年授乾清门三等侍卫。后晋迁为一等。侍卫乃皇帝的贴身随从,故曾多次扈驾出巡,到过京畿、塞外、关东、山西和江南,并曾奉使梭龙,侦察沙俄侵边的情况。性德自幼聪颖好学,长而博通经史,工书法,长于书画品鉴。尤好填词,以之名世。其著述颇丰,今存《通志堂集》,其中有诗四卷,词四卷,文五卷。他还编刻过《词韵正略》、《今词初集》、《大易集义粹言》、《通志堂经解》等书。
    性德虽为蒙古裔满人,却深受汉文化浸淫。生性敏感,情感细腻,极重夫妻之情。爱妻卢氏亡故后所作的大量悼亡词,情深意切,缠绵婉约。令人不忍卒读。严迪昌在《清词史》中说:“纳兰的悼亡词不仅拓开了容量,更主要的是赤诚醇厚,情真意挚,几乎将~颗哀恸追怀、无尽依恋的心活泼泼地吐露到了纸上。所以是继苏轼之后在词的领域内这一题材作品最称卓特的一家。”此外,性德珍视友情。出身权门的他,超越了当时普遍存在的满汉种族之见,与身处低微的汉族知识分子结为莫逆,并尽其所能为友人提供政治上的庇护和经济上的资助,故而存有不少怀友、送别之作。性德身为八旗子弟。文武相济,不乏经济抱负,但对“倚柳题笺,当花侧帽”的娴雅生活更为向往。长期侍卫职守、出充车马的单调生活令生性不羁的词人厌倦苦恼,从而创作了许多抒发羁旅行役之苦的边塞词,于苍茫的景物中寄寓身世之感。以泄胸中郁闷。另外,朝廷党派斗争的纷扰污秽,令他对现实政治产生了畏避之心。

    文摘

    [3]风流京兆:意谓梁汾如张敞一样,皆为风流名士。据《汉书·张敞传》载,张敞在家中为妻子画眉,有人报告朝廷,以为有伤风化。皇上询问张敞。张敞不以为然,说:“夫妇闺中的私事,更有超过画眉的。”张孝祥《丑奴儿》词:“画眉京兆风流甚。”京兆。京都,指北京。
    [4]江左:江东。魏禧《日录·杂说》:“江东称江左,何也?曰:自江北视之,江东在左。”
    [5]“枯树”句:谓看见枯树而流泪。刘义庆《世说新语·言语》:“桓公北征经金城。见前为琅邪时种柳皆已十围,慨然日:‘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执条,泫然流泪。”泫(xuan炫),流泪。
    [6]摇落:凋谢,零落。
    [7]玉蛾金茧:谓杨花柳絮。吴绮《柳含烟·咏柳》词:“江南路,柳丝垂,多少齐梁旧事,玉蛾金茧只菲菲,挂斜晖。”
    [8]“多少”二句:意谓朝廷用人办事的种种苛刻条款,如同深深的御沟,难以逾越半步。据孟放棨《本事诗》载,顾况在皇宫旁的御苑游玩,在皇宫流出的溪水上捡得一片桐叶,上有宫女题诗曰:“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与有情人。”顾况也在桐叶上题诗一首,放入水中,诗云:“花落深宫莺亦悲。上阳宫女断肠时。帝城不禁东流水,叶上题诗欲寄谁?”数日后,顾况又得一叶,上云:“一叶题诗出禁城,谁人酬和独含情。自嗟不及波中叶,荡漾乘春取次行。”
    [9]“空省”二句:意谓朝廷不能识别人才而错失贤良。据《西京杂记》载,汉元帝宫妃众多,不得常见,便叫画工画出肖像,按图召见。众宫妃都贿赂画工,只有王昭君不肯,画工便故意将其丑化。汉朝与匈奴和亲,元帝按图将王昭君远嫁匈奴,临行前,元帝看见昭君的美貌,后悔不已。杜甫《咏怀古迹五首》其三:“画图省识春风面。环珮空归夜月魂。”省(xing醒)识,等于说辨认。
    [10]堵墙落笔:意谓人才因同列见嫉,致人主恩不得终。杜甫《莫相疑行》:“忆献三赋蓬莱宫。自怪一日声烜赫。集贤学士如堵墙,观我落笔中书堂。”堵墙,墙壁,喻人多密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