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修辞的复兴[平装]
  • 共1个商家     17.90元~17.90
  • 作者:布斯(Booth.W.)(作者),约斯特(Jost.W.)(编者),周宪(丛书主编),穆雷(译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第1版(2009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0700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修辞的复兴》是布斯编著的,由译林出版社出版。

    媒体推荐

    韦恩·C.布斯是二十世纪下半叶卓越的文学批评家之一。他将毕生精力投入到对修辞艺术的研究之中……对于布斯教授来说,文学与其说是纸上的文字,倒不如说是一种综合的伦理行为.他把小说看做是作者与读者之间的一种契约,而其关键所在便是修辞——一种口头说服的艺术。
      ——《纽约时报》
    (这部文集)几乎涵盖了布斯的所有重要主题:从伦理、流行文化和教学,到简·奥斯汀、莎士比亚和巴赫金。他那振奋人心、使人愉悦的文风与他宽广深厚的阅读相辅相成……他如此清晰地向我们展示了他的探险成果,令人读来激动不已。
      ——《弗吉尼亚季评》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 布斯(Booth.W.) 译者:穆雷 编者:(美国) 约斯特(Jost.W.) 丛书主编:周宪

    韦恩·C.布斯(1921-2005),美国著名文学批评家,芝加哥大学教授。1961年出版的《小说修辞学》被学术界称为“二十世纪小说理论的里程碑”,他本人也被誉为“文学批评家的批评家”。另著有《反讽修辞学》(1974)、《批评的理解:多元论的力量与局限》(1979)、《我们所交的朋友:小说伦理学》(1988)、《修辞的修辞学》(2004)等。

    目录

    前言(沃尔特·约斯特)
    1 悲剧英雄麦克白
    2 简·奥斯汀《爱玛》中的距离控制
    3 修辞立场
    4 修辞学的复兴
    5 作为修辞的隐喻:评估问题(以十则真实“论题”为例)
    6 反讽的帝国
    7 理查德·麦基翁的多元主义:教条主义与相对主义之间的路径
    8 巴赫金如何将我唤醒
    9 “我爱乔治·艾略特的方式”:与书为友作为被忽略的批评性隐喻
    10 重新定位伦理批评
    11 形式的伦理学:与《鸽翼》一同飞翔
    12 文学教学的伦理问题
    13 “论道德趣味的标准”:作为道德探究的文学评论
    14 修辞、科学、宗教
    15 一个修辞学家眼中的大学理念
    16 因为钟爱它:花时间、费时间及赎回时间
    17 完结篇:纯粹修辞、求同修辞及对共同学习的寻求
    注释
    索引
    译后记

    序言

    有些读者对韦恩?布斯的整个写作生涯不太熟悉——包括他的大量的书籍、几乎不计其数的论文和应景作品——可能尚未意识到他的创作具有怎样的权威,他如何生动而谦逊地探讨了各式各样的问题:叙事小说、文学内外的伦理学、反讽、文学和文化批评、高等教育、所有智性探索中所需的多元方法论、修辞学、教学、宗教。事实上,布斯的作品已经足以使“经审思的生活”(theexaminedlife)和“心灵生活”(thelifeofthemind)等短语重现生机,更不用说适于归入任何常见的体裁或合宜的学术范畴中了。
    另一方面,那些熟悉布斯并被其广泛兴趣所吸引的读者倘若凑巧瞥了一眼这本号称奉送上韦恩。布斯“精粹”之作的目录,则恐怕会因在书中找不到布斯的某篇或某章作品,或许是其最为喜欢的某篇,而势必感到失望。的确,我禁不住也把自己归入这群人之列。布斯论巴赫金和女性主义批评的优秀文章到哪去了?我已在不止一种场合中抱怨过。我怎样处置了他早期那篇关于本体论证明的趣文?这位顶级反讽者案头更多可供选择的讽刺文和戏谑文都到哪去了?简言之,我们为什么没有得到更多文章,没有得到这位才华横溢的思想家于过往五十五年间对文学五彩缤纷诸多层面的更多畅叙?
    我作为编者与本书的作者合作,为我俩解决了这个问题——在每次调整之后,我一再地发现自己只是在以另一种方式重新制造麻烦。我的方法是有时放弃这篇修辞学作品,或那篇伦理学文章,为的是给其他不可或缺的章节腾出空间,但更为经常的是,我会再加“多一篇”文章,而对篇幅、成本、市场等编辑上的惯常考虑置之不理。

