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市长不在家[平装]
  • 共2个商家     19.70元~21.00
  • 作者:航宇(作者)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第1版(2008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34402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市长不在家》:人是有欲望的,而这种欲望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变成野兽了。 清洲市流传的谣言很多,有大有小,有贪赃枉法,有天灾人祸……而在近几天传得最凶的当然是关于市长陆栋了。

    作者简介

    航宇l 964年l 2月生,陕西清涧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在党政机关工作,现担任陕西省延安精神研究会办公室主任。
    迄今为止,出版了散文报告文学集((你说黄河几道道弯》,中篇小说集《他妈的,男人!》,长篇纪实文学《路遥在最后的日子》,长篇小说《生命河》等文学作品。由其撰写的三集电视片《路遥》和电视片《大腰鼓))曾被西安电影制片厂拍摄播出。

    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4
    35
    36
    37
    38
    后记

    后记

    人性的诠释
    ——《市长不在家》代后记
    人是有欲望的,而这种欲望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变成野兽了。
    我不知道人到底有多少欲望?而没有欲望的人又会是什么样子?我说不上来。在我的记忆中,我也是有欲望的。那是在困难时期,吃不饱饭那是常有的事情,我看见别人家的孩子吃饼干,馋得直流口水,心想世界上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我要是在什么时候也能有饼干吃,那不仅是一种幸福,而且宛如走进了天堂。当然,几年以后,我的这个愿望实现了,是我的叔伯姐姐回娘家,拿了一包饼干来看她的叔父,我才真正感受到了饼干是什么味道。在当时

