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走近宋词品人生系列?苏轼:一蓑烟雨任平生[平装]
  • 共1个商家     15.50元~15.50
  • 作者:桃花潭水(作者)
  • 出版社:哈尔滨出版社;第1版(2012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840897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走近宋词品人生系列?苏轼:一蓑烟雨任平生》作者桃花潭水。《走近宋词品人生系列?苏轼:一蓑烟雨任平生》为《走近宋词品人生》丛书之一,将枯燥无味的“作者生平”、“诗词赏析”、“创作背景”化成生动的故事,用优美的细节描述让读者发自内心的感知李煜的词化人生,从而更加体会到词作之美、词人之风范。

    作者简介

    桃花潭水,一个古色古香热爱生活的小女子,喜爱诗词与历史,心似兰草,文字清雅,善于以诗词来诠释现代社会的爱与情。著有(词人与花)、(真正的名媛才女——林徽因传)。

    目录

    第一章天易见,见君难
    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对床夜雨听萧瑟
    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十年生死两茫茫
    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
    只有多情流水伴人行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天涯流落思无穷
    芳心千重似束
    天涯何处无芳草
    唯有佳人,犹作殷勤别
    敲门试问野人家
    莫忘使君歌笑处
    俯仰半年离别
    笑渐不闻声渐消
    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
    第二章归去来兮,吾归何处
    一蓑烟雨任平生
    多情却被无情恼
    问言豆叶几时黄
    总是愁眉,欲诉谁消遣
    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似此区区长鲜欢
    曲终一拍、待君来
    别来相忆,知是何人
    对酒逢花不饮、待何时
    我思君处君思我
    寂寞无人见
    为问东风余几许
    小舟从此逝,沧海寄余生
    住在潮头来处,渺天涯
    寂寞沙洲冷
    真梦里,相对残红
    人间有味是清欢
    第三章俯仰人间千古
    人生底事,来往如梭
    长恨此身非我有
    功成名遂早还乡
    花不看开人易老
    看分香饼,黄金缕,密云龙
    破镜重圆人在否
    落日有情还照坐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茫茫
    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凄凉
    休将白发唱黄鸡
    也无风雨也无晴
    高情已逐晓云空
    无限春风来海上
    占得人间一味愚

    序言

    人,紧握双手而来,摊开双手而去:在自己的哭声中来,在别人的泪水中去。这样~想,似乎人这匆匆的一生不过如混沌的过眼云烟,品出的只是一丝悲凉。然而,我更欣赏东坡以“人生如梦”来作比,人生如梦,只有醒来的人,方可以真正地看透世间百态,活出自由的灵魂。
    最富有智慧的东坡,是清醒的,他的一生在波澜诡谲的宦海中浮浮沉沉,“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然而,对他来说,一花凋零,丝毫荒芜不了整个春天。他那文思如泉涌的才情,每每喷薄欲出,挥动如橡之笔,如同儿戏一般轻松自如,令人拍案称奇。天马行空的思想,随遇而安的心态,无论怎样的忧患来临,他总能一笑置之,安之若素,每有得于心,把酒临风,绝妙诗文倚马可待。
    我总觉得东坡像一个车富多彩的万花筒一般美妙,这个多才多艺的天才,他的处世态度又是那样潇洒自如,让后人望尘莫及,“我们未尝不可说,苏东坡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散文作家,是新派的画家,是伟大的书法家,是酿酒的实验者,是心肠慈悲的法官,是政治上的坚持己见者,是月下的漫步者,是诗人,是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
    可是,这些还都远不足以勾勒出东坡的全貌。他的内心实在太广阔了,辽远得像天空,一望无际,深邃得如大海,无法见底。
    有着天真烂漫的赤子之心的东坡,内心又是那样的悲天悯人,正如他曾对弟弟子由说的“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他行在漫漫人生路上,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本是平淡的旅程,点缀得花香四溢。即便在大雨的“穿林打叶声”中,也波澜不惊地“吟啸徐行”,穿枝拂叶,踏着荆棘,虽也有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
    所以,东坡总有办法过得快乐,无所畏惧,像一阵清风度过了一生,干净磊落,潇洒痛快。悲观的人,总是先被自己打败,然后才被生活打败.乐观的人,先战胜自己,然后战胜生活。悲观的人,所受的痛苦有限,前途也有限:乐观的人,所受的苦难无量,前途也无量。东坡狡黠的眼睛早已经看到,真正的人生,总是有他所企料不及的事情在前方等待着,与其逃避,不如从容应对。东坡,因为乐观,所以可以卓越。
    如果说人生如戏,可是最聪明的伶人对于下一幕的剧情发展,也常常是茫然无知。生命,只有最最清醒的人,才庶平可以抽离出来,放松身心,以游戏者的态度欣赏。
    从东坡的笔端,我听到了人类情感之弦的振动,有喜悦,有怀恋,有意气风发,有落寞惆怅,有烟雨任平生的疏朗,也有倚杖听江声的孤独。
    东坡,真正的智慧之子,虽然无法决定自己生命的长度,可是他以精彩的人格与旷世的才情,无限地拓展了一位诗人生命的宽度。在夜色中的赤壁,在黄泥板路的小径,在千里快哉风的海面,在山头斜照的背影中,他且行且且吟。
    听,他来了。