    后记

    当代修辞理论大师韦恩。布斯于1921年2月22日生于美国犹他州,2005年10月10日离世。在多年的文学批评生涯中,他以深邃的眼光、广博的学识、锐利的笔锋构筑起一门包罗万象的修辞学,内容涵盖叙事学、伦理学、哲学、美学、宗教等诸多学科,其学术造诣由此可见一斑。特立独行的他几十年如一日致力于发展处于边缘地位的修辞学,其丰硕成果在本书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我国读者比较熟悉的布斯著作当属《小说修辞学》,该书于1987年在中国大陆先后出版了两个中文译本,分别为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付礼军译本,以及华明、胡苏晓、周宪的合译本,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时隔二十年,译林出版社引进了布斯的作品精选集,为的是让广大的中国读者更为全面地了解修辞学以及这位修辞大师的点点滴滴。作为译者,我们有机会得以将这本《修辞的复兴:韦恩.布斯精粹》的中文译本呈现给读者,在深感荣幸的同时也颇觉责任重大。在翻译过程中,我们参阅了大量有关资料,对文章中的重要疑难部分作了脚注,希望能对读者有所帮助。然而,布斯的睿智才思、犀利文风加之修辞学本身的复杂多元性都给我们的翻译带来了诸多挑战。在此,我们想与读者分享翻译过程中所遇到的一些问题及感受。
    首先,布斯的作品中涉及到大量的专有名词,包括书名、人名及术语、概念,令译者颇感费力,在查阅大量资料、参考现有译法的基础上,译者力求传达作者的本意。布斯本人在推动修辞学发展的过程中构造了不少新术语,这无疑进一步增加了翻译的难度。