    文摘

    这是一个气候非常恶劣的下午,刚刚太阳还把细碎的光点均匀地洒在清洲市的大街小巷,转眼间从西山那边便涌动着大块大块的黑云,随即翻卷着,朝着清洲市黑压压地压下来,眼看一场灾难性的暴风雨就要在清洲市这个地方降临了。
    与此同时,清洲市也在议论市长陆栋自杀的消息。
    消息说,陆栋自杀在清洲市风景区梅苑山庄的一栋别墅里。这年头,说别的事人们都可能不信,可说市长自杀,就信以为真了。市长陆栋半年前由省委安排去中央党校学习,现在仍在北京。
    陆栋刚去中央党校学习不久,就有消息说他被省纪委“双规”,问题相当严重,弄不好会人头落地,现正关押在省城的某个秘密地方接受省纪委的审查,紧接着就说他畏罪自杀。
    消息在清洲一传开,有关陆栋各式各样的传闻接踵而来,而且传得最凶的就是陆栋的经济问题,据说是上千万的大案,几乎是一个小县全年的财政收入。
    “陆栋的脑袋肯定保不住。”已经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的几名老干部聚集在清洲市的十字街旁,交头接耳地议论着市里的这些事情。他们认为陆栋担任清洲市市长,什么工作都没做,做的全是面子工程,这些工程能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因此清洲在原市干部招待所的基础上修了二十一层的馨悦宾馆,功劳当然归于陆栋。人们总以为陆栋是为官一任造福百姓的好官,没想到陆栋借修馨悦宾馆,大发不义之财,并且成为清洲市有史以来的大贪官。难道他真是这样?
    不知怎么搞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前任市长李向前的耳朵里。李向前感到不可思议,摇着头说:“不可能。陆栋这人我了解,他跟我搭班子十几年,看不出他有这方面的毛病。”
    李向前是位性格直爽而又心直口快的老市长,他知道党的队伍中确实有一些害群之马,但是对于陆栋,他是比较了解的。
    给老市长透露这一爆炸新闻的人是陈迁。李向前任清洲市市长时,陈迁是市政府的副秘书长,写得一手好字,笔头子也厉害,市政府很多重要材料,都由他来把关,深得李市长的信任。李市长早就想把他提到秘书长的位置,但是这人争议太大,跟底下的人关系紧张,自高自大、口无遮拦、盛气凌人,因此他再没能上个台阶,前年也从市政府副秘书长的位置上退下来。陈迁没什么事可干,爱好也少,而且还清高,是那种不合群的人,市里没他几个要好的朋友。这人的最大特点是耳朵灵,经常能够听到一些小道消息,一旦听到,他会立马报告给老市长。
    李向前低头沉默了一会儿,便抬起头问坐在他旁边沙发上的陈迁:“陆栋到底是什么问题?”
    “听说多着哩。”陈迁拉长声调说,“据说有上千万元的经济问题,并且养着好几个情人,一个比一个精明,一个比一个漂亮,光在温泉度假山庄就有好几栋别墅。”
    “混账东西!”李向前再也沉不住气了,愤愤地说,“真是混账!”
    李向前一身正气,为政清廉,历来是眼里揉不进半粒沙子的人。作为一名深受百姓爱戴的老市长,怎能按捺住内心的愤怒。他气愤地在房里转来转去,自言自语地大骂道:“这个王八蛋!真他妈的不是东西!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
    现在老市长根本睡不着觉,气愤至极,便抓起了客厅里的电话,把电话直接打给常务副市长张伯海。自从陆栋去党校学习,清洲市政府的工作就由张伯海来抓。
    “伯海吗?我是李向前。”老市长尽量压住心中的怒火,用平缓的口气给张伯海打了一个电话。
    张伯海一听是老市长李向前,忙从沙发上坐直身子,用一种极柔和的语气对李向前说:“李市长,有什么事吗?”
    李向前说:“没什么事,只是我刚才得到一个消息,说陆栋让省纪委‘双规’了,不知有这回事没有?”
    “您老听谁说的?”张伯海惊讶地问李向前。
    “你别问我听谁说的。”李向前焦急地问,“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张伯海突然感觉到自己对李市长说话有些失礼,急忙改变了说话方式,对着电话那边的李向前说:“李市长,您老是我多年的老领导,陆市长若有什么问题,我不敢给您老谎报情况,但有一点我得告诉您,他是省委安排去中央党校学习的,说省纪委已经把他‘双规’,我看消息并不可靠。前几天,我还跟他通过电话,他让我最近抽时间去一趟北京,想邀请在京的清洲籍老首长们举办一次小型的聚会,让清洲籍的老首长们为清洲市今后的发展出谋献策,顺便看看能不能给清洲引进一些外资。我没听说陆市长出了什么问题,再说陆市长要是被省纪委‘双规’,也得有一套组织的程序,不能说规就规。在家的市委市政府领导不可能一点也不知道,我看这纯粹是谣言。”
    “是谣言就好。”李向前听了,心情多少有些平静,语气也不像刚才给张伯海打电话时那么激动,而是用一种平缓的语调对张伯海说,“清洲可不能出这样的事情,真要是出了问题,那可就麻烦了。”
    当然,李向前不希望看到清洲市中任何一位领导出什么事情。确切地说,他不希望陆栋有问题。陆栋是他从县委书记的位置上一手提拔起来的领导干部,并且陆栋跟他一块儿工作十几年,他对陆栋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水平很赏识。他也知道,陆栋工作一直很谨慎,看不出他有什么大毛病,而且有迹象表明,在下届省上换届,他很可能被安排在省人大副主任的位置。 张伯海觉得别人说什么都可以,可李老这么晚打电话问他这件事,他就感到不是一般性问题。如果消息传到陆栋耳朵里,陆栋一定怀疑是市委或市政府某些领导故意放出的风,目的是把他搞臭。而且现在是非常时期,省人代会下月就要召开,这样一搞,有问题没问题,他的人大副主任会暂且放一放的。 张伯海在乎的是陆栋能不能在省上担任更重要的领导职务,这是清洲人的光荣,对于他自己,考虑得就不那么多了。因此张伯海考虑再三,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开一次市长办公会议,首先把市政府领导成员的思想统一起来,维护市政府的声誉,这不仅是陆栋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清洲市政府的尊严。
    于是张伯海也不考虑时间已经很晚,便抓起了身边的电话,打给他的秘书刘亮。让刘亮马上通知郝玉秘书长,安排明天上午十点钟的市长办公会。
    刘亮觉得有些奇怪,白天张市长什么话也没说,怎么突然这么晚要安排召开市长办公会。直觉告诉他,不是中央有十分紧急的精神要传达,就是市上出什么事了。
    刘亮住在市政府家属院,距市政府办公大楼很近,只用了十来分钟时间,就到了市政府。
    刘亮的办公室紧挨着张市长的办公室,也在市政府办公大楼的二楼。