    后记

    万丈豪情,烟雨抚平生,苏子,给你忘不掉的梦。
    “大江东去”固然倾斜万丈豪情。而“一蓑烟雨任平生”、“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气魄更让人动容。
    人生路充满坎坷,千回百折后,风雨沧桑又算得了什么?只不过是浅吟低唱的消逸,何须慨叹,面对所有都可以一笑而过。竹杖芒鞋一浮生,一袭蓑衣就能抵挡这人生的烟雨风尘。
    在初晴后的山路上,回眸望一眼来时的泥泞路,心中无风无雨亦无阴晴。他就这样轻呼一词,抚慰了我们躁动的心。
    本书在写作过程中,得到了多位朋友和老师的大力支持与帮助,在此一一向他们道谢,他们是王洋、刘丽娟、朱丹红、杜馨、杨帆、杨惠升、吉拥泽、王爽、张志强、刘海鸥、袁芳、刘兴亚、尤秀茹、李爽、王达。感谢各位不辞辛劳,利用业余时间协助创作,查阅资料,并给予指导。
    千年风霜纵是无情,千年后的词与词人却更加生动,最后,愿文字里散发出沁人心脾的美丽,永不消弭。

    文摘

    版权页:



    第一章天易见,见君难
    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在世间参差多态的情感中,“烦恼”会造访每个人的生活,它会易容成不同的样子,比如情伤,比如离愁,比如生老病死,比如仕途多舛。面对那些苦难与纠结,最好的办法莫过两种,一种是敢爱亦敢恨,一种是超然物外。年轻时,人们大多会选择前者,将日子过成一首抑扬顿挫的激情诗歌。而随着心境的慢慢平和,人们也会更向往做好后者。就像穿遍了绫罗绸缎才发现,只有棉的质地最使人舒服。
    有一个人,他的诗词最适合在微凉的季节捧起,再沏一壶淡茶放在手边,袅袅绕绕的香气,撩动起心底的诗意。不过度浓烈,却也足以微微吹皱一池春水。故事,就从那长江说起吧。
    乘着小舟,从长江逆流而上,经过汉口,过了那道著名的三峡,拨开重重浓雾,一个神奇秀美的省份展现在我们的眼前,它便是那天府之国——四川。沿江而上,在它的西部有一排雄伟高耸的峨眉山麓,那便是乐山了。就在这神秘的峨眉山再往北走,有一户人家,后来,它因“一门父子三词客,千古文章四大家”而为人称誉,这便是苏家。而我们要寻找的,便是主人公——苏东坡的故事。
    犹豫了很久,并不知道该如何下笔。因为以东坡的旷世才华,以东坡的漂亮人格,我只怕自己稍一闪失,便亵渎了笔下这一传奇般的人物。说东坡传奇,毫不夸张。林语堂先生曾经总结过东坡的一生,说他既当过“高考状元”,也有过偶像崇拜;既喜爱西湖的美景,又不忘河豚的鲜美;既写诗填词作文章,又挥汗弯腰种过田;既荒唐地向神求雨,又严肃地兴修水利;既对亡妻一往情深,又对歌女百般爱怜;既深夜醉酒,又早起灭蝗;既对命运有所抱怨,又对人生充满感激……看他一路走过,犹如欣赏绝美的画卷,倾听起伏的乐章……
    这样一个“全才”似的人物,即使在今天也极少见。当一个人的身上有一处闪光点,让众人敬仰不已时,他便已经不枉此生。然而,当他的一生都被聚焦在闪光灯下,不论“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得意,还是“蜡炬成灰泪始干”的失落,都被后人所寻求、揣摩与回味。东坡的这本大书,实在是丰富得包罗万象。
    丰富得千百年来有多少墨客骚人,愿意倾尽自己的一生来为他作注,在自己老的那一刻,可以欣慰地想,这一生,在为那样一个旷世才子细批流年。
    而东坡的整个人生,也是一幅波澜壮阔的精彩画卷。从最初展开的那一刹那,便已经注定了此生的不凡。据说,东坡出生的前一夜,附近彭老山上的花草树木一夜枯死。虽然这很有可能是对东坡充满好感的人们,口口相传的一段充满了美好想象的传言,不足为信。不过,这至少可以说东坡的魅力实在太大太大了。
    虽然这很有可能是对东坡充满好感的人们,口口相传的一段充满了美好想象的传言,不足为信。不过,这至少可以说东坡的魅力实在太大太大。
    在眉山苏家的老宅子里,一间屋子墙的正中,挂着一张仙人画像,画的是八仙中的张果老。苏家在当地颇算得上是一个小康之家,不仅有自己的土地,还有用人可用。
    父亲苏洵给他起名为“轼”,当他有了一个弟弟之后,父亲把弟弟唤做“辙”。
    这两个字,是颇有一番讲究的。苏洵后来曾写过一篇叫做《名二子说》的文章,专门向外人讲起儿子们名字的含义:
    轮辐盖轸,皆有职乎车,而轼独若无所为者。虽然,去轼,则吾未见其为完车也。轼乎,吾惧汝之不外饰也。
    天下之车莫不由辙,而言车之功者,辙不与焉。虽然,车仆马毙,而患亦不及辙,是辙者,善处乎祸福之间也。辙乎,吾知免矣。名字往往寄托着父母对孩子无限美好的祝愿,他们在孩子一出生时,甚至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便在绞尽脑汁地去琢磨,怎样才能在那么两三个字中包含进他们所有的祝福。
    东坡的父亲苏洵也是一样,他希望这个长子将来要好好地做出一番成就,即便不与他人争得什么,至少,踏踏实实地自己做好人,走好前方漫长的人生道路。
    人生最念少年时,东坡在那花蕾一样的少年时代,不会想到自己的未来会有那么多的风浪在等着他,前方,外面的大干世界,对于小小的苏轼,是那么新鲜而陌生。
    那时,谁也不知道,北宋的文学史,最终会因他的存在而大放异彩。无忧无虑的日子总是过得最快,童年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真正的漫漫人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