    文摘

    莎士比亚在《麦克白》中给自己设置的问题,即使用最简单的词语来表达,也仍然显得很复杂。让所有的人都崇拜一个优秀高尚的人——并去毁灭他,不仅像希腊人毁灭自己的英雄那样从身体和情感方面,还要从道德和智力方面毁灭他。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很难的戏剧障碍,但如果你把他看作一个最为卑鄙的凡人,却又同时保持其悲剧英雄的形象——使其深受同情,这样在他临死之际,观众便会对他感到惋惜,而不是一味厌恶;观众看到他脱离苦海,必定会松一口气,而不会因他遭受毁灭而感到异常兴奋。套用莎士比亚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让一个满怀“道德’和“人情味”的“高尚的”人成为一个“已死的屠夫”,却又保持其深受怜悯而不被憎恶。
    如果我们据此人为地重构这个问题,假设它在这部戏剧之前就已经存在,就会看到莎士比亚在选择这些“终极要点”(terminalpoints)和终极意图(terminalintentions)时,几乎用尽了其自身的戏剧写作技巧,只是莎士比亚坚信着自己如获成功,必定将非比寻常。的确,如果这种技巧能够成功,毫无疑问会产生巨大影响。
    我们只需想想,有多少作者在尝试类似的“情节”和效果时却以失败告终,便会了解这有多难了。当戏剧家或小说家尝试同情一堕落的情节“时,几乎总会出现以下失误或变形:
    1.对戏剧主角的强烈憎恶导致观众丧失对其的同情,戏剧或小说便
    成了“惩罚性的”——即读者或观众的主要乐趣依赖于他们对于
    复仇或惩罚的满足.
    2.毕竟戏剧主角不会被刻画得过于邪恶;他只是在(通过暗示,并不
    明说的)传统标准的审视下显得邪恶,其实是一位值得钦佩的改
    革人选。
    3.戏剧主角最后改过自新并避免了他应受的惩罚。
    4.书或戏剧本身成了“邪恶”的作品;即艺术家有意无意地让我们和
    他塑造的堕落英雄并肩反对“道德”。
    如果这些失误和变形是故意而为,我们就会有类似上面第二种类型的种种宣传作品;如果是无意之作,那么作品的不道德性(如对由良家女子变成的娼妓、小偷或凶手的色情而残酷的处理手段)便使它们丧失了文学所具有的可欣赏性,除非读者或观众暂时或永久地放宽自身的道德判断标准。在大多数失败的例子中,都可以找得到这种失败或变形:堕落最后也没有得到相应解释,其动机仍然不明确;可惜的是,用来毁灭高尚之人的力量并不足以令他的堕落显得真实可信。
    即使有些作品获得了几分成功,它们在面临与内在困难的完全对抗时也经常会表现出某种退缩回避。譬如,《夜色温柔》(TenderIstheNight)跟《麦克白》在许多方面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只是菲茨杰拉德在个别地方减弱了效果。菲茨杰拉德塑造的“高尚之人”迪克.戴弗被毁灭了,并被毁灭得一无是处——酗酒成性,穷困潦倒,不受欢迎;他成了一个“失败者”。他被毁灭的征兆绝不是现代读者眼中麦克白的残暴或邪恶行为,或类似的无可同情之行为,而是他与人交谈时的言辞比以往更为刻薄,他不再富有魅力。以作品本身的处理方式来说,这确实非常可惜;但是对像菲茨杰拉德这样的艺术家来说倒也是件容易的事,因为他们会选择一种远距离的模糊描述方式,向我们诉说英雄最后的堕落:人们绝不会以看待麦克白的眼光来看待迪克?戴弗最终的可怕下场。结果便是,在他堕落的路途尽头,与其说他是个罪人,不如说他是个受害者,因此我们便会顺理成章地对其产生怜悯之情。另外由于这种堕落,远远不及麦克白在最后几个小时那般可怕,我们也就不会产生那么多的遗憾之情了。在此之后,还有其他一些削弱情感的地方。如果这种堕落不太严重,也就无需那么强大的力量来诱发堕落了(尽管会有人说为了叮信度,即使是在《夜色温柔》中也应该用强大的诱发力量)。尼科尔这个人物和24低迷颓废氛围所起的作用,假如放在《麦克白》中则需要用最大的腐蚀力量才能得以完成。
    如此说来,不管这两部作品有着怎样显著的差别,如果以上那些结构要点的比较是合理的,那就意味着莎士比亚在《麦克白》中对设置困难这个技巧的运用,比菲茨杰拉德更胜一筹,因为据我所知,在这方面无人能望其项背。
    任何读者都难以对《麦克白》是如何尽管(或者说因为)遇到重重困难,却能取得成功作出详尽研究。但人们还是能够简单地列举并讨论莎士比亚使用的主要手段——虽然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做到“有意识地”使用它们。
    要使我们相信麦克白的堕落确实是一场悲剧,首先就得让我们相信他确实堕落了。这则需要让我们了解:麦克白曾是一个值得我们钦佩的人,拥有巨大的潜质。说服我们的一种办法即应当像菲茨杰拉德表现迪克.戴弗那样,向我们展示他是…个值得钦佩、有生命力的人。尽管这在休闲小说中是可能的,但在戏剧中则会浪费展现重要事件的时间,这些事件的开端始于开场战斗结尾处麦克白面临的巨大诱惑。因此,这里的最佳选择(尽管无须总做这种选择)就是先对堕落的第一真正诱因做陈述铺垫,并通过其他人物来证明和构建戏剧主角的极端善良。因此从一开始,种种迹象就提示我们,麦克白在出场前就具备了极其高尚的品质。当戏剧开始时,他已经垂涎上位,正如他对女巫预言过分紧张的反应那样;好像他已经考虑好了要用卑劣的手段得到它。只不过,尽管这个有可能发生的邪恶主意己呈现在他脑海,我们也早已拥有足够理由认为,麦克白是.位值得钦佩的人。他“勇敢”、“英勇”,是一位“可敬的人”:邓肯称他为“高贵的麦克白”。这些修饰语只有在回想之时,才具有讽刺意味;当它们第一次被使用,并没有理由让我们去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